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1章 皇家丑闻

话一出,气氛瞬间静默。

十方软轿,百里红妆,琉璃金玉千箱,这些东西不是……

“放你娘的狗臭屁,我们王妃会稀罕这些东西。”白峰粗嗓子嚎道,偶像只能是他们的王妃,只能!

“荣华富贵哪个女子不爱,要我说妹妹你就嫁了吧,爹爹已重新为你准备了嫁妆,这次一定让你风光出嫁。”云眉心出声,专捡着景袖软肋道。

若是她想的没错,景袖最在乎的一定还是亲情,最伤心的还是上次凄凉出嫁,若是一切可以改变,她一定会欣喜改变态度。

不得不说,这事若发生在真正的云景袖身上,这朵玲珑解语花猜的一点没错,那个女子到死都在期盼亲情,现在嘛……算个屁啊!

“唰!”一根黑羽箭穿过人群,夹着雷霆之力突然向血狼群射去。

携带的杀意,让人身体发麻动弹不得。

带起的劲风,造成狼群一片焦躁惊乱。

宛若凤啼九霄,王者杀伐,这一箭誓要沾染血色。

血狼群中的刹羽瞳孔骤然收缩,他想要躲,身子却如被定住一般,挪动不了分毫,恐惧由骨子里深处,透过四肢筋脉,传上身体每一个地方。

“快闪啊!”同样隐在狼群中的鬼子拐大呼,心急如焚,手心聚力慌忙朝刹羽扑来。

他快,也快不过射出去的黑箭。

“噗。”箭身没入血肉,整个穿体而过。

便见狼群中的刹羽肩肘一个血窟窿瞬间炸开,涓涓血色流淌,瞬间染红了他整个灰色长袍,剜骨钻心般的疼痛袭上大脑,身体控制不住的轰然倒地。

千米之外,这竟是千米之外。

在南宫祁华围上的这一会,刹羽早就在狼群的庇护下逃开。

现在,居然还是被景袖一箭射中。

悠悠放下手中的黑弓,黛眉冷色,从始至终景袖都未注意过南宫祁华云眉心的说话,她说了要废了这人,就一定要废了这人。

虽然只是毁了右臂,不过,刹羽,你没了右臂,还能成为那个百步穿杨的神弓手吗?

因为血色炸开,身上气味变化,周围的血狼群开始**。

鬼子拐一把拖着刹羽的身体,慌忙逃离。

不再看那方,景袖唰的将手上的黑弓扔回给黑丽莎,道:“下次多备两支羽箭,太少了,不够杀人。”

“哦哦……”黑丽莎连忙应道,其实她的羽箭不是备少了,只是刚刚打斗中用完了,做为草原儿女,弓羽弯刀是他们必备的利器。

转身,冰冷的扫过南宫祁华两人,景袖皱眉向身边人问道:“搞什么,还没开打?要杀便杀,站这喝西北风么?”

呃……

众人神色一窘,如今这情形,盼着开杀的怕是只有王妃一人吧。

“王妃,祁华太子说齐沐昭备了十方软轿,百里红轿,千箱金玉在边境等着迎娶你呢,这云大小姐正劝你嫁过去呢。”谷玉小声解释着现在情形。

“放什么狗屁!”景袖不耐的道,齐沐

昭娶她?天方夜谭么。

一直护在景袖身后的北云霄唇角勾弯起。

天翼等人也嗤嗤笑了起来,都说了是狗臭屁嘛。

寒芒扫过两人,最后落在云眉心身上,景袖道讽刺道:“云眉心,你真以为嫁了个好男人?这南宫祁华是你能掌控的?现在你是正妃,等到他登基,可有无数个嫔妃跟你抢这位子呢,太子妃?未来皇后?麻烦把你脑袋清醒些,少在那痴人做梦!”

被戳中一直担忧的事,云眉心神色忽变,就要据理力争,太子殿下对她疼爱有加,才不可能那样。

“另外,云眉心,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景袖一拂身上衣袍,打断她的出声。

“云相,你所谓的爹爹,是不是变的不一样了呢?他有没有深夜不知去向,他有没有对你说话时,时而露出杀气,他有没有不断的提醒你完成任务,完成任务,连在梦里都拿着把尖刀对着你胸膛不断嘱咐着……”

“啊!”景袖还没描述完,云眉心陡然惊呼起来,她额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瞳孔布满了恐惧。

因为景袖说中了,完全说中了,她的爹爹好像变了,变的不再像以前那般容易接触,他的眼睛里经常都有血光,看着她是,看着她的弟弟云初武也是。

“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云眉心尖声呼道,似乎想要求证些什么。

景袖却是笑笑,不语,有些东西何必戳破,留层纱纸,自己怀疑去验证岂不是更有意思?

若是云眉心发现她一向疼人的爹爹换了一个人,或者说从始至终都是另一个人,那情形一定很精彩吧。

“心儿,别听她胡说八道扰乱你心神。”南宫祁华安慰道,面冠如玉的俊颜上看上去倒是温柔醉人,转首,又对景袖冷道:“云景袖,既然你找死,那我就不客气了。”

手腕一招,身后的蛙人再次向前,除开起先五个被北云霄红尘三仙杀死两人,竟然又多了十人。

他南宫祁华才不是齐沐昭,什么为美人留情,这绝不可能,今日,他们不走,那就去死!

这又站出来的十个蛙人显然与起先的不同,他们整张脸都是泛红的,眼珠子凸起,腮帮鼓大,随着南宫祁华的一个招手,唰的飞身落在景袖等人四周,匍匐在地,肚子不断涨大,显然准备攻击。

一个蛙人曾经就让景袖吃尽了苦头,这十个变异的蛙人就更加不容小觑了,现在又要护住汉尔王忠将等人,大意不得。

“祁华太子,不知道你的风崖城可好呢,你的四方楼可还在呢?”北云霄的悠悠声至众人身后响起。

声音清朗,如泉水流淌山间,明明是悦耳的,却让南宫祁华面色一变,神情从未有过的惊诧。

风崖城,四方楼,这两处可是连齐沐昭都不知道的势力,这人怎么会?

像是不够,北云霄俊美如神的容颜再次泛光,道:“对了,还有你青云九庄的第三庄,第六庄,也不知道笑天虎查出你的势力没,听说他准备清庄,这天下以后只有青云七庄呢,还有你那枚藏在洪羽

阁的玉玺,若是古临皇现在发现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

一件件,像是亲眼所见,北云霄一一数道。

“哈哈,对对,还有你与容贵妃一夜春宵的‘佳话’。”谷玉接声放肆大笑道。

容贵妃?那可是古临皇最宠爱的美人,被自己的儿子睡过,不知道事情暴露后,会是何等天翻地覆的变化。

气氛开始波动,南宫祁华带来的人马开始窃窃私语,显然这惊天秘密完全震撼了众人。

天翼摩挲下额,像是突然想起,若有所思喃道:“好想还与南宫容仪睡过,连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妹妹也没放过呢,听人讲,上次听雨阁,两人可是大战了三天三夜呢。”

“不可能,不可能……”一桩桩皇家丑闻曝光,云眉心惊慌大呼道,神色满满的不敢置信,她心目中的如玉太子,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不可能,绝不可能。

这一瞬,南宫祁华的瞳孔红的厉害,面上更是狰狞的恐怖,他从没有这么强烈的挫败感,自己想方设法隐藏的东西,居然全被别人知道,更可恶的是他还不知道怎样暴露的。

好一个北云霄,好一个战神霄王!比齐沐昭通天,比他隐忍,谁为韬光养晦的野狼,这人才是!

他不知,若是以前,这些事对于北云霄来说,完全漠不关心。

现在,他说了要为景袖夺得天下,那么这些东西,都将成为他手中的利器。

景袖也听的错愕,戳戳身边风扬疑道:“这些消息他们怎么查出来的,你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她淘宝楼这么没用,连血霄军的暗线都比不过?

风扬苦丧着脸,无奈的道:“主子,你家男人还有个血霄暗楼,里面有个朱雀管事可是追查好手,这天下就没有瞒得住她的事。”

那女人他可是见过一面,开口就把他内裤颜色说了出来,一想到那次场景,风扬顿觉全身起鸡皮疙瘩,简直太不是女人了。

“朱雀?”景袖摸摸下颚,思索,好像在哪听过,忽又眼睛放光,转首对着风扬兴奋的道:“既然这么厉害,那你就去把她娶过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风扬,加油!”

朱雀?听名字应该是个女的,追查好手,没有瞒的住她的事,这么厉害的侦查同行的尖锐武器怎么能少了呢。

“什么!”风扬大瞪着眼,一脸见着鬼的表情,主子,不是你这么瞎颁布命令的。

“杀,给我杀!”下一瞬,南宫祁华已经狰狞呼道,不管他们知道多少,不管他们用什么威胁他,今日这些人必死,必死。

他一呼,蛙人齐齐动手了,人群中又飞出几个绿衫女子朝景袖等人扑去。

杀戮,顷刻迸发,血腥,蔓延。

这是场死战,避不了。

“妈的,老子今天不砍了这群狗东西。”白峰挥舞着风云砍刀,煞气冲上,直接对上两个绿衫女子。

在他银虎血王的观念里,就没有男女之分,只要是敌人,都该死。

风扬等人也飞身而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