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00章 你需要它

“王妃,你……”天翼刚出口想问点什么,景袖手腕一扬,拦住,指尖银兰血刃一出,直接飞向喜轿。

顿见一个大红身影唰的跳出,头上还盖着喜帕。

天翼等人噤声了,他们送主子进去的时候好像没有盖喜帕呀。

正纠结着,景袖手中的银兰血刃已经再次飞走,化作利光,直逼大红身影面上。

只见,大红身影身子一斜躲避,面上的喜帕随之滑落。

“呀呀呀!不打了,不打了,咱这么狠心嘛。”

若说刚刚还是怀疑,此时这张脸这声音齐齐让众人沉默了。

“你你你……”北云岚颤抖着指尖,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她从头至尾看着的北云霄杂变成了这家伙。

红尘三仙傲娇仰头,冷哼一声,并不解释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轿子里,转首,又瞧着景袖泪眼婆娑:“呜呜,小袖袖,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咱们不是说过,海可枯,石可烂,情义不可断吗,你真的要抛弃我娶那个无耻无德无用的家伙吗……”

他哭哭嚷嚷,委屈的模样活像景袖是多么狠心的负心汉。

周围不明情况的百姓传来窃窃私语,纷纷不解这是个什么情况。

景袖揉揉额,太阳穴突跳了几下,正了正脸色,看着呼嚷的红尘三仙严肃的道:“小三,别闹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这么恶心的话,景袖只感觉说的多么别扭,干脆不再继续,转身向风扬打了个眼色。

对方心领神会,迅速上前递上一样东西到红尘三仙面前。

是个锦盒,景袖没有说是什么,只是示意红尘三仙收着。

红尘三仙一边哭嚷着,兰花指一边向锦盒摸去。

锦盒瓷白色,阳光照上,泛着七彩流光。

兰花指翘起,缓缓打开手中锦盒,只是微开一点,红尘三仙的动作忽地停滞了,眼里零星的泪花凝固在脸上,面上的表情僵硬的犹如千年磐石。

“若是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需要它的,就当这么久我还你的人情吧。”景袖的暗声落到红尘三仙耳里。

他呆滞着,依旧呆滞着,久久没有反应,久的身后的北云岚都忍不住去看那锦盒里什么东西,一望,又是疑惑,不就是枚玉佩嘛,有什么好奇怪的,再特别的就是像只凤凰而已嘛。

没错,凤玉,就是凤玉,那枚从无人庄寻来的青凤玉。

白凤玉是云战天送给她的,景袖当然不能送出去,思量一翻后景袖决定把这枚青凤玉送给红尘三仙。

这么久以来,小三的所有表现已经让景袖确定了他是从银月洲而来。

从银月洲而来,接触她,那么只有一个目的,凤玉。

景袖心思玲珑,当然想得清楚这些,不过红尘三仙与青衣黑月人的方式不同,至少从开始到现在,他没做过伤害他们的事,反而帮了景袖很多忙,所以景袖自愿将这枚青凤玉交给他。

至于什么天馗神兵,宝藏,从始至终,景袖就没有肖想过。

缓缓合上锦盒,红尘三仙凝望着景袖,表情不再是

往日的嬉笑,而是严肃的道:“你知道它代表的意义吗?或许是银月洲的一方洲土,或者是银月洲的大半势力,甚至还可能是整个银月洲,整个天下。”

五枚凤玉已经消失很久了,如今一枚显世,便能引起整个银月洲的轰动。

银月洲的人确实是在找凤玉,但是随着凤后的死去,长久的无果下,已经让人忍不住怀疑是否已经全部损坏,他们虽然投注着各种势力布局在天下每个地方,但真正得到消息却是极少极少。

就连他离开银月洲出现到这里,也是无奈之举。

景袖一怔,没想到这这凤玉会有如此影响力,忽又笑笑道:“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不在乎的东西留在身上只是个累赘,还不如送给需要的人。”

红尘三仙一怔,低头,身上的喜袍随风轻曳着,半响他抬起头,唰的将手中的锦盒扔回到景袖怀中,桃花眼里带着深邃的光芒,清晰的轮廓刻在冷风里,一种纠结无奈冷寒嗜血的气息散在风中。

大笑起:“哈哈,需要的人?你错了,我不需要它,至于你要还的人情,就先欠着,等我找你要时,你再还给我。”话落,身形已经飞离在天幕。

他要的迟早会要的,但是不是现在。

原处,景袖拧眉,看着手中的锦盒不解,不需要?难道是她想错了?

微风依旧,喜轿里没有战神,那北云霄呢?

此时,华夏风云门口,北云霄正身如黑鹰急速飞走。

顶级客房。

华容一脸担忧的道:“皇,咱们是不是玩的太过了?这可是耀天霄王,会记仇的。”

把玩着手上酒盏,邪美人悠闲道:“哦,怎么过分了?那幻术不是红尘三仙唆使小妖用的么?”

华容扶额,又道:“可是易容去皇宫骗人的是我们呀!”

邪美人挑一下眉道:“你记清楚哦,是你易容成天翼的样子骗的人,而且是你找的人置的火红喜轿,更是你将人抬到华夏风云的,而我,只不过是随口说了句拜堂礼好像换到华夏风云了。”

华容瞪眼黑线,心里一阵无语,无耻呀,太无耻了,他家尊贵无比的邪皇怎么变的这么无耻腹黑了。

而暗王府门前,景袖还立在原处。

血霄众人已经飞走满城找人去了。

风扬上前,忍不住道:“暗主,要不我们也去找找?”

景袖拂手道:“不用,他自己会赶回来。”

确实会赶回来,此时的北云霄恨不得自己再长出两条腿,身化鸿光,瞬过无息,耀眼的红光散在风里,混身的冷气能冰冻万物。

红尘三仙,邪美人,华容,你们给我记着,这笔帐我迟早给你们算算,该死的,敢骗他,可恶!可恶!

更可气的是他太过心急成亲,居然一时不察上当了。

袖袖,我的袖袖……

微风吹过,卷起树枝上零星的梅瓣,一声“来了,来了,战神来了”的呼喊让众人提起的心终于放下。

景袖站在梅林前一块一米高的“暗王府”石刻

旁,她眸光盈盈,望着那从风尘中急速飞来的身影,唇角缓缓勾起。

从始至终,景袖都没有表现出一点急切的神色,因为知道,这一日就算再大的“风雨”阻拦,他都会扫平一切赶到这里。

下一瞬,她便落在一个宽阔的胸膛里。

明明是一路冷风,他的怀抱却异常温暖,像是他炙热的情意,一点点融化了她孤寂生冷的心。

“袖袖,袖袖……”他低喃着,不歇,脑里是从相识到现在景袖的一颦一笑。

从没有什么,让北云霄想要紧紧拥住,牢牢的,揉进骨血里。

新郎官到了,众人的呼声又热烈了起来。

北云岚更是激动,忍不住上前,一把扯开两人的紧拥,呼道:“哎呀,抱什么抱,有你们抱的时候,赶紧给老娘把仪式走完,拜堂生小战神去。”一边呼着一边把北云霄按回喜轿里。

这新娘子踢轿门的画面不能少,绝不能少。

景袖北云霄无奈,却也扭不过长公主,这人是长辈,又是最疼他们的人,他们当然得尊敬。

“岚姨,那我踢啦。”景袖呼道,脚试探的伸了伸。

“踢踢踢。”北云岚掩唇笑的灿烂:“轿门踢三下,新郎娶进门,恩恩爱爱。”

轿里,北云霄眼里琥珀光芒一闪,好吧,踢就踢,他要跟袖袖恩恩爱爱。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一代耀天国战神被踢轿门迎娶的佳话便传开了。

新郎迎了出来,北云岚拿着手上的喜帕又纠结了,他们最早商量的是北云霄被接到暗王府后就把喜帕给景袖盖上拜堂,可是现在……好想看战神盖红盖头的画面,好想看呀!

心里想着,北云岚就当自己记错了一般,随手就将手里绣着双喜图的喜帕给北云霄搭脑袋上。

“喜帕一盖,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甜甜蜜蜜啰。”

北云霄正铁青的脸一滞,想要扯喜帕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喜帕都盖上了,掀开了是不是日子就过的不红火,不甜蜜了,这可怎么行?

一向不迷信的战神纠结一瞬,算了,就盖着吧,反正都是拜堂嘛。

知晓这些人都是想看战神好戏,景袖无奈笑笑,算了,遮就遮着吧,谁遮不是遮,反正都是要掀起来的。

“火盆,火盆,快快!”人群中赤影声音又呼出。

顿见,两个身穿祥云水纹黑衣的王者之师飞出,他们手上的火盆一置,闪身挺立两侧,风扬上前,手上火把一扔,顿见一口三米大小的铜盆里汹汹火焰燃了起来。

嘿嘿,当初咱暗主进霄王府时可是被你们折腾了不少,现在怎么也得趁机找回点场子嘛。

人群中,天翼谷玉白峰三人脸上一窘,悄然后退了几步,爷,不怪俺们呀,当初是你说就娶个摆设而已,属下就替你震震场子嘛。

即使隔得老远都能感觉到那火势灼人,红盖头的北云霄气得牙齿痒痒,这些个幺蛾子,就不能放他快点成亲么。

“跨火盆,驱邪避害,为家谋福啰。”长公主的吆喝声又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