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1章 和尚跟着没好事

“哎呀呀,别这么无情嘛,等等我呀,等等我呀,我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今日你必须要救济和尚,否则必有天灾大难呀……”

景袖眼睛一眯,关闭听觉不闻,身下的马车跑的更快了。

夜色下,车轱辘在平坦的大道上跑的嘎吱作响,和尚的呼嚷声久久不断,两道影子一前一后奔过,画面诡异的和谐。

一路上,同景袖一样连夜赶路的马车听着这动静不断侧目,议论声不断。

到了后半夜,本是星子布满的晴空一道空雷炸响,十分钟不到,星子皆失光辉,豆大的雨点唰唰落下。

银电闪烁,雷声不绝,轰隆作响,似乎要将整个天地劈开。

暴雨倾盆而至,一直下到晨时未歇。

破庙里。

明明应该是天露鱼白了,此时的天空却依旧灰蒙一片。

景袖浑身止不住的煞气,周身唰唰的滴着雨水,将军美人甩着毛发不断的打着喷嚏,庙门口,拴着的马匹不断扬着脖子嘶鸣,被轰隆作响的雷声吓的焦躁不安。

假半仙瞪着两小眼惶恐的探进脑袋,尽量把动静放到最低。

其实他这次没有算啦,不过是随口一说,哪知道……

哎,和尚预言的能力就是这么强啊。

景袖手心一握再握,源力不自觉凝聚,身上的白袍冒起白烟,看着偷偷摸摸溜进来的假半仙眸眼里全是杀气。

天灾大难是吧,好!老娘就看你能难我到什么地步!

唰的拂袍坐下。

袖里银兰血刃飞出,与地面擦出火星落在半仙和尚脚边的干草上。

干草遇到火星,轰的燃了起来,吓的假半仙惊慌跳起。

“呀呀呀……”

“闭嘴!”

还没呼完,假半仙一哆嗦,噤声捂嘴,唰的立正站好,这动作让景袖一滞,眸光闪烁,忽地想起曾经的北云霄。

“云霄,你是不是要回来了?”心头喃喃,躁动的火气也渐渐消散。

庙外的雨还唰唰下着,两人两犬一马非常狼狈,还好,有个避雨处,不至于太过凄惨。

身上的袍子渐渐被烤干,只是少了那个温暖的怀抱,身骨再也偎不暖。

短暂的假寐,等待雨停。

刚合眼一会,身边的将军美人忽地站了起来,对着门外猛地狂吠。

下一瞬,拴在门前的马匹忽地一声嘶鸣,扬着蹄子,挣脱缰绳冲进还未停歇的晨雨中。

景袖紧闭的眼未睁开半分,倒是身边的假半仙哇哇的大叫了起来。

“呀呀呀,杀人了呀,哪来的杀手呀,这是干嘛呀,打架可不可以远点……”

聒聒噪噪,景袖指尖的银兰血忽地闪出道红光落在他面前,聒噪的假半仙瞬间噤声。

“嗤嗤……”是庙外刀剑的摩擦声。

血腥味渐渐传上鼻尖。

时间越来越久,外面的打斗还未停歇,似乎是场缠斗。

身边假半仙喃喃道:“丫头,要不帮帮那两人吧,实在太惨了。”

闭眸的景袖冷笑一声:“惨?这世界人各有命,今日我帮了他们,以后谁保证有人来帮我?没那个实力就

别活,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她要强,要戾啸九天,要让北云霄不再为了护她离开,要让凤族重聚,要让她的娘亲,爹爹可以再站在这个世界傲视众人!

冰冷无情的声音,用冷漠来强大自己的内心。

屋外打斗人似乎听见了这方的动静,雨幕中,被杀手围攻的一男一女忽地朝这方冲来。

景袖眸子唰的睁开,手里银兰血刃飞出,光刃擦过门边,截住两人想要冲进来的动作:“滚!自己的麻烦自己解决。”

“我有蓝炎凤玉的消息,你救我们,我告诉你!”雨幕中,一身狼狈的女子忽地朝他们大呼道。

蓝炎凤玉!

假半仙和景袖同时一惊。

假半仙眸中流光闪烁,似乎想要出手,景袖却是眸子一合,再次靠在庙里的殿柱上。

蓝炎凤玉?呵呵,用这个就想引诱她吗?

假半仙纠结一瞬,终是没有出手。

看着景袖两人没动,女子更急了,青剑一挡两黑衣杀手的攻击,将身边的男子往后一推,再呼:“真的,你救我们,我告诉你,真的告诉你!”

她眼里噙着水,分不清是雨还是泪,血色已经染的他们的衣服嫣红。

“铃儿,走!别管我,快走!”剑气如虹,拦腰截断两个杀手,男子劝道。

“不!我不走,哥,我们一定能回去,一定能回去的。”呼嚷,女子眼中怒气大绽,忽地她从怀里掏出个布袋,唰的朝庙里景袖身上扔去。

布袋冲过风雨,准确的落在景袖的腿腕上。

“去!你们去找他,那里面有蓝炎凤玉的下落!”她大呼,既然诱不了你出手,我就激你出手。

本在袭击他们的黑衣杀手齐齐一怔,也不管真假,提剑就向景袖冲去。

从始至终景袖靠在殿柱上就未动过半分。

那冲进来的黑衣人一把拾起景袖膝盖上的布袋,竟然眸中寒色一绽,提剑就向景袖挥来,他们办事,从来就不会给自己留下纰漏。

唰!

清澈的水眸睁开,里面是浓郁的杀气。

震的黑衣人一滞。

景袖红唇微启,冰冷的道:“我好心放你进来捡东西,居然这么不老实,那就……”

宽大的袍袖一拂,面前的黑衣人唰的飞走,咚的一声落在冰冷的石阶上,瞬间没了性命。

外面的杀手一瞧,眼中寒色一戾,纷纷提剑冲来。

“唰!”银兰血刃飞出,在雨幕中急速的转着圈,犹如只雨中跳跃的血蝶,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就见,所有的黑衣人齐齐一滞,砰砰倒下,或前,或后,砸起一片片水花。

厉天丰发誓,他从未见过有谁是如此杀伐决然的手段。

厉天铃呆滞,雨水灌过衣襟,望着满地尸体久久不能回神,就这么解决了?

血腥味刺鼻,景袖终是忍不住恶心的味道,不顾风雨,抬步步入雨幕中,路过两人时,冰冷的道:“记住,这世界上没有谁可以救你们,也没有谁可以任由你们利用。”她袖袍一拂,劲风落在女子的剑上。

青剑飞起,唰的一声朝庙宇里射去,穿过旧黄的佛帘,锵的一声没入石

墙,嗡嗡直响。

话落,继续行路,消失在雨幕里。

身后,假半仙摇头轻叹,急忙跟了上去。

“汪汪……”

“嗷呜……”

将军美人一阵吠叫,听不懂说的啥,但是清楚态度不善。

良久。

厉天丰体力不支砰地一声倒在地上,身边厉天铃一惊,急忙去扶:“哥。”

“天铃,你欠他一个承诺。”

女子一怔,低头抿嘴,不知道思量着什么。

一番突来的血腥后,天空终于放晴。

看着依旧跟在她身后的假半仙,仿佛已习惯了一路的不平坦,少了躁气,心境意外的变的平坦,景袖回身,无奈的道:“我要去九转宫,你跟着我干嘛,要不你回川澜继续找人吧,或者去洪九城的淘宝楼也行。”

假半仙一愣,抠着光头兴奋上前,眼里放光道:“真的呀!你去九转宫?正好,走走,我刚好有个老相识好些年没见了,这次正好去瞅瞅。”

景袖眸子一眯,煞气唰唰生出:“假半仙,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这三洲都有你认识的人。”

假半仙一个哆嗦,又咧嘴一笑:“和尚呀,这么些年化缘认识的,都是些老朋友。”

清澈的水眸闪过深邃光芒,再凝望了假半仙一会,确定看不出什么,景袖转身便走,跟着就跟着吧,我看你这瘟神能瘟我到什么地步。

更重要的是,老相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老相识。

京月城,东域最繁华的一个城市,这里城土辽阔,资源丰富,小摊上贩卖的平常果蔬,在风云洲苍穹洲都很难见到。

万座楼,千座屋,连木柱上都镶嵌着彩色玉石,郁郁草木不断,云彩轻盈如素色锦绣,翠鸟,云雀,更是无数,整个京月城就如同一个大花园。

此时,因为九转宫到了每年招收弟子的时候,所以整个京月城都挤满了人。

肩并肩,手碰手,想要迈出步子都难上加难。

城门外。

景袖还站在万千人后,一身破袍乱发,狼狈不堪,脚边将军美人哈哧着舌头,肿高着脸,身上的毛发已失去光泽,大脑袋上全是灰尘。

一人两犬,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景袖发誓,这是她一辈子走过最倒霉的一段路。

先是没日没夜的下雨,再是大风烟尘,土匪,流氓,人贩子,黑店……全被碰上了,连捅了马蜂窝,被追了十里这种事也碰的上。

深呼口气,看着终于离开自己出发去找老相识的假半仙,景袖有一种解脱上天的感觉。

望了望身边的将军美人。

“别急啊,咱们待会进城了,我就去给你们配药,一会就消肿不疼了啊。”她歃血暗王身上一向什么药粉都带,可偏偏这种治马蜂蜇的还真没有。

“嗷呜……”有气无力的低唔声,两只大美犬连眼睛都肿的看不见了。

望了眼看不到头的队伍,景袖黛眉拧起,这要进去得等到什么时候。

日上三竿,正是最热的天气。

“走!”景袖低呼,忽地闪身,脱离了人群,目标不是城门口,而是更偏的方向。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