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8章 火云神驹

马场口。

“请!”两声同时呼出,一个清脆,一个硬朗,两人抬步,同时入场。

马场外,惊拓用手肘捅捅雷霆,悄声道:“你说这土匪头子,这次还能耍无耻么?”

雷霆摸摸下颚,很严肃的思考半响,深沉道:“难说,咱暗主不是教过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一旁的十二个匪头子眼底齐齐精光闪过,嘿嘿,还真是了解他们呢。

这一瞬,游说的赤影也飞了回来,一脸兴奋呼道:“瞧瞧,大赌注,一万两,那二文子下的。”

风扬雷霆惊拓一怔,齐齐摸着下颚,点首,深沉的道:“果然有诈。”否则会下这么大的血本?

刚想着,那二文子唰的飞了过来:“哈哈,兄弟,咱也不瞒你,这个营区的野马场上有匹火云神驹,咱们哥几个都来这盯了好几回了,一直没拿下,还是咱匪王前几天跟它过了两招,咱匪王说了,再过两个回合,这火云神驹铁定乖乖跟他回去当媳妇,哈哈哈。”

狂妄自信的笑响透夜空,一阵嘶鸣突起。

便见一匹通体火红,头上一撮雪色火云毛,状其雄伟的高头大马从百马阵营中携腾空入海之状飞了出来,它生着火红精魄眼,利锋尾,踏魂蹄,火炭般赤,全身无半根杂毛,长一丈,高八尺,嘶喊咆哮,有奔腾千里荡尘埃之势。

更重要的是此时它马背上站了个女子,女子倾城如仙,手腕平举张开,随着它的奔跑身子飞速移动。

众人深呼一口凉气,为这画面震撼不已。

“哈哈……”她笑着,开心的大笑,仿佛获了至宝一般。

青丝万千飞扬,天地间独留倾颜,犹如九天而来,神姿灼人。

风扬抬手,指指场中,悠悠的道:“这不会就是你们那匹火云神驹吧。”

二汉子瞪眼,瞬间变化了脸,竟伤心的痛哭了起来:“天啊,老婆本没了,老婆本没了啦!”

呃……这人……

轻风,夜色,圆月下。

景袖肆意张扬,她翻转着身子,随着火云神驹的奔跑做着一个又一个的惊险动作,一人一马仿佛合二为一,配合的天衣无缝。

火云神驹兴奋的奔跑着,眼里的光亮如星辰,它似乎知道自己遇到了王者,正用尽身体的每一份力量迎接它的明主,身形在夜色中化作鸿宇,震撼人心。

景袖笑着,开怀的笑着,胸中的烦恼随着这次奔跑彻底散去,她云景袖会克服一切,守护住一切,不再孤独,不再行尸走肉,她要在这片天空下活出她的姿态。

远方,从战场上下来的北云霄突然抬首,遥望着远方天空,他好像听见了袖袖的笑声,好像看见了她神采飞扬的模样,他的袖袖,是在开心吗?

身边,天翼等人望着退走在天边的银甲神兵一片肃色,今夜,他们知道了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注定他们会付出更多努力,更多心血,才能跟上主子脚步的秘密。

他们不屈,不退,会一直向前。

人群中,邪美人望

着那张扬的身影,忍不住感慨道:“天下有此女子,当真是惊人惊世惊天,或许,这三洲五国不是什么齐沐昭,南宫祁华,甚至北云霄的主场,而是她,这个叫云景袖的女子,这个有掌控天下之能的女子。”

一旁,红尘三仙一怔,桃花眼里光芒深邃,他视线落在景袖身上,脑却不知想着何事,只是喃喃一声:“是吗?”轻柔的像是风吹过,消散。

墨紫的发丝飘扬,邪美人眸光一闪,同样深邃的流光。

天空净如明镜,星子挂满,夜色格外醉人。

待这片静下,待各处营帐里的浅呼声传来,待圈场里的牛羊都不再哼哼。

离主帐十米远的一处帐营里,一道光影忽地飞出,只是个晃眼,便落进夜色中。

不过几个呼吸,又是一声无音哨响,一直在营帐里打盹的美人突然抬起头,啾的一声快速消失。

帐营里,将军抬起脑袋,低唔了一会,不舍的又趴下。

守营台上。

“喂,兄弟该换人了。”

“好勒,那你上,可看紧些哟,咱们这营区可是住着一重要人物。”

“知道知道……快走吧。”

一切仍在继续,却不知道他们保护的人已经离开。

这方。

高坡后,景袖将怀中那把刻着“凤”字的弯刀又拿了出来,连着铜锈泥土放在美人鼻下。

“怎么样,那小孩说是跟爹爹在放牧时捡到的,能找到地方吗?”

美人浅蓝色的眼眨呀眨呀,似乎在辨别,一瞬后猛地开始刨土,从地上翻出新鲜的泥土,再嗅嗅景袖手中的弯刀,围着这方走了好久,忽地,它撒腿朝西边急速跑去。

美人追踪气味的能力异于正常犬种,更加的超凡,只要走过的地方,它的大脑便会将这些气味全部记忆下来,甚至它可以根据已有的气味,从空气泥土草木等各种事物中寻到相同的气味。

这气味只需一丝,它便有那个能耐追踪千里,准确无误的将目标找到。

看着美人的动作,景袖眼睛一亮,快速跟上。

夜正浓,也不知跑了多久,走到何处。

美人时而停下,时而又继续前行。

草原上的景色渐渐开始变化,高山栎、桄榔、狼毒花、驼绒藜……一一出现,不再是草原,看起来像是进入了川澜一块植被区。

翻过一片灌木荆棘,眼前的景色赫然开阔,竟不是绿意盎然的景色,而是一个大坑,百米的大坑,借着天边鱼白,晃眼一望,这坑里竟有几具尸骨。

尸骨泛黄,凌乱,久经风化,从远处看去,分不清是人骨还是兽骨。

“汪汪……”美人蹲在一边吠叫,显然意思是找到了。

景袖嘴角抽搐的厉害,要说阿努在这里捡到的弯刀,打死她都不信。

不过现在也懒得思考为何刀上的气息跟这里相同。

闪身,向坑心而去,却是瞬间脸色一惊,急速飞回。

“哗哗……”泥沙滑落的声音,百米的大坑中

竟是流沙,被景袖一脚踩上,迅速的滑落着,刚刚还若隐若现的尸骨彻底被掩埋了。

草原上会有流沙?这么诡异的现象,让景袖心思忽地凝重起来,又打望了一翻,确定周围没有什么线索,才将注意力再次放到流沙中。

此时,天边的太阳已经升起,战神北云霄也回了营地,看着空空的营帐,眉羽间的煞色似要焚尸遍野。

风扬等人心头咯噔跳快,哭丧着脸腿脚哆嗦,主子呀,出门杂能不带属下啊。

同时,一道黑影刚好落下,是从打击中回神的匪豹子,男人一脸煞色,扯着嗓子就是一句嘶吼:“云景袖!你个臭娘们儿出来!老子愿赌服输,从今儿起就是你的人了,要杀要剐随便!”这倒好,直接撞枪口上了。

顿见营帐前的北云霄眸光寒冷煞气直出,阴恻恻的道:“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情绪暴走,又将是一场激烈对战,几句过后,不知什么个情况,小三突然从营帐里飞了出来,一声厉喝:“孽徒,拿命来!”桃花扇飞舞,直扑北云霄。

对战变混战。

刚起床的华容揉揉眼,打着哈欠无语道:“皇,咱得了神兵还是赶紧走吧,这一个个暴力分子还是少接触得好呀。”

邪美人狭长的紫眸流光闪过,风吹起袍角,紫鸢花依旧华光万千:“你说这场架谁能打赢呢?”

呃……

这方,景袖与美人已经走在回营的路上,身上全是枯草流沙,样子有些狼狈,不过收获也有,几个小物件,零零碎碎,分不清是什么,只是依稀可以看见上面的符文,唯一比较完整的是一只手镯,这手镯是青墨色,银制,有些川澜民族的风格,水纹,狼图,还有一片格桑花的纹路。

景袖把玩着,单从这些自然辨别不出什么,只是可以肯定这片植被区里曾经有一场厮杀,一场惊天动地的厮杀。

收好银镯,景袖深呼口气,似要把身体里的浊气散尽。

又凝望着手里的弯刀。

凤族,凤冥国,那里曾经一定很繁华吧。

“嗷呜……”一声狼啸至天边响起,凄厉,悲壮,传出好远,久久不歇,里面的绝望狠狠撞击上景袖胸口,沉闷的她发憷,发颤。

那是血狼王的声音,竟是血狼王的声音!

眸色一变,瞬间,景袖美人朝那方奔去。

这一瞬,图尔腾境地营区里的动物齐齐狂躁起来,嘶鸣,焦虑。

牛羊不断踢着圈柱,马场里的马匹开始奔跑,草原各处的动物开始嘶鸣,就连云雁,黑鹰,这些空中飞兽都变得慌乱,黑压压,一片接着一片飞过,没了阵型,没了方向。

“怎么回事?”营区里,川澜族人面面相觑。

北云霄三人也停了手。

一个头发雪白,迟暮年岁,生活赋予了他们无尽经验,拥有某种先知能力的川澜老人猛地跪倒在地上:“神没了,我们的神没了……”他被皱纹掩住的眼里是灰暗的光,脸上也失了神色,仿佛一瞬间失去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信仰。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