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1章 可怜人

景袖笑笑,每个都大方应道:“好,没问题,全都有,再来十坛女儿红,今天喝个痛快。”

众人顿时笑的兴奋,连声呼道:“快快,整理下,大家去吃大餐啰。”

看着众人离开,景袖转身也往偏苑走去,这苑子的方位大致与原来的霄王府相同,连名字都相似。

央未苑换成月央苑,银沙苑换成银天阁……

瞄一眼一直跟在身后的北云霄,景袖努努嘴示意:“喏,那边才是你的苑子,别走错了。”

北云霄神色一窘,暗叹小心思被拆穿,道:“袖袖,咱们马上就成亲了,反正都是一家人,要不住一起吧,我保证一定规规矩矩,绝不动手动脚。”他一边说道,一边举手做发誓状。

景袖斜睨一眼,转身,双手环胸,道:“就成亲那就是没成亲,要么你就选择住银天阁,要么你就重修霄王府,选吧?”

呃……

瞪眼,北云霄立马端正姿态:“那啥,我换衣服去了,袖袖,你快点快点啊。”话落,啾的一声没影,住银天阁好歹还住在一起,重修霄王府那不是连家都分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看一眼闪身没影的北云霄,景袖面上挂起温柔浅笑,喃喃:“若是住一起了,我怎么给你准备礼物呢?”

微风拂过,苑角梅枝轻曳,唰唰挂起一片雪帘,极美。

推门,入屋,许是知道他们要回来,屋里暖炉已嗤嗤冒着热气,房间里是淡淡的清香,似檀木的味道,看着一屋原封不动又打扫的一尘不染的东西,景袖心头一暖,这管家还真是细心,居然将所有的东西都搬了过来,连方位都放得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红木梨花柜里多了一叠叠冬裙。

雪白色,绣着兰花,简单又不失典雅,是她喜欢的风格。

寒风灌入衣襟,景袖就想关门换衣,一道影子忽地苑角一晃,陌生的气息,景袖拧眉,唰的闪身而去,不过瞬间,那人影便落在眼前。

看佝偻的背脊和手上的皮肤,应是个老妪。

“饶命,饶命……”她跌倒在地上,惊恐的磕着脑袋,声音沙哑如秋风中的枯藤,沧桑的没有一点生命力,身上灰色泛白的粗布袄不知穿了多少时日,苍白凌乱的头发散乱在面上,让人一时看不清她的模样。

这一动静,身在各处的谷玉风扬等人唰唰飞了出来,连北云霄也闪身到此处。

“怎么了?袖袖”北云霄问道。

景袖未答,只是努努嘴,示意他看地上的人。

众人转首瞧去,皆拧起眉头,首先给人的感觉,这是个可怜的老婆子,但莫名的心头突跳几下,道不清情绪。

正纠结着,管家哒哒的从苑外跑了进来。

“王妃,王妃。”他喘着粗气,还不等景袖问话,已慌忙解释道:“王妃,这是个可怜人,老奴前些日子收下的。”管家起先就想禀告的,只是见着主子们回来太激动,一时间倒忘了。

“可怜人?”景袖挑眉,对于这个词显然很

不感冒,这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真正值得可怜的又有几个。

再说了,有句俗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的直觉对于这老婆子很不喜,那么就一定有某种原因。

“是呀,这老婆子从风家村过来的,家里儿子媳妇不疼,把她打得个残废,还关在地坑里,成天用锁链锁着……”

一听景袖问话,管家连忙解释,当时他为了建暗王府,去风家村选木料,可是亲眼见到的,这老婆子的儿子媳妇对她拳打脚踢,还用开水烫她,一想到当时那血淋淋的场景,管家就不禁打着寒颤,没人性的人见的多了,那么毒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所以他便一时冲动把人带了回来。

起初,管家只是给了她些钱物让她自己寻个地方好好过,没想到钱物给了没两天,又在街上遇见了这老婆子,身上钱物没了,还被折断了一只手,看情形应是那些乞丐痞子抢钱的时候弄的。

若没有他救人救到一半,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管家一时心里内疚就把人带回来安排了个差事住下。

“这样啊……”景袖悠悠道,向离的最近的白峰打个眼色:“扶起来,我帮她看看手腕。”

这些个血霄军可不比管家,见过的阴谋诡计多了,自然更加谨慎,心领神会立马上前去扶老婆子。

“啊!”入手一片冰凉,竟是白峰吓的猛地惊叫后退。

“怎么了?”天翼立马上前,却是一瞬,倒抽口凉气。

就见地上因为白峰一扶,趔趄跌倒的老婆子颤抖的抬起头,苍白凌乱的头发微微散开,露出她那张恐怖至极的脸。

“嘶嘶……”此起彼伏的抽气声,惊悚。

这是一张除了眼、耳、口、鼻都布满蠕虫般红白纹的脸,确实是烫伤,景袖一眼便辨出,黛眉深拧,想要从这张悚人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无果,老婆子哆嗦着身子,脸上蠕虫般的烫纹随着颤抖,布满皱纹的手抠在地上,泥土陷入指甲,整个人的气息卑微无助,像是那种生活在世界最底层无助的人类,生活只需要对他们皱皱眉,便能轻易要了他们的性命。

景袖眉目一拧,忽地闪身上前,指腹摸上她的脉搏一探,黛眉深拧了起来。

确实是断的,也如管家所说,五脏六腑虚弱不堪,遭受了很多重伤。

真是她多心了?

景袖缓缓站起,凝望着她半响,确定看不出异样,才红唇一启,道:“既然这么可怜,那就留下吧。”

一语定下,转身便向屋里走去,行到门口时又忽地停了下来,目光落在地上哆嗦的老婆子身上,话却是对风扬所说:“风扬,去躺风家村逛逛。”

空气静止,风扬一怔,双手拜礼严肃的道:“是!”话落,身形消失在院中。

冷风瑟瑟,厚重的雪堆了满苑,人若走过,便是一个又一个脚印,或深或浅,记录着人行走的痕迹,待景袖换好衣服出了苑子,望着苑角雪上的痕迹,冷笑不语。

华夏风云。

热络的气氛老远就能感受到,整个西封长街以“华夏风云”为中心建了无数货物街,当初景袖华夏风云的选址本是在南封长街,后来管家看那处太靠近城门,且若是重建,需要动的工程太大,便自作主张把选址落在了本该建霄王府的地方。

这里虽然地偏,可更好成规模,再说了,有皇上支持,再偏的地方也能热闹起来,现在他们耀天国整个皇城也在扩建,已经是四国最强了,岂能还是原来的模样,所以这里的一切皆透出一种正欣欣向荣的感觉。

圆形的建筑,四方开口,连通四条新修长街,马匹,车辆,人来人往,真正的应了景袖那句商业中心的要求。

这方景袖等人已立在华夏风云正门口,那方长公主在暗王府又扑了空,火气上升一丈。

“嘿嘿,王妃,这一二三楼都是些店铺,四楼用餐,五楼住宿……”管家一一介绍道,当初也幸好王妃的计划书里安排得比较全面,否则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布置。

“嗯。”景袖点首,领着一大帮人走进。

其实今日“华夏风云”的人还算少的,很多百姓都去城门口迎接霄王霄王妃了。

景袖的容貌也已经改变,众人虽然惊呼这女子倾国倾城,却一时间没有认出来,只是在看着北云霄时,惊呼,瞪眼。

一层层逛,血霄众人惊呼不断,外面看还不觉得怎么特别,里面一望,才知道大有乾坤。

吃、穿、用、玩,近乎涉及了每一个行业,似乎只要在这里面逛上一圈,所有的需要都能满足。

景袖点首,很是满意,时不时提出些该注意改进的地方,管家点头,心中牢牢记着。

另外,景袖也注意到,这每一层楼都安了两个管事台,且都是她淘宝楼的人掌台,这也极好,至少在安全和处理混乱上能放心得多。

正想着,像是打脸,一声巨响猛地震耳,众人似乎听见了展柜碎裂的声音。

“烂桃花,老娘今儿不废了你,就不叫绫罗!”一声熟悉的呼喊,还伴着玲珑玉蛇的嘶嘶声。

景袖一愣,绫罗?她怎么在这?

“呀呀呀,蛇精病,别以为小三我今儿心情好,就不打女人了,你来呀,来呀,看小三我不把你碾成人肉胭脂涂脚趾甲。”小三熟悉的呼嚷声。

众人齐愣,这两人怎么杠上了?

“砰!”又是一声巨响,似乎某个楼层被砸穿了。

管家瞪眼,撒着两脚丫子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下一瞬,便听他呼天抢地的哭喊:“哎呀呀,绫罗姑奶奶额,你杂又玩刀了,快放下,放下啊。”

“总裁,你让开,今儿我非得将这株桃花剁成泥。”

“咳咳……”景袖猛地一阵咳嗽,总裁?对对,是她领走前封管家执行总裁的官位,没错没错,是她封的。

喧哗不止,穿过一处楼廊后,景袖黛眉忽地挑的老高,一个从楼上穿到楼下的大窟窿落在眼前,精美的衣服胭脂散乱一地,两人还打得热火朝天。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