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2章 侄孙子

银兰血刃毫无疑问的生在指尖,唰,只见光影飞过,打得“爱恨缠绵”的两人瞳孔猛缩,唰的分开。

气氛静谧,众人注视下。

景袖俯身,捡起地上一套桃花百叠罗裙悠悠放在破碎的展台上,道:“管家,给他们算算这里的损失,然后把银子收了,马上。”神色平淡,看不出任何情绪,众人却只觉一股凉风彻骨。

四楼,暗云阁。

整个华夏风云最顶级的存在,这里不对外人开方,只接待特殊贵宾,生在角落,却能窥见整个四楼的场景。

别致的雅间,不言华丽,只说清幽,君子兰,暗香梅,风岭草……一切都布置的恰到好处。

美酒玉食,皆是最好,众人一一落座。

无视一旁木桩子一样站的笔直的绫罗和红尘三仙,景袖尝一口面前的莲心羹,眼亮赞道:“管家,你从哪找来的厨子?手艺这么厉害,还有这楼里的东西,布置的这么好,我当初给你的计划书虽然全面,可也没有这么细致吧。”

这个问题,景袖一早就想问了,常人看来,只以为管家是依照她的吩咐安排的一切,却不知景袖当初的计划虽然详细,也没详细到这个地步,连每层楼的指示牌和管楼台都想到了,这些东西虽然细微,但更能体现一个事物的发展潜力。

正忧心胭脂铺的管家一愣,听着问话,瞬间又喜悦着道:“嘿嘿,王妃,我以为你不会发现呢,没想到这么细心,其实……”

他话还没说完,一阵爽朗的大笑声传来:“哈哈,景袖妹子,吃的怎么样,我这手艺可有长进啊?”一边笑着,一边掀开翠玉珠帘走了进来。

笑天虎,居然是笑天虎。

景袖眼睛一亮,瞬间心中了然,笑天虎在这,那么说……有这个青云九庄的大庄主坐阵,难怪一切想的那么周到。

话还未出,又是一阵兴奋呼声响起。

“姐姐姐姐。”

“小妖在这喲。”

“姐姐,小小在里面躲了好久,姐姐笨笨,都没发现哦。”

“……”一声声呼,一个个小身子从各处蹿出来,精致的小脸洋溢着喜悦的笑,她们围在景袖身边,瞬间便把北云霄挤开,连壮志凌云四个稳重的小家伙都凑到跟前。

北云霄磨了磨牙,强忍了下来,现在这个距离,总比门口那个好,瞧红尘三仙那一脸欠下巨款,忧心欲死的模样,爽呀!

一阵热络后,大家觥筹交错,聊得欢畅。

原来,当初景袖将四小妖他们交给笑天虎照顾后,他就带着人来耀天皇城了,那时候“华夏风云”还没有完全建好,他一听说是景袖的地盘,便立马进来转悠了两圈,这一转圈,直接将自己陷了进去,连夜把这楼里的执行总裁从**拉起来大聊未来发展前景。

管家被折腾的精疲力尽,两人心底的壮志雄心却诡异的产生了共鸣。

一番自我介绍和表达对王妃的敬佩之情后,两人结成忘年之交,开始对“华夏风云”大势出击。

所以说,现在管理“华夏风云”的,其实不止是管家,还是这位有强大实力、背景的笑天虎。

景袖听的眸光闪亮,若说笑天虎对华夏风云有不轨之心,她当然不会相信,这人是个随性豁达的主,有他不求回报任劳任怨的管理着“华夏风云”,甚好。

心里高兴,一时间忍不住举杯敬酒,满场欢语,颇有几分友人大团聚的味道。

门口,绫罗红尘三仙一左一右端站,两人低眉间都是煞气腾腾。

“烂桃花,都是你的错,去,跟她商量商量,那赔款能不能免了。”

红尘三仙一哼,唇上胭脂泛光:“哼,要去你自己去,蛇精病,要不是你挑事,哪这么多破事,害老子跟你一起欠巨债,娘娘的!”

绫罗眼神一眯,手里舞带捏紧,就要凝出股煞气。

“管家呀,他们银子收上来了吗?”斜睨两人一眼,景袖悠悠道。

两人一怔,煞气唰唰不见。

端着水晶饺进来的管家一愣,放下手中盘子,连忙回道:“王妃,没有,一共三百六十三万两,绫罗管事三个月的薪水扣下,还得在这楼里干五十三年活,至于红尘三仙,这人早先就欠了王妃银子,这次算上,还得在盥洗苑干六十一年活。”

一字一句,听的木桩子两人心越跳越慢,最后直接脸色苍白。

五十三年,六十一年,完了,他红尘三仙绫罗一辈子都栽这了,两人如是想着。

“这样啊。”景袖悠悠道,声音拉的老长,指尖转动着酒盏,清幽色的酒水泛着浅光:“去吧,带他们刷盘子去,一个盘子抵一文,刷够了再说。”

一锤定音,众人眉眼生笑,看着好戏。

“小袖袖……”

“女人……”

“嗯?”悠声,拉出好几个声调。

望着那指尖上银兰血刃,两人毛孔唰唰张开,一个哆嗦,一溜烟全跑了。

干啥?唰盘子呀!

临走小三还拽走条鸡腿,胭脂虽美,肚子还是要填饱呀,最重要的是,香啊!

“王妃,你真放心他们俩在一起啊,看他们这势头定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呀,若是到时候把这楼都拆了,咋办?”谷玉凑上来,担忧的道。

景袖眸眼一眯:“他们敢拆,我就敢让他们刷茅房去!”

本又是剑拔弩张的两人齐齐一个哆嗦,收手。

“哼!老娘刷完再跟你说!”

“哼!小三我这品行高尚的人才不跟蛇精病动手。”

绒雪渐小,时见三两冬燕飞过,青石长街上人来人往,时闻孩子戏玩,锣鼓作响。

“咚!”踢门声。

“云景袖呢,北云霄呢!两兔崽子呢,给老娘出来。”长公主一声狮子吼,吃的欢畅的众人齐齐头皮一麻。

景袖缩缩脑袋,有点想遁地逃走的冲动,向一旁北云霄打了个眼色:“去,作为男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你上。”

本也是头疼的北云霄一怔,收到命令,认命的开门,走出去。

也不知道说了啥,只见小半会后,一道旋风挂进,北云岚一脸喜色的亮着二百三十瓦灯泡,眸光火辣辣犹如吃了兴奋剂般乱蹿,嘴里连声呼道:“景袖呢,袖袖呢,老娘侄媳

妇呢。”

背在人群中的景袖一愣,怯弱的举举手:“这。”

北云岚瞧去,先是被这陌生但倾国倾城的容颜惊艳了一瞬,忽地犹如飓风般冲了上来:“哈哈,他们都说你变美了,老娘还不信,瞧我侄媳妇这绝色倾城的样,丫的,羡慕死朝廷里那些整日给我显摆儿媳妇的朝臣贵妇们。”

“哈哈,来来,让姨再瞧瞧,这侄孙子什么个情况了。”

“噗……”

“咳咳……”

喷水,喷饭,喷肉,喷茶,不止一处。

一桌狼藉,连景袖都瞪着眼,一脸呆滞,侄孙子?

北云霄冷汗一飚,连忙挤眉弄眼。

景袖却凌乱的完全转不过思绪,瞧着景袖那副傻掉就要被拆穿的模样,北云霄心头一跳,慌忙上前:“岚姨,你赶紧回宫去准备些补品吧,袖袖这些日子受了不少罪,身子虚得紧。”

正笑容璀璨的北云岚一愣,神色忽地一恶:“臭小子,老娘侄媳妇,你给我怎么照顾的,难怪我看身子这么瘦,又呆又傻的模样,感情是被你折腾的,你给老子等着,等我把我侄媳妇身子调好了,定扒了你小子皮。”一边骂道,一边又风风火火往外走。

众人只听砰的一声,门唰的关上。

瞪眼,瞪眼,再瞪眼。

北云霄大松口气,就要上前坐下。

“砰!”门房忽地炸开,就见北云岚一脸恶色吼道:“臭小子,景袖怀侄孙子就不能太操劳了,**你给老娘注意点!”

话落,又是砰的一声,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良久,久的小案桌上的将军美人都啃完六个肉包子,三只大鸡腿,思索着要不要给狼王伙伴带点回去。

北云霄终于坐下。

“袖袖……”

“侄孙子?**?嗯?”阴恻恻,宛如一道凉风灌颈,北云霄放松下来的小心脏忽地咚咚跳快。

“嘿嘿,嘿嘿,我这不也没办法嘛……”岚姨是谁,那火爆的性子除非有更大的事转移注意力,所以啰……

雪色依旧,今日景色极美,耀天皇城一片热闹,而千盛古临却死一般的沉寂。

夜色。

一处隐蔽不为人知的苑子。

双斧王看着**的主子,整个五官都皱到一起,他们的主上何曾狼狈到这般。

像是未见双斧王的脸色,齐沐昭缓缓坐起,虽然内力被废,但整个四肢还是能动的:“鬼子拐的后事处理好了?”

双斧王一怔,立马躬身回道:“已经处理好了,昨日就入土了,坟冢落在后螚山。”

“嗯,刹羽怎么样?”

“羽王没事,只是……”

“说。”

“右臂被废,再也无法拿弓。”

血瞳一深,疯魔笑道:“呵呵,好,好,真好。”笑声冲刺在这方,惊响夜空,双斧王忍不住担心,若是这会招来了昭阳王的人?

刚想着,齐沐昭冷声落出:“将阎王楼所有鬼手调出,今夜弑君!”

双斧王瞳孔一怔,所有鬼手,那不是……思考一瞬,瞬间领命而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