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20章 又见极品

深呼口气,拂开心底的思念,景袖再次将注意力投到面前的单子上。

脚边将军美人低唔两声,拱拱景袖的腿,靠的更近。

“咚咚……来啰,来啰,九转宫召弟子啰,大家快来报名哟……”一阵呼喊声从窗外响起,密密麻麻的锣鼓声敲响。

景袖一怔,望了望墙上的古历,眼里闪过流光,喃喃:“终于到了呢。”

洪九城门口。

此时一群人缓缓走进,他们统一的白色华服一身,腰间齐齐挂着镶嵌璀璨宝石的琉璃佩剑,看上去身份尊贵无比。

“主子,来了。”门口,风扬的身影再次出现,低声道。

“嗯。”景袖轻应,从案桌里取出一面兰花面具,缓缓站起身:“准备下,走吧。”

今日,就是他们离开洪九城,正式进入东域的开始。

九转宫,东域,我云景袖戾啸九天的路从你们开始。

阳光落在头顶,虽只是初夏,光线已经开始灼人,队伍从街头排到街尾,看不到头。

凤冥国灭后,银月洲这块与世隔绝的大陆便主要分成五个区域,东域,西域,南域,北域,无人区,其中东域是由九转宫和东皇的势力共同掌管。

东域,听其名,便知这地方生在银月洲最东,那里有丰富的玉石,连绵不断的玉脉,一般习武之人,都会聚集在东域。

其中,东皇势力和九转宫共同掌管着一处九劫脉,传言,那里曾被天神布过聚源阵,大量的源力聚集在那处,形成玉石山脉,若想实力更甚,九劫脉是极好的练武之地。

接受过明镜的源力传承和玉凤台的源力过渡,景袖对于源力已经有一定认识。

这东西,有些像上天赋予银月洲的先天优势,这里的人不用耗费太大的精力去强身练息,完全可以从外界剥夺到源力,灌注于身体里,其功用于内力相似且更盛。

这么直接鲁莽的方式,便造成银月洲常常有杀人夺源的现象,因为这些源力不仅可以从玉石中获得,还可以直接从人体里抽离出来转换到自己体内,且不会有任何不良反应。

银月洲,简单点说,这也是个充满血腥杀戮的地方。

景袖不知道曾经她的娘亲是如何站在银月洲的金字塔上,用了多少精力来掌控着这个纷扰不安的地方。

那时,一定很累吧。

收整思绪,景袖朝队伍最前方望去,今日若选中,她就有机会进九转宫,也有机会去九劫脉了。

此时的景袖是一身男子装扮,青丝高束,兰花面,白衣锦靴,一身尊贵不凡的气息引得周围人频频侧目。

就连最前面招揽人的九转宫弟子也时而抬头望上两眼。

此时,景袖却是黛眉紧锁,浓浓的不悦,因为她竟然看着两个熟人,“娇生惯养”两极品。

居然是他们来收人。

“主子,怎么办?”风扬低声道,这些人认识他们,他们如何入选?

景袖拧眉,吩咐:“你们先退下,回淘宝楼。”

听闻,风扬皱眉,向队伍后方打了个眼

色,本混在报名队伍里的王者之师和十三匪头子收到命令。

顿见,人群中一个个人影离开,不一会队伍便缩小一大截,就连跟在景袖身边的将军美人也被带走了。

深呼口气,平定下情绪,景袖兰花面具下的神色变的平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今日她云景袖必须入九转宫。

终于,在额上被晒出些虚汗时,景袖终于排到队伍最前。

交上一两报名费,来招收弟子的老者眼皮微抬,取过一张宣纸,漫不经心的问道:“名字,年龄,家住何处,练武多久了?”

面具下,景袖薄唇微启,道:“唐兰花,十七,洪九城,三岁练武。”

招生的老者一笔一画的记着,一旁忽地传出声嗤笑。

“唐兰花?这名字有趣,家里是不是卖兰花的呀?”

是长相阴柔的方贯生出声,此时他坐在一边角落,头上是两个九转宫弟子撑的彩色油纸伞,身下是藤木凉椅,身边一个九转宫弟子给他扇着轻风,方娇扬坐在旁边,两人气派十足。

景袖眸子微垂,低应:“是的,公子猜的不错,家里母亲自小种着兰花,卖给街坊邻居换取些银两。”

瞧着这人低眉顺眼的样,方贯生虚荣心瞬间得到满足,找茬的心思顿时也没了,这些个贱东西,都是些身份低微之辈,跟他们说话,是辱没了他方家三少爷的名声。

招生的老者还细问了些东西,一旁的医者又看了下景袖的骨骼筋脉,确定是个练武之才,跟身边的人商议一翻,在景袖的纸上打了个红勾,盖了个红章,这意思便表示通过了。

景袖提起的心终于放下。

“等一下。”一声脆呼,景袖心咯噔一跳,黛眉下意识拧起,便见方娇扬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取过一旁桌上的宣纸看了起来。

“不错嘛,居然合格了,不过呢,咱们九转宫不招丑人,把你面具摘了,我看看合不合适。”她呼道,围着景袖悠悠转起了圈,挑瓜看花一般。

一旁坐着招生的老者蹙了蹙眉,与一起的老者对视了一眼,终是没有出声,这两人都是方家的小姐公子,又是永清导师的得意门生,他们得罪不起。

景袖蹙眉,袖袍里的手腕缓缓握紧,深呼口气,道:“九转宫乃东域第一宫,一向以平等待民为旨,我想,定不会有什么美丑选生的规则吧。”

话落,气氛忽地静止,众人屏息,方娇扬的眉羽拧了起来。

景袖如此说,不是在挑她的不是,说她以貌取人么,好一个丑东西。

“丑东西,我让你摘,你就摘,哪那么多废话!”戾气,五指成爪,就朝景袖面上抓去。

景袖黛眉一拧,闪身避开,手如灵蛇,瞬间朝方娇扬手中的宣纸夺去。

这纸上的勾已打,章也盖了,就代表她通过了,有了这宣纸,就算她不与这些人一起,也能去九转宫了。

宣纸瞬间被夺,方娇扬还错愕着,提剑想要杀人,景袖却已经飞身一跃,消失在天边。

“可恶,给我追,追!”她气急败坏的大呼,神色狰狞,恨不得

把景袖挫骨扬灰。

云淡风轻,金阳暖照。

一批批九转宫的弟子在街上来回飞过。

今日淘宝楼早早关门,连门上的铜箱也不见了,似乎准备歇业一翻。

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九转宫弟子,风扬眸带寒光道:“主子,要不要我们把外面的麻烦解决一下?”

景袖眸眼冰冷的扫过窗外,道:“不用,将这里的东西收拾一翻,你们立刻出发,到其他城镇以新的身份报名进九转宫,我们到时候在东域京月城汇合……”

冷静的下着命令,一边摘下脸上的兰花面具。

风扬怔了一瞬,立马动身去办,现在也只能这个方法了。

轻风徐徐,水波不兴,没有耽搁一刻,淘宝楼的人各自动身了。

晚色,一匹黝黑大马拉着辆架子车行走在郊道上,吱呀吱呀,马脖子上的铃铛清脆作响,像是一支别致的曲子。

随意躺在架子车上的干草堆了,将包裹里还热乎的大肉包分给身边的将军美人。

“连夜赶路,委屈你们了哟。”景袖轻道,眉羽间格外温柔。

将军美人低唔一翻,趴在她的身边,蹭蹭脑袋。

画面温馨惬意,景袖遥望着渐远的洪九城,西域,这个从她踏上还未来得及欣赏一番的地方,景袖有种直觉,她会再回来的。

月色继续,顺着九转宫那些人留下气息的方向,马车缓缓赶着路。

渐渐,道路越来越宽,四周的景色越来越空旷,看上去格外大气平整。

“哎呀,等等我呀,等等我呀。”一阵熟悉的呼喊声,便见一道身影从天边由远至近,不过几个呼吸,便落在了马车的草堆上。

景袖拧眉:“你怎么又出现了?”

是假半仙,这人自从跟他们到银月洲后便消失了,说是去解决点和尚私事。

景袖也没阻拦,反正跟这和尚谈不上熟络,也谈不上生熟,大家也都有着各自的秘密,隐藏不说罢了。

一听景袖的“又”字,假半仙便知道被嫌弃了,缩着小眼可怜巴巴的道:“外面混不下去了,来投靠老朋友嘛,怎么?打算去哪升官发财啊,带上我如何?”

景袖蹙眉,一点也不客气的回道:“不带,要生财路自己找去,别跟着我。”这和尚就是她的瘟神,跟他在一起,从来就没出现过好事。

这么一想,景袖越发的想赶他走了,她就算独自赶路也不要跟和尚呆在一起。

唰的从怀里掏出张银票:“拿去,自己找地玩去,别缠着我。”一边说着,一边脚腕凝聚源力,狠狠踹在假半仙屁股上。

“唰!”身影飞起半空,砰的一声砸到地上,一股烟尘扬起。

“哎哟喂,你个没良心的丫头啊……”他呼嚷着,一边揉着腰站起,踏着小步子,急忙继续追车。

景袖却像是未见,跟将军美人打了个眼色。

只听犬吠接二连三的响起,那本悠哉走着的马儿一怔,扬着马蹄子唰的跑了起来。

用犬驾车,这天下怕是也只有景袖一家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