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13章 冤家路窄

景袖揉额:“你们这营圈都还没搭好呢,跟我去干嘛?我自己去就行了。”

“唰唰!”众人齐齐一指北云霄:“爷搭!”

正调息关键时候的北云霄一个气息不畅,青筋突突跳起,源力一收,拂袖,大步朝林间走去,咬牙切齿的道:“我去打!”

这些个兔崽子不就是不信任他吗!

景袖瞪眼,血霄暗卫瞪眼,思考了一会,一个个继续手里的动作,算了算了,有爷去,他们就不去添乱了。

风扬思考了一瞬,转身去干其它事情,他是暗主的手下,可不是战神的,这打猎的活就不陪了。

于是英明神武的战神大人便孤零零的去打猎了。

原处,景袖摩挲着下颚,喃喃道:“应该靠的住吧。”

这方,北云霄黑煞着脸一脚踹在一刻青松上,咔嚓一声,树倒叶散,这群兔崽子居然一个没跟上来,那他要显摆的本事给谁看。

“嘎嘎嘎嘎……”黑鸦飞过,落在朦胧的天幕里。

用木柴撘好简易的营圈,洒上粉末,这些可以防一些毒虫靠近,再将无数干草铺在各处,隔离地上的寒气,篝火嗤嗤燃烧着,将这里烘的暖暖的。

无数干木堆放一边备有,今夜星空璀璨,不用担心有雨。

各自的东西整理,烧好清水灌入水袋,有条件当然不喝生水。

一边,谷玉身体还僵硬着,但是已经能说话了,正躺在一处软垫上,寻了个好姿势,给四小妖四小仙童讲故事。

“玉哥哥,桃花哥哥和邪哥哥他们是不是走了?以后是不是见不到了?”妖妖伤感的声音忽地响起。

正忙活着的众人一滞。

景袖眼里复杂光芒一闪而过,继续将手上的鲜粉抹上白日抢来的灵花。

当时景袖抢这宝贝时,是连着泥土拔起的,虽然还不知道这东西叫什么?有什么用?但是用她的方法,保存个个把月鲜活不死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再研究下,说不定还能移植继续生长呢。

“他们呀,他们在银月洲等着我们呢,到时候就能见着了呀。”谷玉说道,神色真诚,没有丝毫欺骗的意思。

不管他们与红尘三仙最后到底是敌是友,曾经一起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听着这话,妖妖的小脸又笑了起来,孩子的悲伤,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唔唔……”

将军美人低唔,大脑袋凑上,血狼王蹲在景袖脚边。

将手里的宝贝包好,一一摸过三只脑袋,景袖笑笑,温柔道:“怎么了?是不是饿了呀?”

“嗷呜……”依恋的回应。

“师兄,有狗,狗肉,狗肉!”一声脆呼从远处林间传来。

气氛忽地一滞,将军美人血狼王齐齐转过脑袋。

夜色中,就见一只队伍缓缓靠近这里。

队伍大概二十人,最长得已经须发全白,最年轻的也二十出头的样子,队伍领头的是三个衣着极为华丽的少年,他们腰上都配着把镶嵌满七彩宝石的琉璃长剑,气派十足,一个长相俏丽的彩衣女子站在他们前方。

袖视线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他们队伍中抬着的一张单架上,一滞,眸光下意识转开。

果然还是碰上了呢。

在这里居然见着其他人,血霄暗卫也是各个惊讶。

“哈哈哈,这狗长的这么肥,味道一定不错。”诧异间,他们队伍里的彩衣女子已经一脚踢翻营圈木柱,提剑挥来,一对杏目从始至终都落在将军它们身上,彻底无视景袖众人。

吃狗肉?景袖眼里一闪寒光,轻蔑冷笑,手指在将军脑袋上一点,它顿时冲了出去。

庞大的身子飞起,爪上的刀片伸出,吃狗肉?想的到挺美。

尾随而至的队伍一直注意着女子的动静,也并未阻拦。

“唰!”爪子一挥,直接断了女子的长剑,在女子还愣怔中,断剑锵的一声,没入地面。

静,很静。

将军身形落在地上,全身毛发炸开,转身,再朝女子攻去。

队伍众人齐露诧色,身形唰唰飞来。

“娇扬,小心!”

剑光飞舞,犹如天女散花般闪的人睁不开眼,美人,血狼王唰的齐冲上去。

等一切停下时,二十人的队伍除开那须发花白的长者已经全部落到他们的围的营圈里,将军,美人,血狼王各站一方,他们匍匐着身,全身毛发炸开,露着森森长牙围着他们转圈,随时准备攻击。

吃狗肉?呵呵。

看着自己未得手,反倒被一只狗占了上风,女子脸色一狞,大呼:“畜生,我剁了你!”她想冲上来,却被身边的人一扯,厉喝:“别动!”

这人面向中等之貌,但气息却是除开那年长老者最稳重的一个,显然实力不凡,说话也很有分量。

这一喝,女子咬咬牙倒也安静了下来。

拍拍裙上的尘土,景袖拾起手边的柴火便往篝火堆前走去。

“风扬,这火再烧大点,待会肉回来才烤的快。”

正看着热闹的风扬一怔,连忙回道:“额,这就烧,这就烧。”

其它血霄暗卫愣怔一瞬,面面相觑一番,也自个忙活起来,王妃都无视了,他们更要无视。

静,静的怪异。

明明是五六十人的大队伍,却没一个搭理他们。

领头四人中一面相稍显阴柔的少年瞪着眼前的三只凶兽,恶骂道:“妈的,居然还有只血狼!”

狼的凶残性到哪都是闻名贯耳的,他们更是知晓。

“三哥,咱们这么多人还用怕它,刚好杀了它来吃肉呗,还有这两只畜生,待会一定要把它们皮剥了活烤。”明明是一副娇俏的脸,说出的话却血腥恶毒。

此时景袖已经坐在天翼搭的一处石墩上,石墩上铺着厚厚的干草,后面有颗郁郁青松,正好可以悠闲靠在上面。

景袖把玩着手里银兰血刃,睫毛微垂,悠悠的看着好戏。

一个个忙活完的血霄军也逐渐寻了个位子坐下,成排成堆坐在一起,讨论着眼前这些不知死活的人。

营圈外,须发花白的老者站在原处,一双精光熠熠的眼观察着四周,活的久了,做事当然也靠谱些,不像

这些富家公子小姐莽撞。

最后他将视线落在松影遮挡下的景袖身上,一瞬,心跳加快,下出个结论。

这个女子不容小觑。

景袖当然不容小觑,不过用不着他说。

看着眼前这半天要打不打,要上不上的情形景袖渐渐失去了耐心。

“将军,回来。”

她一呼,凶神恶煞的三只齐齐收了气势,呲牙咧嘴警告一翻就往回走。

不是景袖多善良不算账,而是吧,有些人天生就是贱皮子,你不找她算账她还会自己找死,挡都挡不住。

看吧。

瞧着将军它们转头,彩衣女子眼里闪过恶毒的光,抽过旁人腰上的配剑又挥了过来。

一群畜生,敢对她方娇扬耀武扬威。

“嗷呜……”三只齐齐一匍,再起来时,身形跃至一丈高。

“唰!”

兽是不能惹的,尤其是这种凶兽,利爪对着女子各处一舞。

手臂上,肩肘上,脸上,血色瞬间炸开,开成一朵朵血梅落在地上。

被唤娇扬的女子愣怔了,等到反应过来发生什么,脸色彻底狰狞了。

“畜生,我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提剑,源力灌透剑身,朝最近的将军脑袋横扫过去,身后队伍的二十人也齐齐动手。

景袖眸眼一眯。

“唰!”三道光影唰唰飞去,银兰血刃飞成三份,从三个诡异的角度朝他们袭去。

“快闪!”瞧着危险袭来,那最稳重的男子大呼,拎起身边的方娇扬猛地一扔,其余领头的两人斜身飞起。

危险避开,众人还来不及松口气,就见刚刚飞走的光刃居然又飞了回来。

众人瞳孔收缩,大惊,周身的源力又来不及调出,眼看就要被割上脖颈。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光至营圈外打来,就见那须发花白的老者双腕凝聚着排山倒海之力朝着众人一拂,二十人唰唰飞起,向营圈外落去。

“砰砰……”接二连三的落地声,烟尘肆起,不过瞬间,这群人都落在了营圈外。

月色静悠,极美。

松影下,银月刃已回到手中,景袖靠在树干上闭眼假寐,仿佛刚刚什么事也未发生过一般,心头却在估量刚刚老者的实力。

营圈外。

逃过一劫的二十人一身狼狈,他们心跳还咚咚跳快,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将军美人血狼王悠悠行到营圈处,用一种很轻蔑的态度朝他们呲了呲牙,然后爪子指了指脚边的木柱,示意,再敢进来咬死你们。

它们明明不能说话,但二十人皆懂了它们的意思。

脸色青红紫黑的变化着,心情复杂,被三只畜生给警告了,还真是侮辱。

戏剧这么快收场,血霄众人虽然遗憾,却也没一人搭理他们,只是看着他们队伍的单架有些疑惑,这些人大晚上抬个死人干嘛?真晦气。

“大哥,你就让我再去,我一定剁了这些畜生,还有那树下装神弄鬼的贱人,敢对我们九转宫的人动手,看我不撕烂她的贱皮子。”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