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5章 女王登基

人群中的景袖一愣,感到诧异,若是刚刚她的想法没错,汉尔王是在跟她示好,跟她云景袖示好,眸子低垂,微微思量着。

场上的众人也在汉尔王的一声“起”中,站起了身。

风吹过,场面忽地静了下来,只有挂在各处的八角铜铃轻响,叮叮铃铃,像是某种民族的赞歌。

虎皮裘的软榻,红棕色的王椅,汉尔王稳稳坐下,一身霸气,威严不减。

“迎汉尔·菁华。”他亲自一呼,声音灌注着内力,向着整个场上传去,似在给红妖撑场,似在宣告众人,他们的新领袖即将登场。

一声重鼓之音敲响,刚刚才站起的族臣再次分散跪下。

就见汉尔王的正前方川澜族人缓缓散开,他们有规律的寻着自己位置站好,露出一条君王之道,道上铺着用彩蚕丝绣的绒毯,绒毯上绣的不是龙凤,而是他们整个川澜各族的族徽。

族徽千百样,来自每个族人之手,至少在这条君王之道上体现了他们的凝聚之心。

道宽约十米,无数的川澜勇士镇守两边,这气势,磅礴大气,颇有威严。

红妖便在众人注目下拖着华丽的民族王袍缓缓上前。

这件王袍是血红色的,上面绣满了金纹,纹路似水,似云,又似金乌,层层叠叠,无数娇艳的格桑开在边角,雪白的裘毛镶接在边口,边口又缝满了玉色琉璃。

她大部分青丝披散,小部分挽成个牡丹花形,金色的凤玉钗别在发髻上,脸上画着盛装,点着金花佃,整个人庄严端庄。

杏目里光芒闪烁,这一刻的红妖一点都不像平日在淘宝楼爱瞎闹,脾气暴躁的铜牌单手,她目光坚定望着上首,威严的气势挂在眉峰,似要昭告天下,她汉尔·菁华即将登基为王。

上首,汉尔王的眸光闪烁,神色欣慰满意。

便这样,红妖在众人的注目中一点点走过君王道,踏上登基台,走过俯首的百位族长……

景袖的眸光突然变得深邃,她的脑里一嗡,竟有一副奇特的画像显在眼前,千万人仰望,她一身玉色凤袍站在最上首,千万人对她俯首叩拜。

“袖袖,怎么了?”

“额……”

被北云霄一呼回神,景袖眸光闪烁,脸上的神色分外复杂:“哦,没事,有些走神了。”随意答道,眸子一直低垂着。

这一刻,一直未动的红尘三仙忽地投来目光,桃花眼流光熠熠,不知想着什么。

为何会有如此画面?是昨夜没休息好,她犯迷糊了么?

景袖胡思乱想着,无法解释这现象。

“咚!”一声重鼓之音,是上首汉尔王与菁华公主的权力交接开始了。

他们需要共同点一柱天香,对着上天三拜九叩,感谢护佑川澜的神灵,递交狼王玺,完成一系列繁琐的跪拜仪式。

这一刻整个场上的族民都站立着,只有景袖这方还坐着几人,谷玉等人早就在庞大的压力下也站了起来,所以此时坐着的只有景袖,北云霄,小三,邪美人两人,连将军美人都仰着脑袋,站的笔直。

幸好他

们的前面还有两三排族民遮挡,情形不显得突兀。

天香已经点燃,跪谢天神的礼仪正在进行,满耳的重鼓声,号角呜啸声。

风吹川澜,天幕不见云雁,被这气势震的不知飞去了何处?

阳光一点点落上头顶,还好这是秋日,阳光不是太毒,又有着清风相伴,很是舒适。

权力交接的仪式太久,久的谷玉们都站不住,一边揉着腰脊,一边感慨,还是主子们有先见之明啊,早知道就不站起来了。

狼王玉玺交接,黑色的玉玺在阳光下泛着森冷白光,昭示着它不可侵犯的威严。

这一刻,画面神圣,不可亵渎。

“等一下。”一道呼声突然响起,很是突兀,它却汇聚着内力准确的落进每个人耳里。

修长的指尖晃动茶盖,与瓷杯发出清脆的叮声,景袖低垂的眸子闪过流光,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呵,开始了呢。

仪式被打断,众人抬眼望去,是雅古巴境地的一位族人,不是塔里家族的,貌似是一个小族的族长。

汉尔王的瞳孔升起戾气,不等他开口训斥,那族人已经呼道:“自古川澜君王接管王位,必要过君王三关,这菁华公主还没过呢。”

像是提醒,像是无心而言,懂这里面深意的齐齐缄口不言,新王掌权,怎么也得哪出点本事来吧。

大家都各怀心思,此时提出来,正好是个发难的开头。

“是呀,必须过,必须过。”

“……”一声一声,汉尔王的脸色青的难看。

“君王三关是什么?”景袖转首对着一旁的天翼问道。

不等天翼回答,北云霄抢过话。

“袖袖,上次汉尔王接权时,君王三关是仁心,义气,民心,当时汉尔王与三境地的领袖皆是兄弟,又一起奋战多年,民心也是众人所向,所以这三关对于他来说特别简单,但若换到红妖身上……”

北云霄话为说完,景袖已明白意思。

仁心?红妖是有,可鲜少与川澜各族接触,众人也见不到,民心这个不是特别清楚,看这些族民的反映,应该还是拥护的,只是这拥护更多来源于对汉尔王的尊敬,义气?红妖与这些族长何时有过过命的交情了?

“这样岂不是绝对过不了吗?”景袖拧眉道。

“也不一定,每次的君王三关是不一样的,也可能用武力,勇气等来判定。”北云霄又道。

景袖深锁着眉,这些人本来就心思不纯,岂会让这三关简单了。

正担忧着,一旁的布思亲王呼出:“菁华女王年幼,君王之威尚且不足,这君王三关就简单点吧,勇气,仁孝,睿智,就这三关如何?”

布思亲王很明显是为红妖说话,勇气,仁孝,睿智,这三样,只需让众人看到红妖的用心,便足以。

布思的目光坦诚,没有任何私念,看着汉尔王的神色带着担心,他的汉尔王,他的兄弟,他一定为他守护好这一切。

“对对,就这三样,女王陛下的仁孝天地可鉴,勇气也是足以,睿智就更不用说了,她可是我们川澜的第

一公主,一定能过,能过。”黑丽莎在一旁附声吆喝道。

渐渐,族人露出些赞同声,这么多年,虽然菁华公主没有什么丰功战绩,可是她的聪慧仁孝之心确实众人目睹。

圈地分羊,种稞增粮,学堂增设……哪样不是这菁华公主的主意?

“哼,勇气,仁孝,睿智,布思亲王提的是不是太简单了,这可是君王三关,不是什么族长选拔,若是就这样过了关,未免会落人口实吧。”刚刚的族人又呼道,一脸硬色,也不知道受了何人教唆,竟有了如此胆子敢反驳一境之首。

布思的亲王脸暗了下来。

“哪里就简单了,怎么?难不成还要弄个刀山油锅来不成,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是想拥护我们的菁华女王呢,还是想乘机害了她命呢!”黑丽莎眸子一沉,喝道。

看见黑丽莎出声,对面的千桑雅忍不住了,神色狰狞,就要开口,被一旁的塔里木亲王一挡,示意不准插嘴,他灰色的眼珠里光芒暗沉,静观着场上情形,时不时向找事的族人方向看去,像是只潜伏在暗处的狐狸,操纵着一切。

景袖清澈的眸子微眯,红唇微启,一张一合,像是在说着什么,却听不见声音。

“老东西,你若不安分,信不信我要你今日身败名裂,刺杀自己族民的女王,这罪名够你死个千万次吧!”

正打算示意什么的塔里木亲王瞳孔猛地一缩,他大瞪着眼,慌乱的向四周看去,心头翻起千层惊浪,轰轰作响,冲乱了他整个心神。

“爹爹,怎么了?”一旁塔里由低声着道。

塔里木未语,眸光依旧紧张张望着。

黑丽莎一语后,场面掀起些波澜,争权谋害女王的心思大都有,可谁都不敢明着表现,黑丽莎这一呼,简直是把他们丑陋的一面全暴露了出来。

“哈哈,好,就这三样,就这三样,勇气,仁孝,睿智,我们的菁华女王若有这些,也算一代圣王,也定能让我们川澜更加强大。”加墨亲王大笑呼道,这人更像只笑面虎,面具下道不清何种心思。

塔里木亲王没有出声。

三大领袖定下,谁还敢有异议。

上首,汉尔王向红妖点头示意。

红妖眸光闪烁,大步向前,面着众人呼道:“好,我接受这君王三关。”她面色冷硬,倒有几分王者气势。

君王三关,仁孝,勇气,睿智。

三境十九州七十二郡的族长开始一翻长时间的商量,时而争执,时而吵闹,仍是没有结果,后来直接用随机抽取的方式挑选出三个考验的题目。

君王三关正式开始,不知为何,景袖看着对面加墨亲王的笑容忽地心头很不踏实。

登基台中心多了三个玉盘,盘上用三块红布遮着,看不见里面的东西。

主持的是汉尔王身边的一位祀族长,此人是家族传承而来的官职,无所谓私心,是整个川澜最公正的人,他只为王位传承而在。

“公主,请。”他躬身呼道,因为仪式还未完成,所以仍旧呼红妖为公主。

微整脚边的王袍,红妖大步走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