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5章 紫玺

一字一句,声音回荡在雪色里,众人脑袋里只有数字唰唰转着。

对面,华容的身子一点点后移,有种遁走的冲动,俯身在邪美人耳边,低语道:“皇,咱是不是玩大了?”这……很不好收场啊。

邪美人未语,只是盯着景袖手边的武器,眼底也是纠结的神色,看来,今日神羽阁要大出血了。

数额还在急剧攀升着,抱着妖妖的北云霄才知道自己媳妇原来这么富有,这么多钱,卖了他也拿不出来呀,转眼一想,忽又纠结起来,他媳妇这么有钱,他堂堂战神居然是靠媳妇养着的,不自觉的,目光落在对面的北昊风身上。

他作为堂堂一国战神,俸禄是不是太少了些。

正感慨他侄媳妇富可敌国的北昊风一怔,莫名的身上寒毛唰唰立起。

不自觉的红尘三仙屁股下的椅子开始移动,离远些,他一定要离这大债鬼远些,可不能再被小袖袖盯上了。

他想着,众人也如是想着,于是,本围的好好的圆圈悄无声息的破碎,越扯越远,最后只剩邪美人华容孤零零的坐在景袖对面。

风扬已经念完,景袖悠悠的拾起手边的“鹰王”,道:“给吧。”那架势颇有几分,你今儿不给钱,我就再在你头上开两窟窿的架势。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也要有现钱,还得起啊。

第一次,邪美人大大的感慨,景袖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那凶残性,不出口则已,一出口就要撕掉他两层皮。

九千万两,怎么算出来的?还是去了零头,打了对折的,她淘宝楼三天能赚这么多?再对比下他号称日进斗金的神羽阁,这么看来,算个啥呀。

“那个,霄王妃,大家都是熟人熟事,开个玩笑,别这么认真嘛。”华容打着哈哈笑着说道,他可不想过了今日就变成负债千万两的穷光蛋。

景袖冷笑一声:“哼,熟人熟事?给我送了三千单子的差评,这就是熟人熟事能干出来的事?”

她淘宝楼是她从一开始就在努力的心血,即使四国战乱爆发,她也没放松过,每隔半月子马甲便会传消息给她,汇报情况。

所以,现在的淘宝楼,远远不止无人庄那块根据地,放眼四国都在缓缓成形。

这么重要的关头,居然给她送了三千差评的大礼,好样的,还真是好样的。

邪美人心跳不自觉加快,虽然面上还笑着,但身上狂妄的邪气已经消散不少。

实在是神兵的**太大,不得不放低身段。

“给吧。”景袖又道,指尖在“鹰王”枪口上拂过,**裸的威胁。

静,静的众人哆嗦。

墨紫的发丝随风飘起,沾染的雪花掉落在地上,瞬间便寻不到踪迹。

一旁的华容心知不能再让局面如此发展下去,脸色一硬,唰的站了起来,瞧着景袖义正言辞的道:“霄王妃,当初是你答应我们去神羽阁制作神兵,后来却违背约定自行回国,言而无信欺我们在先,而这差评单子的事情发生在后,怎么说,也是霄王妃你首先理亏吧。”

景袖冷酷一笑,黑幽幽的枪口缓缓

抬起,悠语道:“哦?我欺你们在先?去神羽阁?什么时候说的?谁说的?证据呢?”

静默,完全静默。

饶是北云霄这无耻惯了的也抬头望天,原来睁眼说瞎话也不是他一个人的特长。

谷玉等人一脸严肃,对对,王妃从来没有说过去神羽阁,从来没有。

白峰眨巴眼,眼里冒起星星,偶像就是偶像,瞧这沉着冷静的样,佩服!

华容的腿肚子嗦嗦抖动了起来,因为那黑幽幽的枪口竟然正对他脑门,大丈夫要能屈能伸!所以……

“嘿嘿,嘿嘿,我记错了,记错了。”瞬间败北,灰溜溜退回到椅子上,低头数蚂蚁状,皇,你加油啊,敌人太强大,属下撑不住啊!

于是,偌大的梅场,只有邪美人一人还与景袖对视。

微风吹过,千万梅瓣飘落半空,像是无数红蝶纷舞,这般美景中,两人对坐,一白裙,一紫袍,风韵万千,锋华尽现。

待过了很久很久,邪美人终于动了,他缓缓站起身来,修长的指尖拂过头顶玉冠,一颗璀璨水滴形的紫玺玉落在手心,他道:“用此物相抵如何?”

这一瞬,北云霄身形忽地一怔,华容忽地抬起了头。

景袖拧眉望着他指尖的紫玺:“何用?”

“有神羽阁的地方随你出入,且兵器任选。”他云淡风轻的道,身上邪气张扬。

景袖拧眉,**的注意到一句话,有神羽阁的地方?这三洲五国不是只有一个神羽阁吗?难道……不对!银月洲,银月洲的情况她并不清楚,有神羽阁的地方,这么说,这人在银月洲也有势力,且还不小。

“好!相抵!”景袖应道。

她将要去银月洲,这东西迟早用得到。

手里的鹰王唰的飞了出去,同时,邪美人手中的紫玺也飞了过来。

两两交换,各取所得。

月华从天边洒下,血梅随风,又凋零了一片,再过两日,便是新年。

帐算完,该散的场自然就散了。

看着将要消失在雪色里的景袖,将妖妖转身交给天翼,北云霄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同行,一个银衣猎舞,一个素裙纷飞,与天地融合成一线。

“袖袖,晚膳吃什么?冬瓜排骨汤,还是鸡公煲?”

“北云霄,你白天忙什么去了?”

“呃……没啥呀。”反正事情都解决了,也没啥好说的。

半响。

似有景袖气势汹汹拔人衣服的场景,再一会,雪色里,便是宣纸纷飞。

景袖望着满地的宣纸,神色怔住,无数宣纸,上面每一张都用红墨打着勾勾,画着笑脸。

“淘宝楼楼主人善心美,好评,淘宝楼楼主能干聪慧,好评……”无数类似表扬的话,字迹千百样,整整三千多张,每一张都是如此。

景袖俯身,捡起脚边的一张宣纸看去,难怪这人一天都没来粘她,原来……

心底控制不住的暖流滑过,清澈的眼眸水波连连,景袖缓缓上前,白皙的指尖落在北云霄墨丝上,替他拂去风雪,再

一点点落在他肩肘上,认真,专注。

北云霄就那般怔在那里,感受着景袖冰凉指尖上特殊的温暖。

待所有的风雨落下,景袖整理完他身上的风尘,道:“晚膳就吃……饺子吧。”

夜很浓。

银天阁里,管家搬了一批又一批的东西进去,门房紧闭着,屋里的暖炉散着热气,将窗边的绒雪化成了水渍,一点点滴落,又凝在地面上。

无数人头挤在苑子里,探头探脑。

只是阁楼的窗户上贴着窗花,烛光拉得远远的,看不见任何,只听见耀天国战神从头至尾的傻笑声。

那夜,暗王府所有人被禁止靠近银天阁厨房半步,那夜,所有人禁止用晚膳,那夜,战神霄王吃得撑食,那夜……很多很多,道不尽,却温暖着。

绒雪纷飞,天地纱,日落日升,便是两日。

一大早,整个暗王府的人都还在睡时,景袖就起床了,许是第一次在异时空过新年,心里期盼不已,这一次,她不用再一个人守着年夜,也不用一个人看着天边烟火,更不用大冷的夜晚,独自走上街道执行下一个任务。

从柜子里挑了件大红冬裙穿在身上,整个人添了不少喜气。

这裙子是景袖画的图纸送到华夏风云赶制的,虽然不是自己亲手做的,但款式花形都是自己设计。

红色梅花边,素色雪中景,镶着雪绒,穿在身上,各人一种恬静美好的感觉。

收拾一翻,又从柜子里翻出一叠叠新衣,这些都是她这几日忙活的,不对,准确点说,是她画的图纸,忙活的是华夏风云的绣娘们。

将所有的东西一一分好,整整堆了几座小山高,景袖便将屋门打开,不出所料,苑子静的连鸟鸣都听不见,天色还灰沉着。

“是不是起太早了?”景袖感慨道。

将军美人血王的脑袋在门边拱拱,接二连三的走了进来,抖了一地雪花落在屋里,就连火云都踏着蹄子在苑口晃悠着。

现在它们三个也有间屋子,就在景袖隔壁,屋内与常人一样,也有护暖的炉具,火云就更随便了,整个暗王府都是它的地盘,随便出入。

景袖脸上露出微笑,转身,从一堆衣袍里掏出几件大红褂子。

“来,将军,美人,狼王,今儿咱们穿新衣过大年啰。”

喜悦的呼声,三只抬起脑袋望着。

一翻折腾,又是绒褂,又是护膝,不一会,便见三只威风凛凛的凶兽变成了温柔可爱的宠兽,就连火云身上都批了件红色镶金棉甲,头戴小喜帽。

“主子,你干嘛呢?”刚忙完,风扬飞身落在院子里,怀里抱着个半人高的包袱问道。

景袖眼睛一亮:“找齐了?”

“嗯,找齐了,主子,你还没告诉我你干嘛呢,还有这些东西干嘛用的呀?干嘛让我分得详详细细,还千叮万嘱小心啊。”

“晚上你就知道了。”小心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放在屋角,景袖随口回道,并不多做解释,转身又从那几座小山堆里挑出件青白相间的冬袍递上:“喏,给你的,新年礼物。”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