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9章 混乱开始

景袖拎着她的头发,让她视线正望着塔里木,冰冷的道:“瞧着没,这就是你的好爹爹,连你的命都不在乎,你如此冲动的跑出来跟我挑战,他一点都不关心,你以为你很重要,你在她眼中不过是颗没用的棋子罢了。”

礼物,这便是礼物,教会你识人心,教会你认清自己的价值,教会你谁才是没用的东西!

千桑雅大瞪着眼,早在塔里木说出那话时就满脸的不敢相信,她的爹爹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不可能,绝不可能。

“呵,不可能吗?”景袖冰冷再笑,五指掐上她的咽喉,对着塔里木一字一句再道:“塔里木亲王,你真的不求情吗?这可是你的女儿呀。”

封在千桑雅耳后的银针取出,她干哑着嗓子虚弱着声音祈求呼道:“爹,王爹……”

仅仅是一会,她已经完全了解到景袖的手段,她千桑雅完全不是这人的对手,若是死誓挑战硬算,她千桑雅今日必死。

“要杀就杀,不过是个战败的东西,我们塔里家族还输的起。”冰冷的话彻底将千桑雅打入死谷。

“王爹!”塔里由惊呼,不敢置信的大瞪着眼,却被他威慑十足的一眼吓的噤了声。

渐渐周围的不少族民皱起了眉,低议道:“求个情怎么了?这可是自己的女儿。”

“是呀,什么也来不及人命重要吧。”

“什么输的起,输不起,都是狗屁。”

“……”

“呵呵,瞧着没?现在认清谁才是废物?谁才是没用的东西了吗?”一扯千桑雅头发,景袖再道,眸中的寒色如冬月的霜刀,不见丝毫温度。

她云景袖最讨厌这样的亲人,最讨厌这些只为权势的亲人,云景浩是,这个塔里木也是。

“下辈子投胎眼睛睁大些,别再遇到这样利益熏心的亲人。”最后的警告,手腕一扬。

“唰!”如蝼蚁一般狠狠将千桑雅抛起,一头砸在塔里木身前的案桌上,猩红的血液顺着破掉的头皮流下,她大瞪着眼,死死的盯着塔里木,不断的抽搐,一脸恐怖的血色,至死前都不解为何自己的王爹不为她求情。

既然不求情,该遵守的死誓那就得遵守,她歃血暗王手里绝没有平白捡回去的性命。

血色染红了草地,腥风弥漫在这处久久不散。

众人为景袖的手段的震撼着,也更为塔里木亲王的无情心寒着。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肠,才会眼睁睁见着自己的亲生女儿死在面前。

一场死誓挑战赛,注定是以悲剧收尾。

上首汉尔王至始至终都一脸威严,向半空的阳光看了一眼,心算了下时辰,准备起身宣布今日的王夫挑选赛开始。

“咚咚……”地面颤抖的声音响起,手边的茶盏猛地呯砰作响,茶水溢出,顺着案桌流在地上。

远处有呼声响起,似正越过郝里城墙,像这方赶来。

“昂……”马匹的嘶叫越来越近,粗略一算怕是有上千上万。

如此大动静,这城门口居然没有一点消息回

禀。

声音越来越近,川澜族人再也坐不住,手握着利器不断打望。

塔里木的眼底忽地露出疯狂的喜色,加墨的表情诡笑着。

“咳咳,怎么回事?”汉尔王身子站起凝望着祀坛远处呼道,许是久坐,他气息不畅,声音咳嗦又沙哑。

一侧的亲信勇将迅速驾马前去查看,不过半会便惊慌奔回,禀道:“汉尔王,菁华女王,是古临的祁华太子正在进城,携了新婚王妃,说是来恭贺新王登基。”

南宫祁华?景袖黛眉深拧。

“哈哈,有请,有请。”不等汉尔王出声,塔里木径直起身去迎,那样子活像要迎接什么重要贵宾。

风吹过,众人的心思齐齐怪异起来,塔里木亲王是什么意思?

不过半会,人群散开,一批身穿青软甲的士兵便走了过来。

南宫祁华便在众人簇拥中,一身云蓝袍,拥着云眉心嘴带轻笑的踏过开始的君王道走了出来。

景袖的瞳孔忽地一深,不是为南宫祁华,也不是为云眉心,而是为他们身后尾随的五个青衣人,这五人皆是一副呆板冷面,浑身散发出深不可测的冰冷气息,眸中无神,青袍上绣着的黑月正泛着幽冷寒光。

是青衣黑月人,是他们!

北云霄的眉羽也深拧了起来。

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云眉心一眼就识出了她,行在景袖面前一米远处,嘴角带笑,温柔亲昵的道:“妹妹,别来无恙啊,姐姐可是想你得紧呢。”

她穿着一件精致红梅裘裙,如同开艳的血槿,惹眼至极。

许久未见,这女人神采飞扬,面色红润带光,显然这段时间,过得很是滋润,说这话时,她身上带着股若有若无的傲气,仿佛在告诉景袖,我是太子妃,而你不过是个王爷的妃子。

景袖连眼角都赖得给她,眸光低垂,暗自思索着这五个青衣人,他们身上的气息怪异着,似乎用什么特殊药物掩盖了什么,若是景袖猜的没错,这五人应该是傀儡活死人,也就是那些诡异蛙人,只是不知道南宫祁华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控制着他们。

“呵呵,许见未见,霄王妃还是这么狂傲,连见着自己姐姐都不请礼呢。”一旁南宫祁华的声音落出。

说是来恭贺川澜新王登基,两人的目光却从始至终都未落在上首,似乎在他们眼里,这汉尔王与菁华女王不过是死物一个。

反正都被认出,景袖也不再隐藏,斜身一靠身后椅背,狂妄气息尽放:“她是什么东西,让我云景袖请礼,姐姐?我云景袖孤身一人,从未有什么姐姐,祁华太子的正妃?这也配吗?”

狂妄,傲色,谁能与歃血暗王一比。

在她云景袖眼里,管你变成什么身份,就是个任人摆布的棋子。

棋子,有什么资格让她请礼!

轰!场面忽地炸开。

这人说什么,说她是云景袖,那个狂妄天下的云景袖,天啊,居然是霄王妃,这就是霄王妃呀!

一旁的黑丽莎心颤,虽然早就被王爹告诉过这人的

身份,可还是来不及景袖亲口承认震撼,她黑丽莎居然跟霄王妃抢男人,作死呀!

天边一排排云雁飞过,微风带走丝丝薄云。

众人不解,不是说霄王妃绝色倾城么?怎么?

转眼一想,忽又明白,看来霄王妃是用什么方法改变了容貌,难怪认不出来。

塔里木的神色也是一滞,忽变得难看起来,难怪他觉得这小子的气息熟悉,原来是她。

被景袖一说,南宫祁华云眉心的脸色都变得格外难看。

轻整衣袖,明明是恬静如水的动作,云眉心眸光里却是滔天寒霜,冷声道:“我劝妹妹还是别猖狂的好,现在百万大军已经开始围了雅古巴境地,你以为你们还能向上次一样翻出太子殿下布的天吗?”

她话一出,上首的汉尔王忽地激动起来。

“塔里木,你干了什么!”围了雅古巴境地,还是百万大军,如此大军队动作,居然没一点消息,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叛贼,他川澜出了叛贼。

塔里木站起,轻蔑的道:“哼,老大哥,你真以为你还是当年骁勇无敌的汉尔王么,我塔里木不过是看你朽木即枯,选择良木而栖罢了,再说了,你以为叛变的就我一个?”

他说这话时,向一旁的加墨看去,对方笑笑,也不隐藏,站起身,对着汉尔王呼道:“不好意思,汉尔老哥,沐昭太子许我整个南源及琼无三十九郡,七十五城,我只好另寻明主了。”

整个南源及琼无三十九郡,七十五城,那可是相当整个川澜一半的面积了,难怪这人会叛变,如此疆土,完全可以自立为王了。

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川澜三境便有两境叛变。

整场喧哗。

“你你……”汉尔王气的胸腔起伏,身形不稳,跌坐在君王榻上。

“父王,父王……”红妖焦急呼道,揽着他坐下。

“哈哈,不过这菁华公主我还是打算娶的,正好我那夫人打算杀了,如今新娶一个,甚好甚好,汉尔王,你赶紧宣布王夫竞赛开始吧,我这可是等了好久呢。”加墨又呼道,五六十岁的人居然扬言要娶十八岁的红妖,恬不知耻,恬不知耻呀!

“哈哈,那好,我也娶一个,我的女儿死了,刚好再娶位小妾,为我再生一个。”塔里木大笑接声道。

“长狗嘴的东西,我撕了你们!”五指生出劲风,腰间荆棘长鞭一抽,携着破空之势,红妖猛地朝两人扑去。

“唰!”一直站在两人身后的随从齐齐显身出来,五指带着黑气,直迎红妖。

瞥见两人里衣袍角的黑月,景袖神色忽地大变:“小心!”

身如鸿鹰,飞射而出,身后的北云霄和红尘三仙也出手了。

砰!

力量碰撞,炸的地面的青灰大理石裂开道三丈长的口子,嗤嗤白烟冒着,久久不消。

“咳咳……”

不少族民被这力量冲开,人仰倒在地上,站不起。

“咳咳,菁儿,菁儿……”汉尔王声音呼出,红妖急急转身去扶。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