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08章 孤寂曲声

“汪汪……”惊天震地的犬吠,房门忽地打开,两只如离弦之箭唰唰冲出,一阵鸡飞狗跳的追逐,苑子乱的一团糟。

原处,北云岚瞪眼,神色讪讪,她们居然偷看了……哎哟。

再望了眼空空的房间,火气又蹭蹭上涨,人呢,这两兔崽子人呢!大婚夜,不洞房跑哪去了。

这个问题,北云霄也很想抱怨:“媳妇,咱回去吧,都走了那么久了,咱应该追不上吧。”杀人有什么好玩的,还是生小战神更重要。

一边身化虚影急速向天边掠去,景袖一边冷笑回道:“走?你以为他们能走的了?”敢大婚日来找事,真当她云景袖是软柿子随便捏啊,白日是人多不好下手,这会,就算你们百人,她就算要不了他们命也能让让他们全脱一层皮!

一边想着,一边跟着血狼王向林间急速蹿去。

身后,北云霄哀叹口气,无奈跟上,媳妇要算账,他当夫君的怎么也得撑好场子,只是可惜了他的洞房花烛夜啊。

感慨间,眸中银晖一闪而过,像是泛在银霄长枪上的冰冷光泽,收割了无数性命。

三皇势力,呵呵。

穿过一片郁色青松,景袖身形忽地停了,拧眉望着地上的场景。

看着来人,早守在这片的四小妖四小仙童唰唰从暗处飞了出来。

“姐姐,姐姐……”

“怎么回事?你们杀的?”

小妖眨巴下眼,急急回道:“不是呀姐姐,你不是让我们布了陷阱和火球在前面的林子里吗?结果我们守了一天,都没有一支队伍过来,后来,听见这边有动静,我们就飞过来瞧瞧,结果这些人全都死了。”

没错,死的人正是白日找景袖麻烦的三皇势力,那三支强悍的队伍,所有人。

眼前这片青松林是离开耀天皇城的必经之路,早在今天早上,景袖就秘密命人把守各处,让百姓绕道,这里也被她安置了些陷阱炸药,让四小妖四小仙童守在这处,观察情况。

原本这里只是想找着机会收拾云景浩那些怪物,后来三皇势力出现,景袖也将他们算了进去,只是没想到,她还没动手,这些人居然全死了,云景浩那些人估计看着形势不对,改道了。

拧眉,俯身一个个去查。

百来人,除了弄杀不在其中,全部没了气息,就连那两个头目也凸着眼睛,没了气息。

所有的人都死的很安静,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不见丝毫凌乱,连尘土也没有多少,全身上下除了脖颈处一道伤口其它都完好无损。

伤口很细,像是被什么利器滑开,跟她的银兰血刃有些相似,但又不同,这些伤口更细长。

这些人的实力景袖是知道的,如今死的这么彻底,让景袖心头多少有点意外,居然有人对三皇的人下手,难道也是从银月洲来?

“你怎么看?”偏头,向北云霄问道。

他眉峰一竖,眸中闪过深邃寒光,冰冷的道:“死的活该!”

景袖一怔,无语,谁问他这个。

“好了好了,袖袖

,不要想了,反正有人帮我们解决了麻烦不是,只要对我们无害,爱死多少死多少。”北云霄无所谓道,眸中光彩熠熠,显得急切,他的洞房花烛夜,洞房花烛夜呀,月亮还没走,回去还来得及,嘿嘿。

景袖甩了个白眼给他,从这人跟她出来,景袖就知道他脑子里一直没单纯过,男人果然是喜欢运动的动物。

“好吧,走了。”拍拍手,抱起面前的妖妖,几个小家伙在这里呆了一天,也累了,是该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了。

月光中,两人并肩走着,影子被月色拉的修长,景袖望着天边茫茫景色,脑中忽地闪过弄杀的身影,那个女子,应该无恙吧。

待这处静下,山林间只闻虫鸣。

远山上。

一道红色的身影淡然坐在地上,风一吹,他柔软的纱袍扬起,一朵朵红白相间的曼珠沙华开在冷风中,他低眉垂眸,视线落在面前的琴弦上,修长白皙的手指一点点拂过,像是在欣赏美玉。

妖娆的气息笼罩在周身,明明是惊艳天地的艳丽容颜,却给人一种缥缈,不识人间烟火的气韵。

一侧,弄杀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头上的冷汗唰唰流着,这个白日狂傲不可一世的女子如今却吓的这般。

“叮……”琴弦滑过,一声清脆余音回荡在这方。

弄杀匍匐的身子低的更凶。

“看在你没有逼她的份上,走吧。”明明是清润的音色,却让人感觉异常寒冷,仿若生在在墓地的曼珠沙华,早已看透这人世间的纷纷扰扰,心冷漠的荡不起半点涟漪。

“是是是……”弄杀惶恐的道,身形站起,朝着曼珠沙华的身影一拜,转身向着山林间急切跑去,慌乱使她忘记了会武,用着两腿奔跑。

直到弄杀的身影消失在天边彻底不见,狭长的眸子都未抬起半分。

半响,又一阵风吹过,他指尖再次拨弄起琴弦,望着天边喃喃:“你好久没听我弹琴了呢。”

似倾诉,似自语,一股孤凉感生在风中。

“叮叮……”琴音生起,随着风声飘向远方。

本安然行路的景袖忽地一滞,回身,遥望着天边的月白,不知道思量着什么。

“袖袖,看什么呢?”

“我好想听见琴音了。”喃喃。

冷风吹过,北云霄身形一怔,眼里闪过昏暗流光。

青竹沙沙,叶纷飞。

等景袖与北云霄回到暗王府时,已经是天空透亮了。

战神那张脸黑呀,非常黑呀,就跟天边渐渐聚拢的乌云似的。

吓得本凑上来打算兴师问罪的北云岚一腔火气瞬间嗝屁,唰的闪到角落,这战神虽然是她侄子,可要发起火来,那是六亲不认呀。

一众血霄暗卫更是不敢凑上来,各个缩在角落,大气都不敢出。

众人龟缩,除了一人。

“王妃王妃,我的王妃,你是我英明神武伟大的王妃……”

看着面前手上缠着绷带,大眼珠子里闪着璀璨流光,手舞足蹈兴奋着的女子,景袖眸眼

轻眨,试探的道:“朱雀?”

“对呀对呀,我是朱雀,王妃你认的我呀,天啊,王妃你认的我呀,我英明神武伟大的王妃,属下终于见着你了,终于见着你了……”兴奋呼道,激动的蹦跳,众人眸光下意识向蹲在花坛后的白峰望去,忽然有种王妃头号粉丝的头衔要易主的感觉。

白峰也很纠结,他很想冲上去,跟偶像问问好,跟朱雀抢抢宠,可这朱雀血王的脾气……

深深的打了个寒颤,算了算了,我白峰大容大肚,就让你在偶像面前蹦跶几天好了。

瞧着对方这么兴奋,景袖也是高兴,眼里精光闪过,道:“怎么样?有没兴趣以后跟我混?”

正滔天怨气的北云霄一听,瞪眼,媳妇,有你这么当夫君面挖墙角的吗?

朱雀一听,更是兴奋,连连点头:“好呀好呀,我以后跟着伟大英明神武的王妃混。”跟着王妃混,她就不用再孤零零回暗楼了,好呀,太好了呀。

无视北云霄的怨色,景袖拍拍朱雀肩肘,嘱咐道:“记得到淘宝楼报道啊。”

“嗯嗯……”

晨风,木叶沙沙,风尘扬起,像是雨色将至。

皇城,一切渐入正轨。

月央阁。

北云霄一路跟随进屋,望着一脸云淡风轻的景袖万般纠结,其实吧,白天也是可以洞房的。

他立在屋子中央,遮兮兮的朝景袖瞄了两眼,可怜巴巴的唤了声:“媳妇……”

景袖整理青丝的手一滞,一边继续解开头上的红纱,一边轻“嗯”了一声,眼里闪过不自在的羞色。

北云霄被这一应,又哑了声,他该杂说?说媳妇,我想跟你洞房?是不是太猥琐了点?纠结,万般纠结,心里又忍不住期盼景袖主动,他家媳妇那么强,这种事应该也好强的吧。

瞧着北云霄不吱声了,景袖放下手中的桃木梳望**走去,脸上依旧没有特别的神色。

北云霄一瞅,眼里闪过急色,脖子忽地一硬,瞬间冲上去了,媳妇都娶了,还不让洞房不成。

谁知刚刚走到床边的景袖忽地回首。

北云霄雄赳赳气昂昂的表情瞬间消失,咧着嘴谄媚道:“嘿嘿,媳妇,今儿天气真好呀。”

景袖望了眼屋外已经刮起的大风,嘴角抽搐,很是配合的道:“嗯,是挺好的。”说完,又转身整理起床铺,折腾了一天一夜,早困了。

床铺铺好,景袖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你是在这睡还是回银天阁睡?”

正惆怅怎么开口洞房的北云霄瞬间怔住,眸子瞬间充电,唰唰放光:“这!”雄赳赳,气昂昂,吼的正在马厩里打盹的火云一个颤抖,剁剁马蹄,哼唧两声。

景袖转首,芊芊素手自然的摸上北云霄腰上,十指轻绕想为他脱下外袍,这动作明明前两天才做过,这一刻却突然生疏起来。

腰上的喜带怎么都解不开,再折腾了一会,景袖一甩那火红的腰带,懊恼的道:“自己脱。”转身,径直躺在**,背过身的精致容颜上悄然生起一抹嫣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