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06章 执着至死

这一刻,众人包括云景浩的视线都落在景袖身上,凤玉肯定在她身上,肯定。

桃花眼闪过流光,红尘三仙静静的站在一旁,双手环胸,悠悠看着。

凤玉的不同,感受到的颜色自然也不同,云景袖,你的身上到底有没有火凤玉呢?

青竹上。

华容探着脑袋瞅了一眼,转身对身边的邪美人问道:“皇,这凤后子嗣身上到底有没有火凤玉啊?当年凤后是把火凤玉留给了她吧?”

邪美人唇角微勾,笑的更是邪魅,线条优美的薄唇微启,悠悠道:“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呢。”

风过,无声。

这一刻众人凝望。

白光落在景袖身上,安静平稳,就连还没死透的云眉心也看着,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有什么特殊?为何这天下都在围着她转?

“唰!”就见本安稳的景袖身上七彩光芒一闪,众人还来不及惊讶,那光芒又唰的消失,快的不过眨眼,像是种错觉。

众人错愕,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刚刚那又是什么?七彩光芒?这什么意思?

景袖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紧张,头上冒出虚汗,手上的温暖却是只增不减,北云霄握着她,紧紧的,下意识的,她抬首朝身边的北云霄望去,这一眼,瞳孔又是变化。

北云霄精致的俊颜上是云淡风轻的神色,可是他头上正布满了细如牛毛的虚汗,他瞳孔正泛着光,不是琥珀是,是银色,犹如九天银晖,他望着她,深情,温柔,在用行动告诉她,一切有我。

看着是七彩光,众人诧异了一瞬,不解。

“我来试试!”瘦弱的黑衣男子呼道,耳上的螺旋耳叩泛着冰冷的光泽,他从怀里掏出个玉色罗盘,同样的符文游走,顷刻便转动了起来,白光闪出,落在景袖身上,一点点从头到脚,犹如在审查着犯人。

景袖眸中的寒色一点点凝聚,她柔荑紧握着北云霄,在心中发誓,今日的这一切,我云景袖迟早算回来,银月洲,各方势力,你们最好不要让我找到机会,否则……我云景袖,让你们生不如死!

“好了好了,还瞎折腾什么,这一个个眼睛看着,没有就是没有,符盘还能坏了不成。”绿衫女子出声,低眉顾盼间对中年男子和瘦弱男人眸中一闪讽刺。

北皇?西皇?不过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手上源力消散,符盘闪出的白光顷刻消失,高速旋转的符盘也停止了下来,两人脸上的神色同样的懊恼愤怒。

该死的,居然是假消息,那这女子到底是不是凤后子嗣?这七彩光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凤族血脉的原因?

妈的,到底是谁传回的消息,害他们大老远从银月洲赶过来。

景袖微呼口气,北云霄手上的温暖也渐渐散去,不过几个呼吸间,竟冷的如冰雪寒霜,景袖心头大惊,虽然不解北云霄是用什么方法隐藏住了她有凤玉的事实,但是能做到这般,定是什么大损心力的事。

担忧的朝北云霄望去,对方对她温柔一笑,指尖摸上她的青丝,示意安心。

静默,连云景浩都拧着眉,怎么会呢?居然没有?

她一定是给了这贱种的,一定是的,为什么没有?

红尘三仙的眸光复杂着,像是松一口气,又像是失落。

青竹上,枝叶间。

华容抠着脑袋不解,他以为会有的,怎么会没有呢?太奇怪了,难道凤后死时把火凤玉给销毁了?

邪美人嘴角依旧勾着邪魅浅笑,紫眸流光溢彩,不是望着景袖,而是望着一旁的北云霄笑的别有深意,呵呵,倒是个不容小觑的人呢?

“妈的!走!”青衣中年男子一吼,转身即走,没有凤玉,这云景袖是不是凤后子嗣又有何用,对这些人下手?他还看不上。

瘦弱的黑衣男人扫过众人一眼,神色高傲如看蝼蚁,拂袖,转身跟上。

队伍很快退去大半,只余弄杀的人马还在原处。

弄杀看了离开的两人一眼,嘴角一闪讥笑,缓缓向前走了几步,行到景袖面前,悠悠的道:“云景袖,不管你是不是凤后的子嗣,有没有凤玉,我弄杀很欢迎你去银月洲。”这女子的态度说不清好坏,似乎亦敌亦友。

景袖也感受到,眸光一怔,回道:“定如你所愿。”对于这个女子,景袖心里多少有点感激的,刚刚要不是她出口,这北皇西皇的人说不定会再生一番事端,而且,景袖敏锐的觉得,这女子一定察觉出了什么,她只是不语罢了。

弄杀大笑,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暗王府,她为东皇卖命,可也是天影族的守将,对于任何可能结成盟友的人,她弄杀绝不会放过,再说了,这个女子,她弄杀很喜欢。

风起,她们的绿色裙纱落如风中,像是春天的讯息,告诉众人,生命正一点点绽放。

云景浩凝望了一瞬,转身也走了,带着他的青衣黑月人,带着他养的怪物,如潮水般退去,四皇的人皆还未远去,若是他此时动手,或得到些什么,他们黑域就整个落在众人眼里了,面对一个南皇可以,面对整个四皇,他们还没那个实力。

原处是云眉心不甘的嘶喊,是南宫祁华的挣扎,却无人再搭理他们。

没有价值的东西,他云景浩怎会看上。

静,血腥渐渐离众人远去。

齐沐昭和天御军一干还立在原处。

刹羽等人眉峰紧锁着,齐沐昭的神色平淡无绪,他看着景袖,不知道想着什么。

现在最大的危险过去,那么就只剩下千盛这方。

“将朱雀交给我们。”景袖道,神色冰冷,眸光更是冷漠。

齐沐昭血红的瞳孔一怔,心上不自觉的针扎般的痛感袭上,是不是从一开始,他就错过了什么?若是那时候他不选择烧她的淘宝楼,不选择围剿她,不选择与她针锋相对,是不是一切还可以重来?

这样爱恋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暗处佝偻的身影,她一直隐忍着,隐忍着寻找最好的机会,可是这一刻,

她身上的愤怒控制不住的外泄。

气息暴露,景袖眸色陡然一寒,身化利鹰猛地朝梅林间扑去。

恶心的东西,找你好久了!

看着来人,佝偻的身影一滞,忽又咯咯笑起,丑陋的脸狰狞如鬼,露出牙上鲜红的血液,那是她一直隐忍咬牙所致,不退反进,飞起,朝着景袖猛地扑去。

“贱人,我要杀了杀了你!”沙哑的声音,如同在风雨中淋了多日的钢铁,生出了斑锈,生硬,刺耳。

佝偻的身影已经疯魔发狂,且周身染着毒物,四肢匍匐,如同一只狂奔而来的鬃狗,生着她血红的獠牙,想要撕裂景袖这只猎物。

“砰!”力量相撞,毁了一片梅林,佝偻的身影无视横七八仰的树枝尖口,周身凝着血色气息,唰的再冲了上来,树枝的断口刮破了她的灰色布衣,刮的她血肉模糊,猩红的血液染在桃枝上。

看着这般诡异的功夫。

刹羽等人眼里齐齐一惊:“主上,这不是……”他们阎王楼的血尸术,竟是他们阎王楼的血尸术!

齐沐昭眸眼微眯,周身凝着一股寒霜,注视着跟景袖缠斗在一起的佝偻身影,似乎在辨别这人是谁。

陡然,他瞳孔中寒色炸开,是她!居然是她!

“妈的!看老娘不弄死你!”受了一整天的气,这会像是找到个发泄口,来个疯子更好,她云景袖就是要杀疯子。

银兰血刃双手旋转,煞气凝固周身,真当她歃血暗王忍气吞声就好欺负了是吧。

身如鬼魅,匍身前进,暗杀之姿。

练了血尸术的身影快,她云景袖更快!

“唰!”只见血色洒满空中,佝偻身影那爬满虫纹的脸被活生生削了一块下来,森森白骨露出,嫣红的恐怖。

“咯咯……”她却不疼,只是咯咯笑着,鲜血染上她的牙齿,眸光死死的盯着景袖。

这熟悉的眸光让景袖心头忽地一跳,彻底认出了来人。

难怪她觉得熟悉,难怪她对她直觉的讨厌。

齐沐芯,竟然是那个曾经绝色骄傲的齐沐芯,一国公主居然落到如此,可怕,可怜,可憎呀!

“咯咯咯咯……还我孩子,还我孩子。”她笑着,又口齿不清的喃着。

眼里的光已经疯魔,哈哈哈,大笑,无视脸上的伤口,无视正涓涓流血的伤口,她身形一射,张着血牙,再一次朝景袖扑来。

这一刻,她比云景浩养的那些怪物还像狼人,凶狠,残虐,只知道疯狂的攻击。

“嗷呜……”

“汪汪……”

将军美人血狼王齐扑而上,瞬间便擒住她的四肢,她却像是未见,身上凝着一股要毁天灭地的血色气息拖着它们继续朝景袖扑来。

景袖眉色一硬,浑身源力升起,就要直迎。

手里的力量还没放出,刚扑到面前的齐沐芯居然忽地一滞,一口鲜血噗地喷出,染红了地面,染红了身上的布衣,她大瞪着眼,缓缓仰头倒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