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10章 出发银月洲

暗处。

谷玉戳戳风扬,道:“王妃到底跟妖姬公子是什么关系啊?”怎么给人一种若即若离,心有牵连的感觉呢。

风扬蹙眉,想了半响,未言,他也不知道主子跟妖姬公子算什么关系,若是细说,好像是琴友吧,或者说,是一类人,因为他们身上曾经有太多的相识处。

孤寂,孤寂的只剩下自己。

还好,他的主子已经改变,但是妖姬公子,似乎……更加孤寂了。

天空如幕,无数星子点亮在上面,晚风吹过,还有些凉。

景袖秉烛坐了许久,依旧没有听见苑口有动静传来,轻叹口气,熄掉烛火,起身向软榻走去。

“唰!”

身形陡然落进个熟悉的怀抱,景袖怔了一瞬,彻底放松下来:“云霄……”

话刚出,炙热的吻再次落下,贪婪霸道的,只是瞬间便压的景袖喘不过气。

北云霄却没有放开,更加加深,不知何时,两人的身体跌倒在**。

景袖只觉得晕晕乎乎,整个身体都快炸开,忍不住撑住北云霄胸膛,想要寻找些空隙,终于,唇上的压迫感消失,似乎获得重生,她急忙解释道:“云霄,妖姬只是一个朋友罢了。”她想了一晚上,终于想透北云霄的举动。

他应该是吃醋了,吃她对妖姬的态度,为了安慰好这个男人,所以她等了许久,想跟他说这句话。

妖姬,只是一个跟她有过思想共鸣的人,他们同样的淡看世间,冷漠世间,所以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但是情感,从来都没有。

未听见北云霄出声,景袖以为这人还气,便想再解释。

唇上的吻却已经再落下,他一边喃喃:“我知道,知道的。”一边将身上的炙热传递到她身上。

火一样的温度,身体的变化,粗重的喘息声,景袖终于意识到什么。

月光透过窗户落进,她清楚的看见眼前男人眼里深深的欲望,脸唰的火红,还好夜色太浓,看不清。

纤细的手指无措的摸上他的胸膛,不经意的举动才最是撩人,这一瞬,情愫彻底炸开。

渐渐,月央阁落出一道道喘息声,时而慌乱,时而富有节奏。

像是场夜月撩心曲,将道不清的情意全编织在这支曲里,诱人犯罪。

各处,一个个身影退去,他们目露浅笑,眸光熠熠,不知道是小战神还是小郡主呢?

天亮时,本是打算出行的计划却没了动静,夜再来,满苑只有哼哼唧唧的声音,像是毒药,诱引着战神一遍遍堕落。

等到一切整理好,真正出行时,已经是三日后了。

马车里。

北云霄怀抱着景袖,笑的露出满口白牙殷切的道:“媳妇,要不咱再休息一日吧?你这身体不行,咱明天再出发吧。”

本困乏的厉害的景袖唰的睁开了眼,身子一起,一脚踢在北云霄腰上,咬牙切齿的道:“你再说这句话试试!”

三天,整整三天,没日没夜的折腾,每次她醒来要出发就被这人一句话劝回去,更可恶的是

,什么休息,一到晚上就不顾她又累又乏化成禽兽,偏生她还心疼这人难受,一次次让他得逞,可恶,可恶呀!

心里一边想着,又挡不住困意来袭,一会就沉入梦乡。

北云霄咧着闪亮白牙刚想发誓保证一翻,耳边景袖的浅呼声便传来,眸光一闪心疼,是他太不节制了,取过一旁的绒锦被给景袖盖上,为她调整好舒服的姿势,乖乖坐到对面。

提起案桌上的墨笔,一笔一画在宣纸上勾勒起来。

道路再平,但也摇晃不稳,他执笔的手却不见丝毫抖动,勾勒出对面软榻上人影的黛眉红唇,神色格外专注。

“叮叮……”一阵琴音传来,执笔的手微颤,眼里闪过流光,忽又笑笑,云淡风轻的继续描着手中画卷。

队伍渐渐远去。

城门上。

妖姬的琴音一遍遍回荡,待再也看不见队伍的身影,修长的指尖才滑过琴尾,琴音渐歇。

“这一曲……你可听见?”他喃喃道,在春风里问着。

“公子。”身后芳嬷嬷一怔,轻唤,眼里尽是心疼。

“准备下出发吧。”清润的声音,已恢复一如既往的冷漠。

“嗯?”芳嬷嬷不解,问道:“公子,我们要去哪?”

他缓缓站起,大朵的曼珠沙华从地上拖起,他怀抱被景袖当掉却不知从何寻来的“凤鸣”,纤细的身姿映在风中,妖娆清冷。

道:“银月洲。”

世人都知这块大陆分为三洲五国,但真正知道银月洲在何处的却是少知又少,四国的人只偶尔听过他们的名字,交流会上偶尔见过几个人影,所有的消息皆从传言中来,就连典书上的记载都已是十七年前的事。

景袖等人,百来人的队伍,便依着从皇宫古籍翻出的一张模糊地图开始了前往银月洲的路途。

此时,千盛的国土正被方啸云带领的耀天军队一点点蚕食,川澜的布思亲王带领着狼军携助,四国的天下已经渐渐远去,三国并存。

一月后。

这方,两边都是陡峭的崖谷,深不见底,一眼又望不到头,马车早已丢弃,众人行走在崖壁上,身上绑满了布条,一个拴着一个,额上控制不住的冒着虚汗。

如此行路已经第七日了,连晚上睡觉都是在这崖壁上,唇舌干枯的厉害,连说话都不想,因为一张嘴就撕的喉咙疼痛。

打了个手势,景袖示意众人休息。

众人唰唰坐下,调整身体气息,补充体力,若不迅速休整,等不到翻完这崖壁,他们就会死在这里,被风吹成人干。

景袖坐下,朝身边的假半仙问道:“你确定这崖壁今天就能翻过去?”

红尘三仙和邪美人在离开时已经没见到身影,没有告别,也没有说去了哪里,所以景袖只能临时抓了假半仙来带路,这人虽然不靠谱了些,但却是唯一一个真正去过银月洲的。

假半仙摸摸自己被太阳晒的发烫的光头,呼嚷道:“确定确定啦,当年我可是从那里跑出来的,过了这断绝崖,转到银月山,等到了银月谷,那

里有山有水有果子还有野兔子,大家就能好好享受了啦。”

他说道,众人的眸光变的憧憬。

“王妃,咱们赶紧走吧,属下们还忍的住。”天翼呼道,一边将手中的水袋递给身后的朱雀。

如此地方,连喝水都需要节制,只能润润喉。

景袖蹙了下眉,看着队伍最后正给四小妖和四小仙童讲故事转移注意力的北云霄,道:“好,我们走。”

一天,他们还熬的住。

风呼呼吹着,因为是初春,崖壁的风还生冷着,刮在脸上像是一把把风刀,将众人的皮肤割破,划开一道道口子。

揉了揉脚边将军脑袋,景袖站起,带着队伍继续前行。

路曲折着,但却已经不能倒退,此刻,不管这壁崖后是不是银月山,他们都必须翻过去,因为退后,便是死。

一点点,行走在山壁上,困难时,是整个人贴在崖壁上,将军美人们被绑在身上。

“假半仙,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吗?”一边注意着脚下,景袖一边随口问道。

匍匐在山壁上的假半仙一怔,神色暗下:“没有。”

“应该在哪吧,你说说,长什么样?我看看我有没有见过。”景袖又问,实在是前面的路太窄,她看不到下脚的地方,必须通过这种方式来转移自己的紧张。

“我也不知道长什么样了,是个女孩,十三岁大。”

景袖忽地一怔,脑中闪过一种怪异的感觉,好像她真的见过这只是描述了下十三岁大的孩子。

“十三岁大?”

“是呀,十三年了,所以十三岁了,她刚出声的时候就会唱歌了,歌声一响,草原上彩莺全飞了过来。”

“会唱歌……那就不是……”景袖喃喃,思绪渐渐跑远,也没注意到前面的动静,等到发现时,一只全身通体火红的螣蛇正攀附在山壁上望着她。

蛇!景袖瞳孔一惊,又瞬间安静了下来,她得了蛇皇认可,怎么可能怕蛇。

在众人胆战心惊的目光中,景袖嘴里吐出嗤嗤声与它交流起来。

螣蛇凝望了景袖半响,渐渐转过头,朝一处洞穴里钻去,不过瞬间便没了身影。

众人大松口气继续赶路,却是没过半响,又一条螣蛇攀在山壁上,且更大更红。

凝眉,一翻驱赶后,景袖黛眉却深拧了起来,按理说这种草果不生的地方,应该很难有蛇类出现的,它们却一条条攀附在这里是为何。

一路继续向前,待再走了一个时辰,他们竟然已经碰到了上百只螣蛇,它们或攀附在崖壁的青松上,或藏匿在山崖间,或单只或三两成群。

“奇怪了,这些蛇兽不是只有在天地灵物的地方才出现么?难不成这断绝崖生了什么仙果灵草?”

假半仙挠着脑袋自言自语道。

这也是景袖正想的,如此成群蛇兽出现的现象,那必是有天地灵物。

“云霄。”

轻唤了声,一直尾随在后护着队伍的北云霄唰地飞身过来,匪豹子瞬间落到最后,担当责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