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6章 君王三关

一旁的婢女迅速上前,递上第一道考题。

宣纸展开,祀族长一愣后,缓缓念道:“第一题,仁孝,自古有‘恣蚊饱血,鹿乳奉亲,孝感动天’等仁孝佳话,今日川澜菁华公主接受君王第一关……汉尔王久病体衰,寻良药千万而不得治,民间传闻一偏方,取亲子血肉碾磨成粉,混入枸杞,金归……能治百病……”

随着祀族长的一字一句,气氛静默,仿若能听见蚊虫嗡鸣。

取亲子血肉?这是要公主割肉制药?

景袖黛眉深拧起来,先不说这偏方到底真假,光看这题目就有些问题,寻常人能提出如此刁钻的题目,这哪是要表露孝心,这就是要红妖提刀自残。

布思眉头皱起,上首的汉尔王也是一脸青色。

等到祀族长念完,气氛已经静得能听见针尖掉到地上的声音。

“公主,这……”祀族长犹豫道,这般题目是他们家族主持了千百年君王三关也未听闻过的。

“唰!”空气正静默着,纤细手腕一掀面前第一块红布,一枚弯月匕首正泛着寒光。

“唰!”白光舞过,快的众人只是个眨眼,便见猩红的血液开成大朵大朵的红梅在地上,而瓷白玉盘上盛满了血液和一块脂玉色的血肉。

“下一题!”红妖呼道,因为手臂血肉被割,脸色瞬间苍白,她眉间硬色不改,凝望着众人,凛然之色。

“菁儿,我的菁儿……”上首汉尔王最先呼道,慌忙从上首跑下来,大呼:“医老,医老呢!”

不过几个呼吸间,一个年迈的老者匆匆跑上来,他手里拎着个灰布袋,连忙叩首在红妖身边呼道:“公主,我的公主呀,这世间哪有什么人肉治百病的说法,你可真傻,真傻呀。”他一边呼着,一边颤颤惊惊的从药包里取出纱布。

包扎,用药,只是红妖那一下下手极狠,血瞬间染红了纱布,止不住。

众人望着登基台上的女子,她一身傲骨站在高台上,若是这样还不能说明仁孝,那还要怎么证明。

“过关。”景袖红唇微启,低低在人群中念到,声音又像是从另一方传出。

瞬间宛如连锁反应,一声声呼声渐起。

“过关,菁华公主过关。”

“过关……”

人群中塔里亲王的神色变得难看,加墨亲王的眸光晦暗不明。

景袖将一切收在眼底,向布思族人里面的格桑招了招手,小丫头迅速跑过来。

一个玉瓷瓶递上,向台上努努嘴,小丫头心领神会,瞬间往登基台上跑,众人正为菁华公主的举动感慨着,一个陌生人跑上台,还没有引起人注意,即使注意到也因为是个小丫头不放在心上。

“吱呀。”一翻手语,格桑将手中的玉瓷瓶打开,心旷神怡的清香瞬间扑鼻,她笑脸盈盈,在医老错愕的注视下,将瓷瓶中的**倒在红妖手臂的伤口上。

顿见,刚刚还血流不止的手臂,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着淡白色肉痂,不一会,血色便止,痛感减轻,就连红妖的青白的脸上都恢复些血色。

格桑吱呀一翻手语,往景袖所在的地方指了指,踏着欢快的步伐,哒哒的跑回布思家族人群中。

“天啊,居然是玉琼雪酿。”像是刚反应过来,医老瞪着红妖的胳膊惊呼道。

这药的不凡,众人亲眼所见,纷纷感慨是什么良药仙丹。

红妖微微抬首,向景袖方向看去,喃喃道:“主子……”

人群里,景袖举杯抬起,未语,却是用她的方式给红妖加着油。

酒如喉头,独特的烈辣味充斥,唇齿含香。

第一场君王的仁孝关,在菁华公主的舍血割肉之举下,没有任何异议通过。

第二关,睿智,这一场稍显普通些,就是个关于治国之法的问题,与景袖待了多日,早就熟闻她的惊世之言,红妖随手一拈,流语便道,听的众人一愣一愣,反应过来,整个场上都是雷鸣般的掌声,惊世之才,震世之理呀。

安民,安心,强国,利兵,扬商……哪件不是治国之道。

众人赞叹的同时,忍不住大呼公主睿智,却不知,这一言一语都出自他人之口。

“袖袖,你这篇治国之道可真是天下珍学,天下女子何人有你一半聪慧啊!”北云霄拍着马屁感慨道。

当初在霄王府偶然听着袖袖与众人闲聊治国之道,当时就感慨这女子的不凡,现在听着,还是同样的振聋发聩,发人深省。

景袖斜睨一眼,悠语:“那是你太过目光短浅,这天下女子能比得过我的多了去了,我可就认识这么一位,不仅相貌,手段,实力,才学,每样都更胜我一筹。”

众人听的瞪眼,这天下还能有比的过王妃的?

北云霄一愣,忽略那所谓的更厉害的女子,继续谄媚:“嘿嘿,就算我目光短浅好了,哪怕是再厉害,再聪慧的,我这辈子都只守住袖袖你一人,海可枯,石可烂,唯有战神真心永不变。”

景袖大翻白眼,懒得搭理这马屁精,一旁邪美人声音落出。

“还有比你更厉害的?那我可是想见见呢,敢问这女子尊姓大名,若有机会,怎么也得讨教一番呢。”紫发在风中摇曳,修长的指节像是精美奇玉,邪魅一身。

景袖眸光忽地一闪,心底生出些怪异的念头,若是黑疯子碰到这邪美人一定能擦出不小火花吧,一个喜欢制造武器,一个喜欢收集武器,般配呀。

叮咚,忽有一声钟音敲响,似刚想到什么,景袖唰的站起。

突兀的举动,惊吓住身边每一个人。

“王妃,你这是……”

错愕呆滞。

“哈哈!对呀!对呀!我怎么就没想过呢!”景袖兴奋呼道,完全忘记了场合,整个场上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王妃,王妃……”谷玉悄声呼道,此时的景袖实在很像疯子,这是怎么了?

自顾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四周。

“袖袖。”北云霄悄声道,拉上她的衣袖。

“呃……”被扯回思绪,景袖才注意到发生什么,面上一闪窘色,忽又一脸正色的坐下

来,那样子,活像引起轰动的人不是她一般。

众人面面相觑一会,场面才逐渐恢复安静。

君王三关继续,景袖这方,她唰的一下转头,对着邪美人兴呼着道:“她叫黑疯子,但更喜欢别人叫她黑寡妇,若是你有一天见到,一定跟她好好聊聊,对了,一定记得通知我,我许你三把鹰王长枪,雄风狙击一把!”

有了黑疯子,什么狙击长枪,就算炸弹坦克也能被那家伙弄出来吧。

可能的,绝对可能的,她们当初是一起死在爆炸中,所以她穿越了,那么黑疯子也一定穿越了,虽然不确定她是不是也重生在这里,但是,只要有一点可能性,她都不会放弃。

这一刻,景袖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灿烂,仿若生命的意义得到诠释,未来的每一个举动都变得有了动力。

北云霄的琥珀眸子微闪,指尖在膝盖上轻点,黑寡妇,黑疯子,他好像……

红尘三仙的眉峰微凝着,这一年,银月洲好像突然冒出个黑风势力,不会是……

众人心思各异着,邪美人的紫瞳流光奕奕,嘴角挂着兴味的邪笑:“黑疯子,定是个趣人吧。”

这一刻,银月洲,正在某个地下暗斗场打着拳赛的女人连连喷嚏。

满场喧哗,光束四处乱舞着。

角落,一瘦小的男人正不断替她揉捏着胳膊:“疯王,你不会是感冒了吗?要不咱今天就歇息不打了。”

他话还未说完,女子一拳拎上他鼻子,瞬间两条火红的擎天柱高挂。

“老子会感冒?少给老子满口胡诌,今儿老子拿不下这暗场,老子就死磕在这。”她一吼,转身朝着擂台上走去,一身黑色束身劲装,火辣的身材极惹人眼,漆黑又带点蓝光的眼珠子如黑豹紧盯着各处。

妈的,想动老子姐妹,云景袖,你给老娘撑住了,等老子扫了蛤蟆洞里那群怪物,就来找你!

风吹过,不同的地方,却生着同样的心思。

这四国没有黑疯子的消息,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在银月洲了,她一定要加快步伐了,景袖正思考着,四周一片喧哗声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什么!要吃人心,这这……”

“天啊,这也太太……”

红布掀开的最后一张玉盘上,一颗红火正流淌着涓涓血色的心脏正趟在盘中,血色筋线布满,还连接着气脉,看起来恐怖渗人。

景袖拧眉,朝祀族长看去,对方也是一脸青色,显然从未见过这场面。

“吃人心,什么鬼题目!”谷玉愤愤道,一脸煞色。

用吃人心来证明勇气?

景袖向着加墨和塔里木扫去,两人皆是一脸傲色,眸带轻蔑,看不出来谁的注意。

红妖举刀的手微颤着,脸色昏暗,唇上被咬的雪白,她不是做不到,只是无法接受。

“呜呜,阿娘,女王为什么要吃人心?她会不会也吃了楠儿。”一小孩呼嚷声出,童言无忌,却反应着心里最真实的感受。

吃人心,这般恐怖的事会在他们的世界里根种一生。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