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7章 她的温柔

“哼,爷才没有生气。”

“那不给我甩脸色了?”

“呃……没有。”声音越说越小。

景袖白眼一翻,也懒得纠结战神的小性子,抬脚,向屋里走去,北云霄立马眼巴巴跟上。

从里屋床头上取过一个流云锦盒,景袖小心翼翼的将赶制了三天三夜的银袍取出来。

银光溢彩顿时夺人眼,红色的浅纹,镶金的龙边,云锦腰封,只是一眼,便知与众不同。

北云霄瞳孔瞬间放光:“这是我的?”兴奋道,眼里光芒闪耀,闪呀闪呀,把屋子照的透亮。

“对呀,这一针一线可都是我亲自裁剪,缝制的,你看看喜不喜欢,合不合身……”一边说着,一边摸上北云霄的银锦腰带。

素指华光千千绕,脱下北云霄身上的衣袍,将手中的新衣给他换上。

额上的荧光落在北云霄眼里,优美的弧度像是天上的银鸿,眼里的光平淡恬静,比星子闪耀,素指在他肩肘拂过,轻捋平衣上的褶子,她红唇轻合着,像是外面待开的血梅,艳丽的色泽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北云霄眸光忽地变的深邃,刚想着要不要行些不轨之事。

景袖忽地抬起头,面带温柔浅笑,围着他转了起来,一边打量一边道:“还不错嘛。”

“呃……”北云霄一滞,回神,低眸向自己身上看去,这一眼,便是满心欢喜,若说刚刚他对那些人的华袍羡慕嫉妒恨,那么身上的这件便完全冲散了那些情绪。

这一针一线,光是个水波纹的衣襟边角就能看出制衣人的非凡用心。

晚色伊人烛边坐,袖袖居然给他做衣服了。

猛的上前,将景袖揽在怀里一亲额头,身形又唰的飞了出去。

景袖正愣怔着,就听外面北云霄猖狂的呼声。

“哈哈,瞧着没,老子也有新衣服,我的还是袖袖亲自裁剪的,你们的不是,我这上面的银龙是袖袖自己绣的,你们没有吧,还有我这袖口上的水纹边,腰上的元封带……”

一句接着一句。

景袖似乎瞧见了屋外众人脸色越来越黑的场景。

嘴角抽搐,也是无语,管家的声音忽地打断北云霄的狂呼。

“王妃,云相府的大夫人求见。”

众人一愣,大过年的这人来干嘛?

景袖拧眉,心头直觉不爽,呼道:“不见!”今天过年,谁也别想破坏她的好心情。

话语一落,北云霄也煞气呼道:“对,不见!轰出去!”这些个倒人胃口的东西,迟早全挨个收拾了。

屋外管家低首,迅速领命而去。

抛开那些烦人的事,景袖抬步走出屋子:“走吧,咱们接着比赛,谁输了就去采购过年用品,今晚把暗王府全挂上灯笼,晚上再吃饺子看烟花……”脸上带着憧憬的浅笑,显然对于过年景袖计划了很多。

众人也感受到景袖的期盼,无视还想显摆的北云霄,唰唰飞走。

待众人消失,北云霄还立在原处,比赛?皱眉看了看自己身上银袍,再望了望满世界的尘埃,要是堆雪人把袍子弄脏了杂办?

一看北云霄神情就知道这人在纠结什么,景袖翻了个白眼,无视,身形一掠,也飞出苑子。

于是,热火朝天的雪人比赛在霄王的一番纠结下终于拉开了帷幕。

有几个大人物加入,这堆雪人的技术顿时提升不少,不再是滚雪球式,而是狂风横扫式,且发展的越来越恐怖,雪人变成冰雕,造狗造猫变成造人造房子。

也幸好暗王府前这片梅区够宽阔,雪积攒的够厚够多,够这些人祸害。

等到快午时的时候,暗王府又迎来了一群人,住皇宫里的十三匪头子和刚从川澜赶来的红妖格桑黑丽莎布思等人。

他们要来的消息早就收到,所以大家也没有太多意外,当然,同样的都有礼物。

一个个冰雕在这片梅区成形,或人形,或花样,连将军美人狼王都乱刨了几个跟它们六分相识的模型出来。

大家玩的高兴,输赢也变得不再重要,后来直接是抽签决定胜负。

而中大奖的居然是将军三只。

众人一阵无语后,自告奋勇的帮将军美人们管理,这可是一万两,要是被人偷咋办了,于是这群无耻之徒在三只的抗议无效下很快瓜分了这笔巨款。

酉时,云霞被染成火红色,天还未暗,暗王府这片就挂满了灯笼,一串连着一串,火红的样子让人一望便是心头喜色。

无数的彩线绕在各处,穿过冰雕、梅枝、房梁……

苑子里,三张大案桌并排放置,人挤人,人挨人,站不住脚,桌上全是面粉和肉馅。

厨房里笑天虎正独掌大勺,做着美味大餐。

月央苑,景袖关在屋子里捣鼓,还没出来。

而这里,是北云霄掌权,谁叫他是唯一一个有包饺子经验的呢!

“谷玉,肉馅放多点。”

“好勒。”

“白峰,多啦多啦,皮会破的。”

“嗯嗯。”

“风扬,你这褶子要翘起来,否则一煮就塌了。”

“这样么?”

“嗯,对,就这样,差不多了。”一个个教导,行到小三面前,眉色陡然一寒:“红尘三仙!你包饺子还是包子,怎么是圆的!”

桃花眼一怔,翻起白眼,无视北云霄,小蛮腰开始风情万种的扭起:“奴家叫三仙啦,小三儿的三,小仙儿的仙……”他就这么包,咋滴嘛,他小三就是这么有个性。

北云霄脸色一寒,就想冲上去,忽地瞥见他扑满面粉的魔爪。

一怔,算了,他战神今天心情好,就不跟笨蛋计较,哼。

一边。

华容瞥着自己手上的成品很是满意,他一定要在上面做个记号,待会把它捞自己碗里。

想着,就把手边的梅饯肉撕下一小块按上去。

“喂兄弟,你干啥呢?”匪豹子舞着鹰爪勾搭上来,这人只有一只手,所以包饺子就迟缓些,不过碍不了多少事。

“做记号呀,瞧,我包的,霄王妃不是说了吗,吃着自己包的饺子,来年会有好运。”

他话一落,包饺子的场面忽地一静。

吃着自己包的饺子会有

好运?

顿见人群唰唰飞走,不一会,又是梅花,又是草蜜,还有个拿毛笔的。

小三最直接,掏出自己的胭脂就往饺子上画,嘴里还呵呵笑道:“我这胭脂是桃花泥做,安全无毒,可食用,遇水还不会画哟。”

顿见,无数人头凑上去。

“小三儿,借我用用呗。”

“我,还有我。”

“……”满场群魔乱舞的面粉手,吓的北云霄唰的飞走。

他这衣服可是袖袖亲自裁剪,亲自缝制,亲自绣花……不能弄脏了。

这方,景袖看着面前的成品露出个微笑:“总算好了。”

烟花,这东西在黑疯子的涂毒下早就闭着眼睛就能成形,所以景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炸了屋子。

用涂了隔离药粉的粗纸包好,小心抱好往前厅走去。

露过苑角的梅树前忽地一滞,清澈的水眸闪过流光,朝苑子回扫了一眼,随意的像是在看屋门关了与否。

裙角扫过地上的绒雪,转身离开,背影依旧铅华,刻在风中。

外面的灯笼已经亮起,皇城的锣鼓唢呐声不断,传了好远好远,彩灯挂满皇城各个街道,华夏风云更是热闹非凡。

暗王府。

喜庆的气氛把各自心底的秘密冲散,这一刻,大家仿佛真的是一家人般。

竹鸣香,捆子鸡,红酥酒……满满七八桌,苑子已经不够坐,众人直接搬到了梅林前的空地上。

点了几堆篝火,将这里烘的暖暖的。

血霄暗卫与红妖带来的一些忠将聊的欢畅,四小妖与壮志凌云在附近嬉闹,布思与北昊风笑谈着民与食,就连邪美人都与笑天虎举杯对饮,聊着人生逍遥……

觥筹交错,歌声笑语,好不热闹。

景袖水眸扫过一切,面上生着温柔浅笑,有一杯没一杯的品着薄酒。

一旁北云霄正在玉盘的饺子堆里扒拉,他做的心形饺子呢?怎么就不见了呢,这可是他专门给袖袖做的,象征着情意绵绵,真心不负呢。

皱眉,眸光忽光瞥见对面红尘三仙的筷子上。

“住嘴!”大吼。

红尘却像是未听见,翘着兰花指,啪叽一口咬下去,那油渍,那心角,顿时去了一半。

煞气,众人却一点都不担心,反正今天谁要敢在暗王府闹事,王妃就会拔了他皮。

果然,北云霄煞气冲冲了一会,忽地筷子一伸,转移目标,这妖孽做的啥来着?画口红的包子,看老子不戳烂它。

红尘三仙瞪眼,立马也拿着筷子去刨,他红尘三仙来年的好运,可不能被这死男人毁了。

两人翻的火热,一旁华容脸上一闪窘色,悄无声息的移动了下脚腕,骨碌,似有个红粉红粉的东西滚进雪堆里,不好意思,手滑,刚刚夹掉了。

景袖看得好笑,忽的站起身朝一边走去。

微风,篝火嗤嗤,梅瓣飘散在空中,落在她的发丝上,她火红的身影卷着华光,让众人不自觉转首看去。

“给你们看个漂亮的东西。”她道,精致的容颜生着浅笑,灼得人心里发烫。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