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17章 天将之心

宽大的衣袖飞舞,前来的两人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他们看着对面的女子,眸光由平淡转为惊讶,后来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是凤后,真的是凤后,这般容貌,这般气势,他们的凤后回洲了!

“唰!”黑袍白袍齐齐一扬,就见两位老者唰的单膝跪下,动作整齐,如出一线。

“恭迎凤后回洲。”声震九天,势如雷霆。

一身威严气势宛如潮水般退去,余下的只有恭敬和他们不可言说的激动。

众人心头齐齐一颤,景袖也是意外,瞳孔里的流光控制不住的绽放,这一刻,她似乎感觉到什么,这是一种血脉的悸动,这是一种对她们凤氏血脉的尊重。

“真没想到,这么些年,这些护洲天将的心境还是未变。”身边假半仙喃喃道。

众人抬眼望去,不等问出,假半仙已缓缓解释道:“银月洲的护洲天将是上百上千年传承而来,他们身上的源力之所以雄厚也是这个原因,传言,天将的最早的出现是凤氏一族建立的,虽然名义上他们不归属任何势力,但他们对凤氏一族有着极大的忠诚,曾经上一代凤后从东域银月谷逃走的那次,就是一个天将不顾洲则,私自打开了焚天桥放凤后离开……”

众人听着,景袖心头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一种复杂的感觉涌上,看着眼前的两人眸光轻颤。

月色悄至,天边云霞不见,大地一片朦胧色。

但再也看不见景袖一行的身影,身穿黑色大袍的老者转过身,望着身边的人喃喃道:“白无,凤后回洲,这事咱们要记录吗?”

白色长袍的老者一怔,哈哈笑道:“什么凤后回洲?黑常,你是老糊涂了吗,凤后二十年前就逃出了银月洲,最后死在断绝崖了呀。”

黑常一愣,随即也笑了起来,对,他老糊涂了。

凤族,期待你们重生的一天。

半响,两人忽想起什么。

“那九转宫方家小子怎么办?”

白无拧眉,半响松开眉头:“应该没事,凤后暴露身份自有她的安排,一定不会将自己陷入危险中的。”

确实如此,此时,月色静悠,众人行走在小道上,纷纷在思考着杀与不杀的问题。

“你去,咔嚓了。”恢复力气的谷玉朝匪豹子示意,做了个抹脖的动作。

匪豹子瞪眼,浓眉拧到一起,暗声回道:“要去你去,老子虽然是土匪,可也不乱杀人。”

谷玉瞪眼,眸光纠结,又看向身边的白峰示意:“那你去,这人对你偶像有威胁,把他了结了。”

白峰皱眉,他虽然憨直了些,也不是是非不分好不好,无奈,朝脚边的将军努努嘴:“将军,上!”

棕色的大眼珠子纠结的转了两圈,咧着尖牙忽地就要冲上去,对它主人有威胁者,都该死。

“将军。”

刚汹汹嗷呜起的声音转瞬变成低唔,将军低着脑袋乖乖跟在小妖身边,主人说它现在是护卫犬,要保护好小朋友。

一直都感受到身

后气息变化的方子衿忽地转身,他神色沉重,刚想出声。

“方公子,今日之事多谢了,我们还有事情,就不与你同行了,在此别过。”景袖缓缓道,朝众人打个眼色,领着一行人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没有丝毫异举,更没有杀人之意。

方子衿一愣,忽地高呼:“你不怕我暴露你的身份么?”

夜色中,景袖一怔,缓缓回身:“你会吗?”她问道,眸里的光彩异常深邃。

方子衿一愣,咬唇,对,他不会,从开始就没打算暴露过,但是这种信任让他感觉特别矛盾。

一方面,新一代凤后回洲,这该是多么轰动的消息,但,这消息暴露,也意味着她的血腥之路即将开始。

新一代凤后出现,天下人都知道火凤玉是凤后的唯一传承人,这就意味着火凤玉再现,整个银月洲又将是一场浩荡之劫。

沉思间,景袖众人的身影已经远去。

“你若敢说出去,就让‘四方天’里的老头子来给你收尸吧。”一道冷酷寒声落在耳里。

方子衿唰的抬首,眸中惊色炸开。

夜色中,只有那身银衣在他眼前一晃而过。

四方天老头子,他们方家的太爷爷!也是他们家族的秘密王牌!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们的太爷爷十七年前就死了,其实不然,太爷爷不过是隐藏了身份,继续震守方家。

这消息除了他的父亲和他知道,就谁也不知,连几位叔伯也隐瞒着,这人居然知道这个消息,天啊,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惊讶着,心中波澜如涛,难以平覆。

这方,北云霄已经再次回到景袖身边,嘘寒问暖,交流着感情。

“袖袖,咱们现在干嘛呀?这是要去哪呀?种地?卖花?还是直接杀到四皇窝里去……”

无视这人的脑洞大开,景袖斜斜的睨了他一眼,道:“开店。”

月色生华,披着薄纱,如跳舞仙子,轻盈的旋转,将裙角的流光洒在天地间。

一切都在继续,银月洲,风云洲,苍穹洲,景色交替,大地不歇。

转眼,便是盛春四月,百花齐展的日子。

这里是西域的一处偏僻小城,城池虽小,东西却齐全,街上也分外热闹。

一大早,在街角尽头的地方,便排满了人,人来人往,出出进进,各个都一副翘首期盼的样子。

这是一处五六十平的小阁楼,分为三层,外面看着与平常阁楼无恙,走进才知内有乾坤。

叮铃铃,门铃清脆响起,一声高呼“下一位”,便见面前本紧锁的大门吱呀一下打开,排的最近的一个中年人急忙挤进去。

填单,给钱,记录……程序有条不稳的走着,三男一女也在屋子里有条有理的吩咐着,又一个血霄军执单离开。

二楼,简单又不失雅致的一间屋子,窗台上的“三月喜”正开得红火。

清风吹来,卷起屋里素色纱幔,带起些清香。

屋里两张大案桌前,两人有条不紊的忙

活着。

“主子,这是这个月的第三百六十四单了。”风扬躬身说道,一边将手里的单子递上。

三百六十四单?景袖稳稳蹙眉,小城镇果然还是有限制。

一边拨弄着算盘,一边问道:“新的店楼地址选好了吗?”

风扬一怔,立马回道:“选好了主子,打算将下一家选在洪九城,那里是西域和北域的交汇城池,人来往量大,也热闹些,雷霆他们已经去谈买楼的事情了。”

“嗯。”景袖轻应,继续打着手中算盘,三千两的进账,实在太少了些,他们这些人本是准备充分来银月洲的,结果到了这里才发现身上的银票压根就不能用。

银票上全盖着耀天国苍穹洲风云洲的通章,一用不就暴露了吗?

想到第一天到了这里,一行人睡大马路的情形,景袖又是无语又是汗颜,真是失算呀,早知道就带银子了,不过一想到那沉甸甸的银锭子。

算了,算了,还是白手起家吧。

摸摸身边将军的脑袋,将一枚碎银子递到它爪子上:“来,藏好了哟,下次再江湖救急。”

他们这次的白手起家就多亏了将军的肉包钱,简直是及时雨呀。

“媳妇,你看看这单子,是不是退回去呀?”一旁,北云霄脑袋忽地凑上来,拧眉看着一单纠结道。

景袖抬眼望去。

买凶杀妻,上面只有这四个字,其余信息再无。

像这种人命单子,都是雇主先将单子扔在外面的铜箱里,等淘宝楼决定接不接后,便在外面挂上一根红带,意味着见血,意思就是接,那么当天晚上下单人便会将银两和钱财送到淘宝楼前,叩门三声自有人取。

目前像这种暗地单子,淘宝楼只接过一起,还是意外接上,所以这种单子的消息按理说还没有扩展开,目前居然已经有人下这种单子,说明他们淘宝楼的动向已经落在有心人的眼里。

这买凶杀妻的单子还说不准到底是真的顾客下单,还是某些势力下的套子,打算乘机铲除他们。

“给了多少价码?”景袖眼皮微抬,道。

翻起手上的宣纸,北云霄一望,些许错愕:“媳妇,十万两。”

出十万两杀自己媳妇,简直太可恶了。

“哦,那接吧。”景袖道,眸中一闪冷光,现在他们楼里基本是明码标价,像这种简单人命不过五千两,这人居然开出如此高价。

买凶杀妻,有十万两家财的人若是真想杀人,会请他们这种小角色动手?所以景袖瞬间肯定,来者不善,这单不是想让他们杀人,而是想杀他们。

呵呵,这么快就盯上他们了,她怎么也得回敬一下,这根深立足的威慑力就从这一单开始好了。

风声沙沙,街道上翠柳摇曳,像是穿着绿裙的曼妙女子,一举一动,皆是风情。

很快,淘宝楼门旁的青铜箱子上一根红带便随风飘扬,落在风中,自成一抹景致。

银月山。

等待一月无果的三人,终于离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