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6章 战神闹脾气了

风扬本想还问的话卡住,瞪眼:“给我的?”

“是呀,不要么?”

“要要,怎么不要!”光看这衣服面料就知道值不少银子了,还不说款式新颖了,唰的抢过,瞬间便消失在天边。

哈哈,有新衣服穿啰。

人其实很容易满足,只需一点真心的付出,但现实中人们常常忘记这些。

景袖心头也很是温暖,回望一眼那几座小山堆,算了,待会让他们自己来拿吧,反正都绣着名字。

抬脚,出了屋子。

雪天,怎么也该干点雪天该干的事吧。

终于,苑里鸟鸣开始依稀可闻,天边鱼白渐渐翻起。

“管家,他们人呢?”大厅前,北云霄问道,他从银天阁过来,一个人都没见到,这些兔崽子们不是应该加强练武吗?

“哦,他们呀,在梅林里呢,好像在玩什么堆雪人,不说了主子,我这忙完,也得过去呢。”抖抖扫帚上的雪花,管家道。

“玩!堆雪人!”煞气。

“对了王妃也在呢,好像是在比赛。”抬头,忽又补充道。

“哦,没事没事,这大过年的该放松放松了,堆雪人好,堆雪人好。”脸色忽变,一边说着,一边就朝梅林飞去。

原处,管家瞪望两眼,忽地转身兴冲冲朝自己屋子跑,嘿嘿,终于可以换新衣服了,对了,忘记跟主子说……

北云霄飞身到了梅林,首先看到的便是一件又一件花花绿绿泛着流光的新衣服。

那款式,那面料,比他身上的银袍都强。

管家给他们发薪水了?疑惑,继续上前。

“偶像,你送属下这衣服真暖和,可比咱爷送的强多了。”白峰一边卖力滚着雪球一边说道,身上是件绣着白虎精神气十足的劲装。

北云霄前行的脚步一滞,袖袖送的?心里些许吃味。

“是呀,款式也不同,可比云坊阁制的那些强多了,走路上,各个夸我俊。”雷霆也说道,一边抬手掀起自己镶着血绒丝的黑袍显摆,一边在自己的雪球上掏两个窟窿,暗主说了,今儿谁堆的最好,奖励一万两。

一万两,这可是大钱!

北云霄剑眉一皱,他也有?酸味开始冒出。

“风扬,我这跟你是一个款式吧,都是青白色,不过我的比你好看,我这肩肘上绣了个龙灵纹。”谷玉显摆道。

北云霄剑眉皱的更凶,酸味越来越浓。

“呸,我的才更好,我这是雪鹰图,暗绣的,你眼瞎了没看见。”

“……”一人一句,渐渐整个梅林都是酸味。

“咦,管家把醋坛子打翻了吗?”天翼疑惑着,起身就要把自己的雪人头装上。

“啊!主子,你怎么在这?”惊呼,手上的雪球也滚掉了。

北云霄未理,而是抬脚向雪堆旁弯着身的景袖走去:“袖袖……”委屈的话刚出口。

“爷,你杂没穿新衣服啊?”天翼惊呼。

前行的步子一滞,北云霄转首看去:“新衣服?”

“是呀,王妃送的,在月央苑房……”

话还没说完,面前的身影已经啾的一声消失不见。

砌好雪人的衣角,景袖缓缓站起身,眸光扫向四周疑惑的道:“咦,北云霄呢?我刚刚明明听着他声音啊?”

“小袖袖,奴家想死你了……”一声呼嚷打断景袖思绪,声到人未到,旋风般的身影,从远处冲来,就要跟景袖来个强力抱抱。

感受到身后劲风,景袖“唰”的一闪。

“咚!”惊天动地的一个狗吃屎,众人咧着牙,只感觉鼻梁疼。

地上的红尘三仙已经开始哭泣嚷嚷:“呜呜,你个没良心的,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三我十八一支花,今儿居然栽地上了……”

景袖扶额,面上一闪愧色,她歃血暗王的背后本来就不是谁都可以靠近的,谁叫你乱扑嘛。

“好了好了,我的错,送你件新衣服当新年礼物,在月央苑,自己去拿哦。”

“新衣服?礼物?”一跟头翻起,鼻头还红肿着,景袖刚想再说“是。”他人已经飞起,唰的消失在天边。

景袖转首又看向尾随而来的绫罗:“你也去吧,也有哦。”

绫罗一怔,冷酷的脸上藏不住的喜色,转身,就往月央苑去,没走几步,又忽地回首,冷酷的道了声“谢谢。”唰的飞走。

原处,景袖笑笑,当然知道绫罗谢的不只是礼物,上次以命相救的事,景袖并没有放在心上,绫罗却一直很在乎,包括她在“华夏风云”里出现当管事,都是她用自己的方式在向景袖表达谢意。

“不知在下可有礼物呢?”又两道身影落下。

雪色中,邪美人和华容站在那里,自成一条风景线。

暗王府梅区外的隔离柱已经架起,暗王府的门石也已竖好,也有一两个血霄暗卫看守,按理说,这些人进出都应该通禀一声,但所有人连北云霄都喜欢飞着进来飞着出去,久了,景袖连那两血霄暗卫也撤了回来,反正这里是暗王府,谁要敢找事,那就别想活着出去。

景袖眸中精光一闪:“有,不过得给银子,一百两一件,要吗?”

邪皇一愣,他随便问问,没想到还真有,向华容打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立马掏出一百两银票。

“你不要吗?你也有哦。”景袖又道。

“我也有?”

“恩,不过要两百五十两。”能多收点回来就多收点,正好送他个二百五。

完全不在乎这价格为何涨了,唰的递上,霄王妃送的礼物,那得多金贵呀。

景袖银子收的欢快,脸上的笑容也亲切了:“去吧,月央阁,自己找,都有名字的。”

“好好。”兴奋应道,瞬间把邪美人撂下,自己飞走了。

邪美人看着,嘴角勾起,笑得摄魂夺魄,也朝月央阁走去。

不过几个呼吸间。

北云岚和北昊风也从梅林里露出身影,这两人中规中矩些,走的是正门。

还不等北云岚出声,景袖就道:“岚姨,去月央阁拿礼物吧,拿完了过来咱们堆雪人。”

北云岚一愣:“哦,好好。”话落,撒了脚丫子就跑,有礼物,居然有礼物!

她北云岚多少年没收到过新年礼物了。

身后,北昊风眼底一闪羡慕,神色还未落下,景袖冷酷声音就响起:“喂,你不去吗,金黄色那件可是你的哟,晚了被抢了别怪我啊。”

北昊风一怔,神色大喜,又想端庄点又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没走几步,干脆放开了大跑起来。

看得身后的金刀御将直呼完了完了,这可是一国之君,一国之君啊。

“喂,你也去吧,有几件没绣名字的,你赶紧去挑一件。”

“啊,我也有?”

“对啊,去吧,今儿我心情好,大放血。”景袖做的时候,就多准备了一些,怕把人算漏了,有备无患嘛,不过衣服的款式面料都没有偷工减料,皆是上乘。

听着自己也有,金刀御将耐不住了,撒了腿也开始跑。

不过一会,月央阁的门房就有被踏平的趋势。

而有一个男人的脸从兴奋开始变黑,且越来越黑。

景袖这方,众人正合计着要不弄几个大型雪人出来,就听巨大的一声砰响,似能把整个暗王府轰平。

众人一怔,眸光大变,唰唰往月央阁飞去。

不过几个呼吸间,便落在苑里。

景袖看着一苑惨况,惊瞪着眼,一脸错愕,这是?

“哎哟……”角落里,小三揉着腰缓缓爬了出来,怀里抱着件好不容易护住的桃夭华袍,瞧这粉嫩色,瞧这桃花边,哎哟,真是越看越喜欢。

华容立在角落里,一副头抹冷汗的样子,不过怀里也抱着件青竹绣袍,上面的绣花呈水云烟状,很是飘然绝尘的味道,他喜欢。

北昊风手上挂了件金皇袍,上面没有绣龙,而是一圈圈金纹,但款式简单帅气,一看就知道显人年轻。

一苑人仰马翻的情况,小盆栽碎了,墙角青石炸了。

北云霄站在那里,一身冷气的站在那里,心里的感觉可以用焚天灭地来形容,都有,都找到了,就他没有!

“什么个情况?”谷玉戳戳赤影小声问道。

赤影眼中精芒一闪,分析道:“看样子好像是王妃给所有人准备了礼物,战神王爷没有。”

暗声落在景袖耳里,景袖一愣,抬眼看去,北云霄一副伤心欲绝醋意横陈的样子还真是。

抬脚,向北云霄走去,谁知刚走到面前,这人居然一甩袍袖气冲冲朝苑门口走了,从头至尾,就眼角都没给景袖甩一个。

瞪眼,寂静,众人抽气声出。

战神……闹脾气了?

景袖也是一愣,错愕在原处,天下敢跟她云景袖甩脸色的这还是头一个呢。

心里的感觉怪怪的,说不上生气,就是有点好笑,一国战神居然也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嘴角正勾着,面前唰的落下道人影,竟是刚刚使气冲出去的北云霄。

只见他瘪着嘴一脸委屈不甘控诉的瞪着她:“我的衣服呢,我的新年礼物呢,我也要!”

苑里,本胆战心惊的众人齐齐崴脚,这一国战神的气未免去得也太快了吧。

景袖一怔,半勾的唇角还未收住,浅笑道:“不生气啦?”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