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04章 又现人马

云景浩像是未见众人惊愕的神色,神色平淡,眸光冷漠无绪,少一个无用的废物罢了,对于他来说,没什么改变。

“东西在哪?”云景浩看着景袖道,他微弯的身子已经直起,身上的气息转换,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压迫感。

景袖眸光一闪深邃,心思迅速转换着,讥笑道:“怎么?云相爷的戏不演了?”

“我问你东西在哪?”冰冷,云景浩背着阳光的脸上凝着寒霜,耐心正一点点失去。

景袖眸子微眯,煞气外放,同样的冷色,未答。

怒火顷刻爆发。

两人五指齐齐成爪,凝出股煞气朝对方袭去。

一瞬,苑中三道虚影一晃而过,力量“碰”的炸开。

人仰马翻,墙瓦皆倒,大喜灯笼被力量冲碎,彩带覆上烟尘。

待烟尘散去。

一方,北云霄护着景袖在左,另一边,云景浩满脸寒霜在右。

手臂酥麻的感觉清晰,云景浩眸光暗沉,再一次将视线落到北云霄身上,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居然有与他一抗的势力。

两方对峙,气氛陷入凝重僵滞。

“呵呵,战神霄王这么勇有谋,怎么连自己的属下也照顾不好呢?”齐沐昭悠悠声响起,他神色平淡,说出的话却别有深意。

众人心头控制不住的慌跳起来。

北云霄眉色深拧,似乎在思考着话意。

一旁的双斧王随手扔出一样东西,呵呵笑道:“这东西你们应该认识吧?”

众人看去,是块青红色的圆形玉佩,上面一个“霄”字闪着幽光。

“朱雀!”不等北云霄出声,天翼已经呼道。

没错,这是朱雀的玉佩,圣血玉,他们四大血王每个人有一块。

朱雀奉了主子的命令带着暗楼的人赶回京城,按理说应该早到了,可是现在都没有人影。

“你把她怎么样了!”谷玉厉吼,神色愤怒,他们四大血王虽然没有常年在一起,可是彼此的感情早就亲如兄弟姐妹。

双斧王咯咯笑道:“怎么样了?没怎么样啊,不过是砍了几只手臂喂婆娑花而已,你们刚刚不是看着了吗?”

什么!刚刚的手臂是朱雀他们的!

惊色,愤怒,白峰举着风云砍刀就要动手。

“齐沐昭,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以为你还能夺了这天下?你以为这天下还能是千盛的?”景袖拦下,冰冷着道。

四国局势已定,凭他一己之力已经翻不了天,这人霸主之梦破碎,不留在千盛韬光养晦,如今现身耀天不是很不明智么?

齐沐昭忽地笑了,血瞳里流光溢彩:“干什么?我的皇后,我不是说了么?接你回国成亲呢。”

云景袖,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要不了天下,我就要定了你!

“你不是很讨厌北云霄吗?你们不是没有拜堂吗?他北云霄能给你的,我也能给,甚至更多,只要你跟我走,跟我去千盛,云景袖,千盛的天随你猖狂。”

景袖蹙眉不解,什么叫千盛的天随她猖狂,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是要她去

千盛这么简单?

为何?有什么意义?景袖想不通。

北云霄周身的寒息越发浓郁了,景袖不懂,他懂!

这人就是对袖袖动了心思,所以一二再再二三的出现,说这些话,表达着想法。

“哎哟,这么热闹呢,大家聊啥呢?”一道呼嚷声又出,便见红尘三仙摇着曼妙腰肢风情万种的从大门口走了进来。

他眼上带着块青色薄玉,与妖妖的小墨镜有些相似,走到景袖面前,立马显摆起来:“小袖袖怎么样,三儿我自制的墨镜,是不是很漂亮,省得我瞧着这一地血色头晕。”

景袖为红尘三仙的态度心头一暖,这人没变就好,道:“回头我做一副更好的送你。”

红尘三仙顿时一喜,掩唇呼道:“好好,这礼物奴家喜欢,可比那些个破玉石好多了。”

这话一出,云景浩忽地一怔,眼里的光更加深邃冰寒了,玉石?火凤玉果然在这贱种身上!她果然留给了这贱种!

“贱种,把东西给我,把她留下的东西给我!你以为你们有多大能耐,你以为你们今日能护得了这些人,凤玉还是人命,你选!”云景浩戾喝,五指成爪,对着半空一舞,就见五六个百姓胸前生起一道血痕,人砰的一声倒地,没了呼吸。

同时,青衣黑月人中的蛙人射出,他们口吐黑液,顷刻便要了十人性命,挖心,咀嚼,浓郁的血腥味飘散在空中。

一个要她云景袖人,一个要她身上的东西。

威胁,杀戮,齐齐压迫着她,可恶!可恶!

天翼风扬等人已经与对方交缠在一起,血色染红了喜堂,一片混乱。

“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惊呼从这里响起,也从苑外传来。

“嗷呜……”诡异的狼啸声响起。

他们培养的怪物正在放肆杀戮,不过几个呼吸间,风扬的脸上竟挂了彩。

景袖眸中寒色炸开,气的胸腔起伏,五指成爪,就要扑上去。

“唰!”宽大的粉袍一拂,挡住她的动作,就见红尘三仙的力量陡然一升,似有一道飓风朝四面八方散开,所过一片狼藉,残垣之色。

就连交手的暗王府众人与青衣黑月人身体都控制不住的飞起。

若拿北云霄的力量比天龙,那么这人便是圣蛟,同样的一界霸主,不容侵犯。

苑里苑外忽地静了。

整个天地间,只有红尘三仙悠悠的捋着粉袖,冰冷的道:“我说话时,你们也敢动手了是不是?”

这一瞬不仅地上的青衣黑月人连着云景浩也是一颤。

他眉色一蹙,忽又呼道:“南皇,你什么意思!”

桃花眼闪过冰冷光泽,唇上的胭脂妖娆血红:“呵呵,青傀,我不是告诉过你,别碍我的事么?”

被唤作青傀的云景浩一怔,眉峰狠蹙,这南皇到底什么意思?别碍他的事?他不也是为火凤玉而来吗?

正不解间,红尘三仙红唇微启,又道:“你们要找的东西不在她身上。”

火凤玉不在,从始至终都没有,他确信。

云景浩一愣,冰冷笑道:“怎

么可能不在,她是凤后的唯一子嗣,火凤玉肯定给了这贱种,肯定!”

景袖黛眉深拧,这人一口一个贱种骂她,好似对她的身份极度厌恶。

娘亲不是跟他一起过吗?为何这人这么厌恶的表情?当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火凤玉?又是为了娘亲的火凤玉!

身后,北昊风,北云岚不解,这些人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凤后?什么火凤玉?

“天翼,他们说在什么?什么凤后?他们问景袖要什么?火凤玉?这东西有什么用?”北云岚不解道。

天翼满脸凝重,只说了一句话:“王妃是凤冥国凤后之女。”

北昊风北云岚一怔,瞳孔放大,满脸诧色,凤后之女?那不是凤冥国的继承人吗?

他们虽然不清楚银月洲的现状,但是凤冥国凤后还是听说过的,那个执掌大权的凤氏女皇,那个银月洲的传奇人物。

只是他们不知,那些早已是过去。

景袖是凤后之女,怎么可能?

惊讶,满满的不解,却无人顾得上给他们解释,或者说,解释也说不清。

“云景袖,今儿你最好把火凤玉交给我,否则,你,你和这耀天的百姓就都死吧!”云景浩又道,身后蛙人的死气也更加浓郁了起来。

景袖眸子半眯,神色异常冰冷,周围是百姓的呼喊声,她握了握袖中的青凤玉,似乎在思量若是把这枚青凤玉交出去,这场杀戮会不会停止。

红尘三仙眉色一拧,越发森寒:“我说了她没……”话刚出一半,忽地停止,桃花眼望向天边,变得凝重。

云景浩也是一怔,望着天边,神色复杂起来。

青竹上,邪美人望着天边,喃喃:“都到了呢。”

气氛忽地怪异了起来,众人似乎都感觉到了什么,齐齐朝天边望去。

“叮叮……”似铃铛的声音。

“蹭蹭……”似裘鞋磨着泥土的声音。

“啾……”一声长鹰呼啸,便见一只黑色羽鹰在这方天空盘旋。

天边依稀露出影子,明明还是蚁粒大小,顷刻便拇指大,他们身化残影,缩地成寸,功夫诡异的让众人心思一点点凝重。

渐渐,队伍变的清晰。

三支队伍,三支扮相不一百来人的队伍,各分三十。

左方,他们一身幽青色的软甲,肩角处统一画着青色鳞甲的图案,唇色微乌,手里齐齐拽着根五六米长的玄铁锁链。

右方,一身黑色的劲袍,没有任何纹路图案,发丝用黑碣石冠高束,唯一特别的是他们左耳上统一带着枚豌豆大小的金色耳叩。

两支队伍都是面无表情,给人一种泰山压顶的压迫感。

中间的队伍不同,是一群穿着翠绿烟衫的女子,她们腰上齐齐拴着枚铜铃,随着走路,发出清脆叮叮声。

静,异常寂静。

队伍到了这方,三个领头同身后人打扮一致的两男一女上前,眸光一一扫过众人,落到红尘三仙和黑域等人身上时僵滞了一瞬,瞬间移开。

“谁是云景袖?”三声同出,气势如洪,似有一道百丈巨浪翻腾而至。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