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02章 各方齐聚

“唰!”一道黑色流光飞跃而至,在半空与银兰血刃交锋,化开血刃上的劲力。

“我的皇后,这性格还是这么狂妄暴躁呢。”熟悉的声音响起,便见门口刹羽带来的黑衣人依次散开,露出身后的人影。

是齐沐昭,他依旧一身黑袍,袍上绣着腾云驾雾的金龙,这金龙不再遮芒,而是张扬狷狂,血红的瞳孔更加嫣红了,像是暗夜里的吸血蝙蝠,鬼魅。

北云霄的眉峰拧了起来,那日他虽没能夺了他的性命,但这人的武功已经彻底废去,可是刚刚那一瞬,这人的力量完全恢复,且有更涨的趋势。

这怎么可能?

景袖黛眉也深拧着,指腹摩挲着手心的银兰血刃,上面像是带着电流正酥麻着她的五指。

齐沐昭就站在那里,身上是浓郁的血腥味,像是重生归来一般。

两方对峙,一阵癫狂大笑又忽地响起。

门口再次涌进一批人,是南宫祁华拥着云眉心走了进来,他身上的蓝袍已经换成了金黄色,整个人不再是温柔如玉,而是带着一种嗜血的残虐。

“霄王妃别来无恙啊。”南宫祁华笑道,眼里森森的血色,像是要吃肉喝血一般。

这一刻,苍穹洲风云洲,四国领袖皆到,两洲能说上话的大人物都汇集到了此处。

北云霄与景袖的神色越发寒冷了,他们原以为这些人会安静些时候,没想到这么快就翻腾起来,是谁给了他们机会?是谁给了他们胆子?

一切自见分晓。

蹭蹭,鬼魅的声音传来,气息忽地变的诡异,众人有一种头皮发麻的寒颤感,只是几个呼吸,又一群人到了。

统一的青衣,统一的绣着黑月,他们中还有一批面无表情,周身弥漫着死息,瞳孔血红的蛙人。

而不知怎么回事,刚刚被驱散的百姓竟退了回来,似乎有什么怪物正在围拢。

“暗主,外面有批狼人正在靠近。”守候在外的赤影忽地落下禀告道,他身上带着浓郁的血气,显然已交手过。

惊慌,尖叫,迅速弥漫在这方。

“好,很好。”景袖咬牙切齿的道,瞳孔的寒色彻底迸发。

全到了,全到了!

“嗷呜……”一直匍匐在角落的血狼王忽地站起,将军美人毛发齐齐炸开,它们咧着牙凶煞的对着苑门,似乎随时要扑上去。

云景浩便在这般情形中穿着一身耀天相衣走了出来。

唰!也是同时,将军美人血狼王冲了上去。

而前来的云景浩只是随手一拂,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升,快速的不过眨眼,将军美人血狼王就被他袖上的力量冲开,飞起,狠撞在院里青石上,疼的身子蜷缩颤抖。

景袖北云霄眸光一沉,就要动手。

云景浩周身阴冷的气息却已唰唰消失,他步子加快,不见丝毫猖狂的神色,给人一种他还是耀天国云相的错觉。

“女儿呀,爹爹总算能见到你了,快跟爹爹走,这耀天留不得,留不得呀。”他呼嚷着,一边上前就去拉景袖,眉羽间带着慈祥的

柔光,似乎在心疼着景袖。

轻巧一闪,避开,景袖黛眉生着浓郁煞色,冰冷的道:“滚!我没闲心跟你玩,麻烦你嘴巴放清楚些。”

演戏,她没那个耐心!

云景浩似没看见景袖疏离的态度,一边拍着腿一边又呼:“哎呀,我可怜的女儿,可怜的女儿呀,在耀天待的久了,竟忘了自己身份了,快跟爹爹走,这千盛才是咱们的家,沐昭皇才是你的夫君啊。”

空气轻微波动,百姓们不解,这不是耀天的云相爷吗?他什么意思?什么叫千盛才是他们的家,什么叫沐昭皇才是云三小姐的夫君?

像是为了解决众人疑惑,被南宫祁华揽在怀里的云眉心缓缓站了出来:“妹妹,你快清醒些吧,赶紧回家,任务都完成了,就不用再演戏了。”

气氛波动。

“什么?演戏?霄王妃演戏?演什么戏?”

“不会吧,难不成霄王妃还是千盛的奸细不成?”

“我不信,反正我不信,打死我都不信。”

“……”非议,有支持有怀疑。

“妈的!你们这群狗东西,赶紧滚,少在这胡说八道放臭屁!”白峰唰的站了出来,暴喝,风云砍刀对着云景浩头顶就是一劈。

这老东西,他先斩了他的狗头。

“唰!”一道青影飞出,剑锋一挡,本要劈上去的风云砍刀锵的一声脱手飞起。

青衣黑月人却是手里动作不停,五指成爪,凝出道黑气,直向白峰心脏抓去。

景袖眸色一戾,裙角一扬,源力灌于五指,一手拉开白峰,一手猛地对上。

“砰!”一声巨响,是青衣人飞走撞上院里假山的声音,也是风云砍刀没入地面的声音。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众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一切便已是这样了。

抽气声,惊呼声。

地上白峰一口鲜血喷出,这是刚刚与青衣人交锋所制。

一瞬间,众人的眼更加惊诧了,银虎血王的实力谁人不知,刚刚却只是个照面,就被击飞了武器,弄成了重伤。

白峰的脸色也深沉着,凝望着那撞上假山的青衣人久久没有言语,实力的悬殊不是逞强就能改变的,不行就是不行。

若没有王妃刚刚的出手解救,恐怕他已经……

景袖立在原处,虽然无恙,可气血翻滚,指尖酥麻的感觉骗不了自己,看来,这次来的青衣黑月人很不一般呢。

“主母,赶紧随我们走吧,这千盛的婚礼还等着你呢。”刹羽的声音又出,一边又将三根人骨扔进了玄铁箱里。

婆娑花养成后,有极小的几率落出毒种,不知道这三只毒物是否有机会落出呢?他是用这种方式在逼迫着景袖,在警告着景袖。

若是不随了他们,这里的人就都等着死吧。

静谧,空气中只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和血狼王面对云景浩的磨牙低唔声。

就在众人等的久了,景袖的声音终于落出:“好,我……”

她刚吐出两字,一声怒吼截断了她的出声。

“好什么好,都他妈给我滚!”北云霄戾喝。

周身猛地生出浓郁的煞气,他大红的喜袖一拂,带起一股劲风,空气中似有一道无形屏障压上云景浩等人,他们身形一滞,控制不住的后退大步。

北云霄眸中煞色,就见他五指成爪,源力灌于右手,对着苑心一扬,一股强悍的气息在半空化着飓风向着三只玄铁箱卷去。

三只玄铁箱一颤,盖子砰的一声盖上,下一瞬竟齐齐飞了起来,它们在半空缓缓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渐渐只剩虚影。

这可是六个内力雄浑的高手才能抬动的玄铁箱啊!

如今,却被北云霄的力量控制到这般。

震撼落在每个人眼里。

回神过来的子马甲忽地从人群中飞了出来,大呼:“霄王,使不得,这没成形的婆娑花若是毁了更是剧毒无比呀!”

北云霄带着凛然寒光的剑眉倒竖,眸光嗜血的扫过齐沐昭等人,薄唇微启,冰冷的道:“是吗?”就见他周身的力道又是一升,那无色无形的白息竟然生出银色,宛如潮水般灌上玄铁箱。

“哒哒哒哒……”

是铁水,竟是铁水!

众目睽睽之下,那玄铁箱子的缝口处竟然融化了起来。

景袖也被这突然的一手惊住,北云霄的源力居然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云景浩的眸子沉了下来,显然北云霄的实力出乎了他的意料,忍不住思索起来,为何风云洲竟有人的力量达到这种地步,这北云霄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可以隐藏身份,那么这北云霄也可以,难道他也是银月洲的人?

铁水从缝口处流进箱子,又一点点凝固,顷刻便封住了箱口,与箱体连接在了一起,看起来就像一个整体。

“哇呜呜……”诡异的声音从箱子里传出,里面的婆娑毒物正在挣扎。

北云霄冷哼一声,轻蔑,宽大的喜袖一拂,力量全部散去,半空本旋转的箱子齐齐一滞,砰的一声砸落在地面。

铁箱,一砸当然不可能碎开,只听一声沉闷的噗响,三只铁箱里面的毒物像是暴开,化成了浓浆,浇在了铁箱上。

毒物又如何?要吐毒种又如何?能杀伤百里生物又如何?

有本事你们也化开这铁箱让它们出来毒呀!

风中,喜袍猎猎飞舞,散着大片红光,映着天边金晖,更是璀璨风华,他眉羽狂色,冷眼看着齐沐昭等人,如视蝼蚁。

就是这般猖狂,就是这般强悍,就是要这般护妻到底,你们能耐我作何!

静,静的能听见针尖落地的声音。

陡然,一阵兴奋的叫好声。

“好好!果然是我们北家的子嗣,果然是我们耀天的战神!”北云岚兴奋呼道,手足乱舞,掩不住的狂妄喜色。

北云霄这一手,简直给他们长脸,长脸。

北云霄冷哼一声,冰寒的眸光扫过齐沐昭等人,他大步上前,一把揽过还发呆的景袖,炙热的一吻落在她的额上,对着天下郑重庄严的宣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