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173章 毛里兰斯

“哦,好好。”傻大个愣了一瞬,连连点头,举着白玉盘子就向谷玉去。

“喂,你这腌制的行不行啊,别吃了拉肚子。”

正兴奋有人赏脸自己杰作的谷玉一愣,恶色急声道:“怎么不行!我这可是跟大厨学了一早上呢!腌的绝对够味,你别吃了还想吃呢。”

两人争吵着,苑子多了些气氛,景袖别有深意的向黑丽莎和白峰扫了眼,露出个别有深意的浅笑,黑丽莎眸闪尴尬,不自在移开。

转首,景袖也不再招呼两人,反正都是熟人,没什么好客气的,夹起碗里北云霄撕的兔肉喂入口中,咀嚼两下,悠然道:“咱们商量下怎么解决菁华女王王夫的事吧?”

话一出,气氛一滞,北云霄夹菜的手忽地一收,努力降低存在感。

天翼眨巴眼凑上:“王妃,这事我们跟红妖也商量过,她们民族的规矩,不可更改,所以只能选夫,更重要的是,汉尔王身体不适,红妖不想让他父亲……”

话未道尽,众人已明白他意思,自古儿女以孝为先,红妖又身为王位继承人,自己的感情是绝不可能自己做主的。

若是放在以前,景袖定会对什么感情嗤之以鼻,选择权利为重,可是现在,她忽然有些心疼红妖,今夜她没有出席,定也是害怕自己的事影响众人心情吧。

“有找到南羽承的消息吗?”景袖又问。

风扬放下手中的酒盏,皱眉道:“暗主,没有,一点都没有,我们根据红妖的描述在淘宝楼发布了金级单子,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现在的淘宝楼不仅接单,也发单,像是个信息网,遍布各地。

“没有消息?”景袖拧眉,一个人若是翻不出一点消息,那就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有更强大的势力掩住了他的一切信息,第二,这个人本身有假,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景袖想不通,红妖怎会认识这样一个人,或者说又为何如此倾心于他,一直以来,景袖虽然没有问过红妖感情的事,可是看她偶尔露出的神情,情已深种,不是简单可以拔除的。

“找不到,就造一个呗,这么多人,随便哪一个上,不就是南雨承嘛,你们给她个南风承,南雷承,南电承,凑齐风雨雷电,正好玩四人斗地主。”尝一口手里的雪绒莲子羹,红尘三仙无关痛痒的道。

这话一出,正合景袖心意,不就是选个王夫嘛,他们这么多人上,先拿了位置再说。

“风雨雷电?”天翼疑惑,眉峰拧起,又渐渐展开,半响:“好办法呀,真太好了!”这样既解决了红妖难题,又不会破坏规矩,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咳咳,内急,我先上个厕所。”北云霄干咳两声,忽地眸光漂浮起身便走。

身后,景袖大翻白眼,也懒得搭理这幺蛾子作怪,反正这里这么多人,少一个毛里求斯,还有风雨雷电呢。

半响,景袖一口定音:“就这么办了,你们全给我上,管他什么人当,反正要这王夫之位落在我们手中!”

“小三,你就叫南风

承了。”

“啊!”翘着兰花指的手一抖,羹勺落进碗中,汤汁溅得他手指烫红都顾不上:“什么什么……南羽承,你你……给我说清楚。”

景袖哪搭理他,转首又看着邪美人道:“邪美人,你就南雷承吧。”狼群的事她不在意,不代表不计较,鸡毛蒜皮的小账能算算还是算算吧。

紫发光华流转,狭长的凤目微抬,暗生妖娆:“凭什么我也得参加,女王的事可跟我无关。”

景袖唇角一勾,悠悠从袖中拿出一张宣纸,在半空缓缓摊开,宣纸上画着各种线条,标着各种数据,非内行绝对难以看懂。

她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宣纸上滑动,悠然道:“你说这鹰王枪的口径是50好呢,还是30更棒呢,或者这阳线阴线再改改如何?”

邪美人的瞳孔一深,紫光更是妖娆:“好,我是南雷承。”一应,华袍上的紫鸢开的魅人。

一旁的华容看得瞪眼,这么雷的名字,皇居然同意了。

正想着。

“小容儿,你就叫郭靖吧,正好跟你媳妇凑一对。”景袖瞎掰道,反正他们也听不懂。

周围人果然茫然,郭靖?媳妇?这华容何时有媳妇了?

夜迷离着,火堆前,谷玉白峰还探讨着烤肉问题。

黑丽莎时不时偷瞄眼白峰,对于景袖等人的谈话心不在焉。

只有布思亲王一片惊悚,王夫?风雨雷电?这些人是在给女王陛下商量弄个假王夫么?

天啊,这么惊悚的事,他为什么要听到。

苑口,北云霄瞪着两眼珠子不断乱闪,拍拍胸口,一片庆幸,还好,还好,重任终于不在他身上了。

夜深邃,月色皎洁。

川澜的都城不似耀天古临,修的大气磅礴,金碧辉煌,它更多的是苑与苑拼接,没有精美池苑,红鲤青荷。

只有满地格桑花铺满眼里,无数精美大气的帐篷接二连三排开,别是翻异族风情,像景袖他们住的行宫放眼整个都城,也不过十来处,皆是用于款待贵宾。

行走在月色下的格桑花间,景袖眺望着远处重兵把守的汉尔王帐区,府身,拍拍身边的将军:“去吧。”

得到命令,将军瞬间蹿出去,脚爪子上绑着团小白球。

随意一捞裙角,景袖席地而坐,望着天边月色,不知道想着什么。

忽地,熟悉的气息靠近,景袖未动,任由北云霄坐在身边。

月色皎皎,满地格桑,两人静坐在花中,谁都未语,气氛却浓情温馨。

远处,小三绞动着手绢,神情愤愤,盯了半响,瞧着两人还不起来,抬脚就要走过去。

“小三呀,听说这川澜国的狼血胭脂不错,走,哥们带你去找找。”谷玉猛地攀上,又拖又拽的拉走。

而在这格桑花的另一个尽头,白峰傻大个正跟黑丽莎切磋着武艺。

月幽而华,看似一切静谧美好,却不知五六个身穿青衣绣月的蒙面人悄然入了郝里城,他们准确直接的向着塔里家族的营地而去。

风吹过,大地露出光色,还未彻底清醒,一串串乌角号声便响透整个郝里城,号声不歇,连续了好久,像是一点点唤醒大地。

渐渐,铜铃的声音接上,清清脆脆,像是无数碎铃齐摇,鼓声也起,开始让整个郝里城热闹起来。

芙生宫。

景袖等人还未起床,便已被外面的吵闹惊醒,那声音像是从行宫外传出,又像是行宫里的婢女窃窃私语,总之,一切都热闹着。

苑子,三十几个精心收拾打扮过的美男各自坐着,那画面好不养眼。

“喲,换身衣服,小三你倒是人模人样了啊。”谷玉一拍小三肩膀,打趣道。

今日的小三依旧穿着粉袍,不似往日整片桃瓣的张扬绣花,而只是零星几朵,唇上未抹胭脂,只是点了颗桃蕊花佃在额心中间,青丝也不是散开,而是整个用朵桃花冠高束,若是兰花指不翘,整个人就是位翩翩佳公子。

邪美人就更不用说了,这人往那一站,就是邪魅万千。

奇怪的是他们主子,北云霄!

居然穿了身灰不啦叽的袍子,样式普通,连点纹路都没有,发丝上玉冠也不在,用根不知哪找来的烂布条绑起。

忽略他的气质,整个人破有些穷酸秀才的味道。

红尘三仙看得瞪眼,连声念叨,阴险,阴险呀,不过……让他换这么丑的衣服他才不要,他红尘三仙,就算要死也要美死。

众人正各自聊着。

门房吱呀一声打开,注意力齐齐被牵引。

抬目望去,就见景袖浅笑盈盈的站在门口。

此时,她依旧面色黝黑,精致的五官稍加改变,眉峰更粗,唇线更深阔,鼻梁上点了个苍蝇小痣,整个人更加普通,也更加丑,在门口悠悠的转了个圈,景袖道:“怎么样?”

这是一身川澜的民族服装,重点不是这个,而是这是套男装,景袖平日披散的发丝也被鞭好盘起,脑袋上叩着顶彩纹帽,活像个普通的假小子,随着她转身,身上的铃铛清脆作响。

身后,格桑吱呀语着,对她竖着大拇指,连连点头,意思:“像,很像!”

景袖呵呵笑着,转首又对着众人呼道:“从现在起,请叫我毛里兰斯,我是毛里求斯的哥哥。”

“噗!”正喝茶的天翼一口茶水喷出,毛里兰斯?毛里求斯的哥哥?那不是主子的……

北云霄也微黑着脸,自己媳妇装成男人要去抢王夫位就算了,还要扮成他哥哥,这小胳膊,小腿,哪像了。

反驳的话未出口,一旁的红尘三仙就已笑喷道:“哥哥好,哥哥好,这死家伙就该有个哥哥,好好管管这人的傻缺德性。”

北云霄指尖劲风一伸,狠狠朝红尘三仙嘴戳去,死娘娘腔,闭嘴!

打斗瞬间拉起,景袖连眼都懒得瞄一下,一挥手腕,呼道:“走,咱们给我们的红妖女王撑场子去!”

抬步,率先出苑,前方将军美人开道。

众人对视一眼,纷纷跟上,队伍浩浩荡荡,颇有气势,当然,美男也很养眼。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