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4章 弄死渣人

“走吧。”景袖淡淡的道,转身就要离开,实在懒得搭理这些人,若是搭理了,她怕自己忍不住让这些碍眼的东西全部脑袋分家。

“虎子,咱那两口热锅烧好了没,你说咱们是把那两只肥犬油炸还是活炖呢?”声音又起。

景袖身形唰的转回,眸中冰冷的寒色轰的炸开:“什么意思?”

瞧着景袖搭理他,那三男两女哈哈大笑起来。

“意思?意思就是这个啰。”他一边说话一边拍着手,就见他们刚刚走来的地方又走出五六个九转宫弟子打扮的人,唯一的不同,这些人腰上是普通弟子的白锦带。

“嗷呜……”低吠,挣扎。

这一瞬,景袖身上杀气骤起。

将军和美人被拖拽在地上,身上全绑着绳子,两个大铁罩狠狠扣在它们嘴上,因为挣扎身上毛皮磨坏,猩红的血液流出。

周围的人还大笑着。

紧接着,根本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见那五六个普通弟子唰的飞起,碰的一声落在各处,不断哀嚎。

银兰血刃出手,唰的就隔断将军美人身上的绳子,两个锁嘴的大铁罩轰的一声碎裂,竟是被景袖徒手用源力震开。

景袖指尖飞动,迅速查看起将军美人的情况,瞧着没有性命之忧,大松口气,不过瞬间,眸光又再次寒冷了起来。

难怪将军美人反抗不了,居然用了毒。

红血丝,一种专门针对兽物的毒药,散在人群中,难以察觉,且对人无恙,但兽类一但沾上,四肢逐渐无力,眼珠泛红,一日不到便会死去。

“唰!”身形又是一闪,只闻啪的一声,就听一声哀嚎,那三男两女领头的马文被一耳光扇的脸肿的又高又乌。

他捂着脸连连后退,薄唇颤抖,片刻后从嘴角吐出三颗混着猩红血液泛黄的牙齿,因为慌乱摔倒在地上。

景袖冷冷的站着,白袍无风自起,一脸肃杀神色。

敢动它们,找死!

周围因为吵闹围观来的弟子们见此,齐露惊诧之色。

这马文可是青带弟子,再过一月就会晋升蓝带,居然被一新来特殊的弟子扇了耳光。

一旁斩馗看着景袖,目露赞赏,很好,威慑力十足。

那前来找事的几人见到这般情形齐齐一愣,下意识的后退。

“好嚣张的东西,刚进来就惹事伤人,若任由发展,以后还不逆了天去。”

就在景袖威慑震场中,一道甚怒的声音响起,携着冰寒尖锐的劲风朝她而来。

看着来人,刚刚露出怯意的两男两女齐齐站直了身体,脸上扬着笑脸,气势变的盛气凌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娇生惯养两极品中的一个,方贯生!

地上的马文也爬了起来,急声呼嚷道:“贯生少爷,就是这东西欺负了娇扬小姐,你快教训教训他呀。”

“是呀,而且他太嚣张了,简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随意就动手打人,简直欠教训。”

一句接着一句叽叽喳喳,要收拾人,也先把景袖的罪名扣上,变得义正言辞些。

景袖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白袍随风

扬起,即使是最普通的面料,被她也穿的一身风韵,清冷傲然的气息流转周身,眸带讥讽藐视的冷光望着眼前这群跳梁小丑。

“想动手,好,今天我就陪你过两招,顺便教教你什么叫九转宫规矩!”方贯生呼道,轻蔑的扫过景袖,手腕唰的取下腰上的浅蓝色束带,扬起。

周围围观的弟子一滞,气氛静止了三秒,瞬间叽叽喳喳的呼嚷了起来。

“天啊,扬带了,贯生公子扬带了!”

“……”

不知何时,斩馗行到景袖身边,低声道:“扬带,也就是提出战斗,身份低的弟子对身份高的弟子叫做挑战,若赢,他的誉带归你身,身份高的弟子对身份低的弟子……”

说到这斩馗顿了一下,继续道:“叫训诫,长者对晚辈的教训!意在教人学会九转宫规矩。”

说罢,他提着青龙斩月刀退后到将军美人身边,不再言语。

教我学规矩么?景袖嘴角勾起一道若隐若现的冷笑。

人若不发威,别人就真当脾气太好,一次两次挑衅,永不休止,今儿,她就发发威,杀杀这阴柔鸡,顺便教教这九转宫,什么才叫规矩!

“好,我跟你打。”景袖面无表情的道,脑中已在思考待会怎么让这人生不如死。

九转宫的弟子会有不同颜色的束带划分等级,依次是白黄青蓝紫金等。

一个新来的弟子,即使是特殊招入,进来也只会分为黄带,如今却要跟越了两级的蓝带弟子过招,所以这话一处,众人只觉得景袖这是在找打,弄不好小命还会玩完。

这师兄对师弟下手失误的事可不是没有发生过。

方贯生也正打着此注意。

一个偏远地来的卖花小子,即使他今日弄死,也无人太过搭理,木已成舟,还能把人救回来不成。

他眼里的恶毒景袖看得清清楚楚,嘴角的冷笑勾的越发深了。

这处角落,一辆马车不知何时已行到此处,没有方子衿等人尾随在后,它离的太远,也没有发出动静,众人皆没有注意到。

“主子,貌似是一场比赛。”身边的护卫低声道。

“嗯,去看看吧。”低哑的声音,像是夏日里的一缕春风,让人舒适。

风吹云散。

贯生公子要训诫新选弟子的消息不胫而走,不过半会,九转宫里听到这消息的弟子皆向这方涌来。

三百平宽的武斗台。

四周皆围满了人,一个个兴奋的讨论着,眼底皆是看着好戏,纷纷都想着这是哪个脑残新弟子在自找死路。

轻蔑的一扫景袖,方贯生又装腔作势的道:“今日属于正常打斗,我旨在教你明白九转宫尊敬兄长恪守规矩的道理,若有误伤,你莫怪我。”

悠悠的把玩着指尖,景袖睫毛微动,道:“你随意就好,别客气。”

这话一处,周围又是一阵轰笑声,齐齐骂景袖脑残,有些不忍心的悄声劝说着。

“公子,你下来吧,能忍就忍忍吧。”

“是呀,下来吧。”

“……”

众人的神色景袖一一收在眼底。

看一眼斩馗身边已经开始恢复精神的将军美

人,拂袍,道:“开始吧,别磨叽了。”

方贯生眼底恶毒一闪,向一边的马文打了个眼色,武斗场边上的重鼓轰轰被敲响。

战音已起,这一战改不了了。

就在众人些许惋惜,些许兴奋,些许奚落中。

方贯生动了。

五指成爪,身形在半空带起一道虚影,唰的就朝景袖冲去,第一招,他打算先断了景袖咽喉,让他说不了话,求不了饶。

去势之快,方向之毒,狠意之凶。

景袖见此眸中一闪寒泽,冰冷一笑。

袖袍一拂,指尖一枚银针在手,就朝冲上来的方贯生迎去。

众人见景袖不退反进,齐齐摇头叹这人无脑急着送死。

只是这头还没怎么摇,忽地僵滞了。

就将景袖虚影一闪,再出现时,已经擒上方贯上的咽喉,一枚银针刺入,当然,这一手众人未见,他们只见着景袖纤腕一扬,唰的将方贯生扔起,砰的一声撞在武斗场的台柱上。

静,静的众人半张着嘴,久久没有合上。

一招,只是个招面,这?

武斗场下,斩馗也是意外,瞳孔流光转换,熠熠之色。

“怎么样?师兄还打么?”悠悠的整理袍角,景袖道。

恢复过来的方贯生还不算太笨,心知自己低瞧了景袖,退却之意正在生起,眼里却一道红光闪光,来的快,消失的也快,几乎是瞬间他一跃而起,朝景袖再次扑来。

源力齐放,似有暴走的迹象。

但,如此异动,无一人发现,连斩馗也没有觉察到。

“唰!”手腕源力凝聚,景袖五指成爪,凶色炸开,再迎。

众人只听咔嚓一声,好似骨头断裂的声音。

景袖闪身到方贯生侧,脚腕伸出,一脚将其踢飞。

这一脚凝着景袖的狂力,岂容小觑。

“轰!”武斗场上烟尘肆起。

然不等众人惊讶,就见落地的方贯生又冲了去,这般不要命的打法,看的众人心惊肉跳。

“师兄,我劝你还是收敛些,这架还是不要再打的好。”景袖悠悠声落入众人耳里。

“呀呀!我要你死,要你死!”疯狂,暴走。

一身源力搅的整个武斗场都在摇晃。

出招之狠,攻击之快。

众人只见景袖在场上不断闪避,似乎不想再动手。

偏生,暴走的方贯生唰的抽出腰上配剑,武斗场上拔剑,那便是不死不休的意思。

“师兄,这般不客气,那就别怪我下手狠了。”

飞身,冲上,纤腕犹如灵蛇般滑过方贯生的长剑,扣上他脑后。

“住手!住手!”一声急呼,似有人正往这边赶来。

景袖杀意已生,岂能这般收手,无视那呼声,嘴角冷笑不止,指尖猛地一收,源力透过他后脑打入。

“啊!”尖锐的惨叫瞬间蹿出。

下一瞬,景袖指尖一滑,乘机取出他脖颈上的银针。

一手得逞,还来不及站稳,肩上陡然一重,竟是一人已落在他身后。

好快!

“我让你住手,你竟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