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3章 殊荣,斩馗

“天啊,我的公子,我要嫁给你……”

呼嚷声吵闹声,刚刚还较好的秩序瞬间有暴走的趋势,连一群男人都脸红脖子粗的呼嚷着。

长封公子?什么人物?

景袖便在如此情况被挤的晕头转向,连脚边的将军美人都哈哧着舌头急急逃蹿,不一会儿彼此便冲散了。

黛眉深拧,身上源力就要调动。

一道魁梧的身影忽地落下,他红脸粗眉,手握青龙斩月刀,身穿黑衣,对着人群一舞,声如虎吼,喝:“都给我回去!”

便见拥挤混乱的队伍齐齐一滞,众人唰唰飞走,瞬间便把刚刚拥堵的大道腾了出来。

人仰马翻,不断的有哎哟声出。

景袖在半空一个旋转,才惊险稳住身形,同时,眸光大惊:“好强的实力,这般人物,可与一代武圣关羽称雄了。”

手握青龙斩月刀的大汉扫清街道后,眸光向着人群中唯一还站着的景袖扫了一眼,这一眼,明明无绪,却让景袖心头咯噔一跳。

遭了,刚刚……

就在景袖担心时,刚刚那大汉手提百斤青龙斩月刀,玄铁制成的刀柄在地上擦出火花,已缓缓向西门口走去。

他眉羽倒竖,面无表情的站回到九转宫的西门边上,犹如一尊罗刹门将,用一双虎目镇压着众人。

“呼呼……”不断有呼气声。

“斩馗大人还是这么厉害呀。”

“是呀,这九转宫有斩馗大人镇守,谁也别想侵犯。”

“……”

赞赏的话一句接着一句,景袖记在心里,斩馗,是个厉害人物。

心喃的同时,远处的车马已经行到这方了。

一辆低调着奢华的马车,马车看起来简单没有多少装饰物,单一根车轮轴都是用的沉心黑木,更不说那雪白泛光的缎绒丝帘了。

因为发生刚刚的事,景袖对于来人,没有什么好脸色,低首,开始寻找将军美人,刚刚那一下,两只不知道蹿到何处。

没人注意到景袖的举动,众人的视线皆落在那顶带着香风的赤金玫瑰木马车上。

“嘶嘶……”抽气声一阵接着一阵,应该是身后的人下了马车。

“叮叮……”

人群还来不及赞叹,就听九转宫门前忽地一阵铃铛摇响,一行身穿华服的男女走了出来。

瞬间,气氛更加热闹了。

“天啊,是子衿公子,子衿公子。”

“子衿公子,长封公子,我的两大男神,两大男神。”

“……”

熟人?人群中景袖抬首一望,首先落入眼里的是半张俊美如玉的容颜,完美毫无瑕疵的弧度让景袖也是一愣,终于理解刚刚人群为什么会暴走了。

这人,完美俊容,一身泛光蓝袍,温润如玉的气息确实能引人疯狂。

不过……没她家云霄好看,景袖心中维护自家夫君一翻,视线又落到方子衿身上,这人还是一身正义重情的气息,一如既往的恭敬有礼。

他见着所谓的“长封公子”,两人不知道攀谈着什么,长封公子神色微露诧

异,瞬间又变得十分恭敬,同方子衿一同站立在一旁,似乎准备等待什么。

景袖未听见说什么,自有人听见,一声声呼嚷,交头接耳,声音越来越大,人的神色也越来越激动,到了她这里,直接变成一群人抱头大呼。

“天啊,天啊,你说什么……”

“他他……他也要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喘气成,因为激动的抽气声,更有人兴奋的居然晕倒。

若说刚刚长封公子的出场是让人激动兴奋,那么现在这个便是只闻其名便有让人晕厥的本事。

景袖拧眉,心叹这麻烦事真多,也不再找将军美人,它们寻找气味自会找来,瞬间闪身落到九转宫门前。

“麻烦,把我的玉牌给我。”景袖对守门的一九转宫弟子呼道。

这动作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只是最近的方子衿,千长封和几个特殊弟子微微侧目。

刚刚在人群中,景袖已经观察了一番,这进去的人都会得到一枚玉牌,好像是什么身份的象征。

“啊!”被一呼,腰束白色锦带的弟子一惊,拉回神识连忙着道:“是是是,敢问公子姓名,哪位大人门下。”

能被作为特殊弟子收进九转宫,每一个人都回成为黄带弟子,比他们的身份瞬间高出一截,所以这人的态度格外恭敬。

“名字,唐兰花,哪位大人?我不知道呀,没给我分。”景袖道。

话落下,周围人忽地一滞,门神般的斩馗眼皮微动了动,那准备挑选玉牌的弟子也是愣怔:“唐……唐兰花?”

方子衿,千长封等人的目光再次投了过来,显然这名字在景袖不知道的情况下悄然发生了什么特殊事件。

景袖拧眉,道:“是呀,到底让不让进?玉牌给不给?”

进个九转宫弄的这么麻烦,等她耐心逐渐失去,别怪她直接“杀”进去了。

那弟子一愣,慌忙的道:“给给给……不不是,不能给,不能给……”因为激动说不清话来,手边锦盒里的玉牌也落了一地。

景袖拧眉,一旁的方子衿忍不住走了过来。

他一拍景袖肩肘,景袖一怔,煞气一升,手里的银兰血刃下意识就想扔出去,还好反应快,忍住了。

似感受到景袖的异举,方子衿一愣,忽又心思转瞬即逝,暗叹自己多心了,道:“兰公子,你的玉牌还没有定下来,需要自己选,导师们在一转宫等着你呢,待会你去那边报道就可以了。”

“自己选?”景袖道,她怎么这么麻烦。

像是知道景袖不懂,方子衿解释道:“对,因为有四位导师提名要收你为一等弟子,目前僵持不下,谁都不让,所以……”

这么一说,景袖明白了,做师父的挑人打起来了,弄不出结果,所以她这个徒弟要挑师父。

九转宫会出现这种情况?诡异啊。

弄不明白,也搞不清怎么回事。

景袖也赖的再纠结,不顾身后的议论纷纷,不顾还想再攀谈说些什么的方子衿,抬脚向里走去,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刚

刚离开,门口还热闹着。

忽地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传来,远处不知谁高呼了一句:“来了来了。”场面陡然一滞,静的只余风声吹动树林沙沙。

这么一会,像是得到消息,不少人已经围在这处,连正门不少要报道的普通弟子也闻讯赶来。

马车越来越近,普通,万般普通,没有乌木轴,也没有雪缎绒,车轱辘压在青石上的吱呀声依旧沉闷,唯一不同的便是那拉车的两匹雪炎马。

马身通体白色,无一处杂毛,随着阳光照下,泛着光泽,若是细看,还能发现它们额上一道圆形银纹,懂马的人则知道,这是上天给神驹开的天眼,据说能为主人通灵解危。

马安静走着,扬着脖子,不见丝毫杂声,下蹄的每一下都稳如泰山。

众人的心控制不住的随着那车轱辘转动的声音牵动心神,就连走过面前都久久没有回神。

西门口。

方子衿愣怔回神后,连忙站出:“弟子方子衿奉宫长之命,特在此迎接银天大人。”

静,只有清风吹响马车上八角铜铃的声音。

一旁的千长封等特殊弟子也静候着。

浅风拂来,吹动轿帘,一股茗茶香从轿中散出,几不可查的一声轻“嗯”散在风中,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它已经消失,只留心口上一阵酥麻的感觉。

一旁随在轿子一旁,一身短甲劲装,面向冷俊的男人站了出来。

“放行。”

他只说了两个字,却让众人虎躯一震,控制不住的垂首。

众人一颤,门口的九转宫等人更是齐齐拜礼。

“放行。”方子衿重复,门口的九转宫弟子齐齐散开,大门全开,门前腾空,连地面青石上的尘埃都劲风一拂扫去。

这是要驾车进入啊!

九转宫,即使是震宫的九位大人,也从未有如此殊荣啊!

震撼,感叹,众人忍不住继续抬头张望,希望能见着那轿中人的半分身影。

风吹来,卷起轿侧帘子,众人还未看清,帘幕已经放下,唯一记得的便是一抹银光灼眼。

这方。

景袖与斩馗行走在一起,这人从景袖进宫后就跟随在她身边,似乎是特意为她带路一般。

“你是在等我?”景袖疑惑着道。

男人眸光微闪了闪,依旧是一身凶煞气势。

再等了很久,久的景袖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一声轻“嗯”落入耳里。

景袖觉着这人有些意思,停下脚步,双手环胸,看着他刚想再问点什么,一道满含讽刺的男声传入耳里。

“喲,这应该就是兰花公子吧,果然是奇丑无比不敢见人呢。”远处,三男两女正朝他们走来,说话的正是行在最前一身白色锦袍腰束青带的男子。

景袖一愣,抬眼看去,黛眉微蹙,这些人她并不认识。

“马文,方娇扬的追求者。”身边斩馗低压的声音响起。

虽然不解为什么这人会给自己解释,但景袖已经理解到了。

跟方娇扬有关,那么就是那女人安排来找事的了啰。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