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15章 改变路线

领头的男子最先反应过来,他收敛神色,垂首缓缓道:“姑娘应是刚从某个隐世家族出来,不知道也属正常,这骷髅山是毒物盘踞之地,里面剧毒之物甚多,鲜少有人敢冒然进入。”

“看姑娘问银月山,应该也是误走到这方,要回银月洲的话,我劝姑娘还是走银月谷,这边的话,虽然最终也能到银月洲,但路途异常险峻。”他答得详细,话语中更不自觉的透露出关心之意。

景袖话还没听完,已经身形一掠,朝林中北云霄离开的方向急速飞去。

“走!”

唰唰。

天翼背起半个身子能动的谷玉,十三匪头子抱起已经睡着的四小妖和四小仙童,众人飞起,连将军美人血狼王也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一行人瞬间便消失在林中,不见身影。

原处,方子衿拧眉,眉心不自觉皱起。

“哼,一群赶着送死的东西。”方娇扬恶骂道,一脚踢在身边的青石上,发泄着心头的恶气。

身旁阴柔男子怔了怔,没有出声,脑中还想着刚刚景袖绝色倾城的容貌,真是可惜了。

夜色继续。

这方,景袖一行没走多远,便瞧着一地凌乱的场景,心头不自觉咚咚跳快。

“都注意点,附近的草木别沾。”景袖嘱咐道,虽然已给这些人身上洒了避毒粉,但还是忍不住担心。

既然能叫骷髅山,这必然有它的含义。

刚想着,一堆尸骨便落在眼前。

尸骨白的渗人,碎了一地,月光一照,泛着幽幽白光,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拧眉,轻蹲下,摸摸美人的脑袋,道:“怎么样,找到方向了吗?”

原处,美人不断的打圈,似乎有什么味道影响了它的判断。

景袖凝眉,心头不自觉急速跳快,这种感觉好像有什么危险正渐渐靠近。

清澈的水眸扫过四周,不见丝毫异象,陡然,一道暗影打在身上,景袖心惊,唰的抬头一望,这一眼,只觉得心惊肉跳。

一个骷髅头正张着血盆大口朝他们袭来,深黑的浊气从它的口中吐出,虽然无味却让人视力急速下降,脑袋也混沉起来。

“闪!”急吼,身上源力瞬间提升到极致,力量迸发,将身边的人冲开,同时身形拔地而起,五指带上一副银白的蚕丝手套,朝这血盆大口撕去。

“轰。”血色炸开,碎物散了一地,黑气冲开。

待视线清晰,众人这才看清,这竟是只巨型黑蜘蛛,一米大的身体,加上深黑的蛛脚,差不多有三米大,它头上刚好顶了只骷髅头。

“吸……”深吸口气,众人唰唰落回到景袖身边,还来不及说话,神色再次惊恐起来。

只见刚死掉的巨型蜘蛛身体抽搐了两下,长满黑纹泛光的肚子竟然开出道口子,无数的小蜘蛛爬了出来,密密麻麻,瞬间就铺了一地,让人寒毛竖起头皮发麻。

“走!快走!”景袖大呼,扬了点磷粉,身形极速朝林间掠去,众人迅速跟上。

夜月正浓,戮色一点点爆发。

望着夜幕里飞起的黑鸦,坐在草垫上的方子衿再一次皱起了眉,她应该

没事吧。

“黑老,有杀害黄老先生凶手的线索了吗?若是有,你一定要说出来,我们方家肯定会出力,找到凶手为黄老先生报仇的。”眼里精光乱颤的男子忽地出声,他说话时眸光向方子衿一瞥,别有深意。

提着凶手,须发花白的黑老瞬间脸色阴寒,他们八老怪的黄老大居然死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不管是谁,一旦查出,他定要他五马分尸!

“嗷……”一声大呼至林间传来,像是猛兽咆哮,又像是人的凄厉呼喊,分不清。

只见本安然坐着的方子衿唰的冲了出去,消失在林中,瞬无踪影。

“大哥!”

“大哥……”一声声惊呼,众人唰唰站了起来。

只是人已消失,听不见。

“大哥搞什么嘛,是不是见着那骚女人动心了,连我们也不管了。”方娇扬不满呼道。

她话落完,众人眼里齐齐一闪污秽之光,动心?那女人确实长得勾人,动动心也无妨。

这方,一湾暗河前,景袖与北云霄已经汇合。

“哈哈,袖袖怎么样,怎么样,我说我能打到野味吧。”北云霄抗着偌大的一个野物兴奋呼道,他一身水色,身子还侵泡在水中,银袍全湿,脸上狼狈的落着几道血痕。

景袖也不知道是无奈还是无语,脸上的神色复杂着。

很好,这人所谓的野味竟然是头巨甲土龙,土龙,也就是现代所谓的鳄鱼,拿鳄鱼当晚餐,难怪打猎打了这么久。

“快上来吧,再不上来,小心鳄鱼群来了。”景袖呼道,眼里有些心疼,这人为了让他们吃到肉,在这里折腾了这么久。

北云霄愣怔一瞬,乖乖往岸上走,他其实不知道肩上抗的是什么,只知道这是他找了三个时辰唯一没有毒的生物,虽然费了翻劲,但好歹是肉啊,而且看这大家伙,够他们好好吃一顿了。

血霄众人此时也眼冒流光,齐齐竖着拇指赞道。

“王爷,牛!”

“王爷,很牛!”

“王爷,牛牛牛!”

“……”他们一路找过来,可是亲眼见到这林中的不太平,他们王爷居然还在这般情形下找到了食物,真是本事。

什么夸奖赞美的话也比不及“牛牛牛”三字来得爽,顿时战神傲娇扬首,哼,瞧着没,兔崽子们,爷是有出息的。

心疼的感觉被北云霄得瑟的模样顷刻驱散,景袖双手环胸,幽幽的道:“喂,战神美男,你回头看看。”

被叫美男,北云霄更是得瑟,下意识听话回头,便见河面上无数的血红眼珠正在靠近,看起来明明还有三十米,下一瞬就已经二十米。

这是……

“啊!”一声惊悚尖叫,北云霄猛地飞起,唰的冲入密林,瞬无踪影。

景袖悠悠看着已经开始上岸的土龙群,淡淡道:“走吧。”

夜色中,一个个血霄暗卫对视一翻,身形一飞跟上,嘴里还是忍不住讨论道。

“王爷,刚刚真怂啊。”

“是呀,跑的比兔子还快。”

“那不是跑是逃。”

“……”

众人行

路,并没有往回走,而是打算另找一处空地扎营,回去跟那些人待一起,倒胃口。

至于毒物什么的,有她云景袖这个毒王在,怕什么。

“暗主,是刚刚那小子。”雷霆指着草丛中一道已经昏过去全身青乌的身影忽地呼道。

景袖抬头一望,判定还没死透,眸光微闪,呼道:“拎上吧。”

抗着“晚餐”的北云霄瞬间回首,眼睛眯起,眸光如红外线从头至脚扫过被雷霆拎起的小子,什么人,居然让袖袖出手救。

景袖素手落在他腰上,柔声落在北云霄耳里,顺毛道:“一个带路的而已。”

北云霄瞬间圆满了,忽又瞪眼,带路的?他们不是有假半仙吗?对哦,这假秃头一脸青肿还咧嘴赔笑是怎么回事?

夜月美醉,星子闪耀。

在景袖寻了一处空地,确定不会有任何异样后,众人再次安营扎寨。

篝火迅速升起,肉香飘散。

土龙肉,虽然野味了些,但是大补。

随意给方子衿解了毒,用了些药,众人吃的欢畅。

“王妃,你把这皮留着干嘛呀!”一边撕着块土龙肉大快朵颐吃着,朱雀一边问道。

“这个呀,我也不确定,先留着吧,应该会有用的。”景袖回道,将手里的土龙皮血膜刮下来,分得整整齐。

这东西虽然坚硬,但是质地结实,磨久了韧性也是极佳,这般深山之地,应该会有用处。

“哦。”朱雀应道,起身去照顾几个小家伙了。

这几个鬼精灵一路上不哭不闹,比他们还有毅力,真是越接触越喜欢。

“偶像,醒了,醒了。”刚整理完,白峰指着地上的方子衿呼道。

景袖连眼皮都未抬,平淡的道:“打晕。”

“啊!”白峰纳闷,却也依言行事,一拳头朝着刚醒来还晕晕乎乎的方子衿揍去。

只听“砰”的一声,众人有种脑袋起包的感觉,刚醒来的方子衿砰的倒地。

“偶像,为啥要打晕啊?”白峰这才揉着手腕问道。

“不是要他带路么?这会醒了跑了杂办?”

“可咱们不是去银月山么,跟他们走不就行了?”

“谁说去银月山了。”景袖幽幽道,清澈的水眸望着黑漆漆的骷髅山,这一刻山林间的毒物莫名颤抖起来。

既然翻过这骷髅山也能到,为什么要走回头路呢?

夜继续,黎明悄然而至,暗鸦叼着风干的尸骨在丛林间扑腾飞起。

“娇生惯养”这方,简单寻找方子衿未果后,众人便开始上路,当然不是进骷髅山,而是往银月山方向去。

而景袖这方,已经穿过大半个骷髅山。

密林间,又一个尸骨堆出现,这已经是一路看到的第十八个尸骨堆了,越来越大,堆的人骨也越来越多,前方也越来越危险。

看着落在头顶的太阳,景袖道:“弄醒,该起来干活了。”

一听这话,白峰唰的将背上的方子衿放下:“喂,醒醒,醒醒。”宽厚的手掌在男人脸上唰唰舞着,明明应该是温柔的动作,却给人一种正在扇耳光的错觉。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