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8章 死誓挑战

瞬间,参与了那次天迈山活动的武士齐齐应道:“对对,当时公主看见那三人高的黑妖熊,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冲上去了。”

“是呀!我就从没有见过比我们公主还英勇的人。”

“对对……”

渐渐,附和的声音多了,众人心有默契,对于刚刚的事齐齐缄口不语。

很快,过关的呼声又起。

君王三关已过,不管是不是真心认可,事实已成,汉尔王授玺。

鼓声,乌号声响起,热闹的气氛很快冲散了刚刚的紧张。

连心头的恐惧都消散了,孩子的脸上又变得笑脸盈盈,大人的神色又充满了期待。

景袖把玩着酒盏,瞧着对面的塔里木等人唇角勾起,冷笑。

千桑雅肿高的脸布满阴霾,瞳孔里的凶光,像只恶极了野兽,随时有冲上来将景袖碎尸万段的冲动。

香馕饼,油酥茶,热鲜奶……一一送上,女王登基礼后,有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川澜的草原儿郎展示着他们的武艺,豪气的川澜女子跳着她们的云雁舞,整个场上觥筹交错,欢歌笑语,体现着他们特有的民族风情。

期间,加墨,塔里木纷纷来向北云霄敬酒示好,北云霄连眼角都没给一下,只是在汉尔王出声问好的时候,微抬了下酒盏回礼。

将身旁北云霄高傲的神色收在眼底,景袖又是无奈,又是好笑,这人除了对她嬉皮笑脸,对待其他人都是一副冷漠高傲的样子。

战神霄王,果然是遥不可及的,不过……这感觉真好。

“袖袖,这羊肉还不错,你先吃点,待会你还要上场争王夫呢,可不能饿着。”一筷子将盘中的烤羊肉全放在她碗里,完全当周围异样的眼光是空气。

景袖正想提醒他注意身份时,一道尖锐的声音呼出:“我要向你挑战!挑战!”

是千桑雅狰狞着脸色呼道,她其实是想骂景袖的,却碍于脸上的疼痛提醒,脏话到了嘴边,临时改口。

景袖黛眉微皱,抬眼看去,此时千桑雅正站在离他们三米远处,怀中抱了件精致崭新的银袍,像是准备送人。

她一手指着景袖,神色像是个恶妇。

“挑战我?”景袖指了指自己,错愕道,这女人是脑袋秀逗,自己来找死么?

“桑雅,胡闹,跟我回去!”一旁的塔里由赶过来,慌忙拉扯她,虽然不知道这瘦小男人跟战神霄王是什么关系,但看霄王护人的程度,应该是什么重要心腹,万不可得罪了。

此时,塔里木也是一脸怒色,他想方设法想与霄王打好关系,这孽子居然敢扯他后退,正恼怒着,手边忽地多了张纸条,诧异,抬头向一直站在身边的随从看去,他面色冰冷,看不出情绪。

纸条摊开,一扫而过,刚刚还横生的怒火消散,变的猖狂,自傲,忍不住竟然大笑起来。

像是换了个人,畏头畏脑的态度彻底不见,他站起来,对着塔里由呼道:“哈哈,由儿,既然雅儿要发

起挑战,就让她去吧,作为草原儿女,弱肉强食本就是我们的规则。”

塔里由一愣:“爹?”

塔里木眸中深邃的光芒一闪,威严暗出,塔里由一怔,退下。

热闹的气氛忽地静了,挑战,有人要在这里挑战?

“王妃,川澜国有一种规则,不分男女只要看对方不爽,便可提出挑战,这挑战分为生誓和死誓,一个是受伤不取性命,一个是生死不论。只要被挑战者接受挑战,就绝对不能中断,若是那样便会被整个民族驱逐、看不起,这是他们引以为傲的狼性精神。”

不屈,不退,不败,弱肉强食才是生存王道。天翼低声在一旁解释道。

生誓,死誓,呵呵。

景袖眸中的光更加冷了,既然有人要自己找死,那她还客气什么呢?

“你是想挑战生誓还是死誓呢?”景袖悠然的道,斜靠在椅背上,岿然不动。

“死誓!我要向你发起死誓挑战!”狰狞呼道,胸脯不断起伏着,真正的应了那句胸大无脑。

“爹。”

布里家族里塔里由担心呼道,现在这挑战死誓还没有真正达成,反悔还来得及。

“由儿呀,成大事者万不可妇人之仁,有时候该舍弃的就必须舍弃,即使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能心软,这可是为君之道呀。”塔里木别有深意的道,眸里的光芒变得绿森森。

一个骄纵的孽女有什么好留恋的,死了一个还有下一个,他塔里木的子嗣必须择优而养。

塔里由一愣,舍弃亲人?为君之道?王爹这什么意思?

正错愕着,一道重鼓之音拉回他的注意力,不过一小会,死誓的挑战书竟然已经签完,两个血红的手印,昭示着两方生死不论的决心。

登基台,画出的包围圈里,景袖背手而立,身上的铃铛随着清风清脆响着。

千桑雅怀里还抱着银袍,思量一瞬,向北云霄走去,她眸光痴恋,款款的道:“听说你很喜欢穿银袍,所以我昨天让人连夜赶制了一件,刚刚绣娘才卷了金纹边送到,你看看喜不……”

“唰!”话没道尽,怀中的银袍猛地向塔里木家族一方的天空飞去,密密麻麻的银光如箭在袍上穿过,只是个瞬间,满天银絮飘飞,遮掩了众人视线。

“你不配。”只是三字,北云霄连多说都不愿,剑眉带着寒锋,眸光至始至终都落在景袖身上,冰冷的语气将千桑雅一颗痴恋的心击的粉碎,满脸绝望震惊的神色。

他北云霄的袍子除了袖袖,谁都不配做!

“哎哟喂,可惜了件好好的袍子哟,用来擦洗脚水多好呢。”红尘三仙悠悠感慨道,眸光打望着脚上的靴子,似乎在惋惜晚上睡觉前洗了脚又得一脚水上榻了。

气氛静的可怕,大厅广众之下被拒,众人皆用怪异的眼光看着千桑雅。

清澈的水眸闪烁,景袖忽地对这女人生出些怜悯,如此冲动跑上来的跟她提出挑战,怕是连家人都不在乎她的死活吧,这样

值得吗?

“若是你现在选择反悔还来得及,这死誓我可以做废。”景袖语道,不是她有多仁慈,只是觉得这场挑战没有任何意义。

“唰!”千桑雅忽地转首,她红唇微启,一张一合,没发出声音,景袖的眸光却陡然寒戾起来。

“卑贱的杂种,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条狗奴,让我反悔,低贱的废物,没用的东西。”

好,很好,还敢骂她,还敢挑衅她。

人蠢可以,若是蠢的太离谱了,那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五指成爪,源力凝结出白息,景袖眸眼冰冷煞色,如鹰,飞冲了上去,对付这女人,她完全没必要这么麻烦的,但是她突然改变主意了,她要送她一份礼物,送这女人死前一份礼物,顺便教教她,什么东西该想,什么东西不该想!

千桑雅冷笑,一腔怒火全凝聚在鞭上,她要废了这杂碎,废了这贱奴,敢让她难堪的,都该死!

“砰!”鞭子与赤拳相接,搅起地上沙尘。

天翼等人没有丝毫紧张,北云霄虽然知晓袖袖的本事,却还是忍不住手心紧握。

没有丝毫意外的,沙尘后,千桑雅一脸狼狈的倒在地上,她整个身子被景袖反叩住,脸压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她却呼喊不出来,痛喊卡在喉间,整个身子都颤抖着。

“你再骂一句试试?”景袖冰冷的指尖在千桑雅脸上刮过,眸中的杀芒锐利。

“吱呀……”千桑雅干哑着嗓子,死死的盯着景袖,眸中满满的不甘置信,她怎么可能一招不敌,她怎么可能被这杂碎擒住,凶色爆发,狰狞的杀气氤氲在周身。

景袖一看,就知道这女人还不服软,手中的力道猛地收紧,咔嚓两声,她双手骨节处的软骨整个碎裂。

“啊……”无声的呼喊,千桑雅忽地疼的仰头,大冒虚汗,整个脸色白的透明。

哼,冷笑,一脚将千桑雅翻起,犹如踢死猪般,猛地将她蹿到塔里木脚边,景袖清澈的眸子抬起,死盯着塔里木,道:“塔里木亲王,要不你向我求求情吧,若是你求情,我今日就放过她。”

午后的风明明应该炎热,此时却冰冷的恐怖。

众人还为眼前的一幕幕震撼着,久久无法回神。

千桑雅是谁,可是这郝里城有名的刁蛮女,欺压族民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如今却被霄王身边这瘦小男人一招给打成残废,天啊,难以置信,简直难以置信。

塔里木一张脸青紫着,他抿着嘴,久久未语,若是之前,他可能还会向景袖求情服软,可是,现在,绝不可能。

他态度的转变,景袖在他同意千桑雅的死誓挑战就清楚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让这人突然变的强硬,可是景袖清楚,这人定是有了什么强硬后台。

“要杀便杀,我草原儿女断不可能委曲求全。”他正色道,眉羽间还颇有几分正义之气的味道。

景袖嘴角冷笑,手腕一拂,地上的千桑雅忽地朝她手心飞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