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9章 狼族覆灭

这一瞬,川澜族人瞳孔猛地变化,心一点点塌陷,这是他们族里最长生的先老,先老说神没了,他们的神没了……

北云霄等人眉羽深拧了起来。

“昂……”一声嘶鸣,便见野马场上一道红光飞过圈柱,突然冲了出来,它扬着马蹄,疾速朝天边冲去,如电光闪过,只留血影。

“火云神驹,那是暗主的火云神驹!”赤影惊呼道。

“唰!”银袍一舞,北云霄唰的冲了出去,虽然不知道为何袖袖会得了一匹神驹,但是这马明显不同凡响,它从马场里跑出,定是有原因。

“快!走,走!”风扬慌色呼道,身形一飞,瞬间落在一匹黑马背上,扬鞭,策马追去。

接二连三,众人迅速跟上,不过小半会,营帐前空空如也,只有零星几个妇女老弱留在原处。

这片,再翻过几处高坡后,景袖脸上的表情彻底呆滞了。

狼尸,满眼的狼尸,一只,两只,十只,百只……无数,它们瞪着血红的双眸,身上血色涓涓流淌着,或断首,或被绳子勒着脖子,或被开肠破肚,一个个血窟窿在周身绽放,连泥土都已被染红了三寸。

这是在屠族,在屠杀狼族呀!

为何要这般?为何!

景袖行走在狼尸间,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她作为歃血暗王见过无数残忍的画面,可也为眼前的画面震惊愤怒。

残忍,极致残忍。

阳光灼人,头顶竟有猩红的血液滴在手上,景袖抬首望去,即使被光线晃的睁不开眼,她也清楚看见。

又一批狼尸,像是屠夫卖肉一般,它们脖子上被拴着绳子,然后挂在一根木柱上,鲜血从胸前的血窟窿流出,染红了木柱,然后被风干。

“汪汪……”美人的吠叫突然响起,景袖一怔回神,慌忙看去,便见美人蹲在一具狼尸前狂吠,它的情绪也是激动愤怒的,爪子不停的在地上乱刨发泄。

景袖迅速上前:“怎么了?”

“汪汪……”又是一阵吠叫,它刨着爪子,不停的在狼尸胸口前晃动,愤怒的表情似乎想告诉景袖些什么。

景袖神色一凝,芊芊五指朝狼尸胸口摸去,只是一瞬,便明白了美人的意思。

惊诧,又迅速在其它狼尸身上查看。

没有心脏,这些狼尸都没有心脏,一个都没有。

屠狼,是为了挖心,为了挖它们的心!

景袖眸中血色忽地炸开。

“嗷呜……”微弱的狼啸忽地又起,像是死前的挣扎,景袖美人身形如电唰的冲了出去。

狼王还活着,那狼王还活着。

血色染红了大地,情形悲凉的让人发颤。

只是一眼,景袖整个心久久不能平复。

无数堆积在一起成小山般的狼尸中,血狼王躺在那里,它全身毛皮被撕开,露出猩红的血肉暴露在空气中,身体不停的抽搐,威风凛凛的狼眼没了生气,它只是盯着草原,盯着狼子,盯着天空。

景袖知道它没有死,它没有死,一个飞身落下

,慌忙将身上的药粉全撒了上去,她不知道救不救得回来,但是她要救,她必须救。

“血狼王,血狼王……”她颤抖着声音呼喊,害怕这个族群最后的希望消失,美人也是低唔着鼓励。

陡然,一声异响,美人毛发瞬间全部炸开,犹如看见敌人般狰狞的朝一方低唔。

景袖一惊,抬首望去,只是一眼,整个头皮发麻,毛孔炸开。

这是个人,是个男人,或者更准确说,这是个狼人。

他血红的瞳孔里是凶残的狼光,身上披着件草垫,生着尖锐的獠牙,他口里还咀嚼着什么,一根类似肠子的东西挂在嘴边,匍匐着四肢缓缓朝这边走来,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与狼极其相似,若是没有这张人脸,这具人身,他就是只狼。

走近了,景袖才发现这狼人手上抓着颗心脏。

心脏?难道……

果然,他血红的目光落在景袖胸前,似乎在思量景袖的心脏会是什么味道?

怪物,又是怪物!

景袖眉色一肃,心火燎原般炸开。

先是蛙人,又是狼人,这一个个恐怖的生物除了银月洲的那批人造出来还能有谁!

可恶,可恶,造出这些东西,居然造出这些东西。

银兰血刃露出寒芒,在狼人扑上来的那刻,景袖也唰的冲了出去,今日她誓要将这怪物五马分尸!

“唰!”狼人攻上,本是普通人的五指,却尖利的如狼爪,只见半空红光一闪,景袖直迎的身形微偏避开,手上的血刃也扔了出去。

“嗷呜……”诡异的一闪,攻击。

“唰!”两道同样的血印落在景袖和狼人脸上,滴滴答答,开出红梅。

竟是一个照面,两方都挂了彩。

受了伤,狼人猛地狂躁起来,一身嘶吼,整个身体肌肉涨大,利爪一舞,竟将地皮抓了起来,一掀,整个地皮连人朝景袖扑来。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景袖眸光大变,周身源力一升,就要断了他咽喉。

“嘶!”竟是衣布撕裂的声音,景袖只感觉背上一凉,顿时火辣辣的痛感袭上。

诡异的速度,明明还在面前,竟瞬间冲到她后方,连景袖都慢了半拍,心想的同时,手里血刃以诡异的角度朝他双瞳逼去,蛙人的双瞳是弱点,所以这怪物应该也是。

“嗷呜……”獠牙一伸,血红的瞳孔里更是凶残暴虐。

“锵……”犹如钢铁相碰的声音,两方撞飞。

景袖完全震惊了,没用,居然没用,刚刚那一下她的血刃准确的刺上了他双瞳,却没有一点反应,硬的犹如钨铁。

风过,血腥刺鼻。

几个交锋后,狼人匍匐在地上,不断徘徊转圈,寻找下一次攻击点。

景袖的神色也更加凝重,不是血瞳,那这怪物的弱点在哪?

高坡上,天翼等人为眼前的场景震撼了。

这……

“啊,我们的狼神,狼神……”一声呼喊,竟是布思家族的一个勇士疯嚎了起来,狼族的意义在他们

的心里便是天神,如今神已死,他们的希望,他们的未来……没有了,彻底没有了。

“嗷呜……”又是一口,手臂上多了三条血印,而她的血刃再次收回。

景袖神色暗的难看,这怪物她试了无数地方,首,耳,腿,臂……全没有用,到底在哪?在哪?她忽略了什么,一定是忽略了什么。

“昂……”一声嘶鸣牵引了她的注意力,景袖一怔,转首看去,这一瞬,一直寻找机会的狼人猛地跃起,獠牙瞄准景袖的脖颈,这一次,他要撕碎了她。

“袖袖!”大呼,慌乱,焦急。

五指成爪,凝成一股聚力,身化银光猛地飞起。

景袖仿佛看见天神降临,下一瞬,便是满天的血光炸开,鲜血滴在脸上,湿湿嗒嗒,耳边是巨大的嗡鸣声。

北云霄立在她身前,眸里是狂化的虐光,他的手上,还擒着一排獠牙,竟是北云霄从嘴活生生撕裂了这狼人。

鲜血滴滴答答,落在地上,没入泥土,分不清是这狼人的还是他的。

景袖呆滞着,盯着他,盯着他的手,盯着他手上的鲜血,好久,才喃呼:“云霄。”

“你在干嘛!你到底在干嘛!云景袖!你在干嘛!你知不知道危险!你知不知道他在攻击你!你在想什么!看什么!谁让你看的!谁让你转身的!”摇晃,嘶吼,五指捏着景袖手臂,那力度恨不得将景袖揉碎。

“我……”景袖心颤的厉害,刚刚吐出半字。

身子猛地被一扯上前,砰的一声撞进北云霄胸膛,被他揽在怀里,紧紧的,耳边只有他近乎祈求的喃喃:“不要受伤,我的袖袖不要受伤,不要受伤……”温热的**从衣襟滑进,烫的景袖一怔,心难受的窒息。

她似乎错了,应该等他……一起。

一地血色,一地狼尸,他们紧拥,久久。

高坡上,众人望着,谁也没有上前,或许知道,现在他们的世界里,只能容下彼此。

离这处百米的地方,红尘三仙望着一切,身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刻在风中的雕像。

“怎么?难受?”悠语声响起,不知何时邪美人立在他身后三米远的地方。

桃花眼粉光一闪,神色瞬间转换,就要嬉笑呼嚷。

“不对,银月洲的南皇,怎么可能难受呢?”邪美人话声又出,打断红尘三仙的出声。

红尘三仙一怔,桃花眼满满的诧色,半响,他眯起眼,望着眼前的邪美人,似乎要透过这身邪气的皮囊看到他的本质。

大笑,拂一拂开满紫鸢的华袍,带起流光万千,邪美人转身即走,邪魅一身,自由无拘。

天丰七百八十五年秋十一月初,风云洲苍穹洲四国战争正式爆发。

以耀天长公主北云岚及大将军方啸云为首,遵战神霄王锦囊,兵分两路,直攻千盛古临峰云,潼关,金固等咽喉之地,一路杀伐,畅通无阻,夺城收兵,安民放粮,不过半月,千盛古临疆土失半,民心皆向耀天。

至此,两洲间,三方鼎力局面彻底瓦解。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