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4章 差评风波

此时,银天阁,北云岚正与北云霄斗智斗勇,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终于达成短暂的和解,而从月央苑传来的一声巨大爆破声彻底惊吓住了两人。

两人一前一后,唰的飞出苑子。

“怎么了,怎么了?”北云霄急呼,还没走进屋子,便感觉到浓烈的杀气。

眸光一惊,唰的闪身进屋。

北云岚也一脸惶恐的跟在身后。

两人进屋,便见景袖一脸阴沉的神色坐在案桌前,面前摆了厚厚的一摞纸,而风扬子马甲雷霆等人全都瑟瑟发抖的缩在角落。

连苑子里的狼王、将军、美人都不知道藏到何处。

“袖袖……”北云霄低声道,景袖却唰的一声站起,吓的他整个人都立正站好。

“唰!”镶着雪白绒毛的裙角一拂,上面的兰花闪着彩光,景袖抬脚,大步走出了屋子,绒靴踩在地上,雪色中只有一个比一个更深的脚印。

而北云霄呆滞一瞬,迅速朝桌上的宣纸翻去,一望,也是惊色。

差评,差评,差评……无数的大红圈圈叉叉。

淘宝楼楼主言而无信,淘宝楼楼主言而无信,淘宝楼楼主言而无信……而所有的宣纸上齐齐都落着这样一句评语。

“整整三天,接了上千个单子,全是差评,若按着暗主给我们的淘宝楼管理规则,现在已经从三金皇冠变成一心店了,若是再接一单差评,就要直接关店了。”风扬感慨道,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他们这是碰着同行恶心竞争了吗?怎么全都针对主子来了?

弄的他们现在都不敢接单子了。

北云霄眼忽地深了,剑眉倒竖,浑身杀气汹汹,哪个王八羔子,敢针对他媳妇!

银袍一挥,煞气腾腾跟出去,临走前还抱走那摞差评单子,今日他就要横扫一切,让人改单!

而此时,住在华夏风云五楼某个高档客房里。

琉璃屏,金镶玉,暖玉床,美人池……

“皇,这是不是太过了?那女人凶起来可是很要命的。”一边捏着邪美人肩肘,华容一边担心说道,现在那女人应该就在杀来的路上吧。

“哦,过吗?我怎么不觉得,言而无信,说好去神羽阁制造神兵的,居然自己回国了,这难道不过分吗?”悠然道,身子缓缓躺在暖玉**,优雅的撑起手臂:“去,找这楼里的足浴师过来试试,点那个新人,桃花小子。”

邪气,唇角半勾,风韵十足。

而景袖却并未如华容猜想,在杀来的路上,而是带着将军美人,一身煞气的回到南封长街,那个曾经的淘宝楼。

现在,南封长街早已重修,因为整个地段都属于景袖名下,所以街道冷冷清清,极少有人走动,若是出现一两个,也是淘宝楼的人。

开门,一如既往的那个九叩循环锁。

唰的关上,再不见身影。

北云霄跟到此处,想了想,没有上前敲门,而是凝望着手上的宣纸半响,唰的飞身落在长街尽头。

王家村二麻子,就拿你开始了,敢给老子媳妇差评,弄死

你!

而景袖煞气腾腾的回到二楼,坐到案桌前,食指扳动面前的血色玛瑙案桌某个地方,只听咔嚓一声,像是某个机关触动。

就见面前的案桌面轰轰移开。

案桌下竟是掏空的,三方大小,里面摆满了零零碎碎的一些物件,其中一根黑管子特别引人注意,若是让现代人来看,定会一眼就惊呼:“枪!”

黛眉煞色,芊长细白的五指依次取出里面的物件,银兰血刃落在指尖,开始给这件半成品画上最完美的句号。

敢给她差评,还给那么多,好样的!

神羽阁,邪美人,华容,你们就等着给老娘吃枪子吧!

落雪纷纷,今日是制造神兵的时刻,却不知一夜过去,古临千盛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千盛皇暴毙于寝宫,新太子昭阳王失足跌入池中,冰冻而死。

千盛皇宫大乱,各势冒出争权夺位,后,旧太子齐沐昭带兵攻入,一夜杀戮,平复内乱,待黎明三刻,登上龙椅,安坐其上,接手整个千盛。

而古临这方。

卯时一刻,南宫祁华太子突然消失地苍宫,满苑残尸废墟。

微起波澜,三刻,古临皇上朝处理国事。

南宫祁华携一把黑龙弓现身殿上,拉弓射箭,亲断其父之首,朝廷众反,拔剑相杀,殿上却突然冒出一批青衣人,一翻杀戮,血流成河,整个古临众臣死伤六成,南宫祁华携一身血色,登上龙椅,赐云眉心为皇后,正式接管整个古临。

至此,两国彻底改君换代,新的一轮君王史开始。

耀天皇城当然还未收到消息,此时依旧是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

唯一的特别事件,便是皇城门口突然来了十三个身着异装土匪风的汉子,说是异国大使,来找霄王妃拜把子履行承诺,让快快接见。

也不知道守卫兵怎么传的,直接把消息转到了皇宫,于是这十三匪头子直接被迎接到了皇宫。

对了,还有一件,华夏风云的桃花小子,居然又与人打架了,不过还好,楼里的东西没破坏一样,只是旷了半天工,被楼里的执行总裁记了大大一个过。

流云溢彩,天空颜色极美。

时间一点点继续,皇城上空,不断有一道银影来回飞过。

到了下午,晚霞升满天空的时候,银影终于飞的少了,而淘宝楼的大门也终于开了。

一绝色女子,身着雪色长裙,披着一件镶着梅花边的蚕丝彩袍,踏着步子,由两只威武大犬带路向华夏风云缓缓走去。

华夏风云,四楼雅间。

转着手里的檀香炉,华容忍不住道:“皇,杂没反应呢,是不是我们的方法有问题啊?”这都一整天了,居然屁事没有。

邪美人窝在扑面雪绒毯的软榻上,墨紫的青丝散下,转动着手里的清酒,眸光落在酒盏的青花瓷上,嘴角勾着邪笑,未语,紫瞳却闪着深邃流光。

“王妃,这边。”门外管家的声音落出。

邪美人嘴角的邪笑勾的更深,缓缓坐起,拂一拂身上华袍:“怎么没反应,这

不是来了吗?”

话刚落,“砰!”惊天动地的一声。

好像有什么从头顶飞过,却没有半点发现。

外面,整个华夏风云楼,连正争论着“土匪之道”的皇宫都陷入诡异的安静。

大地似乎静了,静的连鸟兽的声音都不见。

华容惊悚的瞪着邪美人头顶,抬起的指尖不停的哆嗦:“皇皇皇……”他惊呼,却说不全话来。

邪美人也是错愕,缓缓转头望去,这一眼,瞳孔收缩。

一个小指大小的洞口,穿过花瓶,屏风,玉榻,香炉……射向窗外。

“吱呀。”风吹过,半掩的门房忽地开了,便见景袖神色冰冷,举着一把奇怪的东西,用黑幽幽的洞口正对着他们。

冰冷的冬日,那黑幽幽的洞口上竟还冒着白烟。

“邪皇,这神兵枪子的味道如何呢?”冷声,里面的寒意比窗外的冬雪还冻人身骨。

晚幕,天空云霞成画。

暗王府,众人大团聚。

冬风里,血梅下,一张又一张的太师椅成大圆形排开。

邪美人,华容,天翼,谷玉,风扬连刷盘子的红尘三仙绫罗及十三匪头子都在这里,总之能想到的全到了。

众人围坐,景袖正上首,两边依次是风扬四小妖、壮志凌云、北云岚等,对面是邪美人,小三,绫罗及十三匪头子等。

雪唰唰下着,众人似乎未觉寒冷,端坐在案桌上,一副严正以待的表情。

血狼王,将军,美人蹲在景袖两边,宛如三大护法,扬着脖子,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盯着众人。

北云霄风尘仆仆赶回来时,便看着如此情形,飞在半空的身形陡然一滞,唰的落下,瞪眼,这场景杂这么熟悉呢,踏着小碎步,悄无声息的溜到圆圈边上。

朝天翼打了个眼色,无声问道:“什么个情况?”

天翼哆嗦了下,眨眼回应:“主子,你别出声,现在正大算账的时候,小心惹火上身。”

北云霄眨巴下眼,也不知道理解到没有,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悄然的蹭到四小妖旁边,一把抱起妖妖,低声道:“妖妖乖,哥哥抱你坐啊。”

“砰!”话刚落,巨大的一声枪向,似乎整个天空都炸开了。

众人齐齐一个哆嗦,北云霄惊瞪着眼,朝发声地望去,那里,景袖手腕边一个黑管子正冒着白烟。

这一瞬,邪美人华容连十三匪头子眼里都是痴狂的亮光。

气氛再一次静下,静的梅瓣掉落雪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景袖冷酷着脸,朝风扬看去。

对方心领神会,唰的站了起来,兴师问罪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变的有经验多了。

摊开一张一个字都没有写的宣纸厉声呼道:“淘宝楼三日接单,共三千一百一十五件,其中铜级七百单,银级四百零三单,废单共一十二件,总计三千三百万两,另意外伤险部门报意外损失六百两,前台报精神损失费一千两,后勤部报劳务费八百两,另恶意中伤淘宝楼名誉,损失费两千一百万两……”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