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7章 狂躁公子

下意识四处张望,高阶上的宫长咳咳咳嗦两声,动了动手指示意她望后面看。

景袖下意识看去,这一望,瞬间嘴角抽搐几欲逃走。

她家两只爱犬正站在最上面的高阶台上,毛发炸开,攻击之姿,不断的低唔狂吠着,恐怖的是它们嘴里还咬着两人衣服。

撕扯,不断的往下拽。

能站在这高阶上的人,哪个不是九转宫德高望重的大人?

她家爱犬居然扯了人家衣服。

瞬间,景袖额上密密麻麻的冷汗。

“下来,下来,你们两个给我下来。”急忙呼喊,将军美人却咬的起劲,似乎还较上了气,非要拔了这两人的衣服。

顾不得再多礼数,景袖唰的冲上高台,左手一捞,右手一拎,连看一眼对方都顾不上,嘴里一边呼着:“抱歉抱歉啊,天太热,爱犬焦躁了些,焦躁了些。”一边冲下高台。

“汪汪……”

“嗷呜……”

狂吠,挣扎,两只凶犬依旧呲牙咧嘴的对着上面咆哮,袖袖,你快看啊,快看啊!是他们,他们!

只可惜,犬语太深奥,主人没听懂。

景袖拎着将军美人下台,毫不停留,一头扎进人堆里,生怕跑的晚了,后面的人追上来要医疗费。

她一心沉浸在自己想法中,也未见,上首刚刚将军美人待过的地方几人头抹冷汗。

妖娆的翘翘兰花指,捋捋自己被恶犬撕开的雪白袍子,一股若有若无的胭脂香散出。

另一边,挑眉看着自己被撕开条大口子的白袍,一股邪韵生出。

角落,一老头和一玉树临风的公子拂去头上冷汗,大呼口气,还好,还好,他们站的比较远,没有遭到恶犬袭击。

看着景袖冲进人堆里,蝴蝶结宫长圆眼里闪过狡黠的流光,也不出声阻止,而是一甩仙袂宽袖,朝众人呼道:“请,银天大人!”

这一呼,场面顷刻掀起波澜,一个个弟子全抬起脑袋,踮起脚尖开始张望。

兴奋的呼声,喜悦声,控制不住的心跳加快。

这激动的气氛让刚溜到最后的景袖也心有所感,下意识回望。

这一眼,身形一怔,手上力量也不自觉松掉,还抱在怀里的将军美人唰的落下,两只刚刚站好,脖子一扬,又唰的冲了出去。

静,即使周围的呼声嚷声,吵闹声不绝,景袖的世界里却格外安静。

她怔怔的望着台上,看着他从高台的角落缓缓走出,银衣猎舞,一只暗色银龙绣在上面,它张扬的吐着龙息,腾云遨天之势。

景袖心咚咚跳着,她甚至没有看见他的容貌,因为他的脸上同她一样,带着张面具,不同的是她的是妖娆兰花,而他的是清冷银月。

银月面具遮住了他大半张容颜,月的边角还生着火纹,掩了他的眉鼻,甚至半边发丝。

一枚银龙冠高束在他的发上,将他所有的发丝都整理到一边,他的眸眼是生着银光,这让景袖些许不解,但看着他周身的气息,她又肯定下来。

这是北云霄,这人绝对是北云霄!

佛说,千百年的擦肩而过才换一世的回眸,而她便用这一世回眸记住了他千百年,所以绝不会错。

“汪汪……”

“嗷呜……”

众人正激动间,人群中的将军美人忽又冲了出去。

狂吠,凶色,似乎在说,小样,别以为你们换了身马甲,我们就不认识你们了。

高台最上,四道身影齐齐又冒出冷汗后退。

景袖也是一怔,就想上去把它们再弄下来。

一道冰寒的光泽闪出,银剑杀气游走,剑尖唰的就架在将军美人脖颈之间,仿佛只要一动,剑身上的光泽闪出,就能要了将军美人的性命。

“下去!”一声厉呼,是那银天大人身边的护卫。

他满脸杀气,眼里不见丝毫会手下留情的光泽,而他身边的银天大人也是一脸冰霜冷漠的神色。

景袖黛眉一拧,一种不舒的感觉生在心底。

她认错了?

将军美人被这一喝,震住了气势,眼底的凶光却缓缓冒出,刚刚是打闹,现在是真的生气了,敢拿剑指着它们,找死!

银眸一闪流云光彩,微动下银袍,刚想劝退身边的护卫。

“畜生,敢对着银天大人乱叫,我宰了你!”一道尖锐的娇呼,便见方娇扬的身影唰的从队伍里冲了出来。

剑气如虹,凝聚着蓝带弟子的源力朝将军美人拦腰挥下。

银袍动了动,却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只是微风呼来,吹起的涟漪。

“锵……”金属断掉的声音,镶嵌着琉璃宝石的长剑断成两截。

指尖源力收拢,景袖面无表情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再次一捞将军美人抱在怀里,看也不看地上的方娇扬,抬首望着上首的银衣,道:“你叫银天?”

静,静的只有远山上的风铃声。

周围的人齐齐目露惊恐,这人居然敢如此跟银天大人说话。

明明是千万人在此,天地间却似乎独留两人身姿。

银袍被风带起,卷起无数银光,宛如长虹落到九天之上。

白袍飘扬,兰花面具上闪着温润光泽。

她望着。

他低首。

良久,道“嗯。”

一字落入风里,景袖的身形怔了怔,莫大的伤感落在眼里,她不再言语,转身即走,众人便随着她的动作牵引着注意力。

沉默像是病毒一样本在蔓延。

“砰!”巨大的一声打破沉默,就见地上的方娇扬唰的飞起,她飞起三米高,落到十米外,狠狠的撞在一边的石柱上。

在众人一片恐惧之色中,景袖凶神恶煞的收了脚腕,大吼:“敢动本大爷养的狗,谁给你的胆子!”

嚣张,霸气,声音在场上回荡了好久。

她一身彪悍的气息,吓的周围的弟子唰唰后退,连台上的蝴蝶结宫长也抹了抹冷汗。

景袖便在如此氛围中,抱着两只爱犬狂妄的走了下去。

妈的!敢不认媳妇,给老娘等着!

身后,高台上的银天可疑的抖了抖身子,一

旁的圣影额上冒出了些冷汗,果然名不虚传,彪悍呀!

静,静了好久,撞上石柱昏死过去的方娇扬都悠悠醒来,蝴蝶结宫长才捋捋了他的长胡子,对着众人讪讪宣布:“那啥,弟子争霸赛,赢的可以得银天大人两月的亲自教导,大家加油啊。”

很随便的开场白。

他说完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场面都还静止着,还是一旁看不下去的天涯大人走上来呼道。

“今日,进行弟子选拔比赛,所有新收弟子及九转宫蓝带弟子进入千回阵比赛,表现优异者,可得银天大人两月亲自教导,另,新收弟子除已有师名者,也可再获上面九转宫三十位德高望重导师选拔入门。前百名出阵者赏彩光琉璃长剑一把,前三十授‘九劫脉’通行权一月,前三可进入宝云殿任选珍物一份,第一者,可得宫长亲自传授武艺一日。”

景袖蹲在地上,抱着狂躁不已的将军美人细听着。

直觉这第一名的奖励简直太儿戏,宫长亲自教授武艺一日?就一天?还能教成武林高手不成?还有啊,什么叫表现优异者,这表现优异的理解层次是很多的啊,为什么不直接定为夺冠者?

总之,除了那些实实在在的奖励,其它规则在景袖眼里简直就是漏洞百出,一点都不严肃,感觉就像是上面这些掌权者为了戏弄新弟子弄出的一场游戏。

瞄一眼上首被九转宫众人围着献殷勤的银天,景袖大大的翻个白眼,哼,下作!

“嗷呜……”

“汪汪……”

将军美人又叫了起来。

“好了,好了,乖啊,咱们不跟他玩哈。”挠着脑袋安慰道。

蝴蝶结宫长摸摸花白胡子,瞄了瞄角落他新收的正密谋着什么的四个授艺导师,又看了眼被众人围着的银天,眼里精光乱颤,呵呵,要不要他也插上一脚呢。

“咚咚……”重鼓敲响,铜钟声传出,像是集结的信号。

景袖站起,跟着人潮前进。

千方阵,这里面怎么玩?规则不太懂呀。

她不懂,当然也有人不懂,不过大家都迅速找到些师兄师姐攀谈,询问着情况,一传十,十传百,规则也就渐渐清晰了。

而轮到景袖想问点人,大家一看她,唰的就闪到一边。

这可是个暴力分子,离远点,离远点。

景袖便在一头雾水中涌到了千方阵的入口处。

一黑衣守宫模样的人一见她,唰的拦了下来:“犬不能进。”

“啊!为啥?你们哪写的规则?”

“什么规则?这里面是迷宫阵,需要自己找方向出阵,你带两只犬进去干嘛?”第一次有人带着犬到九转宫当弟子的,宫将虽然觉得景袖奇葩了些,也耐心解释道。

“什么!迷宫阵!那我更要带犬了!”景袖呼道,就她这方向感,一进去何时能绕出来。

“不行就是不行!哪那么多废话!”硬色,丝毫不让,这千回阵里机关阵法重重,万一两只恶犬进去误毁了压阵石杂办?

景袖瞪眼,纠结,瞬间便决定打死也不进,念头刚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