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4章 顺毛

天翼点首,兴奋的道:“嗯嗯,解决了,解决了,南宫祁华被那土匪头子正追着打呢,小三邪美人把那几个蛙人也弄残废了,王妃,你是怎么知道有这样一只军队的呀!

天啊,从弄荒境地来的,你怎么算到了,还是假半仙搬来的,假半仙从狼群袭击就与我们分散了,天啊,王妃你是什么时候计划的?难不成从上路就谋算好了吗……”

天翼从没有佩服任何一个人,这一刻简直有俯身跪拜的冲动,什么叫未雨绸缪,什么通晓天下,王妃就是,他们的王妃就是,一时间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景袖打望眼远处的情形,解释道:“假半仙不是说他要去弄荒找人吗?顺便就计划了一下,这不是有备无患嘛。”

一国君王异主,千盛和古临会没有动作?怎么可能。

呃……顺便计划,这说的好打击人呀,跟王妃在一起,似乎永远都是上一刻生死攸关,下一刻安然无恙,这感觉来得惊心动魄,刺激呀!

“王妃,现在我们怎么办?那土匪头子扬言要跟你抢王夫呢,待会不会还要跟我们打吧。”天翼又问道。

说起王夫,景袖便想到红妖,抬眼望去,女子正在战场中疯狂厮杀着,风扬雷霆等人护在身侧,罢了,就让她好好发泄一番般,过了今日,红妖,你肩上的责任才是真正的重了起来。

登基第一日便失去国家,亲人,这种痛,谁都无法理解。

不过……汉尔·菁华,以后这复仇之路由我云景袖为你护驾,看这天下谁能挡你。

“先不管这些匪军,调血霄军一百万,各方两路,压近千盛古临。”景袖道。

话落,气氛忽地怪异着,谁都没有出声。

看着众人眼神怪异,景袖眸闪疑惑,怎么了?

还是谷玉偷瞄了下一脸冷酷的北云霄,解释道:“王妃,已经压近了,而且不是一百万,是两百万,这会正在直取千盛古临咽喉关岭的地界呢。”

“啊?”景袖疑惑,这什么时候下的命令?她怎么不知道,他们人都在这,谁又领军出征?

像是知晓景袖心中疑惑,天翼笑着解释道:“呵呵,王妃,是长公主和啸云大将军领的兵,半月前就出发了,依照王爷留下的锦囊,一路夺城,王爷说了,等这一仗打下来,就可以可以……”

“可以干嘛?”

天翼还没出声,一道清朗的声音落出。

“成亲!”一撩里衣边角,北云霄大步走开,神色一片严肃,怀里还抱着受伤的将军,明明是冷酷的姿态,却给人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哈哈……”洪亮的笑声传遍这方。

战神霄王说了,这天下碍事的人太多,干脆挨个铲除,把路扫宽些,他北云霄的迎亲路,必须一片顺畅。

景袖眉眼温润,生笑。

原来这人早已开始谋算一切,不过目的居然是为了成亲,这感觉……很好。

一场战争,也许用两万人马来形容

来说,只是小战,却让南宫祁华身负重伤,生死不明,因为嘲笑匪豹子,右臂还被整个卸下。

景袖听闻这个消息时,微微惊讶,这南宫祁华的实力她是知道的,没想到居然在土匪头子手上吃了亏,果然是土匪堆里出人才。

暖风和煦,金阳洒满大地,已是第二日。

这里是布思家族的图尔腾境地。

红妖领着布思族人去为汉尔王处理身后事,北云霄从昨晚就带着天翼等人及三十血霄军临时离开,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现在此时,偌大的帐营前只有悠闲晒太阳的景袖和养伤的将军美人及风扬雷霆等人。

对了,某个营帐里,还有正一起泡澡的邪美人华容和红尘三仙。

“妈的!让开,让开!”一阵粗狂的呼嚷声至远处的帐区前响起,景袖打了个眼色,赤影立马前去查看。

不过两个呼吸,便飞回。

“暗主,是昨儿那帮匪军头子,说你说话不算数,答应让他抢亲当王夫,结果自己跑了,现在正带了十几个兄弟在外面闹呢。”赤影迅速禀道。

昨儿两军还在大战时,景袖就命令他们向图尔腾境地撤离,他们连夜到了图尔腾境地,一翻休整,当时暗主就说了,不用管这些匪军,自己会找上门的,果然啊,看他们那副狼狈样,明显是刚下了战场就追来了。

他们自个先走,把人家丢在那卖命,是不是太那啥了,这么想着,赤影不觉打个寒颤,待会的画面肯定很暴力。

“哦,去吧,让他们进来,顺便去弄些干净的衣服,吃的,给他们备上,怎么也是帮了大忙的,可不能怠慢了。”景袖淡然吩咐道。

风扬一翻白眼,你也知道啊,心头誹腹却很快去准备东西,赤影去通知放行。

很快,十几个汉子火气森森的冲了上来,不多不少,正好是十三个,是那十三匪族的头子,领头的是昨夜手带鹰爪的男子,此时,他鹰爪上还沾着血色,在阳光泛着红光,看起来有些恐怖。

这片营区胆小的族人,早就不知道吓得躲到何处,只有零星几个受了布思亲王命令保护景袖的勇士还面不改色的立在各处。

匪豹子一舞鹰爪,唰的坐在景袖面前铺着虎皮的太师椅上吼道:“妈的,臭娘们儿,你……”话刚出口一半。

“来者即是客,众位英雄好汉,请坐。”景袖一手端起面前茶盏,一手做请字状,面带敬佩道,此时,景袖已换了女装,一身川澜民族的白裘罗裙,雪白的茸毛把她绝色的容颜衬的更加精致灵气十足。

十三人齐齐脸色一红,心脏控制不住的彤彤跳快。

他们这些名为土匪的汉子,实际上还真没干过什么土匪的事,就是性子痞了些,流氓了些,如今被一绝色姑娘如此以礼相待,那准备耍痞的性子,竟然齐齐嗝屁,怎么也升不起来。

这感觉就好像大叔遇上小萝莉,只有被萌的份。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匪豹子,这人虽然长满了胡茬,

一脸凶相,身形却是十三人中最瘦的,这瘦不是说小,而是与北云霄,邪美人一般正常的身形,若是剃开那些碍事的胡茬,说不定还很俊俏。

“臭娘们儿,别以为对老子示好,这帐就不算了。”当然吐出的话还是这般粗俗。

景袖黛眉微挑,清澈的眸子闪烁,如清风卷起柳絮,光彩宜人,弄的十三人又一阵心湖波动,她嘴角轻微掀起,温柔语道:“这帐当然得算,英雄受累了,先用点膳食,收拾一翻可好。”

“妈的,吃什么吃,老子没饿,少给老子献殷勤!”匪豹子破口大骂,话刚落,一股香气扑来,十几人肚子瞬间咕噜唱起了空城计。

营帐一角,风扬端着两摞大油饼错愕的望着他们,没饿?这是不吃的意思么?

眼底闪过精光,转身,向端着牛肉汤和烤羊腿的惊拓雷霆呼道:“走吧,英雄们还不饿,别浪费了。”

牛肉汤冒着热气,大量的卤牛肉浮在上面,羊腿烤的正是香色,滋滋的油气,咸香的味道随风散开。

惊拓雷霆对视一眼,同样眼中闪过精光,顺着话接道:“哦,这样啊,那好吧。”话落,转身就要离开。

十几人连着匪豹子的眼睛便齐齐顺着那几只大羊腿移动,喉头涌动,似乎有水啧声。

赶了好几天路,又打了一晚上仗,他们早就又累又乏了。

“等一下。”景袖出口呼道,眉羽间是温润的流光,望着十几人浅笑道:“这英雄们说不吃,那是有礼貌,客气,怎么能让人饿着肚子呢,端回来。”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十三人心里如同仙乐。

“对对,就是客气下嘛,别当真,别当真。”一直爽汉子连声呼道,径直闪身上前,拿起雷霆手中盘里的烤羊腿就撕扯吃道。

管他什么面子,他们本来就是土匪痞子,才没有那么多规矩讲呢,再说了,这小美女对他们这么客气有礼,干嘛非得刁难人家。

一只烤羊腿,彻底掳掠了一个汉子心。

有他带头,身后十一个汉子唰唰上前,一手端牛肉汤,一手拿烤羊腿,旁边还摆满了大油饼,蹲在地上便欢快吃了起来。

景袖打了个眼色,风扬心领神会,瞬间又去安排,不一会,绒毯,美酒,更多的羊腿,卤牛肉送上。

“几位英雄,你们慢些吃,我家主子知道你们要来,早就命人准备好了美食,美酒,等你们吃完了,就去那边营帐梳洗一翻,里面的衣物全给你们准备好了,若是你们累了,休息一翻也行,这软榻也早就为你们铺好了。”风扬一一说道。

那最早拿羊腿的汉子,顿时笑容璀璨,咧着嘴笑道:“客气,客气了,你们家主子真太客气了。”这小美人简直太贴心了,知道他们又累又饿,照顾的这么周到,简直人美心更美。

粗线条的汉子完全忘记谁造成他们一副邋遢的局面。

被人当土匪对待久了,一遇到这么暖心的照顾,十几个汉子心上都开了花,坐在绒毯上吃的热火朝天。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