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6章 低调浮云

“什么!你说什么!银天大人,那个银天大人!”伤色转瞬即逝,她喜的站起,抓住马文的手急呼着。

马文眼里一闪流光,不着痕迹的反握着她的手:“是呀,蓝带的弟子都可以参加,娇扬小姐也有机会呀。”

方娇扬一怔,眼里一闪嫌恶,不着痕迹的抽开了手,喜色却掩不住:“太好了,我可以见到银天大人了,可以跟银天大人在一起了。”

自己看上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这么兴奋的提着别的男人,任谁都受不住,马文眼里一闪深邃光芒,却是面不变色,话上不断附和。

良久,待这处静下,方娇扬望着马文离开的背影嫌恶之色不掩,呸道:“贱蛤蟆!”

刚出了苑子的马文则一收刚刚讨好的嘴脸,回望身后的苑子,眼里**邪光芒闪烁,哼,迟早弄了你。

另一方。

蓝带弟子别苑。

方子衿一脸惊色。

“什么!你说贯生死了!被唐兰生杀的?”

“是呀,三弟死了,被唐兰生亲手杀的,现在三弟的尸体已经送回方家了。”方坚义道,眼里依旧是精光闪烁。

方子衿未出声,眼里带着沉痛,良久的沉默。

方坚义终于忍不住再道:“大哥,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找唐兰生报仇。”

静,依旧未出声。

待风吹过庭院,竹林沙沙声来了又消。

方子衿才道:“先不要,我现在马上去找宫长问明情况,稍后再将事情修家书一封告诉父亲,父亲自会决断,你先回去吧。”

话落,便已推门出了屋子,留下方坚义一人站在原处。

月色照下,竹林攒动,阴影落在方坚义脸上,照出他一脸阴霾。

夜已失,黎明再来,晨风吹过,光线缓缓落上大地。

景袖跟着斩馗走在复杂弯绕的宫道上,一脸莫名,怎么回事?这人干嘛一大早就黑脸阴沉的模样?没睡好?没吃好?

都挺好的呀,睡的安稳,早上的红豆甜粥,酱肉饼也做的极好呀,她可是吃的连渣都不剩。

难道是门神的煞气功夫更加精进,这脸上表情已经控制不住了?

景袖胡思乱想着,两人转过一处宫墙,视线瞬间开阔起来,就听一道钟音敲响,密密麻麻的九转宫弟子正从各处极速飞出。

“快快!开始了开始了!”

“哎呀,等等我呀,我也要见银天大人呀。”

“哎呀,你快点呀,晚了就站不到好地方了。”

“……”

景袖瞪眼,这是……

就听身边斩馗冰冷着脸道:“你跟着他们走吧,他们都是去‘千回阵’的。”话落,竟然身形一跃,提着青龙斩月刀飞走了。

景袖瞪眼,再瞪眼,一片茫然,难道这“门神功夫”不只改变表情,连脾性也变了?

顾不上思考那么多,领着两犬急忙朝人群涌向的地方跑去。

不过,银天?这名字咋跟她家苑名一样呀。

清风徐徐吹着,太阳升起,光线越来越亮,一群群云燕从天边飞过。

等景袖穿过人群

,挤过一座十米高的大理石拱门时,地面忽地大片凹陷了下来,上万平方的凹陷地,无数形状各异的石柱立在里面,各种方向的来回走廊延伸,通向四面八方,整个这处看上去就像一座大型的现代迷宫,不同的是这些石柱上雕刻着些符文,且有些石柱色彩呈现七彩斑斓之色。

远处,一处百平的高阶上,三五十位穿着白袍的男女站在上面,他们大多花甲,只有少数还是盛壮之年。

衣袂随风翩飞,他们只是站在那里,气息便有泰山之重。

景袖还恍惚看到他们周身凝聚着一团乳白的气息,周身风息正在变化,就连他们头顶蓝天上的白云都成漩涡状凝结着。

震撼,惊讶。

这就是九转宫的实力?

如此强悍的一群人,放眼整个银月洲,也是独占一方鳌头呀。

来不及感慨太多,景袖身形飞掠,急忙朝百平高阶台下的广场飞去。

那里无数白衣弟子已经分带站好,白的黄的青的蓝的紫的,而她要站的队伍则是一些还穿着普通衣服的人群,也就是昨日九转宫新收的弟子队伍。

一眼就看到昨日那引领骚乱的人物千长封,景袖一滞,身形唰的蹿到另一个方向,她可不想跟“麻烦”待在一起。

正假意周旋身边人的千长封偶地瞥到这处,眸光一滞,心头升起些怪异的感觉。

因为九转宫的紫带弟子只有一人,此时他并没有站在这里,而是站在那高阶一侧,所以刚好,他们特殊弟子的队伍就落到蓝带弟子旁边。

瞧着方子衿在蓝带弟子队伍的领头处,景袖下意识避开任何照面的机会,都杀了人家亲弟弟了还是别打交道的好。

她不打交道,自有人来主动打交道。

一道阴寒的声音落在耳边。

“兰花公子昨日真是好身手,居然将我们一蓝带弟子击杀,还真是能耐呢。”出声的是方坚义。

他站在人群中,明明说着赞赏的话,里面的寒意却谁都懂。

自己亲兄弟被这人杀了,谁不会有仇?

周围人纷纷投来目光,最前面的方子衿也看了过来。

景袖兰花面具下半露的黛眉微蹙,转身即走,搭都不搭理。

还是那句话,她怕她一搭理,要了这人的贱命。

“哟,脾气还挺傲。”

“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哼,迟早要被挫挫锐气……”

奚落的话接二连三落出,皆是用来讨好方姓两兄弟。

这方家四人皆是蓝带弟子,不同的是像方贯生方娇扬两人是浅蓝色,这浅蓝极淡,像几缕云烟一般,而这方坚义是天蓝,色度更浓,接近于蔚蓝天空,而方子衿则是深蓝色,带点紫,接近大海的颜色。

另外,像那日景袖翻城墙碰见的钟云甲,也是天蓝带的弟子。

几人师父不同,娇生惯养是柳永清门下,钟云甲和方坚义是乌肖门下,方子衿则是天涯门下,其中像钟天甲和方子衿更是一等弟子。

所以周围的人都竭尽讨好,要知道,这方姓家族不止在九转宫吃的开,连整个京月城也是不容

小觑的实力呀。

方子衿瞧着这边动静,细想一下,朝刚刚站定的景袖走去,只是他刚走两步,对方看到他的动作,唰的扭头就走,弄得他一怔,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景袖当然要走,方坚义都不想搭理,还搭理方子衿?这不是脑抽吗?

管你是善是恶,不好意思,都离我远些。

这一走,景袖直接脱离了特殊弟子队伍,走进了后面普通弟子的队伍。

众人瞧着是特殊弟子过来的人,也没弄清是什么人物,各个眼里都冒出了油光,纷纷上去打好交情。

景袖只有无奈呵呵笑着。

“哼,一个杀了方家三少爷,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你们也敢巴结,真是活腻了。”一道娇柔声出,是个穿着绿罗裙的女子,眼高于顶的模样让人一见就厌。

这一出声,周围人齐齐一滞。

什么!杀了方家三少爷那小子?

几乎是同时,周围人唰唰站开,一个个讨好的笑脸都收了去。

景袖瞬间便被孤立了出来。

这场面实在太惹人眼,景袖巧首一扬继续向后走,眸中对刚刚那出声的女子还露出点感激。

好人啊,知道她嫌麻烦。

入宫第一日,景袖已经被华丽丽的孤立了,任谁一看见她都是退避三舍,立在最角落的景袖却是一脸无恙,好,简直太好,就这样,谁都不要关注她,谁都不要跟她说话,她是来查事情的,可不是来当弟子的,低调好办事啊。

正高兴着。

“唐兰花何在?”一道灌注源力的吼声传遍整个场上,像是一道雷鸣炸响,惊得整个场上嗡嗡作响,众人鸦雀无声。

景袖瞪眼,瞪眼,再瞪眼,几乎是整齐划一的动作,场上刚刚见过她的人唰的转了过来。

万目睽睽之下,这般被瞪着,如何低调?

“唐兰花何在?”又是一声震场吼。

那效果,堪称二十万分贝高音喇叭。

景袖嘴角抽搐,恨不得冲到远处的高阶上,拔了那还四处张望蝴蝶结宫长的长胡子。

“这这,他在这……”不等景袖应,便有人出声。

九转宫宫长找,这效果就等于一学校校长找呀,瞬间,就有些人涌到景袖身边,也不顾景袖同不同意,推挤着就把她往队伍最前面送。

不过几个呼吸间,景袖好不容易躲开的麻烦中心地便落在眼前。

左方子衿,右千长封,后方坚义,隔了个人排还有钟天甲和方娇扬看着她。

呵呵,好呀,太好了呀。

景袖已经笑不出声,只能抽搐着嘴角看着对面高台上的蝴蝶结宫长道:“呵呵,你找我呀?”

宫长一瞧人送出来,眉毛一挑,腰上的蝴蝶结跳了跳,恍惚他袍子上的仙鹤也嘎嘎在叫,他捋起长胡子,一脸严肃的道:“唐兰花,怎么回事?你养的狗怎么乱咬人呢?”

靠!

景袖只想爆这一个粗口。

这般找她,她以为有什么天大的事呢,居然说的是狗,狗!

狗!景袖一愣,对呀,她家将军美人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