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1章 我有把宝剑

斩馗这苑子后有一道清灵泉,泉水是从后面的山上引下来,在苑后形成一道浅流,浅流顺着人工架的竹渠穿梭,再落入苑子亭溪中,正好景袖这房间的里屋里又开了道后门,她可以轻而易举的用上这清泉,不用去那些盥洗房打挤。

清冷的水拂在脸上,冰的有些彻骨,却带着甜香。

望了望四周,寻不到生火架锅的地方,景袖微蹙了下眉,便将青丝散了,直接用冷水梳洗。

其实以前的景袖也是将自己随意收拾,后来跟北云霄在一起了,被他从头倒尾的照顾,便养成了极致讲究的生活作风。

哎,轻叹口气,已经分开了两个月,她竟然还没适应,果然习惯是最可怕的。

正想着,前苑忽地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好似什么被掀翻了一半,景袖一听,立马带好面具,闪身过去,穿过房间时,下意识拿了张酱香牛肉饼叼在嘴里。

她一出现,苑里的气氛更静了。

也没有什么,就是五六个弟子抱了一堆彩光璀璨的长剑进了院子,但正好斩馗在耍刀,把刚进来的人吓的惊慌大乱,东西散了一地。

“喂,小兄弟咋滴啦?”无视黑煞脸的斩馗,景袖蹲在几人旁边问道。

几个小弟子一看景袖靠近,更唰的退后,这人的暴力名声在整个九转宫已经一夜传开了,不可惹,不可惹呀。

景袖瞪脸,摸摸鼻子,嘴里依旧咔嚓咔嚓的啃着肉饼,嘴里含糊不清的吐着:“沃优则嚒恐不么?”

也赖的安慰小弟子受伤的心灵,用沾满油渍的手随意捡起地上的一把流光璀璨的长剑。

那几个小弟子一见她挑了一把长剑,唰的就蹦起来,捡起地上剩下的长剑就往外冲,身形犹如兔子,不过几个呼吸间便没了身影。

景袖瞪眼,一旁本黑脸的斩馗瞥了眼她手中的长剑,心情似乎转好了些,拎起青龙斩月刀便往屋回。

景袖莫名,随手就去抽手上的长剑,嗤的一声,剑出护鞘。

“靠靠靠!”景袖望着手上只有剑柄的长剑大骂。

尼玛,这玩啥呢?

“彩光琉璃剑,入宫弟子随身武器,自行挑选,选中则不能改,做九转宫弟子一天,便配剑一生。”斩馗悠悠声出。

景袖黑线加无语,咬牙切齿:“你丫的不早说!”

尼玛,选个剑也有坑,除了那极品顽童宫长挖的还能有谁,难怪要把这些剑外表打造的这么璀璨精致,丫的,就是为了来唬人啊!

风潇潇兮,云浅浅兮。

腰佩彩光琉璃剑,身穿白色锦华袍,腰束浅蓝蚕丝带。

这带子是方贯生的,因为被景袖打败,现在已经归属景袖。

两人行走在宫道上,目标宝云殿,将军美人已被留在了苑子里。

“嘿嘿,兄弟,给你看看,我这挑了把好剑好剑呀。”

“哎哟别跑呀,这可是我刚挑的。”

“哎哟喂,兄弟,快来看看,我这剑……”

“唰。”人影已经跑了。

一路呼嚷,一路显摆,斩馗满头黑线,嘴角

更抽搐的厉害,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奇葩,居然一路上拿着把破空壳子到处显摆。

又一个景袖想显摆,但因为她唐兰花的暴力名声被吓跑的弟子。

转了两圈手里彩光璀璨的长剑,景袖一脸无奈,回望便瞧着斩馗一脸黑线的表情,露出满口小白牙笑呵笑呵的走上来,哥俩好的一拍:“嘿嘿,门神大人,你不懂啦,这叫虚张声势,首先让他们先入为主我有一把绝世好剑的概念,以后就没人会找俺麻烦啦。”

绝世好剑一出,谁与争锋!

斩馗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上下来回扫了景袖半响,悠悠吐出几字:“果然是好……贱!”话落,继续赶路。

景袖裂着小白牙笑的得意,半响,像是反应过来,黛眉一竖:“靠!死门神,敢骂我!”

风吹一路,新晋弟子暴力兰花挑了一把绝世彩光琉璃长剑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

等到午时时,连正在正九宫给域无言系蝴蝶结的老顽童宫长都听闻了此事,一脸纳闷,疑惑瞪眼:“咦,我不是还特意交代过把最差的全给她送过去么?杂就挑到绝世好剑了呢?”

域无言嘴角抽搐,望了眼腰上硬被绑成的蝴蝶结悄无声息的退走,再不走,待会还不知道怎么玩他呢。

他的动作怎瞒的过这老滑头的眼,宫长捋了捋胡子,一脸乐呵,走吧走吧,师傅我有新目标了,今儿就不跟你玩了。

起身,在身后的案桌里捣鼓一阵。

拿出根类似棍子类的东西蹦蹦跳跳的就出了屋子,若是细看,这竟是一根还漂着油香的肉骨头。

也不知道这人在里面藏了多久。

嘿嘿,遛狗狗了。

宝云殿外。

景袖皱眉皱眉再皱眉,她极力要避开的两大麻烦怎么又撞上了呢。

看着正在殿外挺身站立,似乎在等她的千长封和方子衿,景袖真有转身逃走的冲动。

“去吧,这宝云阁可是奇珍异宝的聚集地,你们前三名今儿有福,把眼睛放亮些,说不定还能挑到顶级宝物呢。”斩馗暗哑的声音响起,话落,也不等她出声,转身便离开了。

宫长说让他陪着到宝云殿,可没说要等着把他送回去呀,自己的路还是自己走的好哟。

因为域无言的自动让位,所以这第三名出阵的刚好就顺到千长封身上,至于银天大人的奖励,貌似后来不了了之,不过大部分人都认为是落在唐兰花身上的。

谁叫他是唯一一个被银天大人提到过的名字呢。

本正打算退走的景袖一愣,顶级宝物?那应该能换很多钱吧。

好吧,进!谁叫她穷呢。

抬头挺胸,眼角都没给两人一个,不就是选个宝物吗,待一会又怎样。

同属于天涯导师弟子的千长封和方子衿齐齐一愣,眼里光彩莫名,对视一眼,抬步跟上,这唐兰花果然很讨厌他们两人呢。

想不通啊,他们到底哪里得罪这人了?

宝云阁分三层,景袖眼睛都没瞄一下第一层,就直接往三楼上蹿,按照一向

的“宝贝定理”来说,摆大门口的绝对不是太宝贝。

琉璃展台,金玉锦盒,眼花缭乱的呈开,长剑,玉石,奇草,珍花,首饰……各种各样。

景袖眸眼渐渐升起了光,向一边守阁的宫将问道:“只能选一样啊?”

对方冷眼瞄了她一眼,屁都没放一个,依旧冷酷无情的表情站着。

景袖摸摸鼻子,心中誹腹:“切,装什么酷嘛。”

“兰花公子,这珍物只能挑选一样,若是选多了,会直接被驱逐出九转宫的。”一旁方子衿好心提醒的声音响起。

九转宫不收贪婪之人,一旦发现,那是绝不讲情面。

景袖眸光眨了眨,看了他一眼:“哦。”平淡,不见情绪,转身往阁里面走去。

被冷落,方子衿越发觉得怪异,按理说不是应该他对这人使脸色吗,怎么反过来了?

他方子衿有这么讨厌?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一侧挑珍物的千长封也是这个想法,他千长封走哪不是万人追捧,怎么这唐兰花硬是避他如蛇蝎呢?

两人的心思景袖才不会管,开始认真看起了面前的各种各样宝物,只能选一样,那可得好好挑挑。

彩云镯,风蒲扇,金镶佃……选哪一个呢?

景袖看着,视线偶地落到一镯子上,眸光一怔。

青墨色,银制,格桑花,水云纹,狼图……这不是……跟她川澜植被区里捡的那只一模一样!

抬眼向展台角落的介绍字看去。

“狼吟镯,凤冥国第一侍女浅桑之物,得凤后‘万云彩花’节上亲赐,有避毒怡颜之功效。”

第一侍女浅桑的东西?她娘亲送的?

瞳孔放大,景袖面具下的神色怔住,她娘亲去过川澜,去过川澜!那些流沙中的尸骨,那植被区里的厮杀,难道!难道!

心咚咚跳起,气息不稳,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兰花公子,你……”

声音响在耳边,景袖一怔,回神,来不及收敛情绪,转身即走,留下身后的千长封一脸莫名。

刚刚他怎么了?

再次回到一楼,景袖的心神变的冷静下来,她眸眼流光,朝展台里每一样东西看去,或许这里,她还能见到跟娘亲有关的东西。

一件件,仔仔细细,认认真真,读着上面的文字,观察着里面的东西。

时间过了很久,久的千长封和方子衿都挑好了。

他们看了眼景袖,也不再上前搭讪,跟一边的宫将打声招呼便离开了。

两人都挑了一枚玉石,那玉石上聚的有九转宫里导师传上去的源力,可以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景袖一一看着,不出她所料,景袖真的发现了很多还跟她母亲有关的东西,有些是她母亲赐给将军的铠甲,有些是送给兵士的衣帛。

有些珍贵,有些平常。

像是记录着一个个故事。

此时,景袖看着一顶凤冠怔怔发呆,上面清晰的写着,凤后霓月之物。

她的母亲叫凤霓月,叫凤霓月。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