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2章 钟天甲

将军美人立马在人群中穿梭起来。

一人两犬越走越远,远的那城门前的大队伍只剩蚂蚁大小,看着耸天高的城墙,景袖眸光微闪,也不见她如何动作,手上忽地多了副蚕丝手套。

若是景袖一人,这翻城门的事轻而易举,但现在带着两只大犬,还真有些难度。

将身上的袍子撕下,用最舒服的姿势将两只大犬绑在自己身上。

大白天翻城墙的事便开始了。

这城墙近九十度,一般士兵巡逻都是远看,这里又地偏,一时间,还真未有谁注意到城墙上的动静。

九十度的城墙,景袖攀爬起来如履平地,每一下都极稳,像是蜘蛛人一般整个身体贴在城墙上。

看着已经出现在视线里的巡逻兵,景袖用嘴摘下右手的手套,手腕对着天空一扬,封存在指甲里的磷粉接触到空气,轰的一声蹿起火苗,密密麻麻的浓烟瞬间散开。

“有敌来犯。”

“有敌来犯……”

瞬间,呼嚷声起,城墙上的士兵全被这动静吸引了注意力,景袖身形加快,寻找着时机翻墙而下。

身如素蝶,从十几米高的城墙上落下,身形一闪,就要混到人群中。

唰!

一道人影忽地落在她的面前,他招了招手,地上的烟尘忽地扬起,化着一道旋风将她包围了起来。

景袖心头咯噔一跳,面具下的眸子同时一眯,源力凝聚,气势一升,就要强行突围。

“兰花公子,我劝你不要动哦。”悠悠声,说话者捋了下宽大的白色华袍,一身内敛气息。

认识她?景袖眸眼眯的更凶,这才认真打量起来人。

一个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面向中上,身上是九转宫的白色华袍,唯一的不同,这人束腰的锦带不是平常弟子的白色,而是水蓝烟云的天蓝色。

九转宫的?认识她?什么意思?

想到便问出。

“你认识我?”

对方呵呵轻笑起:“兰花公子有礼了,在下可是恭候多时了。”他从这人在城门口派队便注意到他,一直转移到此,没想到居然是翻城墙。

招了招手,一旁一侍卫迅速拿来张草色宣纸,宣纸摊开,是张通缉令,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正楷字。

一望,景袖恨得牙痒痒。

“方家四小姐已经下令,全城捉拿一个带着兰花面具的少年,另外,唐兰花这个名字也已经从合格名册上除去,现在,你,进不了九转宫了哟。”男子说话时,神色平淡,眼里却泛着青光,像是只伪装算计的狐狸。

景袖的眸眼更沉,看着对面的男子,道:“你想干嘛?”这人既然在这等她,还告诉这些,必然是有利可图。

对方笑的更凶:“与聪明人说话果然不费劲。”

半个小时后,酒楼。

“公子,怎么办?这小子不为所用?”一长相清秀的小生道。

男子一脸寒色,已没了起初的平淡,眼里更是杀光,一个新来的毛头小子居然也敢忤逆他,该死!

“杀!”他只吐出一字,这里的气氛忽地变了。

楼外,景袖回望酒楼一眼,眸子里闪过冰冷寒光,还没进去,居然就感受到九转宫里的暗斗,还真是有趣呢。

这男子叫钟天甲,是九转宫的蓝带弟子,在这里等他,就是想拉拢他一起对抗方家的四兄妹,准确点说是对抗方子衿。

收她当棋子,想得倒是美,身形一闪,由将军寻路,向着最近的药店而去。

暮色,小巷,避开人群开始在这里调配药汁。

一个个点过火的竹药罐扣上两只脑袋,里面配着紫丁花,半边莲,蒲公英等药粉,烧上一会,又缓缓揭下,将脸上的蜂针全吸下来。

“忍忍啊,拔下来就不疼了。”景袖一边安慰着,一边随意坐在地上,也不顾身下的尘土。

都怪方家那俩极品,害她这会衣服店,客栈都不能去,等她混进了九转宫,首先收拾的就是那俩可恶东西,景袖如是想着。

将军美人咧着牙忍着,嘴里疼的唔唔叫。

正进行着,气氛陡然一滞,杀气逼来,景袖的神色瞬间暗下。

一个个黑衣人飞下,连着刚刚的清秀小生也在其内。

“敢不为我们公子所用,那就去死吧。”清秀小生恶声道,手腕一招,身后的黑衣杀手逐渐靠近。

“滚,别怪我没提醒你。”景袖冰冷的道,神色极不好,不为所用,就杀人灭口,看来也是个伪君子。

清秀小生呵呵笑了起来:“忤逆我家公子,还让我们滚,这话说的倒是……”

“唰!”

他话还未说完,已经卡在喉上,瞳孔放大,里面是一片惊恐。

鲜血溅在他脸上,滴滴答答滑落,是离的他最近的黑衣人脖颈上飚出的。

“咚……”缓缓,像是静止镜头开启,本挺身站着的十几个黑衣人砰的一声倒地,脖颈上同样的一处细痕,正涓涓飚着血色。

“还不滚吗?”冰冷的眸子扫向他。

她就那般坐在那里,身后是火红的云霞,这一刻她宛如穿着火纱的罗刹,眼底是无尽的寒霜。

反应过来,清秀小生一怔,吓的连滚带爬的急急逃蹿,磕的头破血流,四肢颤栗。

收回冰冷的目光,景袖白皙的五指摸在将军和美人脑袋上,无视身旁的血色尸体,疲惫的靠在青墙上,与将军美人轻声道:“你们记住,有些人是不需要讲道理的,只有血腥才能让他们明白什么叫知趣。”

果然,半个时辰后,听着清秀小生的回禀。

“什么!全死了。”钟天甲惊的站起,又跌坐在椅子上,头上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是的,公子,全死了,一招一招!”清秀小生惊恐呼道,腿肚子还不停打着寒颤。

钟天甲瞳孔微颤,半响,他神色又松开,眼里是极致的兴奋:“好,太好,这么厉害的人物跟方家的人有仇,好呀,好呀。”

清秀小生一怔,眸光也渐渐亮起。

“去,去请师父,弄道撤罪令,取消这满城通缉令,另外,告诉招生阁里的人,唐兰花的名字再加进去。”

天蒙蒙色,一批批九转宫的弟子行走在城道上,本贴的密密麻麻的通缉令不过一个时辰便全部撤了

下来,九转宫特殊弟子的招告也贴上,上面唐兰花的名字赫然在上。

景袖从巷道里走出来,看着这翻变故,黛眉深拧,她正在思考要不要去方家找方子衿呢,形势怎么就变了。

不过……特殊弟子是什么意思?

刚想到,身边就有人解惑。

“快看快看,长封公子也入选了呢,还是天涯大人的弟子呀。”

“天涯大人,那不是跟子衿公子一个师父了吗?”

“是呀是呀,两位厉害人物都聚集到一起了,这下有得看了。”

“咦,不过这唐兰花是谁呀,怎么没有师父名字呀?不会是走的后门吧。”

“嘘,小声点,我跟你说呀,我有个熟人在九转宫谋事,他可是亲耳听到有几位大人专门点了这唐兰花名字,都在抢呀。”

“专门点的?谁呀。”

景袖还想细听,那人却已经闭口不言,神秘兮兮的拖着身边人离开了。

景袖黛眉蹙的更凶了,专门点的?

怎么可能,她在这银月洲何时有熟络的人了?还都在抢,她有这么热门?

夜色已到,街道尽头一阵锣鼓声敲响,一九转宫弟子宣道。

“明日午时,特殊弟子西门进场。”

景袖听着,怎么都觉得这句话像是在特意对她说,都是特殊弟子的人了,会不知道怎么进去?

想不明白,也懒得再想,带着两犬大摇大摆的向客栈走去,吃个饱饭,睡个好觉,换件新衣服才是正经事。

因为京月城人爆满,景袖寻了好久,给了个天价才住进了一间顶级客房。

摸摸身上空了的兜子,得,两个月淘宝楼收入全没了。

穷啊!忍不住哀嚎一声,径直坐下开始吃起东西。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钱明日愁,来,喝。”三张椅子,一桌佳肴,一人两犬享用,好不惬意。

晴空碧云,炎风徐徐。

用两只爱犬的私房钱换了套简易男装,带好面具,将将军美人身上的毛发用药粉改成雪白色,这九转宫里有“娇生惯养”等人,可不能被认出来了,弄好一切,景袖便领着两只出门了。

虽然是路痴,但养了两只好犬,这找到西门不在话下。

不似昨日那般吵嚷拥堵,这里虽然人多,可中间的大道都腾了出来,不少男女老少围在各处,皆摇头张望着。

“快看,快看,那是柳笙公子。”

“啊啊,金言小姐也到了。”

“看那,看那,贵谷公子,贵谷公子呀!”

“……”

车马不断靠近,一声声尖叫响起。

人群中的景袖望了望脚边同样瞪眼的将军美人。

“咱们也是特殊弟子呀。”这差别咋就这么大。

“汪汪……”那你出去试试,说不定也这么受欢迎。

“有道理。”景袖抬头挺胸,向将军美人打个眼色,两只顿时雄赳赳气昂昂。

白袍微整,刚刚抬脚迈出,人群忽地一冲,携着一人两犬唰的带出一大截。

“天啊,长封公子到了,长封公子到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