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90章 华夏风云

其间,古临南宫祁华太子,千盛齐沐昭太子,重伤于川澜,两人一个断手成残,一个内力尽失。

更有,南宫祁华一翻心血培养的绿纱女子杀手死伤九成,齐沐昭手下,天御军前锋,鬼子拐被战神霄王斩杀于百万雄师面前。

二人回朝,又遭皇室惊变。

千盛,昊风王废太子,提昭阳王,收剥兵权,削其封地……

古临,两桩皇族丑闻爆开,古临皇龙颜大怒,誓要提剑弑子,后被一开国大臣劝下,废太子,囚禁地苍宫,永世不得离开。

秋十一月末,川澜,菁华女王领兵复国,一路杀伐北上,夺阳封尔、雅古巴两境地,川澜再次归一。

冬月中,一孩童从羊圈里发现塔里木亲王,加墨亲王两叛贼,菁华女王带人追杀,一路围剿,终在三日后将二人血溅祭祀台。

至此,天下再安,只是这一次,耀天一国称强,川澜为友,古临千盛附属。

风色萧萧,大陆荒,鹅毛绒雪落下,铺满整个天地。

这里是耀天皇城,现在距离新年还有七日,虽是冬日,又厚雪寒冰,整个皇城都是银装素裹,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今日是他们的战神回朝,是他们的巾帼女诸葛回国。

城墙上,北云岚一身火红劲装,北昊风一身金皇龙袍,两人挺身而立,时不时搓手张望。

“皇姐,不是说今日回来么?怎么还没到?你是不是记错了呀?”北昊风忍不住问道,他们精心准备了盛大的迎接仪式,一大早就出宫安排,可这都等了一上午了,连影子都没看见,按传回的消息,早该到了呀。

这人少了勾心斗角的心思,整个人都精神了,看上去似乎还年轻了几岁。

北云岚剁着脚驱散寒冷,翻着白眼,不客气嚎道:“你当我是你啊,老眼昏花的,他们信笺上写的就是今日到,我可没看错。”

身后金刀御将听的冷汗连连,敢骂皇上老眼昏花,这长公主出去打了场仗,果然更嚣张了。

更诡异的是,皇上居然只是摸摸鼻子,暗自誹腹他还能活个百年,耳聪目明看小战神登基呢。

这皇朝关系,皇不像皇,长公主不像长公主,感觉唯一正常的就是战神和霄王妃了,可是……王妃呀,王爷呀,你们杂还不回来呢,属下真的很想瞻仰你们的风采啊,金刀御将暗自誹腹着。

冷风瑟瑟吹着,小雪纷纷下着,却不知,一群人马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在霄王府附近的巷道上。

“瞧瞧,我多明智,幸好给他们晚报了三个时辰,否则这会肯定被堵在城门口了。”北云霄一脸傲娇,像是小孩要求表扬似的在景袖耳边聒噪道。

景袖白眼猛翻,暗自誹腹:“晚报有个屁用啊,人家长公主一大早就等着了好不好?也不知道是谁看见那一大帮子人吓的哆嗦,连咒人家大早上不睡觉,最后跟着她翻城墙呢。”

“哎呀,要回家的感觉真好呀。”谷玉撑一撑懒腰,忍不住呼道,眉羽间竟是喜悦,他们终于可以歇息歇息,不用东奔西跑了。

这一呼,道

出众人心声,各个喜色满面。

在走过最后一条巷子,出了巷口后,刚刚还欢喜的表情齐齐僵硬在脸上。

众人止步。

谷玉指着眼前的场景,惊愕呼道:“我们没走错吧,这是西封长街吧?”

景袖眨眨眼,抬头望天,作为路痴,恕她无法回答。

“没错啊,我踹烂的墙角还在这呀?”白峰挠着脑袋,指着巷口一处有个缺口的墙角说道。

众人对视,一片错愕,现在是什么个状况?

他们的府邸咋变成这圆形建筑了,还是这么高的,一层,两层,三层,四层,五层,天啊,这是建了个天坛吗?

再看这建筑物前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的样子,他们那清幽不显山露水的霄王府去哪了?

景袖挠挠下额,忽地觉得这建筑物分外熟悉,朝风扬腿上踹了一脚,努努嘴,道:“去,看看什么个情况。”

风扬神色一苦,认命上前,不管他在淘宝楼多高的地位,手底下管了多少人,若说奴役,主子首先想到的还是他呀。

不过……这感觉挺好。

便在众人注视下,风扬贼模贼样朝圆形建筑靠近,那样子有些滑稽。

闪身,入楼……

不过几个呼吸间,唰的飞了回来,狂喜之色,还不等禀告,身后类似天坛的建筑里“啊”的一声惊响,就见一穿着青短衫的人影激动的冲了出来,没走两步,砰的栽倒在地上,顾不上站起来,直接又滚又爬。

“呀呀呀……”等他一番坎坷站到景袖等人面前,已是一脸鼻青脸肿的模样,众人盯了半响也没认出来是谁。

“王妃,王妃,是老奴,老奴呀!”

这一呼,众人齐齐惊醒:“管家!”

“对对!是我,是我,就是我呀,王妃,老奴可想死你了,想死你了呀。”激动,又因为脸上的肿青咧着嘴,样子看上去有点滑稽。

“管家,你怎么在这?”见着熟人,谷玉瞬间跳上去,来了个激动的抱抱。

“嘿嘿,嘿嘿,老奴,老奴……”因为激动说不全话来,众人也不着急。

景袖似想起什么,看着不远处的圆形高楼,喃喃:“华夏风云。”

管家眼睛一亮,摇着手指激动道:“对对对,华华夏风云,华夏风云!”

这一呼,众人齐齐惊诧,华夏风云?这不是王妃临走前布置的那个宏伟任务吗?管家完成了?

众人还惊诧着,华夏风云里三楼的地方,红尘三仙已摇着曼妙腰姿,东一晃,西一扭,脸上笑的璀璨成菊,翘着兰花指,瞧着这满眼的手绢,胭脂,桃镜……连声呼:“哎哟哟,这地方,奴家喜欢,喜欢。”

“管家,咱们不会要住这吧?”景袖问道,虽然是自己的地方,可这人来人往的,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当然不,当然不,跟老奴走,走。”他又呼,恨不得把自己弄的一切立马展示给景袖可能。

看着在前面兴奋跑着的管家,众人对视一眼,立马飞身跟上。

身后北云

霄打望一眼,又回头望望华夏风云,心头忍不住吃味:“这管家到底是我的?还是袖袖的?居然从头到尾都没叫他一声。”

穿过几条街道,地方越来越偏,零星的红色落在眼里,是血梅,再穿过一条街道,大地忽地幽静了,一片梅区落在眼里,众人身入梅林,踏在火红的梅毯上,走了好半会,为眼前的景色齐齐惊呼起来。

亭台羽楼,小桥浅溪,更有冬竹,芦荟,君子兰等四季长青的植被种满各处,这里没有高墙,只有简单的竹林隔开和各种各样的奇石安置,千平的景色全落在眼里,布致雅静,不闻喧嚣,让人心头忽地静谧下来。

“王妃,这是老奴给你建的暗王府,这些东西都是半月前才置好的,现在零星还有一些没收尾,等到这外面梅区的桩子打起来,再把你暗王府的石匾立好,就彻底成了,现在你先住着试试,看看什么地方要改的,跟老奴说,老奴一定给你办好。”

他一字一句的道,脸上的笑容格外慈祥。

王妃关心他,他当然也为王妃鞠躬尽瘁,人与人之间,本就如此。

寂静,众人看着这精致的地方,彻底噤声了,他们虽然在前线杀敌,但管家却用自己的方式为他们筑造温暖,可敬可佩。

景袖的眼有些润,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一番话,会有人如此付出,第一次景袖忽地有了好好珍惜这里的感觉。

“谢谢……”

轻喃,落如风中,众人连着管家齐齐一怔。

管家笑容再次绽放,心里温暖如阳。

其实不用谢的,都是他心甘情愿,而且他也觉得高兴。

温情过后,众人兴奋吆喝着跑进去,新地方当然得选个好住处呀。

待景袖的身影也离开,北云霄阴恻恻的声音落出:“管家,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哎哟,哎哟,那啥,那啥,锅里还炖着鸡呢。”管家一怔,眼皮猛跳,连忙呼着逃跑。

从“华夏风云”赶过来,锅里还炖着鸡,怎么可能?

北云霄笑笑,罢了,没了霄王府,生了暗王府,貌似也不错,抬步,连忙走进去,赶紧看看袖袖住哪,他得赖上。

雪色依旧,当暗王府众人已经开始分房子,城门上的两人才得到消息。

“什么!已经到了!”大呼,挽袖,擦拳,北云岚唰的就冲的没影,冷风中只余她的呼嚷:“这群崽子们,老娘不挨个削一遍,就不是长公主。”

身后,北昊风瞪眼,望望身边的重鼓大锣,再看看下面手捧鲜花站的笔直的将士和连绵看不到尽头的百姓队伍,完了,这可杂收场啊?

“王妃,我住这。”

“我要这间,这间……”

一个个呼道,景袖全都应了,反正都是熟人,随便挑吧。

“梳洗下,咱们再去华夏风云看看,大家吃顿好的。”景袖再道。

顿时一个个又闪身立在苑里。

“王妃,我要吃烤鸭!”

“卤猪腿,酱香肉片……”

一个个呼道,竟已开始点菜。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