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9章 大婚,迎亲

她才不要坐两回花轿呢,再说了,她云景袖是谁,干嘛非得被人接,要成亲也得是她娶,主动权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嘿嘿,北云霄干笑着,很想说不好,可是被景袖眼睛一瞪,煞气道:“你敢说不好试试!”

北云霄反驳的话瞬间嗝屁,讪笑道:“好,很好。”只要能成亲,怎么都好,这会要是反驳了,万一把媳妇气跑了咋办,他好不容易才让袖袖答应再嫁给她的。

不过,一想到成亲那天,他北云霄被从皇宫里接出来,再坐上大红花轿……画面惨不忍睹。

一辈子,转瞬既过,更不说三日。

三日光阴,却像是换了个时季,院里雪色已化,露出嫩枝,风一吹,有股春色即来的味道。

满城忙碌了三日后,这一刻终于来道。

清晨,月还未走,一家家灯火已经亮起,穿衣整装,齐齐朝皇宫正德门赶去,今日霄王大婚从皇宫开始,他们一定得快些去寻个好位置。

皇城百里外。

朱雀正驾马狂奔而来,身后尾随了无数血霄暗卫,他们怀抱红妆,一路铺天盖地的散开,所过的城镇齐齐挂上灯笼飘起彩带。

齐沐昭是百里红妆,他们的主子准备的是千里,或者说是整个耀天。

战神霄王大喜,举国同欢,热闹的气氛早就冲散了千盛古临的登基大典,那里,皇城一片萧条冷色,似乎还陷在冬天的霜雪中。

一大早。

一箱箱珠宝首饰就往暗王府送去,绫罗绸缎,布匹雪锦,一眼,望不到边,从暗王府到皇宫这段路更是挤满了人,若不是皇城血霄军维持着秩序,定是水泄不通的局面。

“看呀,那是千年玉盏。”

“还有那个百年琼花。”

“那个那个,价值连城的凤凰舞天呀……”

“天啊,战神好大手笔,好大手笔呀!”

“……”

诸如此类的话一句接着一句,景袖扶额,看着穿着新衣不断唱礼的管家头疼,北云霄是把整个国库都搬过来了么?

对滴,景袖还真猜对了,北云霄确实要把国库搬过来了。

那日跟邪美人他们算帐时,瞧着袖袖淘宝楼的财势,北云霄就寻思着什么时候在景袖面前表现一下,他要告诉景袖,就算她赚不到银子,他堂堂战神也能养着她,更重要的是,男人嘛,要面子啊。

所以一大早北云霄就命谷玉他们直奔国库,可苦了在后面呼天抢地的北昊风。

终于战神一句:“我先借来用用,过两天就让暗楼给你送一批过来,要不是我暗楼的财产一时调不回皇城,你当我想借啊,再说了,你当我媳妇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么,指不定看着这么多金银财宝,赖得收拾就捐回国库了呢。”

北昊风噤声,低头想想还真有可能,景袖是谁,日进斗金的人会看得上他国库里这些小钱,于是在北云霄一句要还的承诺中默认了此举。

月央阁门前,景袖抠抠下额思量半瞬:“这样啊,把国库都搬过来做彩礼了么?”

思量一瞬,

转首,对着身后呼道:“风扬,让兄弟们过来,把这些东西立马运回淘宝楼各个分地。”

国库有北云霄还,送她的那就是她的了。

一旁谷玉瞪眼,心里喃喃,王爷不是说王妃看不上么?

一个个王者之师飞出,迅速抬走红火色的大木箱子,看着苑外还绵延不绝的队伍,风扬径直飞出去命人全部拦下抬走,很快,苑子道路腾开。

景袖食指中指一合,放在口下一吹,一匹血红毛发蹭亮的大马从苑外跑进,景袖身形一翻,瞬间落在马背上,腰上的七彩铜铃佩清脆作响。

“走,接新郎官了。”景袖呼道,驾马开路。

顾不上再去搭理那些金银珠宝,风扬又立马飞回,一个招手,便听整个暗王府传来轰轰声,似大部队正在动作。

景袖的火云神驹刚踏出苑子,顿见无数马匹人影从各处奔来,不过几个呼吸间,众人便整理好队伍。

以她为首。

风扬红妖子马甲等人在后。

十二匪头子再后。

无数王者之师更后。

统一的枣红大马,统一的青红色马装,腰配“暗王”玉,脚踏黑锋靴,劲味十足,就连一向呆板没有的表情的木头都是如此打扮。

他们神色严肃,架势齐开,为暗王掌势。

如此气势磅礴的画面,震撼人心。

待迎亲队伍都走了好远,来送彩礼的血霄众人还瞪着眼。

王妃就是王妃呀,瞧这架势,比他们强多了。

队伍前行,百姓自动散开,听着马蹄踏在青石地面上发出的整齐咚咚声,心头波浪起伏。

此时景袖穿着一身火红裙装,这是北云霄命人准备多日的喜服,她简单修改了一番,虽不似凤冠霞帔那般繁琐,却也同样的精致绝美,流苏带,火红锦,祥云靴,景袖还特制了一层薄薄的火云纱别在青丝间。

火云纱长且柔软,随风飘在身后,更显她出尘之貌。

裙角上也是缝着火纱,上面零星些荧光珠作衬,层层叠叠,显得仙韵十足。

她修长的脖颈间缝制着红色的绒锦,掩着风寒,将她绝色的容颜衬得更加出尘。

景袖脸上画着精致的新娘妆,火红的镂空兰花面掩着半张容颜,亮如星辰的眸子闪烁着光芒,宛如飘散在天边的荧光,各人一种美幻明明看见却遥不可及的错觉。

一路前行,将军美人两侧,血狼行在中央,三只开道,气势十足。

众人虽被有血狼出现的情况惊吓了一瞬,但喜庆的气氛很快冲淡了惊慌。

无数彩带飘散在半空,红毯延伸,看不到尽头,鞭炮锣鼓敲响,整个皇城都是呼声。

时间有些久了,久得正元宫的北云霄都坐不住了。

“来了没?来了没?”他不断的来回走动,身上的长袍拖曳在地上,化出红光。

“来了来了,主子你别急啊,谷玉他们说了,已经出发了。”天翼连声安慰道,身上的青袍衬得他英气逼人。

北云霄皱眉,忍不住又道:“来了来了,半个

时辰前都说来了,这么久了还没走到呢。”

天翼扶额,忍不住嘀咕:“从暗王府到皇宫可要两个时辰,王妃虽然骑着马,可一路百姓挤着呢,哪那么好走。”不过他是不敢说出来啦。

正嘀咕着,面前的北云霄忽地一甩袍袖:“走,不在这等了,咱们去宫门口等。”话落,已经闪身出屋,急切的样子恨不得自己飞去暗王府。

身后天翼叹了口气,认命跟上,心头忽又想到待会主子做喜轿的情形,精彩,一定很精彩。

天空流云随风轻移,大片云燕携枝归来,春色正在大地复苏。

终于,在北云霄就要等不及自个飞去暗王府时,一串锣鼓声从街道尽头传来。

“咚咚……来了来了……”是白峰的呼声,他穿着件流光溢彩的铠甲,整个人精神气十足。

宫门口的众人一怔,齐齐兴奋起来,来了,终于来了。

“进去,你快给我进去!”北云岚一脚踢在北云霄身上,连声呼道。

北昊风更是直接,一把将北云霄往后拖塞进喜轿里。

虽然接亲的对象变了,但流程不能变,该走的仪式还是得走。

宫门前一阵怪异的气氛,众人憋笑着,谁也不敢冒然出声,战神霄王坐喜轿,有趣,有趣。

喜轿里,北云霄一脸窘色,本想冲出去,想了想算了,管他什么形式,他北云霄进了暗王府门再说。

一片期待中,景袖的队伍终于到了宫门口,鞭炮锣鼓,轰声不绝。

翻身下马,景袖望着宫门口火红绑着喜花的精美软轿,疑惑着道:“是不是要踢两下轿门?”清脆如泉的声音,悦耳。

恕她第一次接亲,这流程不太清楚。

一边北云岚迅速上前,掩着嘴笑道:“哎哟,新郎,不,新娘子别急嘛,这踢轿门得先迎回去啊。”

景袖眨巴眼,哦了一声,手腕一招,豪气呼道:“走!那就先迎回去!”火云马转首,迅速又往回走。

北云霄坐在轿子里,什么也看不见,只知道自己在移动着,微呼口气,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不管怎么样,他终于要嫁,不,娶亲了。

云鹊一群群飞过,立上枝头,鸟鸣喳喳,更添几分喜庆。

终于,又一翻折腾后,在金阳快要落上头顶时,火红的轿子终于到了暗王府门口。

“可以了,可以了。”北云岚呼道,掩嘴笑道,明明是一国长公主这一刻竟有几分媒婆喜娘的味道。

景袖微呼口气,整理下身上的喜裙,翻身下马,头上的火云纱缠绕在风中,极美。

大步向前,很快便立在软轿前,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脚腕扬起。

眼看就要落上,脚腕忽地一滞,景袖黛眉挑的老高,悠悠的后退了几步,在众人不解的注视下,道:“小三儿,你还没坐够么?”

静,静的都能听见枝头嫩叶发芽的声音。

北云岚瞪眼,北昊风也瞪眼,天翼等人更是瞪眼。

王妃说啥呢,他们亲自送上喜轿的主子怎么可能是小三儿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