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8章 别乱走

“哎哟,大好青年一个,不要整天溜宠物啦,快进去,快进去!”一拂,景袖身上似有层暖风包裹,身子控制不住的朝千回阵里飞去。

她便在一脸惊悚中,望着入口处笑的牙齿雪亮的蝴蝶结宫长咒爹骂娘。

“叉你老爷的!”

“叉你十八姨的!”

“……”

声音落如风中,只闻地面轰轰声,一有人落入,周围的石柱便移动了起来,路的方向瞬间转换,看似还在原处,却已到了下一个阵口。

风吹,云淡。

入口处的将军美人还瞪着眼。

“走啰,走啰,跟爷爷去聊聊美男与野兽了。”他宽大的袖袍被风卷起,身上的金色蝴蝶结跳跃,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好似有两只手落在将军美人的脑袋上,逼着它们跟上。

猎猎炎风,金阳落在头顶,正是用午膳的好时机。

茶香,酒香,菜香飘散在高台上。

九转宫的大人们好不惬意。

可苦了那些不能上场还必须站得笔直的青白黄弟子。

“呵呵,不知道邪美大人可有看中的弟子呢?”

“呵呵,好说好说,不知道三仙大人可有欣赏的爱徒呢?”

“呵呵,还好还好,不知道和尚能教授弟子点什么呢?”

“呵呵,不知道,华容大人又懂些什么呢……”

诸如此类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周围九转宫的大人早就见怪不怪,纷纷无视。

也不知道宫长从哪收了这四个极品导师回来,从一开始就针锋相对,成天搅的他们导师苑里一片混乱,还为了个什么唐兰花大打出手,斗的没日没夜,就连他们一向严谨招收弟子的规则都改了。

“宫长,不知道这特殊弟子里,还有没有谁没有师父呢?”一道暗哑生出,竟是清冷尊贵的银天大人。

他一身云淡风轻的气息,似乎是偶然兴起,随意一问。

这处却瞬间静下,连争的火热的四人也转头望了过来。

一筷子狠狠戳在面前的猪蹄上,妖娆红唇一启,狠狠道:“穿银衣神马的果然都最讨厌!”

邪美人悠悠端起一杯清酒,邪韵暗生,应道:“正解。”

一旁华容假半仙低下脑袋,嘀咕道:“对滴,对滴,就是这样滴。”

银天对面,本安好坐着的宫长露着一口白牙笑眯着眼,并没有出声,而是抱起乖乖爬在身边的两只大犬脑袋晃悠起来,那样子仿佛在说,你们斗,你们斗,我用钛合金狗眼看着你们。

这方,被蝴蝶结宫长扔进千回阵的景袖一脸煞气。

抬脚向右走去,刚转过一弯口,面前的石柱轰轰变动,路被截,新的三道岔口分出。

煞气,浓郁的煞气。

让她走迷宫阵是吧,好样的,真是好样的啊。

天边一排排云雁飞来,本安然悠悠飞着,似感受到这处的煞气,齐齐一滞,风一般的速度齐向另一方蹿去。

让一路痴走迷宫阵,还是这种地狱级别的难度,简直是没

人性。

上面,站在主子边上的圣影抬头张望着,咦,兄弟们不是说很厉害么?这怎么没有动静啊?还有啊,那路明明走过呀,怎么又转回去了。

不仅他,连银天也是意外。

陡然,一身巨响,是抹着胭脂香,宫长新收的三仙导师站了起来。

“靠!我忘了!她是路痴啊!”

一声大呼,气氛忽地一滞,假半仙等人齐齐错愕。

什么意思?路痴?她是路痴?她会是路痴?她为什么是路痴?她怎么可能是路痴?万千个路痴奔走,无人相信。

那彪悍横走天下的女子是路痴,讲笑话呢。

面具下,银天的神色一怔,错愕,银眸里闪过流光,控制不住的站起身形,缓缓向高阶下走去,从这个地方,可以清楚的看见整个千回阵里面的动静。

看着在里面蒙头乱转的身影,羽眉微皱,半响又放下心来,还好,他留了心眼,是表现优异者,就算不赢也无恙。

“呀呀呀,唐兰花,走左边,左边呀!那里,那里,我的玉牌在那里,快去捡,快去捡呀!”刚想着,身边红尘三仙已经扯着嗓子开始呼嚷。

拾起玉牌便叫定师,定师者不能随意调换师父,但做师父的可以从这些弟子中挑选一名做为一等弟子。

一等弟子只有一人,也就是所谓的衣钵候选人。

九转宫共有百名师长,千万弟子,除开宫长的身份不变,其余师长的地位权力也有更替变化,每五年晋换一次,他们的一等弟子在晋换比试中会起很大作用。

其实这上千的新选弟子并没有真正的入选,这场千回阵比赛也算择优淘劣,不合格者,到明日下午便会全部送出九转宫,真正能留下来的也不过百人。

他一呼,身边的假半仙华容齐齐叫了起来。

“右边!右边!”

“啊啊,不对,前面那个阵口,前面那个阵口啊!”

“我的玉牌,拿我的玉牌呀!”

“……”一声声激动呼喊。

其余那些准备择选弟子的导师瞬间全是满头黑线。

有这么殷切要收弟子的么?

景袖虽在阵内,其实外界的声音还是听的见,这一呼,熟悉的声音落入耳里,景袖抬首看去,便见熟悉的几张脸,一瞬,面具下的容颜黑的跟煤灰似的。

好哇,好哇,她说将军美人怎么会瞎咬人呢,她说将军美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暴躁呢。

感情不仅她,所有的人都混到九转宫里了。

红尘三仙,邪美人,华容,连假半仙都在,看他们那身缥缈的仙人华服,腰上系金带,再看她自己,一身普通面料的袍子,腰上裤腰带,他们身边摆的是美酒玉食,她的身边是一个个石桩子。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景袖恨不得立马飞身出去,事实上,她也如此做了,只是她源力刚出,半空好像有什么东西感应到一般,一道七彩的光芒一闪而过,她这方的天空多了道隐形屏障,似乎只要她一触上,就能将她反弹回来。

不会走

阵法,但这些奇门遁甲之术景袖却学过,只需一眼,便看出这东西的博大精深,能将万平之地全部施于阵法,再配以机关之术建成此地,若是强闯,阵法防御力量一但牵动,那么这处的力量则会齐齐加深,到时候再想出去,就难上加难了。

安下躁动的心,开始细细听他们的呼声,既然她找不到路,他们在上,观览全局当然比她占优势些。

只是人多嘴杂,他们又呼的不一,还闹什么玉牌,这等军师,简直就是狗头。

怒火又压不住的蔓延,若不是她有目的在身,她一定不管三七二十一掀了这破地方,将上面呼嚷的人全扔下来。

景袖心火燎原间,脚下动作不停,胡乱走着。

忽地,面前一道紫光闪过,景袖一怔,抬首望去,竟又一道人影在她眼前晃动。

认路不行,追人却是极行啊,几乎是身体的本能反应,景袖唰的就落到了那人面前。

一看,眸光微露讶色,华袍,紫带,这不是那九转宫唯一的紫带弟子么?听说还是蝴蝶结宫长的一等弟子。

对方看到她,也是一愣,讶然的是景袖居然追上了他,其实刚刚他一闪而过就看见了景袖,只是没作搭理,自个找路。

景袖看见他,瞬间宛如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唰的就冲了上去,什么话都不用说,素手宛如灵蛇,瞬间摸上对方腰带,一抽,天紫色的腰带便被抽了出来,腰带在半空急速旋转一阵,宛如一根舞带,瞬间又落上他的手腕。

唰唰几圈,停下时,他右手就被绑的死死的,而紫带的另一端赫然就在景袖手上,景袖什么都没干,只是努力的在自己手上也打了个死结。

然后努努嘴,道:“帅哥,走呀。”

那一脸无害的表情,那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那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看得域无言完全愣在原处。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快的人来不及眨眼,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就只闻上首蝴蝶结宫长一脸痛心疾首的呼嚷:“完了,完了,我的爱徒,我心爱的弟子,要被涂毒了,被涂毒了。”

周围人一头黑线,红尘三仙最直接,唰的就冲了上来:“放你娘的狗臭屁,要涂毒也是涂毒我,我喇叭花大人最爱兰花公子。”

静,似乎有乌鸦嘎嘎飞过。

喇叭花大人最爱兰花公子,这都是什么组合?

众人只注意到这方,没注意到一直未动的圣影悄然后退了一大截。

妈呀,煞气呀!

“哎哟,走呀,走呀,快走呀。”景袖催促道,摇摇手上的绳子,那感觉像是在溜小狗。

景袖已经观察过了,这九转宫的束带都是玄铁丝加蚕晶所制,没有深厚的源力是绝对震不碎的,就算震碎,也会耗费一翻功夫,所以景袖这般绑在一起,丝毫不担心面前这领路犬待会不见了。

域无言怔怔的看了她会,眸里的光道不清,也没有出声转头就继续找路。

景袖一见,更是欣慰,这样的人好,不用太麻烦,直接就能懂她的意思,聪明人,聪明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