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11章 打个商量

这人从弄荒境地出来,带着十二匪头子便赖死赖活的跟着景袖了,说是什么他们土匪族是重守承诺的人,输了就要做到。

其实那场比赛景袖已经提过要求,让他们弄荒境地归属红妖,川澜统一。

没想到这人二话不说同意了,结果还是拉着一帮兄弟跟了过来。

同北云霄商量了一翻,又好好交代了风扬天翼等人,队伍继续前行,而他们则出发去看看这崖壁间到底有什么。

将怀中银蛇皇留下的鳞甲交给他们,有了这个他们也不会受到螣蛇的阻扰,而她自己身上本来就有银蛇皇通过血液留下的气息,更是无恙。

兵分两路。

在与三两只螣蛇交流后,它们向着崖壁间钻去,景袖北云霄对视一眼,身上匕首一抽,立马行动起来,这些都是为了这次出行准备的,全都是最好的玄铁打造,再不会发生什么断裂的事情,景袖手中的“凤”刀更是利器。

其实,二人完全没必要冒这么大的危险,但是这队伍里的人跟他们不同,身体状况没有他们强悍,尤其是四小妖和壮志凌云他们。

这些孩子虽然实力不凡,可终归是十岁的孩子。

所以为了预防不测,多一些仙果灵草在危机时刻救命总是极好的。

一路向下,两人身体近乎垂直的在山壁上,还好这些崖石都是久经风霜,早已被大自然磨练的坚不可摧,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断裂或山石滚落。

“袖袖,你说咱们要这么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是不是也算同死共穴了?”北云霄声音一旁响起。

景袖翻着白眼,嗔道:“你能别乌鸦么?我还要去找我爹娘呢,才不要死在这。”

听着袖袖提到爹娘,北云霄眼里又冒出熠熠光芒:“对,还要去找岳父岳母呢,嘿嘿,那袖袖你说,这岳父岳母到时候见到我会不会高兴呢,一国战神给他们当女婿,倍有面子,肯定高兴。”他一边说着,一边咧着嘴笑,似乎已经见到袖袖的爹娘对他赞不绝口的画面。

景袖已经懒得翻白眼,低声嘀咕:“高兴?说不定是让我跟你离婚呢。”

终生大事应是受父母之命,你小子居然拐了他们宝贝女儿,这印象能好吗?

景袖一边想着,一边越来越担心,她可听说她爹爹是个大人物,一方霸主,手底下无数勇猛战将,脾气还霸道暴躁,战神?咦……算个啥呀。

心头为正笑的傻白甜的北云霄默哀两秒,身形一翻勾在一颗岩壁青松上,身子倒挂,面前是一颗两成人高的狼腾芽攀长在山壁上,螣蛇已经钻了进去,显然他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里面。

手里凤刀反握,凝聚源力,拦腰朝狼腾芽砍去。

手臂粗的主枝干咔嚓一声,连着盘展开犹如蛛网的分枝向着崖底迅速落去。

风声呼呼,掉了好久都听不见着地声,只是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微呼口气,向着面前景色看去,竟是一半人高的洞穴,景袖眼睛一亮,唰的落到洞穴里,从怀里掏出颗夜明珠,夜明珠光芒散开,照出这片景色,竟有

一条山洞隧道落在眼前。

抬步向前,北云霄尾随在后,前方是螣蛇嗤嗤的领路声。

山洞越走越深,也越走越大,洞穴也多了起来,起先还弯着腰,到后面已经可以直起,两人也逐渐并排走到一切。

“大自然还真是鬼斧神工呀。”景袖感慨道,指尖摸在洞壁上,斑驳凹凸不平的触感,带点湿滑,似乎还能听见洞穴深处水珠滴下的声音。

这里的一切没有半点人工开凿痕迹,从岩层来看有些像亿万年前的地壳运动和水流溶蚀及后期的岩层沉淀等各种自然活动形成。

如此绝壁之处,居然有这般景色,实在让人感慨。

身形一掠,加快速度,不过几个呼吸间,视线开阔起来,这里大概千平,洞穴各处挂满了钟乳石,随着夜明珠一照,散出七彩斑斓的光芒。

北云霄也是感慨,真没想到这里还有这般地方。

感慨间,前面的景袖已经蹲下了身,似乎在摘着什么。

抬步上前:“袖袖干嘛呢?”

回首,景袖眸光奕奕,指着面前兴奋的道:“瞧!”

北云霄望去。

一株叶锋似刀片的植被,上面长满了火红拇指大小的果子,果子上泛着光,似有一股清香散出。

北云霄并不认得,疑惑着道:“这是?”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拿手去碰。

“丹毒果呀,好东西!可是炼毒极品!”

北云霄刚要碰上的手一滞,嘿嘿干笑两声,默默收回,他媳妇果然与众不同。

景袖也赖得搭理他,这人不识货,她可识,这丹毒果虽然是毒物,用好了那可是救命的东西。

一边想着,一边加快手里的动作,后来干脆割下自己一段裙角包起来,待上面只有零星两颗,景袖才收了手,做事不能太绝,留个根好繁衍。

将东西拴在腰上,拉着北云霄继续向里。

此时这洞穴附近已是七八条岔口,他们跟着螣蛇一路向里。

没过多久,又是千平洞穴,意外的是景袖又发现了一种植被,与刚刚的不同,这株纯碎是灵果,可以活跃血脉,一听没毒,北云霄自告奋勇采摘起来,不一会拳头大的果子抱了满怀。

便这样两人一路向里,收获也越来越多,北云霄整个袍子都被脱下来当包袋了。

“媳妇,咱是不是太猖狂了点?”这简直就是大扫荡呀!

呃……景愣怔一瞬,望了望两人身后半人高的包裹,尴尬道:“好像是啊。”谁叫这里面东西越来越好,她都择优挑选了呢。

“那回去?”景袖道,虽然说着,眼里却是大大的惋惜。

北云霄狠狠点头,再走下去,腰都快背折了。

两人虽然不舍,却很快达成共识,无视螣蛇的继续带路,转身往来的地方走去,算了算了,捡便宜要适度,不能太贪心了。

景袖如是安慰着自己。

“哈哈哈……找到了找到了……”一声惊呼至某处传来。

只见啾的一声,面前本打算往回走的景袖唰的

消失的无影无踪。

原处北云霄瞪眼,再瞪眼,反应过来立马朝景袖离开的方向追去,媳妇啊,咱不是说好不再捡便宜吗?

一处百平洞穴,这里天然的水晶石成群。

景袖藏在暗处,并没有冒然冲出去,她看着前面的情形,眼里放着光。

两朵花瓣透明形状宛如莲花的植被正生在洞穴角落,碗口大,它的周围聚集了无数螣蛇,阵阵香气飘出,即使隔的老远都能闻到,脑里顿时一阵舒畅,只觉提神醒脑。

如此灵物,一看便知道是宝贝,只是可惜了它面前正站了个人,因为光线,景袖看不清他的面貌,更分不清男女,只知道身形瘦弱。

想不到这寻宝的还不只他们,景袖感慨间。

便见男人将怀里一包粉末洒开,是雄黄粉,加了特殊的虫粪,可以驱蛇。

果然,地面本嗤嗤发出警告声的螣蛇渐渐低下了脑袋,一点点开始后退,不过半会便将中心的地盘腾了出来。

男人眼神放光,如狼般盯着两朵灵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媳妇,咱不去摘么?”身边北云霄屏息,悄声落在耳里。

景袖眸光微闪,遗憾道:“不是我先发现的啊,这寻宝也得有个先来后到不是。”她歃血暗王可是很有原则的。

“反正有两朵,一人一朵呗。”北云霄又道,只要他媳妇看上的东西都该是他媳妇的,分一朵出去算他们大方了。

景袖心动了一下,眸光闪烁,半响试探着道:“那咱试试,跟他商量商量?”同是寻宝人,大家交个朋友嘛。

“嗯,试试,不试咱就抢,不就两朵花吗,咱先拿了,回头赔他十几二十几朵狗尾巴花。”北云霄坚定的道。

景袖嘴角抽搐无语,赔他?这是能赔的事吗?还有啊,狗尾巴花能算花吗?

一边无语,一边将身上的包裹交给北云霄,从暗处走了出来:“哈哈,相逢即是有缘,朋友好巧好巧呀。”

很俗陋的开场白,正眼睛放着狼光的男人一怔,唰的站了起来,即使光线很暗,也能看见他似要吃人的目光,借着自己手上的夜明珠,景袖这才看清对方的面貌。

是个男人,是个脸上有一条深壑刀疤的男人。

瞧这凶神恶煞的模样,不好商量呀!景袖心里嘀咕道,眼神落向对方身旁的灵花上。

这么一会,那灵花的花瓣已经开始变色,刚刚的透明变成了浅粉,且越来越浓。

会变色的花?没听说过呀!

对于这种神秘不凡的事物,景袖心里越发的好奇了。

“兄弟,咱能打个商量不?”

“唰!”景袖的话还未落,暗色中,一道光影忽地朝她刺来,竟是这人拿了把匕首想要杀人。

景袖瞪眼,唰的闪身到一边的钟乳石上,黛眉深拧了起来,这种没商量就开打的方式她很不喜欢呢。

瘦弱男人见自己一招落空,眸光一闪意外,手里的匕首一收,没有再出招,嘴里恶声呼道:“哪来的黄毛丫头,到有些本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