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19章 龙主离开

待这处静下,楼门缓缓关上,十几道身影在街道尽头出现。

“疯王,咱们这样能出洲吗?我听说出洲要四皇令牌,咱们什么也没有啊。”一瘦弱男子担忧道。

“怎么不能出去,老娘脚长在自己脚上,想去哪就去哪,几个破天将还能拦着我不成!”她呼道,耀如宝石的眼眸在夜色中闪出璀璨光芒,一身从头到尾的黑裙,犹如一朵暗夜的黑玫瑰,浑身上下逼人的傲气让人移不开眼。

这就是朵暗夜妖姬。

窗户前,本把玩着“鹰王”的邪美人随意向着暗夜里一望,街道尽头,只有那黑色的曼妙身姿一瞬既过,心底忽地生出点怪异的感觉,道不清。

这方。

杀戮已经展开。

**娘子望着地上死掉的两个男人一脸冰冷寒霜,夜色下,她凤眸的光芒落在北云霄身上,渐渐变得**邪起来。

“很好,这两东西死了就死了,今晚老娘还没尽兴,就拿你来陪老娘玩玩了,若是伺候好了,我**娘子可以考虑放过你那破楼。”

这地虽是西域偏境,但境内有一点消息总传的很快,本来这一片是由她**娘子的风花楼坐阵,一月前,突然冒出个淘宝楼跟她抢财路,她自然就上了心,所以就命人安排了这场戏,没想到这么快就识破了。

看眼前这男人,长相俊美,实力也是不凡,这**功夫一定也不错。

看中她男人?景袖眸眼一眯,煞气瞬间升起,对付这种小角色,也赖的再藏,现身从暗夜里走出。

她一出,周围的血霄暗卫齐齐露出身形。

不过几个呼吸,便包围了小苑,将这女人围成了瓮中之鳖。

**娘子一怔,看着这些来人,心思渐渐变得凝重,看来今夜她是踢到铁板上了。

混的久了,当然懂得看清形势,**邪的气息一收,悠悠的将身上半脱的裙袍拉起,掩住她美好的身体,神色变的正经起来。

“敢问各位公子小姐,今夜到访此处所谓何事呀?”她话声柔软,不见丝毫盛气凌人的态度,看的血霄众人咋舌,这女人变脸简直比翻书还快,也太能装了。

景袖黛眉一挑,气势外放。

媳妇出场,战神当然收敛光芒,当新新好男人啰,搂过景袖怀里的小妖,开始对小妖进行清脑工作。

“名字?家住何处?所犯何事?一样一样报吧。”景袖悠悠的道,手里的银兰血刃在指尖翻转,犹如一只血蝶来回跳跃,清风吹起她的裙角,微微晃动,在地上拖出流光。

她**娘子何时居然被一黄毛丫头压住了气势,心有不甘,却隐忍着答到:“**娘子,风花楼楼主。”

她的人这么久还没有再出现,定是全部被解决了,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淘宝楼,生了这么多厉害人物。

这些人从何处来?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为什么要针对我的淘宝楼呢?”景袖又道。

与聪明人说话,**娘子也不藏捏,哼道:“地盘都要被抢了,还不准我动手不成。”

景袖眸中精光一闪:“哦,这么说还是我们的不是了哟。”

**娘子未答,傲慢的神色意思很明显,本来就是你们的不对,她做为一城势力当然有资格出手。

夜月下,景袖斜睨了她一眼,眸光扫过地上死掉的老婆子,招一招手,悠然道:“走吧,既然是我们不对,就给人家留条活命吧。”

血霄暗卫对视一眼,虽然遗憾没有好好打一场,却也迅速领命收了武器。

夜色,一行人来的鬼魅,去的坦荡。

月夜下,**娘子望着即将离开的景袖等人,本收敛锋芒的眸子陡然一寒,只听她一个响指打出。

唰唰!

地上刚刚死掉的老婆子竟然齐齐站了起来。

劲风袭来,刃光飞舞,一起不过瞬间,快的不过眨眼。

众人只感觉背脊突地一凉,心神大惊,还来不及作出反应,银兰血刃突地擦身而过,同时,北云霄身影飞回,凌空一跃,空中顿见银光闪烁。

危机化解,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白峰头抹冷汗高呼起来:“居然是诈死!这群老怪物,看老子不砍死你们。”

白峰的风云砍刀一抽,谷玉的青玄剑出鞘,天翼的煞魂笛吹响,朱雀的九残绳拧起。

四大血王飞身而上。

内力萦绕,血色炸开。

一翻杀戮后,地上只余苟延残喘的**娘子,她颤抖着身不断后退,眸中恐惧炸开,忽地她指着朱雀等人大呼:“你们不是银月洲的,不是银月洲的!”

银月洲的人没有谁会用内力控息,这些人不是,不是。

夜色下,景袖北云霄眸子同时一寒,出手,只听噗的一声,**娘子一口鲜血喷出,大瞪着眼,轰然倒地,身下是她的两个男宠。

夜迷离,杀戮渐止。

沉重的气氛过后,众人又不解问道:“王妃,刚刚爷不是杀了这些老东西了么,怎么突然又站起来了。”

景袖淡望一眼,回道:“这些人都练了错骨缩皮术,身上的命脉早就不在原处,刚刚只是假死,而且她们不是老婆子,全是些妙龄女子。”

一个人的外貌可以改变,但气息隐藏不了,景袖第一眼便看出异样。

“什么!妙龄女子!”惊呼,众人变色。

渐渐众人的心思渐渐凝重,一个偏境的小势力就有这等实力,那更大的势力更大的城池呢。

无力感控制不住升起,要想与这个洲的顶级势力争雄,他们还差的太远。

月如华,这一刻景袖凝望着天边,也做出个重要决定。

“从现在起,所有的人换掉身份,不准再使用内力,从现在开始,你们学习银月洲的源力,开始了解他们的地域规则。”

今夜的事,完全是因为她太过急于建造自己势力造成,还好,真正注意到他们的人很少,一切都来得及。

众人行走在偏道上,月色照下,给天地间洒下层薄纱,刺鼻的血腥散去,心情又变得静悠起来。

本在逗着小妖的北云霄身形一滞,停下了前进的步伐,望着天边夜色眸光深邃,喃喃:“这么快就来了呢。”

“怎么了?”首先察觉到异样,景袖疑惑道。

话刚落,身形也是一滞,只见天边道道银光升起,从远到近,逐渐靠近,渐渐,他们的身形越来越清晰。

这是支身穿银色软甲的队伍,他们面带半月面具,腰配银龙刀,强大的杀伐气息扑面而来,压的众人喘不过气。

这一刻,血霄众人身形齐齐一怔,眸光变得复杂。

身后,风扬匪豹子领着四小仙童也寻到此处,皆震撼的看着天边。

“叩见龙主。”整齐划一,二十人的队伍,他们对着北云霄齐齐跪下。

声如雷鸣,里面是来自血脉的誓言。

这一刻,景袖心底一道惊浪掀起,瞳孔控制不住的收缩。

龙主?

便见二十人的队伍缓缓散来,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缓缓从队伍里走了出来,他一声宽大的银袍,只是一眼,便觉无尽的压力,甚至比那些接受了传承源力的天将老者还强悍。

他矍铄的眼扫过景袖,微微一滞,最后停留在北云霄身上,双手合十,对着北云霄微微一拜,道:“龙主,请回吧。”态度虽然强硬,但却异常恭敬,仿佛执行的是一项恪守终身的命令。

“回?”景袖满脸错愕,不解。

夜色下,北云霄缓缓放开怀中的小妖,轻柔的抚着景袖精致容颜,道:“等我好吗?我很快回来。”

景袖一滞,睁大着清澈的水眸怔怔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微叹口气,北云霄轻柔的一吻:“我的袖袖,让我如何对你放心。”

来不及解释,不知道如何解释。

没有告别,没有伤情的话,一个个血霄军拥抱着身边的王者兄弟,走进那支银甲队伍里。

一个个逐一排好,天翼,谷玉,白峰,朱雀,从这一刻起,他们将会以另一个身份在这银月洲存在。

银龙军,新的开始。

从未有一瞬,景袖觉得北云霄会离开自己,但这一刻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弄的她心神凌乱,弄得措手不及,弄得她久久做不出反应。

她为他缝的银袍还未卷边,她为他改良的银霄长枪还未完工,她为他琢的血玉冠还未成形……一切一切。

“你……”她想要开口留他,却清楚的知道不能,她甚至连他要去干什么都来不及问。

身后的银袍老者已经再次催促道:“龙主,该走了,若是再晚,后果……”他话没有说清楚,但景袖已经从他的神情中看出凝重。

像是会天踏,像是会地陷,像是整个银月洲都会改变。

景袖不解,却已经问不出,她只是凝望着北云霄,记住他一眼一鼻。

“必须走吗?”终于,景袖还是把依恋的话说出了口。

这一瞬,北云霄忽地向前,将景袖紧紧拥住,恨不得揉进骨血里。

他的袖袖啊,不知何时,竟然对他依恋至此,这到底是好还是坏?

轻柔的一吻,落在眼睫上,疼惜,像是春风,道不尽的柔情。

月色皎皎,两人说着最后点眷恋的话,终于,在黎明即将到来时,天边还是只余那些银影。

景袖站在原处,久久的站着,身边只有王者之师众人,连四小妖和凌云壮志血狼王都被带走了。

耳里是刚刚那银袍老者的一言一句。

“凤后,若是你没有那个实力戾啸九天,即使有我们龙主护你,在这银月洲也很难保全你的。”

他的提醒,敬告,让景袖心湖更加不平。

北云霄是在护她吗,他的离开,也是为了护她吗?

“云霄。”春风中只余一句喃喃,晶莹的泪落下,散在风中,点香了百花。

风过大地,百花舒,柳叶轻摇,美景十分。

银月洲一如既往的风平浪静,在四皇三族的势力下各自安好。

这里,是西域的洪九城,此时已是初夏时刻。

一大早,街头的一家店面便开了门,街上人来人往,时而路过看看,时而有人进去,有人出来……

一切看似平淡,若是细看,则发现这些人的眼里都带着一种敬畏,似乎对这里很是忌惮。

二楼。

“主子,都查过了,没有,这银月洲没有一个叫紫竹云湾的地方。”风扬出声道,此时他气息沉稳,更显深不可测,周身若有若无的白息萦绕,虽然稀薄,但已让人不容小觑。

案桌前,景袖拧眉,指尖叩着桌面发出咚咚声,呢喃道:“没有么。”

紫竹云湾,到底在哪里?怎么可能没有呢,云战天说的紫竹云湾到底在哪里。

心思漂浮不定,眸光偶然落到窗台上的银天莲,此时莲种已经露出花朵,再过几日便要开了,微叹口气,眼前浮现那身银衣,此时,已是北云霄离开后的两月了。

“云霄。”轻喃,道不出的情绪。

风扬轻叹口气,悄然退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