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7章 银甲奇兵

他们的汉尔王派了这样一个女子继续带领着他们前行。

鼓励一个民族最好的方式不是语言,而是用行动告诉他们希望未灭。

裙角的格桑花铺满地上,鬓角的青丝随风飞扬,这一刻的景袖,永远刻在草原天幕,刻在川澜族人心上,等到很多年后,他们的族谱里,还有这样一页彩画,上面记录着一个叫景袖的女子在这里为他们带来希望。

匪豹子虽然一直卖力削着石头,可注意力也分散在景袖身上,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眼里,心底忽地生起股怪异的念头。

似乎……这场比赛他不太想赢。

“嗤……”正想着,刀刃刮过刀鞘的声音,抬首便见景袖望着手里的弯刀一脸错愕的表情。

确实错愕,景袖细细打量后,竟发现那铜锈不过是生在刀鞘上,这弯刀本来才巴掌大点,还特制了刀鞘,更令人诧异的是这刀鞘竟然薄如蝉翼,跟她的银兰血刃有的一比,如此工艺,所以常人一望,才觉得这是把生了锈的刀。

还有更重要的是,这刀鞘起初使用常力,景袖并没有打开,而是加上源力后自己脱落。

用源力才能打开的刀?景袖心思猛地凝重起来。

“喂,臭娘们儿,你看啥呢?”匪豹子呼道,抬首就要凑上来。

景袖却唰的一下收手,将刀掩住:“乱看什么,还比不比赛了!”

气氛静默,半响,匪豹子脸色一恶,呸道:“呸,当老子稀罕看!”手里弯刀一舞,又去削面前的石头。

奶奶的,他一定要快点找到这石岩的接层,然后剁成四块,气死这臭娘们儿。

景袖眸底深邃流光闪光,指腹摸在黑色的刀刃上,那里一个细小却清晰可见的“凤”字赫然在上。

凤?银月洲的凤族,难道……

此时此刻景袖也无法思考太多,指尖落在青石岩上开始认真比赛。

这种大理青岩有接层,匪豹子知道,她当然也知道,只需找到这接层的地方便能轻松分解石头,不过……她不像匪豹子那么笨,一点点削。

其实,景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银兰血刃和手中的弯刀完全能够轻松分解了这块石头,但是众目睽睽之下,总不能赢的太离谱吧,所以,便有了左敲敲右打打的情形。

“来来,嗑瓜子。”一看景袖动作,风扬就知道在演戏,干脆招呼起二文子聊聊做学问的事。

这人现在不会,不代表以后不会呀,他风扬誓死都要给自己挖个帮手回去。

二文子也爽快,一屁股坐下,两人便聊了起来。

待景袖都有点敲的累了,对面的匪豹子终于眼里炸出道璀璨亮光。

“哈哈,老子……”

他话刚出,就见旁边的景袖唰的一抽弯刀,咔嚓咔嚓的向石头招呼去,看起来很用力,很费劲,削口也不工整的走着,实际上都是景袖故意抖的。

但是……

石块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被分解着,待一阵晚风吹过后,不多不少正好四块,景袖拍拍手,起身,指着地

上悠然道:“不好意思,下手快了点。”

寂静,静的恐怖。

景袖没管匪豹子煤灰般的脸色,而是朝人群中的阿努再次看去。

小家伙看着景袖真的用他给的刀成功了,高兴的不得了,不等景袖出声,就兴奋的跑了过来:“姐姐,成功了,成功了,我说它有用吧,有用吧。”

景袖笑笑,蹲下身,摸着他的脑袋温柔道:“嗯,有用,跟阿努一样棒。”

又指尖放在唇上,轻嘘,故作神秘的低声道:“阿努,姐姐问你个问题好吗?你也只告诉姐姐一个人哦。”众人只看着她唇动了动,却没有听见声音。

小家伙兴奋的点头,也放低了声音,像是在跟景袖交换秘密。

草色连天,只见一大一小笑着,不知道说着什么。

金阳落在天的尽头,染红大片云霞。

望着离开的阿努和手中小家伙硬要送给她的弯刀,景袖眸中流光熠熠:“阿努,等你成为像汉尔王那样的英雄的时候,姐姐定会再把这把弯刃送给你。”

现在,她必须用它去解决某些秘密。

夜一点点来。

此时的雅古巴边境火光冲天,绵延成海,有种要焚尽天地的感觉。

吆喝声,呼喊声,马匹嘶昂声,惊响在每一处。

扮成天御军一边烧着喜物,一边向战场观望的谷玉忍不住感慨道:“妈的,咱主子也忒帅了,这是一挑百万呀!”

看那飞舞的长枪,伟岸挺拔的身姿,飘逸的长发,俊逸的容颜,高挺的鼻梁……丫,简直是天神下凡呀。

乘乱混在人群中的天翼,一脚踢翻一箱琉璃金玉,暗声催道:“快点,快点,王妃还等着咱回去呢。”

“哦哦……”

三十人,混在天御军中,乘着火势混乱,干着不为人知的大事。

“叫你丫的想娶王妃,叫你丫的肖想偶像,弄死你,弄死你。”白峰一边骂道,一边踹着喜物,那样子活像在踹齐沐昭。

天翼看得心惊肉跳,不断暗声呼道,低调,低调呀,这可是在百万大军里,不是在戏班子里随便跳呀!

一边担心,一边又忍不住疑惑,他们王爷怎么造出火势的?这么大规模的火烧营地?王爷啥时候安排的?难不成也通天了不成。

正想着,一阵强烈的肃杀气息至远方升起,强大的气息惊的每个人都转首望去。

便见百万大军中,突然出现一支银甲奇兵,他们身穿灰银色劲装,面上带着半月面具,这样的打扮,在夜色显得格外醒目。

这奇兵虽只有二十人,所过却哀鸿遍野,他们手舞着半人高的银龙刀,像极了一个又一个战神,所过是横扫千军的力量。

正与北云霄交手的齐沐昭脸色大惊,猝不及防,被北云霄银霄长枪一扫,从半空跌落,狠狠的撞击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

银衣猎舞,手执银枪,北云霄身形从半空缓缓落下,身后是圆盘般的满月,他如同站在圆月中,冰冷的月华洒满周身,俊冷的面上尽是肃杀冷酷,

他用那双侵满威严的眼眸俯瞰着整个战场,掌控杀伐!

而那突然出现的二十银甲奇兵已经冲过百万人马,一路杀伐立在了北云霄面前。

他们各分两排,对着北云霄唰的一声单膝跪下,整齐划一,气势可震天地,手中的银龙刀平举,俯首半低,态度恭敬如拜天神。

银衣在风中猎舞,月华又铺满银衣,他挺身而立,周散着银光,震慑着每一个人。

他薄唇微启,冰冷的只吐出一字:“杀!”

这一刻,他眼中的光不再是琥珀色,而是银晖,能与苍穹九天争锋的银晖。

谷玉天翼等人瞳孔猛缩,仿若第一次认识他们的主子。

夜正当兴时,月高挂,火色灼人。

而景袖这方,众人已来到图尔腾境地的野马场,这里,有无数从草原中寻来还没有驯服的野马。

这一场比马,也比兽,马当然是马术比赛了,而兽,是要考验人与兽之间的沟通能力,这样的能力对于草原儿女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否则就不会出现狼军这样的存在了。

景袖他们现在要沟通的是马,驯马的同时完成马术比赛。

但这三千平的马场里可有上百匹还没驯服的野马,弄不好便会碎骨重伤,这样的比赛白日就困难重重,更何况现在是晚上呢。

“臭娘们儿,要不你认输吧,你认输了,匪爷我就放过你,咱们正好打个平局,也算两清了如何?”匪豹子说道,不是他在乎输赢,而是真有那么点稀罕这臭娘们儿,担心她被马蹄子给踏没了。

景袖黛眉微挑:“若是你认输,我也可以接受的。”让她云景袖认输,讲笑话呢。

此时,逍遥快活了一下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邪美人和红尘三仙也站在人群中。

两人打望着这方,似乎在思量这是准备玩什么?

匪豹子脸色陡然一凶,却没有骂出,只是心中哼道,这臭娘们儿,还真是个硬骨头。

晚风,圆月。

一身“开始”,受命留下的那些布思家族的勇士齐齐动了,他们举着火把,迅速驾马跑开,马场四周一个个环抱大的炭火盆迅速被烧了起来。

不知是谁,从人群中射出一支火箭,准确的落在马场中心一根三十米高的柱台上。

“轰”的一声,柱台顶上的火盆被点燃。

满场火光,将这片天空照亮,而百匹野马便在这些动作下变得暴躁起来,它们扬着马蹄,开始满场奔跑,扬起一阵阵烟尘,呛了人鼻。

无数的川澜族人依旧聚集在此处,他们想要见证这场比赛,见证那绝色女子神采飞扬的样子。

边上,赤影一拍十三匪族中其中一个匪头子的肩膀,道:“哥们,还赌不?咱们这次少下点?”

汉子哭丧着脸,掏掏兜,一副悔恨终生的表情:“输完了,咱上局能不算数么?”

呃……赤影一窘,忽又正色教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赌局一开,输赢已定,岂能反悔。”话落,一个闪身不见,转战下一个匪头子。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