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4章 狼的执念

今日的天甚蓝,暖阳挂在天空,云朵如纱,无数人马牛羊在这里穿梭,整个画面像是幅油彩画,极让人舒心。

用彩带编织的地毯铺开在草地上,无数红木案桌一排排安置,千万平的圈地,一眼望不见头,三百平登基台落在最中心,除开特殊人物,其他川澜族民都是自行落坐,这是场由整个族人见证的权利交接的仪式。

两根比人高手臂粗的大红香在登基台中心的炉鼎里燃烧着,炉鼎周围挂着红绸,鼎身上刻着各族的旗徽,登基台四周插满了各色族旗。

“众位,这边请。”一头梳长辫,英气逼人的女子说道,态度恭敬,显然是等了景袖众人多时。

像天翼打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立马上前:“带路。”

他一身气势,像是众人领袖,事实上,他也正扮演着如此角色,王爷王妃都要上场参赛,自然不能暴露身份,此时他就是霄王府的代表。

很快众人落坐,位置不算太偏,也不算太显眼,刚好到目光能及登基台的地方,此时,在他们的对面左上,一群打扮精致的塔里族人正在入场,为首的是曾经交流会见过的川澜使臣,塔里木亲王,也就是这雅古境地的第一族长。

他身边,千桑雅和塔里由尾随在左右。

千桑雅眸光不断打望着四处,瞧着天翼这方,眸子陡然寒戾起来,面色阴冷,又向他们队伍看来,似乎在找着什么人,瞧着北云霄,眸光一亮,又见着是一身穷酸穿着,微微拧眉,很是不解。

瞧着这情形,景袖暗叹不好,被认出来了,戳戳北云霄腰脊:“得,你不用上场了,好好当你的战神霄王吧。”

琥珀眸子一闪,北云霄顿时神色放光:“哈哈,还是媳妇好,舍不得夫君……”他话还未说完,景袖又恶声警告道:“从现在起,我是你在川澜新收的属下,记住了!”

北云霄瞪眼,忽又放下,摸摸鼻尖,喃喃:“属下就属下吧,反正不是哥哥。”他战神霄王的媳妇当他哥哥,像什么话。

景袖暗翻白眼,两手同时拍在红尘三仙和邪美人身上,阴恻恻的道:“南风承,南雷承,你们可给我表现好了哟。”

两人一怔,额上莫名流出些虚汗。

“咚咚……”重鼓声敲响,密密麻麻,犹如九天惊雷。

这是川澜的阳封尔境地第一家族加墨族人将要入场。

他们策马奔来,百余人的气势如同千人,在天边画成道流线,拉的好远。

这方,众人不自觉的放下手中的东西,向天边瞧去,眸光震撼。

百余人的队伍由远渐近,领头的是一威武粗犷的汉子,阔眉虎眼,身上穿的是金色为主的民族服饰,额上也束了根金带,特别的是,他的衣服上缝了一只风干制成死物的虎脑袋搭在他肩上。

虎首依旧瞪着两虎目,张口咆哮,威慑十足。

他们的靠近,景袖众人才发现,他们的队伍里中间竟然有三十几个步兵与马同奔,这不是最震撼的,震撼的是他们每个人身边有一只狼,灰狼。

尖口利牙,灰色的毛发随着太阳照下,反着光,狼身上没有任何束缚,只是在脚踝上绑着特殊的兽圈标志,这东西没有任何伤害狼身的危险,整个狼队像是在与人为友。

景袖惊讶着,之前在古临已看见过所谓的狼军,可是那时还是有铁链束缚,如今这些,居然是完全放开。

狼真的能驯服?

“哼!什么玩意,就知道搞这些虚假的东西震场。”对面,千桑雅骂咧声出,对于加墨家族的出场很是不满。

抱怨间,队伍已步入王权祀台范围,进祀台者必须下马步行,事实上,他们也做到了。

“塔里木亲王别来无恙啊。”金衣领袖加墨亲王拱手笑道,这笑来不上亲切,反而有些挑衅。

“哼。”塔里木亲王冷哼,不应,气势也是端的十足。

清澈的眸子下意识向他们这边的布思亲王望去,对方正皱着眉,不知道思量着什么。

景袖黛眉拧起,暗叹这川澜似乎更她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号为川澜领袖的三境地,彼此争斗不谐,这若真打起仗来,能抵御外敌吗?更重要的是她家红妖能震的住这些各个狼子野心的贼人吗?

今日,做的好,一切顺利,弄不好,怕又会生起事端呢。

像是知晓景袖心中所想,北云霄忽地凑上言道:“袖袖想的不错,其实川澜之所以不强,这三大家族占很大原因,曾经汉尔王想要融合他们整编到一起,三族大闹,打的不可开交,完全没有一国观念,他们只为汉尔王效命,不为国。另外更重要的是,川澜还有个弄荒境地,那里虽然地偏,却生了十二匪族,不听王命,更不理三大家族,实力强悍,经常还会侵犯这方,夺取钱财粮物。”

这么一说,景袖才知这川澜的内忧有多严重,原来早已人心不合,随时都会分崩离析,难怪红妖会告辞都来不及就急奔回国,汉尔王的病重怕是把所有的问题全部暴露出来了吧。

川澜不能无领袖,她必须撑住这片天。

那方,加墨家族和塔里家族还争锋相对的聊着,景袖也感慨着。

“嗷呜……”一声狼啸,引起了每个人的注意。

不知何时,加墨家族带来的三十几头灰狼齐围在登基台边上,对着景袖众人方向不断咆哮着。

此时,前方众人早已吓的散开,只余景袖等人还坐在原处,将军美人立在两边,全身炸毛的狂吠着。

两方气势汹汹,有得一拼。

狼啸未停,显然是针对景袖众人。

“怎么回事?”一拂宽大的金袖,加墨亲王阴沉着脸走过来,肩膀上的虎首摇晃着。

“不知道呀,狼军不知道为啥突然暴躁起来,驾驭不住呀。”一瘦小个子慌忙着道,手里拿了只短竖笛。

狼牙森然咆哮着,没有立马攻上去,显然也是对于命令纠结着。

被那日的狼群追怕了,天翼不自觉的身子后仰了仰,嘴里低喃道:“奶奶的,这不会又要攻击我们吧。”

景袖眸光闪烁,看着目光正

对她与北云霄的狼军,瞄一眼自己身上,哀叹,这狼族的执念太可怕了。

感慨间,指尖上忽地多了些红色粉末,手指轻拂面前杯沿,粉末与茶水相接,散出缕缕白烟,风一吹,落在景袖众人身上。

这是血粉,用无数血刃收割的人血制成的血粉,它们既然是靠血腥气味判断,那她就误导了这气味。

果然,狼军一怔,长啸声渐小,眸光越来越疑惑,渐渐它们收了张牙舞爪的攻势,回到自己的将士身边。

加墨族人齐松口气,纷纷寻位落坐,只有加墨亲王瞪着虎目,在景袖和身边的将军美人身上来回扫视,似乎在辨别狼军为何异常。

景袖眸光坦然,并不出口,气息也收敛着,她现在是毛里兰撕,可不能乱出风头。

“怎么,加墨亲王是看中我的属下么?盯了这么久,不嫌眼疼么!”北云霄似威似严的道,剑眉带寒,即使一身粗衣,也是风华。

谁人能同他加墨亲王如此讲话,男人一恼,就要训斥,身边一心腹将士,趴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男人一愣,瞳孔放大瞪望着北云霄,好半响,眉羽皱成川字,才转身离去。

这人是霄王?那个耀天霄王?战神?天啊!

对面,千桑雅的眸光里又露出爱恋痴迷,果然是他,果然,即使粗布麻衣,他还是这么俊美,低首,对着塔里亲王不知说着什么,对方时而皱眉,时而又是志在必得的眸光。

袖口里的银兰血刃泛着光,景袖低垂的眸寒色凛人,若是这会把塔里族族长的女儿杀了,会不会造成太大轰动了呢。

正想着。

“呜呜……”号角声吹响,回荡在整片天空。

一群群手执彩带的婢女上前,本安坐的各族领袖齐齐动了,他们取过婢女手中的彩带逐一上前,以三境十九州七十二落的阶级之分迅速排开对着上首跪下。

这是汉尔王登场了,他们的汉尔王登场了。

景袖等人对望一眼,并没有跟上,只是坐在人群中,态度恭敬的样子。

没有想象中的大气磅礴的出场,没有想象中的无数婢女尾随,更没有拖拽成云的龙袍……

他从最角落走进,身上是一件狼裘袍,整个袍子是红黑金三线交织而成,狼纹印满周身每个角落,显得颇具威严感,他没有带玉冠,微白的头发随意编到一起,整个人像是已入沧幕,给人一种王者衰老的感觉。

还好,他的眸子依旧是睿智雄光,仿佛看透着眼前局面,还掌控着整个川澜。

景袖微呼口气,还好,不是枯朽之身,这人的气息还浑厚着,虚命个三五年,不成问题。

川澜有他撑上三五年,三境不乱,红妖的时间便够了。

“叩见王上……”整齐的呼声响起,一声声,惊动九天,献上手中的彩达,表示着他们最崇高的敬意祝福。

睿智的眼扫过四周,并没有立马出声回应这些族民,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看着景袖这方,微微一愣,忽地点首,像是在给景袖传递着某中信息。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