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8章 雪中尸

“王妃,什么漂亮……”谷玉踏着步子走来,话刚出口。

“轰……”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无数火花带起,冲向云霄。

大地忽地静了,连皇城的百姓这一刻也齐齐呆住。

暗王府的众人仰天。

看着火花冲上天空,化作无数花形散在天空上。

紫色,红色,交替而绽,美的不敢置信。

她站在那里,星火就在她的身后,像是给她渡了层火纱,青丝飘扬,零星的火点落在上面,像是别致的发饰,一闪一闪。

“姐姐,姐姐,好美好美。”四小妖最先冲过来,眼里是从未有过的兴奋。

孩子,对于美好的事物总是格外向往。

景袖笑笑,与她们道:“这叫烟火,过年的时候都要放的,会给看见的人带来好运……”

“给看见的人带来好运。”众人喃喃,心头越加温暖。

白峰摇晃着醉熏的身体猛地飞了出来:“看我银虎血王给大家舞个弑天七式!”他粗声吼道,众人一怔,顿闻满场雷鸣般的呼好声,景袖也闪身立在一旁。

风云砍刀一抽,飞天而舞。

光刃闪亮整个夜空,画面似乎回到了御花园穿战魂之甲的场景。

弑天七式,仍旧的威气十足,势震苍穹。

“第一式,风云怒天!”刀锋掀向半空,卷起雪柱直冲苍穹。

大呼,众人鼓掌。

“……

“唰!第五式,沧海翻天!”

轰!劲风带起地上绒雪翻起,如海浪席卷夜色而去。

“好!”

“唰!第六式,游龙傲穹。”

身如飞龙,高速旋转,带起一股旋风,飞向九天。

“好!”满场掌声,众人兴奋。

“唰!最后一式,苍龙弑天!”

身形翻转而下,手中风云砍刀一舞,朝林间冰雕挥去。

“轰!”巨大的一声爆破,似乎某个冰雕被白峰的力量震碎了,冰渣飞起,溅的到处。

众人本想呼好,却齐齐僵滞了动作。

血色,大片的血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红着雪地,血腥味瞬间扑鼻。

静,谁都没有出声,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砰!”一个黑影半空落下,咕噜滚在白峰脚边,竟是一个人头凸起着眼珠子瞪望着白峰。

如此恐怖突兀的画面,吓的醉熏的白峰心脏猛地一缩,直线向后倒去。

“砰!”雪花溅起,手上的风云砍刀锵的一声倒下,与大地接触,发出嗡嗡的蜂鸣声。

“白峰!”

大呼,众人急忙闪身上前,看着地上的血色,看着地上的人头,一片凝重。

人头是个女的,众人都认得,正是今日来求见景袖的云相府大夫人,居然死了,死在这里。

众人朝林间望去,那里一个无头活人冰雕还杵在那里,血色正涓涓流淌着,冰冷的**化不开冰雪,反而凝固在上面,显然已死去些时候,画面诡异的恐怖。

一想到他们在这里欢歌笑语,一

具死尸盯着他们许久,众人就不禁打个寒颤,心火躁动起来。

是谁?居然在新年夜安排了如此一场惊悚戏等着他们。

夜仍旧继续,气氛却怎么也回不去,暗处的人似乎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没有再有其它动作。

灯笼依旧火红着,却终是红不过地上的鲜血。

众人很快散去,暗王府上空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息。

待众人离开,梅林间隐约露出个佝偻的身影,她咯咯的笑着,笑声落在林间,下飞了无数鸟兽。

月央阁。

北云霄一路尾随景袖至此,看着景袖脸上冰冷的神色,想要说点什么,却胆寒的不知如何开口。

行到案桌前,本一脸寒霜煞气的景袖忽地收了脸色,悠悠的从案桌上的瓷青茶壶里倒出杯清茶,神色平淡无绪,道:“你准备的婚事是什么时候?”

“啊!”这思维跳的太快,北云霄一时没反应过来。

清茶放的太久,冰寒的渗牙,景袖轻抿一口,黛眉深拧了起来,缓缓放下,继续道:“你不是说要成亲么?不成了么?若是不成咱们明天就出发去银月洲了啊。”

她要去找她的亲人,她要去找她的姐妹,她更要让那些害过凤氏一族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

“成啊,成啊,怎么不成!”北云霄一听,连忙呼道,也顾不上思考景袖为何突然转变了情绪,成亲可是大事,若真到了银月洲,那水深火热的地方,他北云霄的成亲路还得耽搁多久。

景袖斜眼一瞄,又道:“那快些。”

北云霄瞪眼,他本来就一直心急,但是因为想给袖袖个特殊的婚礼一直忍受着,这会听景袖一催,心里的火焰又汹汹燃烧了起来,快,必须快!

这么一想,他又耐不住激动的心唰的转身出了屋子,这会就去准备,争取明早上就成。

于是,本已沉寂下来的暗王府不过半会又热闹了起来。

“什么,要成亲了,爷,你等着,属下马上就去准备红烛。”

“我去买喜花。”

“我去买喜果。”

“……”

一个个飞身离开,北云霄每个都呼道:“去去,都快点去,把朱雀叫回来,让她该行动的事立马行动了。”

“是是是……”

热火朝天,整个暗王府顷刻便陷入种大喜将至的气氛。

景袖还坐在烛火前,素指轻叩着桌面,眼里流光溢彩,要成亲了,自己是不是也该好好准备下了。

不过两个时辰,战神霄王成亲的消息以风卷残云的速度迅速传遍皇城,百姓欢呼,齐齐忙活起来,这新年的味道似乎更浓了。

此时,云相府却是一场屠杀,大大小小,连着偏苑的守门犬都被断了脑袋,血色染红了大地,明天又将会是怎样的一场腥风血雨?

清晨,太阳还未升起时,北昊风便从皇宫带来了这个消息。

景袖听闻,只是一笑嗤之,并不多作理会。

“死就死吧,这相府主人都不在了,还要相府干嘛,他是要断了自己一切可能留下的信息,让我们

无迹可寻。”景袖冷冷道,眸光讽刺。

稍微想下,便知这幕后黑手是云景浩,作为青衣黑月人的头目,曾经的过往当然要一并毁去,只是景袖不解,为何他的娘亲曾经会以云夫人的身份住在云相府,而云相又是以何种想法养了她十七年。

想不通,无解。

“还有件事,千盛古临已经换君王了,齐沐昭南宫祁华三日后登基。”北昊风又道。

仿佛意料之中,景袖的神色依旧波澜未兴:“哦,那不是与我大婚一个时间吗?”

北昊风皱眉,这也是他担忧的地方:“要不你们换个时间,再晚两天。”

他们千般计划才把本一个月后的大婚给定在了三日后,可时间刚落定,居然传来齐沐昭南宫祁华登基的消息,这两者冲突在一起,虽然没有实质上的交接,北昊风却直觉很不舒服,仿若必有大事发生。

未等景袖出声,一道煞气森森的声音呼出:“等什么等,他们登基关老子屁事,还碍着他们了不成。”

北云霄一身风尘的走了进来,身上全是雪花,眼袋也深肿着,显然忙碌了一宿,虽然疲倦,可一想到三天后就正式跟袖袖成亲了,心里又止不住的兴奋,脸上也露出笑容。

一把抱起软榻上的景袖,啪叽一口亲上,要成亲了,这胆子也大了不少。

“嘿嘿,媳妇。”

景袖白眼一翻,也懒得撘理他的无耻举动。

斜身一靠,窝在北云霄怀里,享受他身上独有的炙热气息,看着对面神色尴尬的北昊风道:“对,就听他的,不等,他们登他们的基,我们成我们的亲,两者不碍。”若是非要来碍碍,他一定让他们血染天龙台。

天龙台,耀天国专门用来斩杀大恶之人的刑台。

北昊风看着他们,两人都是云淡风轻的神色,身上散着狂妄的傲气,心底的那点担忧渐渐被冲散,罢了罢了,他们都不担心,他担心什么,再说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耀天强国还收拾不了两个区区小国吗?

再交代一翻,北昊风便离开了,皇姐为了成亲的事已经忙的晕头转向了,他也得去帮帮忙,虽然只是坐在龙椅上下命令。

新年还未离开,旧灯笼上的嫣红还未泛白,一个个崭新的灯笼又挂起,它们上面写着喜字,从城门挂到城尾,再串起无数彩带。

房间。

景袖把玩着北云霄腰上的流苏随口问道:“成亲不是要先迎亲吗?你霄王府没了,打算把我迎到哪?”

“啊!”北云霄惊呼,显然才意识到此事,剑眉深拧了起来,安排了一晚上倒把这事忘了,当初袖袖嫁过来,是从云相府进霄王府,现在云相府被毁,有也不可能从那里出来,他的霄王府也没了,只有个暗王府,这接亲要走的这段路还真没有了。

忽地,眼光一亮,刚想说点什么。

景袖声音先出:“要不你去皇宫吧,到时我从皇宫把你接到暗王府怎么样?”景袖悠道,起初还是想想,越想越觉得这方法不错。

眸光蹭亮,兴奋着道:“对,就这么办,你去皇宫,到时候我来接你!”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