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7章 先下手为强

“等一下。”景袖一怔,忽地呼出。

声音打破局面,众人皆看了过来。

“臭小子,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在这里吆喝!”千桑雅呼道,神色暗的难看,这哪来的臭小子居然敢坐在霄王旁边,霄王还对这小子有说有笑的,可恶呀!

“唰!”一道银光越过众人射出,顿见千桑雅骄傲的脸上一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胀高,宽大的灰袖一拂,北云霄手边的茶盏呯砰一声落在地上,满脸寒霜厉喝:“你是什么东西,敢跟她这样说话!”

有北云霄撑场,景袖自是懒得搭理这脑残女人,白眼一翻,起身向着上首的红妖看去。

她双手合揖,有礼一拜:“女王陛下,用吃人心来判定一个人是否有勇气实在不妥。”

气氛微起波动,众人还因为北云霄的出手愣怔在原处。

不等众人回神,景袖继续道:“第一,这方法太过残忍,现场有无数孩童,一国女王吃人心的举动定会给他们造成恐惧阴影,这不仅对孩子身心不利,也有损女王声名。

第二,这人心到底是何人所有,为何会被挖了心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更何况这可是人的心脏,若真的吃了,岂不是对死者不敬,对死者还活着的亲人无礼。

第三,也是更重要的……”

景袖双手背负,眉峰生出寒光,神色变得严肃,道:“这到底是哪个恶人,居然提了如此丧心病狂的题目,人心啊,这可是人心啊,看这心脏的鲜活程度,应该是一个时辰内所挖,为了区区一个君王关,居然用活人作道具,残暴不仁,陷君王不利,其罪可诛,其首可斩!”

明明是清脆悦耳的声音,却似有一种魔力,激发着众人的情绪,随着她的语调去思考问题。

气氛开始波动,众人皆忘了千桑雅挨打的事情,注意力集中在吃人心这件事上,议论纷纷。

“是呀,这谁提出的方法,简直太残忍了。”

“这到底是谁的心啊,才死了一个时辰,难不成是我们身边的人?”

“其罪可诛,其罪可诛呀!”

“……”议论声此起彼伏,人群中,加墨,塔里木的眸光同时一闪异色。

红妖一直举起的匕首放下,她黛眉深拧,呼道:“来人,给我……”话声刚出,一声狼啸突地打断。

没错,是狼啸,清清楚楚的传进每个人耳里,恐怖渗人。

寻声望去,顿见让人头皮发麻的场景。

一具尸体,一具身穿川澜服饰的男尸,即使面目全非,景袖也一眼认出是最早那个对红妖登基有异议,提出君王三关的雅古巴境地族人。

他一身血色的躺在角落,瞳孔放大着,身边三两只灰狼正在撕扯他的尸体,血肉翻开,五脏六腑流了一地。

这场景渗人至极,吓的有些小孩哇哇大哭大喊,连大人的脸色也苍白着。

气氛忽地凝重。

景袖黛眉深锁,朝一旁的白峰打个眼色:“去,看看是不是没有心脏?”这么凑巧,

她刚提出问题死者就出来了,还刚好死的是这人,若有心人乘此借题发挥,完全可以扣红妖一个心生不满,借机杀人的罪名。

“快看,死的是……”刚想着,人群中猛地一呼,景袖眸光一戾,一枚银针唰的射出。

对面,人堆里,一人大瞪着眼,声音卡在喉间说不出,惊慌的一望景袖,急速的退走在人群中。

不需景袖下令,风扬一个闪身,急追而去。

气氛死一般的寂静,川澜的卫兵开始驱赶灰狼。

这灰狼是加墨亲王带来那几只,几个命令一下,很好控制。

三个川澜王族仵作师开始上前检查死因。

几个呼吸间,白峰已回,低声道:“王妃,确实没有,而且狼腹也没有,所以……”他盯着高台上玉盘里还鲜红的心脏,意思不言而喻。

此时心脏已没有再跳动,血色也被风吹凝固,但浓郁的腥气,错综的筋脉看上去还是让人毛骨悚然。

景袖眸光暗沉,心思一点点凝重。

上首仵作师的检查结果也正给汉尔王汇报着,特别的是,几个仵作师齐齐向着红妖斜瞄了一眼,那眸光看上去实在别有深意,似乎都在怀疑些什么。

追人的风扬也飞了回来,一脸凝重的对景袖摇摇头。

质疑菁华公主王位的人死了,还被挖了心脏,刚好君王三关的最后一关是吃人心,而吃的人正是菁华公主,世上哪有这般凑巧的事,若是猜想没错,这提出用人心考验勇气的人怕是也找不出,若是弄不好,说不定还会有假线索转移到红妖身上。

这么一想,景袖觉得红妖已在众人所指的边缘,就待谁把这层纱纸捅破。

“唰!”衣袍一拂,身上的铃铛清脆作响,只听她底气十足的声音响透整个场上。

“塔里木亲王,你好狠的心,刺杀菁华女王不够,居然还用这么恶劣的手段陷害菁华女王!”景袖眉眼煞色,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眸子里是滔滔怒色,死盯着对面的塔里木等人。

管你们想玩什么把戏?先把这顶杀人帽子扣给你们再说!这叫先下手为强!

这一呼,连天翼等人都瞪眼,这是唱的哪出?

只有北云霄红尘三仙心领神会,悠悠应和道。

“确实用心险恶,在古临我就听闻塔里木亲王刺杀菁华公主一事,没想到在这登基台上还百般陷害。”北云霄点点头,俊美天颜上一片真诚的态度,让人不觉就相信了他的话。

这可是耀天战神啊,是名闻天下的霄王啊,会说假话?

不得不说,有时候名人效应是很重要的。

红尘三仙抠抠手指,悠闲的接过声:“听说塔里木亲王睡了加墨亲王的夫人,我以为这人只有偷人的爱好,没想到陷害人的手段也是非同凡响。”

此话一出,气氛瞬间怪异,加墨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塔里木一副错愕的神色。

小三出口,哪管你真假,怎么乱怎么来,怎么忽悠人怎么来。

不过效果极好。

就见,加墨神色一阴,唰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狰狞呼道:“老东西,你敢犯我夫人!”他绝不承认自己被带了绿帽子,那么唯一的说辞便是塔里木这老不死的害了他夫人。

塔里木本想解释,却被这一句老东西气的胸腔上下起伏,他堂堂雅古巴境地第一族长居然被如此谩骂,不可忍,绝不可忍。

瞬间,气氛剑拔弩张。

雅古巴境地和阳封尔境地的族人齐齐站了起来,摇晃着手中武器,就是要大战一场的气势。

“这转移焦点的计谋用的妙啊。”邪美人摸摸下额,若有所思道,心中又忍不住想,那个被景袖称为更厉害的黑寡妇会如何处理呢。

景袖微呼口气,提前的心终于放下,管你们怎么闹,不伤害红妖就行了,向红妖打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

宽大的王袍金袖一舞,携着劲力,砸上登基台边上的重鼓,砰的一声,力震山河,惊天动地。

吵闹的众人忽地静了下来。

“谁给你们的胆子在这里瞎闹!我川澜王族何时养了你们这群不懂规矩的东西,君王脚下,肆意喧哗,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汉尔·菁华放在眼里,有没有把汉尔王爹放在眼里!”

这一声,夹杂着她身体里每一分内力。

其势,惊天,其气,撼人,其威,震慑天下。

这一瞬,上首汉尔王周身王威尽放,为红妖撑足了气场,为他心爱的女儿,掌控住整个局势!

她就是这川澜的新王,她就是川澜新的天地,谁敢有异。

君王发怒,族人的心齐齐颤抖。

他们猛地跪拜在地上,齐声高呼:“汉尔王万岁万岁万万岁,菁华女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声一声,气震九霄,撼天动地。

风缱绻而过,血腥味散去,弥漫在空中的是远处满地格桑的味道,浅红的花瓣落在风中,像是一只只跳舞的粉蝶,带起梦幻荧光。

时间过得久了,久的天边的云雁过去了一批又一批。

气氛终于不再那么紧张,却依旧僵滞着,谁都不敢贸然出声,似乎都在等待这一页快点翻过,连塔里木加墨都齐齐噤声,不想谈论刚刚的问题。

塔里木害怕再次提及刺杀红妖的事,他一点都不怀疑,北云霄手里会有他刺杀汉尔菁华的证据,若是真的暴露,他今天的目的非但没有达成,整个塔里家族也会毁了。

而加墨是不想有人再提及他夫人被睡一事,不管这事是真是假,说的人多了,自然就成了真的,他加墨决不允许有任何污点出现在他身上,决不允许!

至于他的夫人,回去便……杀!

气氛静谧,众人大气不敢出。

布思向身旁的黑丽莎轻语了几句,她漂亮的大眼一眨,立马站起呼道:“我们菁华女王的勇气怎么就不行了,上次我与女王一同去天迈山,那黑妖熊可是我们女王一人对付的,她一人进了洞,一人杀了条血落,把我们全部救了出来,这还不算勇气算什么!”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