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9章 发飙,谁都别挡

一路继续前行,有时候景袖感觉是在原地打转,这人却走的理所当然,景袖不解,当然也不会傻傻去问,这不是暴露她的弱点了吗。

就一直老老实实跟着。

渐渐,两人越来越向阵法中心靠近,一根七彩斑斓的柱子落在眼前,它头上置着顶水晶球,随着阳光一照,正散着斑斓彩光。

域无言站在柱子下观察了好半响,不知道看着了什么,身形忽地就往回走,景袖自然也跟上,只是两人还没走出两步,周围的石柱齐齐靠了上来。

“哎哟,这运气,杂就碰到死煞阵了呢。”高阶上眸,蝴蝶结宫长摸着胡子呼嚷道,他明明说着很沉着的话,脸上却是一脸兴奋的光彩,似乎早就在期待这一幕。

千回阵,千种路,里面的七彩斑斓石柱就是给进阵人不同选择,这些选择不同,有些运气好的,会是生灵阵,石柱全部移开,直接通向出口,有些会是桥头阵,过了一些桥头机关便过,有些是鬼畜阵,有些是毒云阵,迷无阵,总之,千种选择,样样不同,而这死煞阵便是千回阵里面最难的一种。

若拿毒云阵与死煞阵比,一个是饼上的芝麻,一个就是烙饼的锅。

这一刻,景袖亲眼看到跟她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变了脸色,那样子好像被炸焦了一样。

景袖看着周围的变化,又看了看面前的焦蚂蚱。

疑惑着道:“喂,咋不走啦?”

话刚出,她的身子突地被一扯,面前的域无言竟拖着她猛地狂奔了起来。

景袖手腕被扯的生疼,大瞪着眼,还来不及弄清怎么回事,瞳孔瞬间就收缩了起来。

就见他们刚刚踏过的地方,地面忽地凹陷了下去,四周的石柱上竟生出无数倒钉。

“靠靠靠!”

接连三个靠,只能用这个表达景袖的心情了,你丫的这是弟子选拔赛?要不要玩这么大?景袖心头瞬间就把蝴蝶结宫长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不过,她还真是误会了。

这千回阵,要千千回才会轮换出一次死煞阵,景袖他们这真的是凑巧碰上了。

只是,上首,蝴蝶结宫长把玩着胡须一脸神神秘秘的道:“我夜观天象,查询百籍,就算到今日千回阵里应该会轮出死煞阵,果然不枉我日日夜夜期盼,不错,不错啊。”

周围,包括柳永清那些有身份地位的大人齐齐满头黑线,冷汗连连。

死煞阵,那可是不见血不关阵的呀,宫长大人,你要不要这么坑弟子。

一旁,假半仙瞪眼,心头忍不住骂道:“靠,比老子还神棍呢。”

一侧,红尘三仙哆嗦着手指说不出话来,也不知担心的还是无语的。

众人各怀心思中。

银袍忽地动了动,他抬脚,似乎想要去干点什么。

一道悠悠声出:“银天啊,我这九转宫弟子的比赛可是精彩绝伦啊,你可仔细看着呀,你不看,让别人看去可划算不来啊,这弟子嘛,当然要好好挑选呀。”

是宫长大人,他眯着小眼,摸着胡须,

说出的话有些怪异,众人的心思落在意外出现的死煞阵上,谁都没有注意到,倒是银天身形忽地一怔,眼里的银光隐去,平下心来。

蝴蝶结宫长唇角微勾,露出一抹浅笑,宽大的仙鹤袍被风一吹,拂起,本被禁锢在身边的将军美人一哆嗦,忽地发现自己能动了。

两只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瞬间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众人瞧见,看了看,因为是犬,也没有放在心上。

这方,景袖只觉得好想把身体里的三百年源力全放出来,把这些东西全捣得个稀巴烂。

飞不出,逃不掉,避不开。

柳钉,毒箭,焚坑,土浪……一样接着一样,且都是防不胜防。

看着又一波毒箭射来,又一波石柱压来,景袖只想骂娘。

此时,整个千回阵所有的机关都因为死煞阵出现全部开启,更无法接受的是,这些机关全部都朝着景袖和域无言两人涌来,其它的弟子在石柱墙的强行移动下封在了四个角落,出不去,动不了,只能待着,等待死煞阵结束。

“宫长,要不把震阵石先摘了吧。”身边,天涯宫长道。

这样下去,万一两人伤着了怎办?

震阵石摘掉,可以强行关闭千回阵的运转,也可以将所有人移出,但是阵法不会改变,下次启阵时会继续运转死煞阵,且必须有人接受死煞阵的考验,否则,整个千回阵会失去阵序,柱毁石倒,这处全部成为废墟。

也就是说千回阵会彻底消失。

众人当然清楚这些,所以直到现在除了天涯出声,无一人提议关阵。

“关阵?那你代替他们上?”蝴蝶结宫长眼皮微抬,道。

他面色无恙,看着阵法里的两人眼里更多的是期待。

一直待在暗处,看着场上情形的斩馗也是如此。

该经历的就得经历,没有谁可以逃掉的。

天涯像是理解到了什么,一愣后噤了声,他们爱护弟子的宫长绝不会为了一个千回阵伤害弟子性命,此时却支持这两人过阵,而且其中一人是他的一等弟子,这般情形只能说宫长是在考验他们,或者说是考验他的一等弟子。

难道说……宫长即将退位,传承弟子衣钵?

他这么想着,自然也有人如此想着,比如柳永清,不过……他眸色阴沉,不是支持,而是一抹血光闪过。

众人心思各异,蝴蝶结宫长的注意力也落在千回阵的两人身上,只是不知道他考验的到底是自己的一等弟子,还是这个没有师名的兰花公子呢。

风徐徐吹着,衣袍再一次被这些石柱生出的风刀给割破。

一抹脸上利箭造成的血痕,景袖眸眼一眯,咬牙,银兰血刃落在手里高速旋转,唰的飞了出去。

“叮。”一声清脆的响,竟是银兰血刃被弹了回来。

“你这样没有用,这阵法里的东西都犹如一面镜子,即是你实力再强,都会反弹回来。”一旁域无言出声解释道。

这还是从开始到现在他跟景袖说的第一句话。

景袖

一听,不以为然,反而冷酷一笑:“镜子?反弹?那是指力量不足的时候,若是我力量大于这面镜子,它还如何反弹?”

周身源力全部调动,像是证实景袖的话,刚刚回手的银兰血刃再次飞了出去,这一次不再是清脆的叮声,而是咔嚓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破碎,就在域无言满脸震撼惊讶中,就见银兰血刃带起的流光唰的冲了出去,射过石柱,穿过箭群,直击远处一根七彩斑斓石柱上的水晶球。

若是力量大于了这面镜子,那么这面镜子只会被震碎。

明镜三百年的传承源力,玉凤台凝聚的可相当于九转宫一个紫蓝色弟子的源力,若是细估,现在的景袖,除了上首那些金带飘飘的九转宫大人能完全压制她,谁能与她一搏。

不,正确的说,或许,那些金带飘飘的大人要压制她也得费一番功夫。

因为,别忘了,她还是歃血暗王。

这世界上的高手交战,比的远远不只是功夫招式,有时候比的是微妙的过人之技。

不过,景袖的实力并不能毫无忌惮的暴露,因为明镜曾经交代过,若非情不得已,她的实力最好一辈子都不要露出。

因为她们凤氏一族练化源力的方式有所不同,若身体本源之力调动,会出现凤纹血光。

此时域无言就亲眼看着这一幕,眼前的女子身上猛地一阵红光闪烁,脚下竟出现一只凤纹。

正想用强悍手段冲出去的景袖也是大惊,她想控制住身体的源力却止不住,明明只是调动一半,却整个都疯狂的朝手腕上涌上来。

怎么回事?控制不了了?她刚刚明明保留了,没有动用本源之力呀,这是怎么回事?

“唰!”面前的域无言突然冲了上来,手指朝着她背心一点,她整个身体猛地肌肉**收缩,疼痛让她的筋脉一颤,依靠筋脉运行的源力骤然消散。

景袖身体本应该倒下,域无言却撑在她身后,远远看去,好像只是与她一同并肩战斗罢了。

“撑住!走!”他呼道,带着景袖再次朝前方蹿去,那里景袖的银兰血刃击碎了水晶球,阵门已经打开。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恍惚间。

场上众人齐齐揉着眼,似乎在感慨太阳将他们晒的头晕眼花。

血色源力,看错了吧,是那七彩石柱射的吧。

至于凤纹,生在景袖脚下,离的那么远,当然没有人能看到。

此时,景袖随着域无言奔跑着,身体的力量实际上已全部抽空,源力掉不动丝毫。

“你本源力刚刚暴动了,它会有短暂的休眠期。”一旁域无言轻声解释道。

景袖瞪眼,不解,只能被他带着走。

“汪汪……”

一阵犬吠声传来,奔走的两人齐齐一怔。

域无言眼前一亮,像是寻到了方法,一拖景袖,猛地朝发声地奔去:“走!”

若是没有方向引导,这死煞阵里面的东西是必须全部经历一遍的,但若有了方向引导,不管面前的东西是什么,他们只需遵照那个方向冲出去就行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