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16章 凤后回洲,放行

“咳咳……”一阵咳嗦,方子衿悠悠转醒。

明亮的阳光扎眼,让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景袖打了个眼神,风扬心领神会立马上前开始说服教育。

密林中,方子衿看着纤长的背影,耳边是风扬正游说着。

她站在一身姿伟岸的男人旁,有说有笑,画面和谐,让人心绪难以平静,仿佛见着两个天神一般,心湖波动,控制不住的失落感涌上。

“好,我带你们穿过骷髅山。”现在回去队伍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试一试走这个方向了,这些人救了他一命,他应该感谢。

路继续着,众人浅笑,心照不宣的忽悠着大义君子。

简单的谈话后,众人便了解了这人的身份背景。

这人是银月洲东域九转宫的一名弟子,也是京月城方家的大少爷,这次出来一方面是历练,另一方面是为了陪黄老先生寻找一种珍贵灵花“血滴子”。

“血滴子。”景袖喃喃念着,眼里一闪流光。

“姑娘,你们应该不是银月洲的人吧,若不是,就算你们翻过这骷髅山也进不了银月洲的。”思量一翻,方子衿提醒道。

从简单的对话中,这些人了解着他,他也了解着这些人,他们各个谈吐不俗,实力非凡,但对于银月洲却知之甚少,另外,最重要的,除开景袖和她身边的男人使用源力为力量,其他人皆是内力护身。

从银月洲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是用内力护身。

景袖眸光微闪,也不在乎这人看出来,一边将脚边的红竹虫化成粉末,一边随意问道:“哦,为什么呢?”

方子衿也不藏捏,继续道:“银月洲三大入口都有护洲天将把守,你们过不了他们那关。”不细说,点到即止,有些东西,亲眼见到便知。

景袖眸光微闪,天将把守,不能过关么?

“咦,那是什么东西呀,那么多,好红呀。”谷玉疑惑声音响起。

瞬间,将军美人血狼王的低唔声响起。

“汪汪……”

“嗷呜……”

方子衿一望,神色大变:“快走快走,鬼蚁,这是鬼蚁!”

景袖望去,神色也是变化,食人蚁,还是顶级血种。

所过一片枯槁之色,草木皆毁。

众人神色大惊,只觉头皮发麻。

“唰!”银兰血刃飞出,拦腰断掉两颗翠松,磷粉一扬,轰的燃起。

“走!”

抱起妖妖,身形凌空飞掠,瞬过三丈。

食人蚁,一种依靠气味觅食的顶级物种,这东西虽然细小,但是成群出动,破坏力极大,且气息能传出老远,召集同类围剿,属于不死不休的类型。

该死,他们什么时候惹上这麻烦的东西了。

众人飞起,景袖在前开路,方子衿在侧指方向,北云霄护在其后,众人开始长时间行路。

阳光起先还璀璨着,这会已经乌云凝聚,天气变化极快,这山头的天气有些像非洲雨林中,不一会便惊雷响起,密密麻麻的雨点落下。

“姐姐,我能走

,你放我下来吧。”怀里的妖妖抬起脑袋喃道,虽然被景袖紧护住,精致的小脸也淋的一脸雨渍。

她虽然看不见,但可以根据声音辨别方向,有时候比正常人速度还快。

温柔的拂去小脑袋上的雨渍,景袖轻声道:“没事,姐姐抱你,危险已经过去了。”

这场雨来的突然,却对他们的形势极好,至少他们的气味会因为这场雨打乱,那些食人血蚁短时间内也不会再追上来。

一日毫不停歇的奔波,到了暮色,众人终于即将穿过骷髅山。

这一路,虽有景袖护着,众人还是挂了不少彩,其中二十人毒素沁入身体,虽然已被解,但身体异常疲惫。

更有一部分四肢发麻,脑袋发沉,是中了一种异香草的幻毒,短时间内无法祛除,只能靠时间一点点调息。

众人忍耐着,谁也没出声,谁也没倒下,都是些汉子,哪能没有些毅力,这些风雨又算什么。

方子衿的神色也越来越惊讶。

这骷髅山虽然名声恐怖,也不是不能过,他曾经穿行过一次,但是那时候是跟随二十几个百年源力的高手一起,而且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

但是这个女子……

她的敏锐力判断力深深震撼着他,似乎她曾经生活在这里一般,对每样花草的毒性异常熟悉,甚至能一望就判断出哪个方向有什么,哪个方向需要重点注意,她开着路,极致的手段,熟稔的手法,将三天三夜的路缩短到一日,且保证了所有人员安然。

这该是何等的本事呀!

队伍最后,北云霄眸光复杂着,心头波澜控制不住的翻起。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景袖跟他们不一样,有着非同寻常的过去,他的袖袖……曾经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

在天地阳光一线,云霞正铺满天边时,他们终于冲出了骷髅山,眼前的景色豁然开阔。

“哈哈,出来了,出来了……”

喘息声,兴奋声,交织在一起。

面前,这是一条巨大的峡谷,中间隔着千米远,极目远望能依稀看见对面的风景,银月洲与世隔绝,中间有条大峡谷,这是四国皆知。

“穿过这谷,就能直接到达银月洲西域,那里虽然地偏了些,但已属于银月洲地界。”方子衿再一次介绍道。

“怎么过去?”景袖又问道,这峡谷之间可是没有任何连接物。

话刚落,便听对面山头依稀传来轰隆声。

众人极目望去,铁桥,竟然是铁桥,从千米外缓缓伸来,景袖大惊,众人也是惊瞪起眼。

千米之外凭空架起一道铁桥,这该是何等的机械巧匠才造出这等技艺。

由小看大,仅仅是一座铁桥便让人感觉到银月洲的不同凡响。

“记住,从现在起你们是隐世哑族的人,不要说一句话,尤其是你们身上的内力绝不可以使用,否则,我帮不了你们。”方子衿看着远方,一字一句的道,他能帮到的也仅仅如此了。

景袖拧眉,还未说话,一旁北云霄已经出声:“多谢。”他媳妇欠的情,自然他来

还。

方子衿眸光微闪,心头虽然遗憾,但也坦荡,没有希望就是没有希望,他也不会多加强求,君子之情本该如此。

景袖眸光微闪,心头对这人越发好感起来,也许,她要去九转宫的事可以从他身上着手。

铁桥轰隆伸来,众人身后嗤嗤声也传出,显然食人血蚁的队伍已经快集结到这里。

“回洲者何人?”一声犹如从九天传来的呼声落入耳里,明明在千米外,却响在耳边,震的众人耳膜发颤。

这一声,景袖终于理解到方子衿的那句过不了关是什么意思了。

实力的悬殊,完全是实力的悬殊。

这一声里面包含的源力,对于她来说,简直是蚁粒之光落入浩瀚星辰,实力的压制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东域方家,楼韵谷哑族。”方子衿呼道,他声音不大,众人却清楚的知道,对面的人听的一清二楚。

本还前行的铁桥忽地一滞,半响,竟开始缓缓回走。

众人大惊,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空中传来。

“哑族半小时前已回洲,假冒者速离,否则,死!”

威严十足的一声呼喊震得众人心血翻滚。

“什么!回去了!”方子衿大惊,哑族回去了?他们与他们一起出来,居然已经回去了,更奇怪的是走的居然也是骷髅山这个方向。

拧眉,这下怎么办,谎话刚好被揭穿。

众人锁眉。

景袖黛眉一拧,忽地一把擒住身边方子衿的衣襟,手心源力凝聚,朝正往回走的铁桥扔去:“你先回去。”

同时,声音灌注源力呼出。

“他乃九转宫弟子方子衿,身份无异。”帮他们这么久,该还的也得还。

方子衿身形飞走,在半空翻转两圈,准确的落在铁桥上。

身后的食人血蚁越来越近,众人狼狈不堪,这千米铁桥又不让上,这下怎么办?

雨渍从鬓角滑落,灌入衣襟,青丝贴在皮肤上,景袖拧眉,裙袍一扬,唰的站出,对着对面高声呼道:“凤冥国凤后回洲,放行!”

这一声灌聚了滔天的气势,这一刻,她雪裙无风自起,裙角在山间猎猎飞舞,整个人犹如支浴血归来的火凤,身上的光泽散在整个山尖。

不容置疑,不容侵犯。

这一瞬,众人清楚的看见那铁锁桥一滞,连还站在桥上的方子衿也是满脸诧色。

火红的云霞落在天边,清风吹过大地,能听见峡谷间的水声滔滔。

“唰唰!”两道光影忽地从对面飞出,他们一黑衣一白袍,须发全白,准确的落在桥头,手腕一扬,身边的方子衿被扔回银月洲,而他们脚下的铁桥开始再次伸出,一点点朝着景袖这方前来。

众人屏神,心神提紧,实在是桥上两人的气息太过沉重。

他们犹如两着泰山,绝对的威严压制着众人,众人的双膝控制不住的弯下。

这一刻,只有两人依旧挺身而立。

银袍,雪色长裙,飘扬在半空,坚定着他们的傲气。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