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18章 买凶杀妻

“都是你!非得说什么先走在这等,这下好了,人都不知道走哪去了。”红尘三仙哆嗦着手指呼嚷道,嫣红的唇气的颤抖。

邪美人抬眼,悠悠一笑,拂一拂衣袍,抬脚向焚天桥上走去。

“也不知道是谁,看着人家洞房,哭的肝肠寸断,我不过是好心陪陪失恋的人而已嘛。”

红尘三仙一怔,唰的追上,恶劣的想要掐上邪美人脖子:“你个死男人,胡说八道什么,你哪只眼睛看着小三儿我哭了,我告诉你,我家里可是还有美娇妻呢,会为了一个凤后吊死,少胡说八道了。”

偏头,闪开红尘三仙的袭击,邪美人道:“是是是,南皇家里何止有美娇妻呀,还有美姬嫔妾三千,数都数不过来呢。”

小三儿一怔,神色大怒。

“咦,那人是谁啊?”还不等出声,身边华容声音呼出。

两人齐齐一怔,下意识回头,便见刚刚他们走过的焚天桥上缓缓走上来四人。

三女一男,男子行在前面,怀抱长琴,红色纱质的长袍拖地,袍上的曼珠沙华开的妖艳,风一吹,他散开未束的青丝轻盈扬起,鬓角的曼珠沙华露在众人眼里,似乎鲜活了一般。

邪美人红尘三仙瞳孔微变,拧眉看着来人。

他缓缓走过,精致的眉羽淡色,不见任何情绪,明明是华光一身,气息却异常冰冷,一点点靠近,从他们身旁走过,孤寂冷漠,无视着他们。

待人影终于不见。

邪美人蹙眉喃喃道:“他琴上的凤字你看见了吗?”难道又一批凤族的人回洲了?

红尘三仙啊的一声,回道:“没看见啊,就见他脸上描的花朵挺好看的,你说我在脸上也描一个怎么样?描两朵桃花?一定很妖娆美吧。”他一边说道,一边掩不住得意的笑道。

人长的天生丽姿,怎么打扮都好看。

邪美人无语,斜睨一眼,悠道:“有一种花比桃花更适合你。”

“啊!什么花什么花!”急切呼嚷。

“喇叭花。”话落,紫色华袍在地上化出道流光,翩然离开,邪韵与天地景色融合,妖娆不俗。

原处,红尘三仙脸色一恶,骂道:“死男人,喇叭你大爷喇叭,老子要喇叭花更适合,你丫的就是黄菜花!”

话落,大步跟上。

半响,风中依稀传来喃喃声:“难道喇叭花真的更适合?要不试试?”

待众人离开,守候在此处的天将遥望着天边,眸光轻颤。

凤族的人回来了,凤族的希望回来了。

夜悄然而至。

景袖这方,正是杀戮即将到来之时。

身如鬼魅,一个银衣,一个白衣飞入夜空,转瞬便失。

待他们前脚刚刚离开,街道上忽地蹿出一群暗衣人,他们怀抱枯木,迅速的架在淘宝楼外,燃油倒上,火褶子一点,就要扔出去。

“汪汪……”一声吠叫突起,众人神色大惊,朝身后看去。

只见他们身后,不知何时站满了人,各个双

手环胸悠悠看着他们,这不是楼里的人吗?

大惊,还来不及动作,只见风扬一个招手,冰冷的道:“杀!”

王者之师顷刻闪出,十三匪豹子携戾气而上,剑光飞舞,这里血色染红街道。

月皎洁,一切悄无声息的进行着,未引起这城镇丝毫动静。

这方,景袖北云霄血霄众人还急剧飞行着。

“王妃,风扬他们那边能搞定吗?万一对方全掉了人马攻击淘宝楼怎么办?”谷玉担心的道。

一边加快速度,景袖一边回道:“放心吧,这执行杀手任务的人才是楼里的主力,他们的重心自然也放在这边,淘宝楼那里,风扬他们应付得来。”

“哦。”谷玉喃道,一行人转瞬落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处废旧的宅院,苑子挺大,但很多东西已经泛黄残破,显然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

苑子里此时传来哼哼唧唧的女人呻吟声,不用看,众人便知道正行做**之事。

夜色下,北云霄怀抱小妖揉揉困顿的眼,控制不住的打着哈欠,大晚上的,居然不能陪媳妇睡觉,在这里站屋顶,真是恼人呀。

“云霄哥哥,你和姐姐什么时候有小宝宝呀?”正抱怨着,小妖软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小鬼应该是觉察到他们晚上有活动,居然大晚上不睡觉,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他们,所以迫于无奈,只能带来长长见识了。

听着这话,北云霄瞬间精神,眸光下意识望景袖肚子上一瞄,是呀,都这么久了,咱还没有动静呢。

这么一想,北云霄更躁动了,不行不行,得快点回去进行造小袖袖计划呀。

这么想着,银袍一挥,对着天空猛地一声大呼:“里面的龟孙子赶紧给爷滚出来,老子已经识破你们诡计,速速出来受死吧。”

正执行着王妃“将计就计”低调计划的血霄军众人齐齐崴脚,爷,你玩啥呢?

景袖也是黑线,白眼一翻,手里的银兰血刃收回,对着北云霄悠悠的道:“那好吧,交给你解决了。”

话落,飞身一闪,将身形隐在空气中,顿时不见身影。

身旁的血霄众人对视一眼,纷纷闪身飞走,王妃说交给爷解决,那好吧,做属下的就不抢功劳了。

夜深邃着,北云霄琥珀色的眸子眨呀眨呀,神色一窘,摸摸鼻尖,瞳孔戾气生出,飞身落在苑子里,好吧,就让他这个战神夫君辛苦一下了。

身形刚一落下,苑里的气氛忽地一滞,有种风雨欲来的紧张感。

小妖翻动下身子,从北云霄怀中滑下,立在他身边腰板挺的笔直,云霄哥哥说了,输人不能输阵,作为未来的巾帼女将,她必须有力当千钧的气魄。

一旁,北云霄点首,赞道:“很好,就是如此。”

暗处,景袖摸摸下颚,喃喃:“孩子教的还不错嘛。”

一大一小挺立,一个银衣猎舞,一个精致小裙,气势十足。

夜色中,苑子各处突然蹿出十几道黑影,她们手擒弯刀,动

作狠辣无比,下手的方向直接是要人脑袋。

景袖眸光微闪,微微诧异,竟然是一群老婆子。

“大胆妖孽,拿命来!”小妖一声脆呼,唰的冲了出去,无视攻上来的老婆子,瞬间闪身冲过包围圈,直接攻向正前方的一栋房子里,刚刚那声音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擒贼先擒王,云霄哥哥说的。

这一呼,景袖无语,北云霄也是黑线,这种口头禅,除了红尘三仙那妖孽教的,还能有谁。

果然孩子的世界是最纯的,经不起一点污染,他战神的小公主以后一定不能经受一点涂毒,所有“恐怖分子”,全部隔离!

小妖瞬间冲过包围圈,那些老婆子齐齐目露诧色。

惊讶间,一道银光飞来,宛如一根银线在他们胸前一滑,瞬间要人性命。

死的直接,迅速,还来不及痛苦。

“啊……”下一瞬,屋子一声惊呼,竟是小妖大呼冲了出来。

小身子一边跑,一边蒙着眼睛,像是见了什么污浊之事,瞬间就一头扎进夜色中,埋着脑袋,藏进景袖怀里。

众人一瞧,神色瞬间嫌恶,只见一个酥胸半裸的女人依在门口,她四十岁的模样,虽然年纪较大,可身上的皮肤保养的光滑细腻,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身边站了两个同样半**身体的男人,一个年纪正当壮时,一个白面小生。

两人依偎在她身边,为她服务。

景袖黛眉一拧,遮住小妖的眼睛心道:“罪过罪过,居然让这等龌龊事涂毒了一小朋友的眼睛。”

“姐姐姐姐,他们不知羞,居然睡在一起,桃花哥哥说了,只能一男一女睡在一起,他们居然两男一女睡在一起,不知羞不知羞。”

景袖刚想解释的话声一滞,额上挂满黑线,也不知道再说点什么好,什么叫一男一女可以睡在一起,这该死的红尘三仙到底教了她们些什么。

此时。

夜色中,正站在一家楼前的红尘三仙一个喷嚏打响,拍拍手,戳着身边的邪美人道:“怎么样?我这楼匾写的不错吧。”

邪美人斜睨一眼,抬头瞄了瞄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悠悠走进楼里,不冷不淡的道:“堂堂南皇不回皇宫,跑这小地来当楼老板,吃饱了撑的吗?”

红尘三仙一听,抬脚跟上:“我呸,你懂个屁呀,这淘宝楼是小袖袖的毕生目标,等他们到了银月洲后,一听这店铺名字,铁定就找到这里来了呀,哪用的着我们再找人,东域,西域,北域,南域,还有无人区,这么多地,你翻呀!”

邪美人偏头想想:“也是,那你必须的把这楼办的生意红火起来才行,最好弄得整个银月洲都知道这楼的大名。”

“要你说,我肯定会办得火热。”

两人身后,华容还立在原处,一脸惆怅的将身上最后点银子给了原来的楼老板。

对方拿着银子,乐呵乐呵的举家搬迁了,呵呵,这鸟不拉屎的地,他终于可以离开了,改明去京月城挑个大点的铺子,买卖重新做起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