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5章 王夫争霸赛

“咔擦。”

骨节扭动的声音,一直坐在原处未动的匪豹子,脸黑的像是锅边煤灰,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是要吃人肉,妈的,这群没骨气的家伙。

“怎么?匪王不用点吗?这牛肉可是卤了一早上呢,羊腿也是才宰杀的,听说这酒也是你们川澜用特别方法晾晒的……”

景袖一一说道,匪豹子肚子控制不住的咕噜响起,又恼又羞,他脸色一恶,猛的一拍景袖手边的案桌,大吼:“臭娘们儿,说!为啥昨儿自己带人跑了,老子带人来救场,拼命,你们到好,撤离的干干净净。”

一想到昨儿的场景,他就止不住的火气,他堂堂十三匪族的头子,居然被人坑的这么惨,所以他连整兵休息都来不及,径直带着弟兄杀到这图尔境地来,今儿这臭娘们儿不给他个说法,他就绑了她,挂祀台上晒她个三天三夜,让这小娘皮子长这么白。

匪豹子恶狠狠想到,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

川澜每个族地都有祀台,这祀台中心有根十米高柱。每月十五都会挂满了牛羊用来拜狼神,传闻狼族的跳高力会达到十米,所以它们能享用到这些牛羊,实际上这是川澜族民一种与狼共存的生活方式。

狼族用了牛羊,便不会去攻击他们圈养的牛羊,造成混乱,两者和谐相处。

瞄一眼手边被匪豹子一拍打翻的茶盏,茶盏打翻,温热的茶水顺着桌面留下,滴滴答答,落在草地上还冒出热气。

景袖抬眸,微拂手腕,身后的赤影立马再摆好满上一杯。

“若我昨儿在那等着你们,现在这些美食美酒谁为你们准备呢?这土匪就是个土匪样,人心都不懂呀。”景袖悠悠的道,眸子低垂,指尖划过茶沿,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

火气森森的匪豹子一怔,拧眉,他知道事情不应该这样讲,可是被景袖如此一说,好像还真是他不通情理了。

妈的,一个女人家家,哪那么多理由。

“啪!”又是火爆的一下,刚满上的茶水又打翻了,这次更彻底,直接杯子都滚落在地上。

风扬等人不自觉的一抖,暗叹有人保重。

“臭娘们,老子要跟你比赛,昨儿说好的争王夫,现在马上比!”

女人能当王夫?众人都明白,这匪豹子就是想寻个挑事的理由。

“匪爷,别闹啦,人家小美人挺客气的嘛,咱就大人大度,别计较了呗。”一汉子凑过来道,手里还递上条大羊腿,美酒,他们匪王就是好面子了些,心肠还是很好的。

匪豹子拿虎目一横,恶骂:“没骨气的熊崽子!”一把抢过羊腿,撕扯一口,美酒大灌一口,凶恶吼道:“臭娘们儿,你到底比不比,不比,老子就到处宣扬你是个孬种!”

景袖眸光还落在被茶水烫红的指尖上,听着挑衅,嘴角微勾:“呵呵,孬种么?”

不自觉的身后风扬三人唰唰后退。

“好,我跟你比,不过这比赛得有点彩头不是?”

“妈的,那那么多叽叽歪歪,你赢了,老子任你差谴,老子赢了,你就给老子挂祭祀台上晒他个

三天三夜。”匪豹子恶呼道。

景袖眸光闪烁,虽然跟她想的有些出入,不过这样更好。

“好!比,王夫争霸赛,开始!”唰,腕袖一拂,挺身站起,虽然比匪豹子小了个个头,可一身气势不容小觑。

匪豹子虎目沉了,一口再撕下块羊肉,咀嚼,那感觉好像是在嚼景袖。

“咚咚……”满天的重鼓声响起,营地中心迅速腾出块比赛圈,那些起先藏着的族民探头探脑,又从各处钻了出来。

景袖立在比赛圈里,双手环胸,悠语道:“匪大王,想怎么比呢?”

匪豹子拿眼一横,嘴里冷哼一声,一脸胡茬子控制不住地乱颤,抬起鹰爪向着身后一招:“二文子,给老子出来,今儿你来主持,把你那一肚子学问全叨咕出来,公平点,省得有人说老子欺负娘们儿。”

他一呼完,那十二人中跑出个汉子,竟是最早跟景袖示好的那位,这人挠着脑袋,还是一副粗线条无害的模样。

景袖嘴角一抽,这人有一肚子学问?说实话,这人物形象跟学识先生差得太远,实在无法重合到一起。

汉子一出来,咧了咧嘴露出个灿烂笑容,两人都说要比赛了,他也不客气,张嘴就来:“今日天气晴朗,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噗……”风扬吐茶水的声音。

“副楼,你慢点,慢点啊。”赤影拍着他背脊,一边顺气一边道。

景袖的额上也挂起了黑线,原来土匪堆里的有学问是这样的。

叫二文子的汉子四个字成语叨咕了一阵,神色陡然一肃,双拳凝起一股劲风,向四周扫去,便见几样物品唰唰从人群中飞了出来。

“公主之夫必是德武才兼备,今儿这场就比弓、刀、马!”

“昂……”他话落,一匹火红大马嘶昂跑到赛圈里,一弯黑羽弓立在地上,一把川澜的弯月刀合着刀鞘没入到地面。

他身形再向一侧走去,厚重的裘靴发出哒哒的声音,一指蹲在软榻上的美人和将军,道:“还有……兽!”

汉子人粗,气势也粗,随着他的一字一句,声音震慑当场,还颇有几分掌控全局的味道。

景袖摸摸下额,眸光扫过一边蹲在地上的十一个土匪脑袋,忽地觉得这群人还挺可爱的。

“咚咚……”鼓声,号声,即然比赛那就得气势十足。

第一场,弓。

二十处草靶成两条纵线依次架开,特制的红心只有苍蝇大小,草靶大小却有正常的两倍大,这一箭射出去,中靶容易,高分难。

二文子立在两人面前,道:“规则很简单,这草靶一共排了三百米,两人同时出发,每人十一支箭羽,谁的得分最高谁赢,箭羽被击落和射空不得分。”

二十草靶,十一支箭羽,那么有一支箭必须抢靶了。

细听一下,这规则确实简单公平,景袖却望着远处的草靶笑而不语。

这跟土匪头子比赛,可不能大意了呢。

彩旗一扬,骑着马匹的两人各就各位。

“臭娘们儿,看匪爷我不

晒黑你!”男人挥舞着鹰爪,气势汹汹。

景袖微挑黛眉,一脸你随便的意思。

“预备……”

勒马,提缰……

“来来来,下注了,下注了哟……”赤影吆喝声忽出,蹲地上的十一个匪头子唰的飞起,就连刚要喊“开始”的二文子也突然停了口,凑上去。

“怎么下?怎么下?”

“妈的,不管了,老子押匪爷,匪爷。”

“咚。”一枚银锭子扔上。

“还有我,还有我……”

“咚咚……”刚刚还空空如也的桌子,瞬间摆满了银锭子。

风扬等人对视一眼,笑笑:“我们自然押暗主啰,一百两,大家随便玩玩……”

银子分两堆,显然立场很明显,各押其主。

匪豹子一瞧,豪气的取出一叠银票,瞬间比过风扬等人的小山堆:“去,给老子押上,今儿要这去兔崽子们输的裤衩子都不剩。”

除开匪豹子,其他匪头子都已梳洗一翻,现在这人顶着蓬头垢面坐在马背上说这话,颇有点屌丝一夜致富当土豪的感觉。

景袖瘪瘪嘴,并不跟风,反正这才第一局,谁不剩裤衩子还不知道呢。

风扬等人笑的合不拢嘴,这些银子可是他们接好多单子的提成了。

一声“开始”,王夫争霸大赛正式拉开序幕。

就见两道光影唰的冲出,马匹狂奔,一瞬而过,意外的是两人居然都没有立马开弓,反正要箭羽射完才评分,所以就算这三百米来回多跑两圈也是可以的。

十处箭靶已过大半,两人依旧向前狂奔。

突地,一声“吁……”匪头子身下的马突地停了,马缰一提,马首回转,身下的枣红大马竟然猛地回奔。

这两排草靶间彼此隔了有十多米远,匪豹子驾马冲过自己的靶线,猛地拉弓开射,目标正对景袖一排的草靶。

“唰!”一根箭羽瞬间射中红心,竟是刚开始就抢靶了。

再看匪豹子那排草靶,竟然不只何由,唰唰倒地。

草靶倒在地上,嘭的炸开,脆弱的像瓷盘一样。

只是一瞬,二十草靶,没了一半,更着急的是匪豹子已连开三箭,每一箭都正中景袖这排草靶的红心。

这方。

二文子抠抠脑袋,还一脸无辜的道:“哎哟,这草靶子杂扎的这么不结实呢,还不立稳,简直太不应该了。”

“无耻啊!”赤影一脸感慨呼道。

风扬眸中精光熠熠:“碰见同行了。”

雷霆惊拓磨牙,心想着早知道就把他们那一手阴人手段也全使出来。

景袖这方,驾马狂奔回首后,先机已失,匪豹子的箭羽也已射出六支。

阳光下,她绝色的容颜依旧光彩逼人,扫过草靶上的情形,唇角勾起,云淡风轻的一笑。

风扬众人一怔,忽地放下心来。

他们暗主是谁,即使这败局已定,也能扭转乾坤。

十三匪族的汉子们个个喜色满面,哈哈,赢了,要赢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