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3章 匪兵驾到

这方。

“殿下,我们要攻击吗?”一翠色云衫的女子立在南宫祁华身侧问道,瞥着云眉心的神色一片鄙夷,太子妃?古临皇后?不过是痴心妄想的东西!

云眉心脸色僵硬着,这些婢女对她无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偏生殿下还护的紧,她怎么吹耳边风都没用。

这么一会,云眉心已经整理好了思绪,不管她云眉心嫁的是什么样的人,既然嫁了,这祁华太子就是她的夫君,就是她未来的天,也是她一路攀上峰顶的高枝,她要顺着他,一路向上,拥有至高的权力,无尽的荣华富贵。

果然是云景浩亲生,也是个眼中只有权力财富的性子。

“哼,留他们一会又如何?”冷哼,在南宫祁华的眼里,景袖等人现在已是穷途末路,等齐沐昭的百万大军彻底压上,即使过了他这关,也过不了齐沐昭那里。

景袖等人此时才无心管他想法,众人皆一脸紧张担心的望着战圈里。

将军一身血色,涓涓流着,连颈上的皮肉都被这血狼王撕下了一大块。

身长近三米的血狼王依旧咧着獠牙,喉头低唔,眸里是凶狠的血光,它腿脚时而颤抖,这是将军的牙口所至,作为狼族之王,它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将军伤着。

低唔声不断,周围的狼族不断走动着,它们或许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场挑战加油。

唰!血狼王突地飞起,庞大的身子将将军整个按住,一口咬上,尖锐的獠牙刺穿皮毛伸至将军颈脉,瞬间,又是血色绽放。

“呜呜……”低唔,咆哮,将军发狠,磨成锋刃的爪子对着狼颈划去,狼王见势极快,闪身避开,它已在将军爪下吃过亏,岂能再被伤着。

得了空隙,将军身子一翻,站起,身上的伤口,因为这一下鲜血流的更凶。

“呜呜,将军能赢吧,能赢吧。”谷玉呼道,不断的摇晃着天翼肩膀连声问道。

气氛静默,天翼更没有出声。

会赢的,一定会赢的。

这是场攸关尊严的战斗,一个猛犬,一个狼王,两个兽族的王者,一场威严的较量。

血色染着大地,时间一分一秒过着,天幕上挂起月牙,皎洁穿纱。

浓郁的血腥弥漫,早已分不清是谁的。

或许谁都没有想到,将军能在狼王的口中坚持到现在。

那些汉尔王的忠将更是各个面露惊色,狼族,可是他们川澜的图腾,他们的守护神兽,它们不屈的精神更是他们一直追寻的东西,可是这只凶犬,这只霄王妃身边的凶犬,竟有如此力量,难以置信,无法相信。

要知道,这可是统领着血狼族的狼王啊!

战斗不歇,一次次被咬上,一次次挣脱,一次次被对方锋利的爪子划开皮肉,却谁都没有匐下身,求饶,认输。

有时候,动物的意志力比人类更强大。

渐渐,这场比赛变了味,谁都没有再期盼着输赢,心里的感觉如波浪一点点翻卷着他们的心湖,为这两只兽族之

王赞叹。

“很好,你表现的很好。”景袖手心紧握,低声喃喃,她赞同将军对狼王的挑战,可谁都不知道,对于这场挑战,她比任何人都紧张。

将军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陪伴着她,在她云景袖的心里更有着特殊的位置。

“将军很骄傲的。”身边,北云霄声音落出,他握着景袖的柔荑,将温暖透过指尖传到景袖心里,眸眼望着战场上的将军,一片坚定。

作为一国战神,他懂将军那种战斗的满足感,不论输赢,这是一种傲骨的体现。

“嗯。”景袖轻应,她也懂的,只是忍不住。

“喲,这狼狗打架呢,这么好玩呀。”一道痞味十足的声音落出,众人这才发现离他们百米远的高坡上,竟然站了一群身骑健马的男女。

景袖与北云霄眼底同时闪过流光,唇角轻勾起。

因为夜色阻挡,众人的注意力都落在景袖与狼群身上,南宫祁华这方也才发现他们的存在。

晃眼一看,只有十几人,提起的心还来不及放下,瞬间脸色变化。

只见高坡上,烟尘肆起,咚咚的马蹄声接二连三传来,无数人头在高坡上出现。

十个,二十个……三百……三千……

越来越多,人挤着人,马挨着马,晃眼望去,竟然有近万人。

“这这……哪来的队伍呀?”谷玉摇着手指惊呼,搞不清现在怎么还会出现军队。

虽然这些人痞性十足,可这就是军队啊!

南宫祁华眼色变的难看,如此大队伍,他们竟然一点都没注意到?

晃眼一望,瞬间便明白原因,这突然出现的队伍,马匹蹄子上皆缠着绢布,绢布虽薄,可踏在地上便会减小马踩地面的声音,这些马身上更没有装什么铃铛,铁鞍,走在夜色中,很难让人发现。

扬一扬马鞭,最前首的痞子大汉驾马向前,嘴里连声吆喝着:“这女王王夫选出来没?老子是来抢亲的。”

这一出口,气氛怪异着。

天翼等人齐齐拧眉,南宫祁华等人齐呼口气,不是云景袖找来的救兵,这就好,却是心思未落,一道脆声呼出:“我,我便是女王的王夫,想抢亲,先把这群碍事的家伙清理掉,我再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人群中,景袖挺身而呼,娇小的身子,却是气势十足。

正当南宫祁华要嗤笑景袖脑残时,一道底气十足的应声让他的脸色彻底僵硬。

“哈哈,好小子,有种,老子就如你所愿,收拾了这群东西,再来会你!”大笑,鹰爪一舞,直接飞起,这人是断了只右臂的,鹰爪装在他的残肢上,整个人像是霸气十足的海盗。

“你杀她呀,跟我们打什么,这家伙是个女人,什么王夫抢亲,她骗你的。”云眉心焦急呼道,神色紧张,这突然冒出来的万人之师陷入打乱她夫君的计划。

“臭娘们儿,男人说话,女人插什么嘴!”匪豹子呼道,胡茬下的脸忽地凶恶起来,鹰爪在月色下泛着寒光,就

朝云眉心眼珠子挖去。

这人也是个凶残的主,压根就没有什么男女之分。

“啊!”惊慌大呼,南宫祁华神色一戾,一把擒住她肩膀,朝队伍后方扔去,碍事的东西,若不是还要借那人势力,他才懒得出手。

匪豹子瞬间与南宫祁华交手在一起。

一个一国太子,一个草原土匪,画面很不和谐,却让人觉得本该如此,太子碰上土匪,你还能拿你那张虚伪的脸唱着仁义的戏吗?

他们,只有……

“靠!这小白脸,养的挺肥的嘛,看老子不拔光了你,划上两刀。”

呼嚷,身后的人马也动了,土匪头子都出动了,他们这些小弟还能闲着。

杀戮,用一个荒谬的理由拉开,在他们十三匪族的世界里,他们虽然恶名昭天,可该有的诚信还是有的。

输了,就是输了,既然出山,那就好好玩玩吧。

假半仙大喘着粗气,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立在景袖身边:“怎么样,怎么样,我这匪军搬来得及时吧。”

景袖斜睨一眼,悠道:“还不错。”转身,向战圈里躺倒在地的血狼王和将军而去。

此时,两只都是身疲力竭,却谁都没有放弃,时不时还站起来低唔一翻。

药粉,银针一一布上,虽然血狼王挣扎,却也拗不过景袖现在的力气。

“伤的这么重,又得修养个十天半月了吧。”景袖轻声道,一旁的北云霄脱下袍子,将将军包上,轻柔的揽在怀里。

“唔唔……”低唔,棕色的眸子睁开,似乎想告诉景袖,它还没有战斗完。

景袖微呼口气,无奈,蹲下身子,对着还呲牙的血狼王道:“我叫云景袖,它叫将军,随时欢迎你再来发起挑战。”考虑再三,景袖还是将指尖递到狼口,那是一枚源力丹,是明镜留给她解危难之时的,现在用到血狼王身上,因为,她真的不想让这只血狼王离开后发生意外。

“嗷呜……”源力丹刚刚落入口中,狼王一口尖牙猛地咬上景袖手腕,鲜血顺着伤口顷刻流出。

景袖黛眉微颤,北云霄身子微动了动,却没有阻止。

因为得了源力,狼王体力复苏,周身伤口上的血色渐渐止住,它缓缓松了口,对着景袖一阵低唔,不知道说着什么,转身没入狼群,领着庞大的狼族渐渐消失在天幕。

景袖看了好久,揉揉手腕上的伤口,疑惑:“它是说仇恨两清了么?用一口换了?”

北云霄眸光闪烁,盯着天边狼族的身影,他这么觉得说的是,我还会来找你呢?

两人不解,一道兴奋的呼声拉回注意力。

“哈哈哈,王妃王妃,我要你做我偶像,做我偶像。”谷玉兴奋的跑过来,眉羽间全是疯癫的喜色。

“嗯?”景袖挑眉。

还不等谷玉说话,白峰声音插了进来:“呸!王妃是我偶像,我的!”

两人瞬间争吵起来,景袖转首,对着飞过来的天翼问道:“解决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