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2章 将军的挑战

血染红了天幕,血狼也动了,它们的目标只有两人,曾经杀害它们无数狼族的两人,北云霄与景袖。

狼族的复仇,开始。

望了望天幕的地方,再观察了眼前形势,与北云霄对视一眼,两人点头,同时对着身后呼道:“撤,所有人后退,向弄荒境地方向,马上!”

打斗中的众人一愣,虽然不解为何,却迅速依言行事,飞身,牵起滚倒在泥土里的马匹,策马狂奔。

将军和美人护在队伍两侧,迅速向天边撤离。

“哼,想走?哪那么容易!”南宫祁华向身后打了个眼色,无数弓羽齐齐从队伍后架出,每根箭矢都被磨的发光,黑幽的光泽,显然淬着剧毒。

景袖,北云霄眼神一凝,唰的飞身立在队伍身后,源力聚于双手,架起一道无形屏障稳稳为众人护驾。

红尘三仙飞舞着桃花扇不断驱散着狼群,嘴里凄厉呼嚷:“呀呀呀!你们快点呀,小三儿我讨厌动物呀。”一边打斗,一边甩着粉袍,仿佛有无数狼毛沾染在了他身上,弄得他全身痒痒。

队伍一侧,邪美人悠悠随行,时不时击退两个扑上来的杀手,明明是剑拔弩张的紧张时刻,这人却依旧一身邪气悠闲,仿佛对南宫祁华下的杀手完全不放在眼底。

“呱……”十张蛙人腥口的黑液齐齐喷出,无数箭羽射出,景袖北云霄双眼一眯,来得正好,犹如太极阴阳之风,只见黑液被汇聚成水流,在他们两人手间高速旋转,下一瞬,两人手腕一扬,将黑液抛回,化作无数水滴,落上箭羽,落上南宫祁华身后的兵马。

“啊!”一声尖叫,一绿纱女子从半空中落下,她惊悚的想要捂脸,却因为疼痛不敢碰触。

下一瞬,众人满眼惊恐。

只见她脸上冒出大量的白烟,精致的容颜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蚀,不过半会,便是血肉模糊,像个被撕了皮的恶鬼,凄厉的样子让众人心底发憷。

“啊啊……”渐渐,又有呼声响起,皆是被这黑液沾染上。

不过瞬间,南宫祁华一方混乱不堪。

景袖北云霄冷笑一声,飞身,齐齐向着队伍追去。

用怪物来对付他们,正好,那他们就用怪物的东西回礼。

天边云雁飞过,大地一片血腥。

川澜的草原太过宽阔,宽阔的没有任何地方躲藏,只有前行,向着弄荒境地不断前行。

血狼,杀手,蛙人,军队……这是场残酷的追击战。

景袖望着天边即将暗下去的金阳,心头恶骂道:“假半仙,你今儿最好把我交代的事办好了,否则,我让你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和尚。”

离这三百里之远的地方,带着一群贼匪正赶来的假半仙一个喷嚏,心头颤抖,对着身后慢悠悠赶路的十三匪族哀求道:“哎哟喂,大爷们,你们可走快点吧,再不快点,就晚了。”

领头的一满脸胡茬,痞子味十足的男子呼道:“假和尚,我们虽然输了你的打赌,也答应来救人,可没答应什么时候来呀,这人活也是个救,人死也是个救嘛,兄

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呀?”

“哈哈哈,是是,匪老大说的是……”身后附和声不断,众人哄笑。

假半仙一张脸都皱成纸褶子了,凤后呀,你这赌局算的是不错,可你忘记算这是群流氓地痞了呀,用他们来解围,是不是太儿戏了点。

领头一脸痞味的大汉一瞧,眼里闪出晦暗莫名的光,忽又一扬装在右边残肢上的鹰爪,呼道:“走,兄弟们,咱们就快点,这骑了三天三夜的马了,早就想下来活动下筋骨了呢。”话落,一拉马缰顷刻冲了出去。

能身在异地,从未谋面,就将他弄荒境地的一切谋算进去,他匪豹子就看看,这霄王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娘们儿!

“对对对,快点,快点,听说这菁华女王正选王夫呢,你们赶紧快点,正好抢亲呢。”假半仙一听,连忙吆喝道,两道蜡笔眉都翘了起来。

“走走!抢亲啰,当王夫啰。”身后的十三匪族吆喝,扬鞭齐齐跟上,顿见草地上沙尘蔓起,连至近十里。

景袖这方,众人再次陷入苦战,不是因为南宫祁华带来的军队,而是狼群。

长久未攻下景袖与北云霄,这血狼王竟然又召唤了无数狼族前来,这次不只是血狼,还有灰狼,黑狼,密密麻麻,有点望不到边的感觉。

而南宫祁华等人则选择停手,他们只是跟在不远处,时不时放出冷箭偷袭。

这般憋屈的打法,只弄得众人心头窝火。

“要不杀吧!”白峰硬色呼道,风云砍刀一舞,就想断了眼前狼群的脑袋。从始至终,他们就没有要一只野狼的命,只是不断的踢飞它们,让它们站不起来。

“不行!”景袖大呼,飞身,血刃出手,击落白峰的风云砍刀。

狼族的仇恨记住两个人就够了,若是再多,这些狼族会彻底暴动,弄不好整个川澜境内的狼群都会被他们召唤来,到时候,即使他们力量通天,也逃不掉了。

更重要的是,白峰他们没发现,这些狼族虽然越来越多,攻击次数却没有之前频繁,它们只是不断围拢,用它们的方式,警告着他们,狼族不可侵犯,狼族不可抵抗。

它们杀不尽,杀不退,永不屈服。

这是场宣言,族威的宣言,等到它们的仇恨彻底平复,便会离开。

“呀呀呀!将军美人快叫啊,学狼叫,嗷呜,嗷呜,就这样的。”一边躲闪,红尘三仙一边舞着兰花指做狼爪状。

“快,上!把那狼王拿下了。”叉腰,又指着狼群中的狼王呼嚷。

“也不知道这狼王是公的母的?公的,美人你就嫁过去,母的,将军你就去娶回来。”一边思索,一边下命令。

众人打斗的紧张,还要听红尘三仙乱嚷,无语的同时,满脸黑线,这人到底有没有个正经,要犬去勾引狼,怎么想的?

景袖也听的黑线,无语时,神色陡然大变,只见正与两只灰狼交锋的将军美人竟然真的一跃而起,朝狼群中冲去,目标,狼王!

“回来!”慌乱大呼,景袖急忙追去,几个呼吸后,又是满脸呆滞。

只见飞出去的将军美人,穿过狼群,准确的冲到血狼王面前,它们呲牙咧嘴不断的对着狼王咆哮,诡异的是,血狼王一声长啸后,周围本在攻击的狼群竟然齐齐停止了动作。

“唔唔……”整个场上只余兽族的低唔声,它们匍匐着身子一点点后退,似乎在拉出包围圈,而血狼王将军美人便在包围圈里不断的走动着身子,眸中煞色。

它们全身毛发炸开,似乎在准备战斗。

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错愕,纷纷收了兵器愣怔在原处。

“怎么回事?怎么不攻击了?”谷玉不解道。

一汉尔王的勇将喘着粗气说道:“在兽族的世界里,也有挑战一说,不分种族,不分阶级,你们的猎犬向血狼王发起了挑战,所以……”

他话不用说全,众人已明白,将军美人向狼王发起了挑战,这……

惊色,布满每个人脸上。

“呀呀呀,将军美人你们快回来,奴家只是说说而已啊。”红尘三仙哭丧着脸急忙呼道,犬能打过狼?还是狼王?讲笑话呢。

景袖神色也是一肃,唰的落在战圈里。

“将军……”她刚刚出口,周围的狼族齐齐朝她咆哮,似乎在嫌她多管闲事。

“汪汪……”将军仰头狂吠,挥舞着爪子,在地上抓出一道道深壑,这是景袖教它的东西,不畏恐惧,挑战强者,它用自己的方式,正在告诉她它的选择。

景袖眸光怔住,看着将军久久没有动作,终于,她唇角一勾,笑了:“好,你挑战吧,若是你赢了,我给你买一百个大肉包。”

信任,就是这么简单。

王妃同意将军挑战了?众人错愕,谷玉猛地对着那方呼嚷道:“将军!你赢了我给你买一千个,一千个!”

“妈的!老子一万,一万!”白峰粗嗓子嚎道。

“……”一声接着一声,皆在鼓励。

只要能赢,倾家荡产算什么!

北云霄一撩灰袍,唰的飞身落在景袖身边,眸子带着流光,道:“若是你赢了,我就把美人许配给你。”

这一瞬,美人蓝眼珠轻眨,她缓缓上前,轻蹭着将军下额,亲昵,意外的是将军也不似往日那般嫌弃,低首,与她相拥。

云霞已经散去,天边的月色将要升起,草原的夜会是极美的,说不定还能见到大片极光铺满整个天空。

不知何时,星星火光在天边零星升起,地面开始轻微颤动,感受到脚下传来的频率,景袖扫过南宫祁华等人,嘴角勾起狂傲的笑,呵,南宫祁华,恐怕你今日的美梦又要破碎了呢?

“嗷呜!”两声狂啸,两道身影齐齐冲上,一个血色暗影,一个棕色英姿。

准确的咬上对方脖颈,撕扯,不放。

天翼等人心忽地跳紧,手心紧捏出汗,不自觉地他们无视周边的狼群,开始向战场靠近。

加油啊,将军加油啊!

“唰!”满口毛发,两只齐齐松开,利爪向着对方一划,血色飚出,同样的眼角位置,力量不分伯仲。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