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12章 杀人越货

景袖黛眉拧的更凶了,黄毛丫头?这人的资辈很高吗?看起来也不过个二十岁的地痞瘪三嘛。

忍着心中的不爽,景袖再开口,道:“这东西大家一起发现,一人一朵可好?”

她话一落,气氛静止了一瞬,面前的男人忽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一起发现?一人一朵?我黄老大到是第一次听说这么好笑的事,居然有人这么猖狂,敢跟我抢东西,黄毛丫头,哪个道上的?说出来听听,万一我心情好,今儿就饶了你小命呢。”

暗色下,景袖眸子微眯,黛眉间渐凝起一层寒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话锋一转,双手环胸,道:“毛头小子你是哪条道上的?说出来听听,姑奶奶放你一条生路。”她说这话时,混身猖狂不可一世的傲气散出,声音深沉,给人一种极其老练不容小觑的感觉。

对面的黄老大一愣,眉峰狠皱起再看向景袖,姑奶奶?难不成这人也是个炼药人,用了禁法改变了容貌?连他黄老大的名声都没有听过,难不成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大人物?

一边思索一边观察着景袖,鼻尖“血滴子”的花香越发浓郁了。

景袖也观察着他,思考着抢还是不抢?

叮,岩水从洞顶上滑落的声音。

像是打破僵局,黄老大的身形陡然飞掠了起来,他手中一把粉末扬出,全部洒在了景袖身上。

景袖鼻尖微动,便闻出了这粉末是什么东西,琼香蛇粉,会诱引大量蛇物攻击,且一日不消。

这般螣蛇盘踞的地方,居然给她洒这东西,好毒的心。

黄老大身形飞跃,朝地上已经血红的灵花扑去,口里大笑呼道:“哈哈哈,姑奶奶?我看你活的够时日了,还是快些升天吧。”

“血滴子”入手,他的禁术可以再上升一层了。

眼看就要摘下,唰,芊白的手腕一闪既过,他大瞪眼,瞳孔收缩,一个翻身落在地上,看着正把玩着“血滴子”的景袖一片惊悚,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回事,脖颈又是一疼,手腕一摸,竟是一根红火的螣蛇咬上他的脖颈。

怎么可能?他身上洒了驱蛇粉的,这螣蛇怎么回事?

正惊诧间,又一条螣蛇扑来。

瞬间,顿见地上火红的影子急蹿,齐齐铺满他周身。

这山洞中阴冷潮湿,又有灵物生长,早就聚集了无数螣蛇,现在整个都往瘦弱男人这边聚来。

不过瞬间,这人便被咬的全身麻木,蛇潮淹没,神经衰弱的躺在地上。

景袖发出嘶嘶两声,周围的螣蛇又逐渐散开,不一会便消失在洞壁各处。

景袖看着地上全身僵硬的黄老大,悠悠道:“俗话说的好,力强者得,这宝贝我就收下了。”拂一拂裙角,景袖转身即走。

看在是她抢人宝贝的份上,就不下杀手了,不过想要再一人一朵?做梦!

对她歃血暗王动了杀心的人,怎么也得付出点代价。

火红的花落在手心,颜色如同鲜血,芳香的味道沁人心脾,暗色下景袖眼睛放光,一眨一眨,极致的兴奋,宝贝呀,大宝贝呀。

“咚……”轻微

的一声异动,身后劲风忽地传来,景袖眸色陡然一戾,五指源力凝聚,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见一道银光闪过。

噗的一声,刚刚站起的黄老大砰的倒下,手里拿着把淬了剧毒的匕首,眼珠子大凸着。

北云霄悠悠从暗处走了出来,拍拍手,一脸轻蔑的眼神:“哼,想偷袭我媳妇,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景袖瞪眼,忽又笑起,没有半点不适,这种人死了就死了,不死留在世上也是祸害。

回望,看着地上已经没了气息的瘦弱男人,他身体一震,像是有道水光从头至脚闪过,便见他容貌急剧变化,刚刚还是二十岁小生的模样不一会便是胡茬一脸,皱纹横生。

果然是资辈甚高啊!

景袖感慨道,觉得以后在银月洲千万不能以貌取人了。

指不定一黄花闺女就是老太婆呢。

“快快,这边,黄老大留下的线索在这边。”一声呼喊忽地从对面某处传来,景袖北云霄对视一眼,抗起地上的包裹唰的闪身离开。

待他们消失一个呼吸不到,一群人悉悉率率从对面的洞穴里走了出来,夜明珠光芒散开,看着地上的身影陡然惊呼了起来。

风淡云轻,云霞璀璨,等景袖他们追上队伍时,已经是暮色了。

此时,也正如假半仙所说,他们翻过断绝崖,面前是座耸天高山。

郁色落在眼里,远处有水声哗哗,众人正一翻休整。

这般景色对于此时的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主子,王妃……”

看着他们出现,一个个站起兴奋呼道。

景袖招招手,示意大家别客气,该干嘛干嘛,一边从北云霄身后取过包裹,水眸笑弯如月。

“来来,给大家分点果子,生津止渴……”

一听有果子众人立马围了上去,他们在这休息了一会,虽然找了些野果充饥,但都是干涉极苦的,虽然苦,但是大家又无比庆幸吃的是苦的,那些个看起来又红又紫,散发着香甜气味的,王妃的银针一插下去,立马变得黝黑。

所以换了个好地方,大家实际上吃的还是用水泡开的干面馍馍。

“哇……好甜呀!”一口咬下,谷玉大呼道,眼睛都在放光。

一旁的匪豹子瞪眼立马去抢。

一堆果子,又红又白,顷刻便一扫而空。

北云霄在身后看着,微微感慨,他媳妇就是好,大老远背来,一路上当成宝贝似的,结果一见到他们,就全分了,没有丝毫留恋。

大家吃的开心,景袖也高兴,捡起布兜里还剩的两个,一个递给北云霄,一个自己咬下。

北云霄看的清楚,景袖递给他这个,是她一直护在手边的,看起来好像是不经意,实际上是特意阻止他们拿走的。

媳妇特意留给他的。

北云霄眼睛眨巴两下,咬上,只是轻尝了一点,便知这果子的不同,浑身源力突然游走,四肢的力量顷刻便充沛了起来。

这是?瞪眼,心头大惊。

景袖朝他眨巴下眼,暗声落如耳里。

无生果,大补的,吃吧。”上次大婚隐藏凤玉的那次,虽然北云霄未说,可景袖早已感觉到他源力的大幅消耗,这么些时日,他的身体看起来无恙,可实际上极为虚弱。

因为她着急去银月洲,他便忍着不说,跟着她一路颠簸到这里,是她太自私了。

北云霄眼里光泽熠熠,大步上前,不顾众人目光,狠狠的亲在景袖脸颊上。

“咦……”周围一片嫌弃声,他们家王爷简直越来越不害臊了。

景袖脸上悄生一抹嫣红,遮不住。

“咦,这还有呢,王妃,这果子可以吃么?”身后谷玉声音响起,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地上包裹里长着蛇纹的红果子伸去。

“唰!”

银兰血刃飞过,刚拈上手的红果子唰的被击落。

众人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就见谷玉身形笔直砰的一声倒地,他全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黑,不过瞬间手腕便黑如煤炭。

众人唰的围上。

银针飞走,众人只觉眼花缭乱。

下一瞬,急剧加深的黑色忽地控制住,且缓缓收拢,一点点凝聚到谷玉指尖上。

银兰血刃一划,便见谷玉手指开了道口子,黑血飚出。

景袖抹抹冷汗,缓缓站起:“吃,你再吃试试,丹毒果也敢碰,不要命了?”

地上的谷玉瞪眼,再瞪眼,一脸委屈,不过他现在全身发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周围的血霄军齐齐做了一个动作,跳起,离那些一个个长势喜人,拇指大小的红果子远远的。

真要命啊!

虚惊一场后,众人越发谨慎了,一定要跟着王妃,一定要,吃东西之前,不,摸东西之前一定要先问问王妃。

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场景。

“王妃,这草能坐么?我刚刚压了它,不会有毒吧。”

“还有这石头,这上面青青黑黑的是啥呀,不会是慢性毒物,等我走到银月洲就死了吧。”

“……”

一个接着一个,连地上的野花都一问再问。

景袖太阳穴突突跳着,黑线也越来越厉害,一声厉吼:“所有的地方,我看了三秒后,没出声,那就是没事!”

众人沉默,又忍不住想,王妃只有两只眼睛,万一这三秒看漏了咋办?

各个惊弓之鸟,小心谨慎,北云霄摸摸鼻尖,忍不住想,他这个战神是不是当得太没用了?是不是也该展现展现战神本事了?

夜色即来,众人商量一翻,决定原地安营扎寨,明日再继续赶路。

看着篝火生起,景袖迟疑了一瞬,也没有阻止,转身带着风扬就要往林间走去。

“唰唰……”一个个站起。

“王妃你去哪?”

“王妃你去哪?”

“……”无限重复。

景袖黑线,地上正调息的北云霄更是黑线。

“我去打点野味,你们在这等着。”

“属下跟你去。”

“属下跟你去。”

“……”再次无限重复。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