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80章 我废了你

“菁儿,跟她们走,跟她们走。”他咳嗽着道,百万大军围剿,两境叛变,川澜已回不去了,跟着霄王妃走,还有希望,有生的希望,他要她的菁华活着,要他的女儿活着。

“父王。”泪止不住,连成线唰唰流着。

“呵呵,想走,这贺礼还没有送上不是。”南宫祁华冷笑,手腕一招,十几个绿纱女子从人群中飞出。

他今日的目的是要了汉尔王与汉尔·菁华的脑袋,将川澜收入囊中,岂能这么容易让人走了。

绿纱女子飞出,齐齐舞着青剑,顿见满场梨花暴雨般的光刃。

“嗤嗤……”利刃擦过剑鞘,谷玉等人飞速迎上。

场面混乱不堪,无数族民慌乱逃窜。

马匹嘶昂,对汉尔王还忠心的将士与南宫祁华带来的人马战在一起。

他们川澜可以毁在自己人手上,但绝不能败在异国贼人手里。

“塔里木,加墨,你们两个老东西,今日我布思要废了你们。”居然叛变,居然违背约定,居然背弃他们的大哥。

不可忍,绝不可忍!

荆棘长鞭在空中炸响,红妖满脸冰霜,眸光锁定在南宫祁华的身上,她要杀了他,要杀了他。

攻势还未打出,下一刻彻底惊呆在原处。

身旁,一口鲜血喷出,一把弯月尖刀扎穿她父王的腹部,竟是阿盛将军,他父王的亲信,她一直最信任的人。

“抱歉,汉尔王,你早该死了,二十年前你在阿里逑留下的那个小孩就是我。”他脸色狰狞的道,眸里的恨意是红妖从未见过的。

手里的弯月刀转了一个圈,似要搅烂汉尔王的五脏六腑。

许是什么曾经遗留的仇恨,或者是被人利用,一切已经来不及思考。

“父王,父王……”

凄厉的呼喊惊住正与蛙人交手的景袖,眸光大变,唰的转身飞回,一掌击飞手握弯月刀的男人。

银针,点穴,飞速行动。

血色涓涓不止,此时的汉尔王满脸的沧桑,他用布满血色沧桑的手擒住景袖,一字一句道:“请你……带走我的菁儿,她她……”

什么都无法阻止死神要夺取一个人的性命。

清风中,只有一地猩红的鲜血和汉尔王永远垂下去的手腕。

“啊……”红妖撕心裂肺的呼喊回荡在整片天空,这一刻整个川澜开始混乱。

便在这恻骨凉风中,一道破空呼啸之音夹着惊龙之势突至。

是金翼神弓,竟是刹羽的金翼神弓。

呜呜呼啸,惊若龙吟,目标锁定登基台上。

唰,景袖周身源力爆发,在周身凝出一道煞气屏障,直接截住了刹羽的金翼神弓,芊芊素指一舞,直接擒住停滞在半空的金箭,五指聚力,轰的一声捏成粉碎。

这金翼神弓是神羽阁制造,邪美人当然知晓它的坚硬度,这一手,直接看的他眸中惊色炸开,不敢置信。

同时,景袖身如利鹰,唰的冲了出去:“老娘废了你!”三番五次,一二再再二三,她云景袖上次只是折了他的神弓,这次直接要

废了他手臂。

看他如何再修弓,看他如何再使箭!

身如鬼魅,瞬间没入人群里。

“袖袖!”北云霄惊呼,银光化剑,猛地刺穿身前蛙人双瞳,飞身,急追而去。

“啊,你们,别走,别走呀!”红尘三仙呼道,桃花扇宛如翩跹蝴蝶跳舞,一边遮着眼,一边抵抗蛙人的攻击。

即使布思家族带来的三百勇士和汉尔王郝里城还余留的五千亲信兵投入到对战中,这场交手谁胜谁负还是一目了然。

一场女王登基礼,一场王夫选拔赛,还未开始,便已混乱不堪。

这方,景袖飞跃到人群里,眸光如鹰,直接锁定着目标不断前行。

草原,即使有无数人马阻挡,也拦不住她歃血暗王嗜血的路。

手里血刃飞出,如狂风横扫而过,断了一片马腿。

越过城墙,踏过金戈铁马,杀伐一路。

唰唰,身形如魅,所过只见虚影,左右手一个在前,一个在后,银兰血刃紧握,即使不转首,都能准确收割了来阻拦杀手的性命。

这就是个死神,收割生命的死神,不出手则已,出手必是一片哀鸿。

刹羽满眼惊色,不过几个呼吸间,景袖就已落在他十米外,刚刚他可是站在五百米外开的弓呀,这人到底是什么速度,这人的力量怎么如此恐怖。

哼,景袖嘴角勾起弧度,指尖银兰月刃泛起寒光,准确的瞄着刹羽手臂,她说要废了他,就一定会废了他,她倒要看看,没有双手的神弓手,还能开弦吗?

“唰!”银兰血刃就要出手,两道虎力突然至头顶炸下。

“云景袖,容我双斧王来会会你。”一声粗嗓子呼喊,犹如野虎咆哮,便见一个身宽体庞的大汉落下,身穿豹纹裘,头带黑色方巾,他双手握着一把金斧,在阳光下金光灿灿,锋利的斧口格外渗人。

景袖眸眼微眯,自是认得,这人是齐沐昭手下另一名猛将,上次洛风岭一战时,她还毁了他的黑斧,没想到现在换了两把金色的。

“哼,会我?你还没那个资格!”景袖冷道,身形猛地飞起,身子不断在半空旋转,脚腕凝着源力,在半空搅出一道飓风,砰的一声,直接踢上手握千斤巨斧的双斧王。

这人使斧,自然下盘极稳,未想居然被景袖一脚逼的连退三步。

“妈的,该死的臭娘们!”粗声骂道,虎目煞色,一捞地上的金斧,舞出劈山凿地的狂力,狠狠朝景袖劈去。

肉身对利刃,当然不敢硬碰。

景袖眸中忽地煞气逼人,五指成爪猛地叩在地面上,芊白五指陷入地面,不过三寸,地面竟开裂出道口子,只见景袖宛如掀山之势,周身源力灌注到五指,竟然是开始撕扯地面。

“轰!”一道六米高的泥墙整个翻起,光厚度就有半米,惊涛骇浪之势誓要埋了这双斧王。

地面被破坏,双斧王的身形自然不稳,这劈山凿地的狂力是自下盘凝聚,既已形成就不可能再随便变化。

“轰!”力量炸开,泥土成狂狼席卷。

瞧着泥中的双斧王,景袖

冷笑一声,并不恋战,唰的继续向天边刹羽追去,她说了今日要废了他,就一定要!

刚从泥土里站起的双斧王,想要对着景袖身后劈下,一道银光打来,他整个身体呈抛物线飞起,轰的一声,不知道砸在何处。

北云霄双眼煞色,瞬间飞过。

她的身后,由他来护,谁敢动!

杀戮,正在席卷着这片。

风扬一方,也正极速向景袖方向撤退,今日,他们非得杀出条血路。

金阳如火,光线洒满大地,追逐不停。

“嗷呜……”

在翻过一个凸地高坡时,景袖为眼前的情形震撼不已。

狼群,竟是满眼狼群,通体血灰毛发,獠牙森森,狰狞的聚集在这一块。

看着这些似曾熟识的狼脸,景袖狠狠皱起了眉,若是没猜错这些血狼怕是上次那批。

而刹羽便落在狼群中,有恃无恐的奔跑着。

狼不袭人,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这人得了狼王的认可,或者身上拥有什么掩盖气味的东西,让狼群辨不出。

狼群也发现景袖,这一瞬,本低唔的狼啸齐齐放出,它们仰着头,迎着天幕长啸,身后便是火红的云霞,明明极美,却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妈的,什么意思,这群贼货还能操控狼群了不成!”这一会,白峰等人也杀到这处,狠狠骂道,身边的黑丽莎一身血色。

红妖与几个川澜的忠将护着汉尔王的尸体尾随在后,一身狼狈。

这一瞬,以景袖为中心。

他们彻底被加墨塔里木两境地的手下,南宫祁华带来的一万人马及刹羽这边的三百血狼群包围。

雅古巴境地,阳封尔境地,齐沐昭带领的百万大军也正在压近。

一个国家想要颠覆,绝不会如此迅速,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一切早已预谋,或者是一月,或者是一年,甚至更久。

与古临结盟并称三足鼎立的川澜早在不觉不知中被古临蚕食,这些百万大军早就驻扎在两境多日,野心早就开始,只是无人发现罢了,或者说有人放纵。

“霄王,霄王妃,我劝你们还是束手吧,正好我今日的目的只是要汉尔·菁华和汉尔王的脑袋,若是你们同意了,我可以放你们走的。”人群中,南宫祁华身形显出,悠悠语道,温润如玉的面上却带着浓郁的血气,由骨子里散发着残忍。

一万兵马要这两人脑袋,他当然知道不行,他今日要的是汉尔·菁华和汉尔王,要的是整个川澜!

“呀呀呀!你以为我们跟你一样,脑袋里装的是屎么,束手?放我们走?那齐沐昭调了百万军队围了两境,会让我们走?笑话呢。”红尘三仙指着南宫祁华鼻子呼嚷道,一副我在看白痴的表情。

南宫祁华脸色一狞,迟早他要把这娘娘腔活刮。

不过,现在……他赖得搭理,转首,对着人群中一脸硬色的景袖呼道:“霄王妃,别人有没有事我不知道,但你我敢保证没事,听说这沐昭太子一片痴心,已经准备了十方软轿,百里红妆,连金镶琉璃玉都有上千箱正迎接着你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