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30章 宫长,咱们聊聊

阵是死的,人是活的,每一个回阵里都有一个生机口,到了那里,所有回阵停止。

危险已经过去。

上首的人皆看了出来。

宫长摸着白胡子,一脸赞赏:“不错,不错,表现不错。”

也不知道他夸的是域无言还是景袖,但在众人眼里是他的一等弟子。

阳光照下,一场劳心废力的阵法比赛终于渐渐落幕,不意外的,景袖与域无言成为了第一个出阵法的,闯出死煞阵,便自动出现出口。

至于那些临时被禁锢到安全区的弟子则需要重新走阵,渐渐,三四五六至一百名全统计了出来。

因为景袖没有拾起任何玉牌,严肃的说,是她没有看见一枚,所以此时成了导师择她。

择,不是抢,就是愿意要就要,不愿意要就拉倒,若是不要,景袖出声选了他们,也可以拒绝的。

即使她是第一个冲出千回阵,但是在众人眼里,她除了有些功夫外,主要还靠的是域无言,别忘了,她可是一直赖着人家。

所以众导师看看,齐齐摇头一番,散开。

一等弟子,怎能随便收?

但除了四人。

“嘿嘿,选我吧,选我吧,小兰花,我收你当一等弟子好不好?”红尘三仙呼嚷,摇着小蛮腰止不住的激动。

心头臆想着,从此喇叭花大人与兰花公子的相爱相杀就要开始了。

邪美人挑挑眉,一身邪韵的凑上来,意思不言而喻。

华容也使劲的卖脸,这可是耀天国的巾帼女英雄呀,这更是未来银月洲的凤后呀:“选我吧,选我吧。”

假半仙挤上来,经我掐指一算:“若是你选我为师,以后鸿运昌盛,前途无量,万马平川踏江河……”

现在的景袖本源休眠期已过,身体已恢复了力量,她挨个扫过四只,心火又渐渐吹了起来,呵呵,想当她师夫?一等弟子?

“唐兰花,我家主子愿亲自教你两月,不知你愿不愿意?”一道清冷声出,是银天大人身边的圣影。

他话一落,周围纷纷静了下来,连不少弟子都看了过来。

这意思是银天大人要选……

想法还来不及落实,就见景袖双手环胸,用一种很轻蔑的姿态看着圣影,道:“银天是谁?”

轰,哗然,不少弟子开始窃窃私语。

“天啊,她居然不认识银天大人。”

“是啊,真是乡巴佬一个,居然这么问话。”

“可恶呀,可恶呀……”

这方九转宫的导师连着宫长也是一怔。

圣影微蹙了下眉,就想出口解释,银袍拂起,挡了他的出声。

眸光望着景袖,几缕银丝滑过,他道:“银天就是银天,从不会变的银天。”

风吹过,满鼻清香,是远处九劫脉上的彩丁兰绽放。

兰花面具下的红唇缓缓勾起,就在众人注视下,她道:“哦,那我选……宫长。”

静,似有众人下巴掉了的声音。

众人望着这里,失去了思考了的能力。

拒绝了银天大人?这……

“哈哈,对对,选我,选我,宫长以

前我还有个小名叫银霄呢,银霄绝不比银天差。”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银天和景袖齐齐一怔。

流云缱绻,百花香,溢满人间。

晚幕之色,云霞流光璀璨。

正九宫。

一张红木案桌置放在中间,景袖这边,蝴蝶结宫长坐另一边,域无言坐侧边。

景袖看着瞪眼看着她的老头子有些头疼自己是不是选错了。

起身,就想着溜走。

“作为新一代凤后,怎么能沉不住气呢?”如此开门见山的说法,让景袖一滞,瞳孔放发,心绪渐渐沉寂下心来。

“你……”

不等景袖问话,面前的宫长已经收好顽童神色,抬手端起一旁的茶盏悠悠道:“是翁婆让你来的吧。”

景袖瞳孔再次变化了,心头是惊涛骇浪,她以为事情会很难的,结果,这老头子什么都知道,还毫不隐瞒这么快就进入了正题。

他何时知道自己身份的?何时又注意到自己的?这一切来不及思考。

“对,翁婆死时身上留了道秘术,让我到九转宫来。”景袖道。

宫长点头:“嗯,还不错,那老婆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知道先从我这下手。”

景袖听不明白:“什么意思?下手什么?”

宫长本想继续的神色一滞,抬首,错愕的道:“你不知道?”

景袖摇头,老实的道:“不知道啊,那秘术的力量的消退了一半,看不见了。”

宫长听着,摇头叹气了一会,感慨天命不可违,他招招手,很神秘的样子,景袖心领神会的凑了上去。

细细低语落在耳里,不知道说着什么,但景袖的神色越来越惊讶,愤怒,激动,到后来只剩下一脸凝重。

待过了很久,月色都淡了。

景袖才从正九宫离开,她的身影消失不到一个呼吸,苑外的角落里,忽地显出一个身影,急速追了上去。

待那身影离开,不过半会,又是一道。

接二连三,竟然追了五六人上去。

等这里的气息彻底静了,只余风声吹动竹林沙沙。

一旁的域无言才担忧的道:“师父,你这么把她陷入危险中,是不是太冒险了些?”

宫长望着外面的月色,不见嬉闹,也不见严肃,只是感慨:“九转宫的鬼太多,等不及了,若不快点拔出,她才是真的危险,只能棋走险招了,更何况,我护不住她,还有他的。”

夜,继续。

这方的景袖跟着将军走在曲折的宫道上,神色是一片凝重,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悉悉率率的声音从周围传来,像是夜里的耗子。

景袖却像是未闻,依旧沉寂在自己思绪中,倒是一旁的将军转着脑袋四处看。

“唰!”

正沉思着,面前唰地落下一人,竟是手提青龙斩月刀的斩馗,他一出现,周围的气息唰的淡了,瞬无踪影。

景袖刚刚凝重的神色也忽地一收,比翻书还快,搭上他肩膀就呼嚷道:“哟,门神大哥,你来接我了呀,我都听说了,我是咱宫长的二等弟子,由你亲自来照顾我哟,多多指教,多多指教。”

斩馗本就黑的脸更黑了,什么叫照顾,他是监督好吧。

赖的搭理这耍嘴皮子的小子,转身即走,景袖瘪瘪嘴,一蹦三跳立马跟上。

待他们离开不久,宫道上忽地冲出道呼天抢地的人影:“我的小兰花呀,奴家的小兰花呀,师父我的小兰花呀,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跟你住在一起,海可枯,石可烂,兰花为什么要离开喇叭花,啊啊啊……”

他呼嚷了一阵,宫道上忽地又多了三道人影,一拎便把红尘三仙提了起来。

“大晚上再发疯,我就把你开淘宝楼的事情说出去。”华容恶狠狠的道。

邪美人云淡风轻的接过话:“还有这楼的名声已经遗臭万里。”

假半仙瞪眼,什么个情况,啥子淘宝楼?啥子遗臭万里?那不是凤后的地盘吗?

喇叭花一听,噤声了。

要让小兰花知道他把淘宝楼的名声给败坏了,这后果……

嘶……深深的打了个寒颤。

月皎洁,树影斑魅,九转宫各苑心思不一。

享用了美美的一顿晚餐,景袖便悠悠坐在太师椅上摇啊摇啊,眸子望着夜色,手里把玩着银兰血刃,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只是这一等,都等的凉风灌襟,她梦了一觉还是不见任何动静。

身子冰冷,又困的不行,景袖煞气控制不住的一升,站起,狠狠一脚踹在房门上。

“靠!爱来不来!”

转身,气冲冲就往**走,睡觉!

屋里,将军偏着脑袋瞪了半响,搞不懂自己主子怎么就突然生气了。

眨巴眼,再次低下脑袋,与美人依偎在地上的软垫上,很快便入眠。

隔壁,睡梦中的斩馗仍旧黑煞着脸,梦里是今夜那食盒里的桃酥渣。

远处,九转宫隐蔽的一处宫殿顶上,银衣翩飞,他盯着远处,眼里银光深邃。

唰,面前忽地多了道人影,是圣影,他唰的就跪下,道:“主子,一共截下六道消息,东皇,西皇,北皇,黑域,蛊族苗尸,万焚殿。”

“好,很好,居然都在。”冰冷,无尽杀意。

一身银晖,杀伐之神。

月依旧迷人着。

躺下的景袖却怎么也睡不着,耀如星辰的眸眼透过窗户望着半挂在天空的皎月,心头一点点变的沉重。

他不来见她,那么就是不能,这九转宫里果然不似表面看上去的安然无恙。

模模糊糊的想着,时而脑里是那些凤玉的画面,时而是与她面容一样的女子对她浅笑,时而是云战天与她豪饮的画面。

紫竹云湾,四皇三族,凤冥……

渐渐呼声依稀响起,窗外的清风灌入,冰寒生冷,**的人打了个寒颤。

“吱呀……”雕着梨案的窗户缓缓合上,上面似带有几缕银晖。

等景袖再醒时,是被苑外一阵耍刀的铿锵声弄醒。

迷迷糊糊,熟悉的酱香味传入鼻尖,一望,果然红木食盒已经摆在地上,将军美人已经开始掀盖。

屋里香气四溢。

起床,摸摸两大犬脑袋,将里面的肉包,甜粥分给它们一半,自己转身去洗漱收拾。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